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将门千金 > 第一百零七章:

第一百零七章:

书籍名:《重生将门千金》    作者:僾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那个男子的话音刚落,司徒昕的脑中就传来白白“扑哧”一声的笑声,“哈哈,主人,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以身相许。哈哈。”司徒昕随即狠狠的瞪了白白一眼,心里骂道:“你这幸灾乐祸的家伙。”
     
      司徒昕倒是没觉得眼前这个男子说出要一生保护她的话,只是因为她救了他这么简单。但不否认,这里面也有她救了他的这个因素存在。
     
      司徒昕瞪玩白白后,看着那个男子漂亮的脸庞,对是漂亮,比子还有漂亮,致的脸。皱着眉头,她这次救人是纯粹的看到他被自己的回忆折磨的痛苦的样子,想起了前世自己那些不怎么愉快的经历,才会忍不住出手救了这个男子,而且,救了他之后,司徒昕也是准备,只要确定他心里放这次的任务,不会再对邓老有什么不利,司徒昕就会放他自由。
     
      那个男子,被司徒昕这样直直的眼神看的有点不好意思,就把眼睛看向了别处。
     
      但现在这样,司徒昕这心里泛起了难。司徒昕心里虽是对这个男子心里的打算有点数,但是她还是说到:“你也别跟我说什么,因为我救了你的命,你想要报恩这样的话。这个我是不相信的,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你老实的说,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那个男子看着司徒昕一眼后,缓缓的把自己心里的那些想法说了出来。
     
      他这个人,可以在众多的成员中,生存下来,这智商,这心机,这反应那都是很厉害的。他在知道自己脑中的芯片真的已经不存在的时候,心里是一阵欢喜跟脱。
     
      但是,还没他开心多久,他就想到了那个控制了他十来年的组织,想到组织里对待背叛者的那手段。组织里是不允许有背叛存在的,他都可以预见,组织的首领在知道他的叛离后,会是怎样的震怒,和会下达怎样的命令。那等着他的,肯定是不死不休的追杀。
     
      虽然,他的能力,在组织里,可是前三,甚至是最厉害的那个,不然这次这么重要的任务,组织的首领在接到消息后,临时改成他来执行这次的任务。但就算他在厉害,他还是没信心能抵抗组织里这不死不休的追杀。
     
      他也知道,要逃离组织的追杀,就要找个能力强大的人来依靠。而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不大的,长的跟个天仙似的小姑娘,会是他一辈子的依靠跟救赎。
     
      再加上他觉得是司徒昕救了他的命,就果断的开口跟司徒昕说,要跟随她,保护她一辈子。
     
      司徒昕听了这个男人的话后,把之前准备拒绝的话给咽了下去。她没有开口回答那个男子,而是自个陷入了沉思。
     
      她也知道,留下这个男人,可能意味着留下了一个麻烦,她说不定就会为了这个男的,跟那个地下组织对上。司徒昕倒不是怕那个地下组织,就司徒昕现在自身的能力,对付个地下组织,还是可以的。但司徒昕是个挺怕麻烦的人。她觉得,为了这么个陌生人,不值得。
     
      但她转念一想,要是她不收留下这个男子的话,这个男子肯定会遭到那个地下组织的追杀,到时,她之前消耗了这么多的灵气,那都是白费了。
     
      司徒昕忍不住叹了口气,她心里这叫一个矛盾啊。
     
      白白看主人这么纠结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对司徒昕说道:“主人,我说你值得为了这么小一件事纠结成这样吗?我看,人家既然愿意留下来,你就收下得了。正好你身边缺人手,我刚才看了下,这人的资质不错,只要帮他把他身上多年的暗伤治一下,再训练一下,应该是个不错的手下。”白白也是知道,自家主人因为自身年龄的原因,很多事情,都被限制了。现在,正好有人送上,不好好的利用,那可真是罪过。
     
      司徒昕本来听到白白的前半句话想训它的,但后来听白白这么一说,也觉得有道理。这几年,她除了龙社那边的人,自己身边还真是却是得力的手下。司徒昕又转念一想,她还想着要去调查一下这个地下组织,看这地下组织的实力到底怎么样。
     
      这不,现在有那个男子在了,她想知道什么,直接问他不就行了。
     
      在司徒昕跟白白讨论的时候,那个男的心里很是忐忑,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司徒昕大大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然后点了点头,算是赞同白白的提议。当司徒昕准备对那个男的开口的时候,白白出声制止了司徒昕:“主人,先等一下。”“你还有什么事?”司徒昕从来没觉得,白白有这么麻烦的一天。她没好气的看了白白一眼。
     
