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将门千金 > 第一百八十章

第一百八十章

书籍名:《重生将门千金》    作者:僾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澈哥哥,杰哥哥,我看还是先帮你们的队友处理一下伤势吧。/非常文学/”虽然,这些人身上的枪伤都没有射中要害处,没有危机到他们的生命。但是,要是长时间不处理伤口的话,他们身体的子弹,对他们的腿,手臂的恢复,有很大的影响。说不定,这手臂,跟腿会因为治疗时间的厌恶,而留下残疾。
     
      “好,那麻烦你了。宝宝。”司徒澈对着司徒昕道谢到。
     
      “澈哥哥,你这么客气干嘛,我们是一家人,你们两个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司徒昕不在意的说道。跟司徒澈跟卢杰说完后,司徒昕就对身后的魅,他们吩咐到:“魅,你跟雅芙两个人帮忙把这些中了子弹的人身体里的子弹给取出来。”
     
      这魅跟雅芙,是司徒昕在接手暗部后,找了脑中玉牌上的,一些适合她们两个修习的医术,教给她们的。经过这么多年,她们两个现在的医术的水平,跟她相差还有段距离。但是比起这外面医院里面的那些所谓的名医,这医术可是好了不止一点半点。
     
      这次,司徒昕就是想到,司徒澈,卢杰他们这支特种部队的特别行动小组,在执行任务中,免不了的,会受伤,所以,就特意带上了魅跟雅芙。
     
      “是,首领。”魅跟雅芙两个人拿出自己随身带着医用工具,而武清他们,则是动作迅速的,配合着魅跟雅芙,把受伤的人给一个个的扶过来,接受魅跟雅芙的治疗。
     
      “魅,雅芙,要是药粉什么的缺的话,就跟我说。”司徒昕看着受伤的那几个司徒澈跟卢杰的队友,想了下后说道:“给他们用最好的药,他们接下来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好,我们知道了,首领。”司徒昕看魅跟雅芙动作熟练的给那些伤员取子弹,包扎的,也就放下了心。
     
      “阿澈,阿杰,这位是?”司徒澈,卢杰的队友,无论是在接受治疗的,还是没有受伤的,站在那的,都打量着坐在白白身上的司徒昕。心里对司徒昕充满了好奇。不止是对司徒昕能坐在白虎的身上,还有她通神的气势,跟她条理清晰的安排。而这高成洲,平时跟司徒澈,卢杰经常混在一起,所以,心里想着,也就问了出来。
     
      而高成洲,这次算是问出了大家心里面的想法。这不,他们听着司徒昕叫司徒澈跟卢杰哥哥,而司徒澈跟卢杰叫司徒昕宝宝。司徒澈,卢杰的这些队友,对他们两个人嘴里“宝宝”这一称呼,可是熟的很,在队里训练的时候,就经常从这两个人的嘴里听到“宝宝”这个称呼。
     
      之前,队里大家都好奇,司徒澈,卢杰嘴里的宝宝,是他们两个的什么人,是爱人,还是?这不,有人耐不住好奇心,就开口问了司徒澈跟卢杰,而没想到,他们得到的答案却是出乎大家的意料。这“宝宝”居然是他们两个共同的妹妹。这还让他们队里的人,对司徒澈跟卢杰嘴里的那个“宝宝”妹妹,好奇了好一段时间。
     
      不过,队里有跟司徒谨,卢杰他们一个圈子里活动的人,却是知道司徒澈,卢杰的宝贝妹妹,司徒家,卢家的小公主的。那可不是就知道,而是对司徒昕这个名字不是一般的熟悉,这家里的老爷子在家里可是会经常提起。说这司徒家的司徒昕,怎么怎么好,司徒家跟卢家的人,又是怎么的宠司徒昕。
     
      这会,队里的那个跟司徒澈,卢杰混一个圈子的人,看到坐在白虎上面的司徒昕,想起有次听到家里的老爷子轻描淡写的跟他们提起过,说司徒家的司徒昕,接手了国家的一个什么组织。因为当时司徒昕才9,10岁的样子,他们当时听了,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也就没放在心上。//但是这次看到司徒昕出现在他们出任务的地方。他们心里觉得,也许,他们当时听到的,他们认为错差的,原来是真的。
     
      “阿澈,阿杰,她不会是你们俩的妹妹,司徒昕吧?”一个浓眉大眼的男的,指着司徒昕,对司徒澈跟卢杰说道。
     
      “恩,这是我们两的妹妹,司徒昕。”司徒澈很坦然的给他们的队友介绍到。
     
      “宝宝,这些是我跟你杰哥哥的队友。”司徒澈也给司徒昕介绍到自己的队友。
     
      “大家好。”司徒昕对着司徒澈跟卢杰的那些队友,露出了友好的笑容。“很高兴认识大家。”
     
      “阿杰,阿澈。你们妹妹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尤其这笑起来的时候,太耀眼了。”司徒澈跟卢杰的队友,被司徒昕的笑容给闪到了眼角。
     
      “行了,别给我贫了。”卢杰扫了那人一眼后,有点不高兴的说道。他可不喜欢,有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宝贝妹妹看。
     
      “阿杰,阿澈,你们妹妹这是什么身份啊。她来这个地方,不会有危险吗?”队长江安邦的定力,要比他的那些队友要好。只要在刚开始的时候,出现的闪神外,很快就恢复如常了。
     
      江安邦的话,司徒昕都听到了。她笑着看着江安邦说道:“队长,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暗部?”从司徒昕带着暗部的人赶来支援,就没想过要隐瞒。而且,她暗部首领的身份,也不是什么秘密。当然,这是对上面,在高层的那些人而言。
     
      “暗部?”听到司徒昕提起暗部,这在场的司徒澈卢杰的队友,都忍不住的重复了一遍。
     
      “对,暗部。”司徒昕点了点头。
     
      “怎么会没听说过暗部。那可是我们h国最厉害的组织了。那里面的成员,这身手,可都是非常了得的。”江安邦一说起这暗部,他的眼睛就发亮。他记得他有次有幸跟着首长去暗部,亲眼看到了那个人的身手。那时,他才知道,什么才叫高手。
     
      “听过就好。我们就是暗部的。而我,就是暗部的首领。”司徒昕轻描淡写的说道。
     
      但是,司徒昕的话音刚落,就传来抽气的声音。江安邦瞪大了眼睛,眼里满是不敢置信的眼神:“怎么,怎么可能。暗部的首领怎么可能会是你这个年纪。”
     
      “大家不用怀疑,她就是我们暗部的首领。”项阳看不得自家的首领,被人小看了,赶紧站出来,帮着司徒昕说道。
     
      “你,你。”江安邦看到站出来的项阳,更是激动的,手指着项阳,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项阳,你们两个认识?”司徒昕看到江安邦激动的样子,转头问项阳。
     
      “不认识。”项阳认真的看了眼江安邦后,回答道。
     
      而这时候的江安邦,回过神来,他激动的走到项阳的身边,说道:“你好,我是江安邦,很高兴认识你。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是我很早以前就看到过你,我还看过你的身手。真的让我很佩服。”这么激动的江安邦,要是知道,自己手下的司徒澈跟卢杰的身手一点都不比项阳的身手差的话,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你好。”项阳被江安邦这一举动,弄的有点不好意思,他跟江安邦打完招呼后,就转身去帮他老婆的忙去了。
     
      而江安邦这时候,对司徒昕的身份,那是一点怀疑都没有了。他转头对司徒昕说道:“对不起,刚才是我茹莽了。”
     
      “没事。你刚才那是正常的反应。你们要是没有什么异议的话,我想你们可以先去把对方的那些个属下,都给折腾到这儿来。”司徒昕这会想起了她跟白白刚才放倒的那些人。
     
      “什么意思?”江安邦对司徒昕的话,有点没明白过来意思。
     
      “就是我跟我家白白,刚才把攻击你们的那些人都给放倒了,你们现在可以去把这些人抓起来。”司徒昕解释道。
     
      “哦,好,我这就去办。”江安邦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司徒昕有什么过人之处,能当时暗部的首领。但是他看到项阳他们对司徒昕一脸服从的样子,他这心里,也不敢大意了。
     
      “大家去把对方的那些躺在地上的人都给绑起来,放到这边来。”江安邦对那些没受枪伤的队友说道,到最后,还不忘叮嘱。“对了,大家注意点安全,对方的那些躺在地上的人,都只是暂时的晕过去了。”
     
      “没事,没有水泼他们,他们是不会醒的。”司徒昕没说的是,就算他们醒过来,因为他们体内的那根银针,他们也不具有一点的杀伤力。他们醒来,这手,估计是拿枪都拿不动。
     
      司徒澈跟卢杰也跟着去帮忙了。司徒昕则是从白白的身上下来,去看看那些受枪伤的人,看看有什么需要她来完成的地方。
     
      “诶,阿杰,没想到你们嘴里的宝宝妹妹,居然这么的厉害,居然是暗部的首领啊。”高成洲边走,边凑到卢杰的身边,碰了一下卢杰的肩膀,说道。
     
      “恩,我们家宝宝,本来就很厉害。她是我们全家的宝贝。”卢杰对于有人夸司徒昕,心里很高兴。这比听到有人夸他,还让他高兴。
     
      当司徒澈,卢杰他们把对方的那些被司徒昕跟白白放倒的人,抓到他们刚才聚集的地方后,江安邦还是不放心的,把这些人都给绑了起来。而在他们忙完这些后,魅,雅芙也帮所有的中枪伤的伤员,把子弹给挑了出来,也都包扎好了。
     
      “星,用你身上带着的水瓶里的水,把这些人都给我泼醒。”司徒昕看着被捆绑着的对方的那些被她跟白白拍晕的热门,对星说道。
     
      “是。”星按照司徒昕的吩咐,用他水瓶里的水,把这些人,一一的给泼醒了。而司徒昕的药粉,只要脸上沾到水,就会自动的醒过来,不然,这星身上带着的一瓶水,根本就不够他泼的。
     
      黑一,黑二,他们慢慢的醒了过来,醒过来的他们,看着眼前的景色,半天没回过神来。这高成洲看着黑一黑二他们呆愣愣的模样,说道。“这些人不会是被拍傻了吧。”
     
      “你们。”最先回过神来的黑一,动了动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全身无力,手脚又被束缚着,开口说道。
     
      但是,他还没说完,就被江安邦给打断了,江安邦惊诧的看着黑一,然后用试探的语气说道:“杨志?”
     
      听到江安邦叫这么名字,黑一的身体颤抖了下,然后提起头看向江安邦的方向。随后,又转开了自己的视线。但是,黑一的反应,却是让江安邦确信自己没认错人,他走到黑一的身边,蹲下。“我知道我没有认错人,你就是杨志。但是,你怎么会出现在这,你不是已经?”
     
      司徒昕挑了挑眉毛。她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这江安邦居然还能遇到他认识的人。
     
      黑一听到江安邦肯定的说话语气,也知道,江安邦是真的认出了自己。所以,他吐了一口气后,说道:“没错,我就是杨志,当年我没有死。”
     
      在这黑一跟江安邦的谈话中,司徒昕知道了。原来这黑一,原名叫杨志。当年,跟江安邦是队友,都是特种兵。但是,杨志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身受重伤,并且从当时的陡坡上,滚了下去。
     
      任务结束后,这特种部队就派了搜救队,下去搜寻杨志的踪迹。但是,却一直都没有找到。而部队的那些领导,则是由杨志当时身上所受的那些枪伤判定,杨志肯定不可能存活在这世界上了。所以,在搜救无果的情况下,就判定杨志牺牲了。
     
      而滚下陡坡的杨志,却是没有死,而是被他现在的老大,毒枭给救了回去,并且,耗费了挺大的功夫,才把这杨志给救了回来。而被救回了性命的杨志,很感激大毒枭,并且表示会还这份救命之恩的。
     
      而大毒枭又怎么可能是那种好心的人,会做白用功的人。他当初救下杨志,也是在知道杨志的筋骨奇佳,适合修炼古武。所以,他在杨志醒后,就提出的让他还救命之恩的办法,就是留下来,成为他的属下。
     
      杨志本来在知道这大毒枭的身份后,就想赶紧离开的,他拒绝了大毒枭提出的要求他留下的要求。大毒枭在杨志拒绝了他留下来的要求后,就下手下,给杨志注射了一种类似于冰(禁)毒之类的东西。但是,这种东西的间接性没有冰(禁)毒这类的频繁。但是却在毒发的时候,比冰(禁)毒毒瘾犯的要难受的多。
     
      所以,在杨志被注射了这东西后,渐渐的,就因为忍受不了,这毒发的时候的痛苦,答应了毒枭留下来的要求,改名为黑一,并且跟着毒枭学了古武,成了他很有力的助手,
     
      司徒昕听了这黑一的故事后,对白白说到:“白白,这黑一说的那东西,我怎么感觉跟我跟他们身体里银针上的东西,这么的相似呢?”
     
      “何止相似啊主人,我想你可以去那大毒枭那找点这东西,回去研究研究,说不定跟你那药粉的配方差不了多少。”白白说着,又打了个哈欠。这兴奋过后。它又有点累了,想睡觉了。
     
      “恩恩,等收拾了这大毒枭,我一定去找点回去研究一下。顺便再研究点解药出来。”司徒昕这边跟白白聊着天。
     
      那边,江安邦在听了黑一,也就是杨志的经历后,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中。他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有同情杨志的遭遇,又有点为杨志最后的妥协,感到不满。最后,这些复杂的情绪,只换来江安邦深深的叹息声。“杨志,虽然我们两个曾经是战友,但是,你现在的立场跟我不一样,所以,现在只能委屈你了。暂时的,我不能放了你。”
     
      “没事,我能理解。其实,我有想到过这一天,想过被你们抓住的这一天,那时候我就想着,也许,只有在被你们抓住的时候,才是我得到解脱的时候。”黑一,也就是杨志,这时候的心里,反倒是觉得无比的宁静跟解脱。
     
      “江安邦,你们要小心,你们这次的任务,早就已经被你们上头的人给泄露了。他对你们这次的计划,可谓是了如指掌。而且,早就做好了一系列的准备,来把你们全部歼灭。不过,你们这次也是运气好,有人出现帮了你们一把,不然,你们这时候,早就成为了他的阶下囚了。”说着,杨志看了眼坐在白白身上的司徒昕。
     
      “那你也给我们说说,这毒枭还准备了哪些后招来对付我们?”高成洲是憋不住话的人。司徒昕看着这么冲动的高成洲,在心里想着,这么冲动的人,怎么会成为这特种部队特别行动小组里的一员呢。不会是走后门的吧。
     
      “抱歉,他做事很小心谨慎,只有在执行计划前,他才会把他的计划说出来。也就是我只知道他这次的计划,下面的计划,只有他自己知道。”杨志不能像高成洲他们称呼他们的老大为大毒枭,也不能当着江安邦他们的面,称呼他们的老大为老大,所以,他称呼大毒枭为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