      “哎呀,主人,你不要急嘛,我也是为了你好啊。你难道不怕你收了这个人为手下,这人对你有异心?”白白闲闲的说道。
     
      “行了,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司徒昕看看手上的手表,她现在可没心思也没时间跟白白啰嗦。
     
      “是,是,主人,我这就说。”白白看自己的主人是真不不耐烦了,也就不卖关子了。“我这有个忠心咒,也叫主仆咒。”司徒昕听到这,皱起了眉头。她可不想像那些地下组织一样,用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控制人。
     
      白白是看出了司徒昕心里的想法,赶紧说道:“哎呀,主人,你放心,这忠心咒不是什么邪歪道。施了忠心咒的人,对他没有一丝的害处。只是在那个人要出卖他的主人的时候,这忠心咒会在第一时间擦掉他所以的关于他主人的记忆跟身上所有的功法。”
     
      “还有这样的咒啊。”司徒昕听白白这么一说,觉得这个什么忠心咒的,挺有意思,也挺好用的。
     
      而司徒昕心里也一下子有了打算。她对这忐忑不安的那人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司徒昕这话一出,那人心里一喜,知道司徒昕是准备接受他了。“我没有名字,我从小是个孤儿,一直在孤儿院,直到组织来孤儿院挑人的时候,我被相中,就去参加训练。而最后我被留下来的时候,组织给我取了个代号,叫孤。”
     
      听了孤的话,司徒昕这心里有一丝异样滑过,因为孤的经历跟她前世的经历实在是太相似了。不过,她要比孤幸运,她重生了,而这一世的她有个家,有疼爱她的家人,她很幸福。
     
      司徒昕整理下自己的心情,开口说道:“你要跟随我,我没意见。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对你下个忠心咒。你放心,这忠心咒对你本身没有一点害处。也不会限制你的人身自由。就是你以后离开我,只要不说关于我的事情跟我的秘密,就没有任何问题。而当你心里对我有异心,或是心里想要出卖我的时候,这忠心咒才会启动,它会把你脑中关于我的一切记忆都消除掉,包括,在我这学到的一切东西。”司徒昕说话的时候,眼睛一刻不离孤,她想看看孤的反应。“你考虑下。”
     
      “不用,不用考虑。我接受。”孤没有任何迟疑的说道。
     
      司徒昕看孤同意了,就示意白白可以进行施咒了。刚才司徒昕已经从白白那了到,跟她签订契约的白白,是可以代替司徒昕实行忠心咒的,而司徒昕之前消耗太大的灵气,这会还没恢复过来,她就让白白帮她完成了。
     
      白白得到司徒昕的示意后,就恢复了自己的本体。孤看到之前还只有小猫大小的白白,一下子就变成了成年大小的老虎,不,比成年的老虎的体积还要大。他这嘴巴忍不住惊讶的微张。
     
      他这次心里更是肯定,跟着司徒昕的选择是正确的选择。
     
      白白可不管孤脸上的表情,它嘴里念念有词,然后随着它嘴里不断的开开闭闭,司徒昕身上那个凤凰的印记发出一阵亮光,然后这个亮光直接射向孤的体内。
     
      在那个亮点射入孤体内的时候,他就看到一个亮光向自己射来,然后是一阵难以言语的舒畅敢,他觉得浑身都有劲。
     
      白白念念咒语后,对司徒昕说道:“行了。”
     
      司徒昕对着白白点了点头看,看向孤,“你现在已经脱离了你之前的那个组织,既然这样,你也应该改一下你的名字,之前的那个名字不能再用了。”
     
      “是,但凭小姐做主。”孤经过刚才的事情,是越发觉得自己的这个新主人不得了。
     
      司徒昕没想到孤会让她帮他取名字,但是她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她想了下后,说道:“既然你跟着我,那你以后跟我姓吧。”
     
      孤听司徒昕说要他跟她姓,这心里很是感动,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有姓,“是,谢谢小姐。”
     
      “叫司徒沐离可以吗?”司徒昕脑中翻出这个名字。
     
      “司徒沐离谢谢小姐。”孤,哦不,现在应该叫司徒沐离这算是接受了自己新的名字,新的身份。
     
      司徒昕见司徒沐离同意了,就看了下自己的手表。然后对司徒沐离说道:“本来想让你明天自己回h国的,但我想,你今天不回那个组织复命,那组织的首领肯定心里有所想法,也会采取一些措施。说不定明天你出现在机场的时候,就会有人来找你。所以,我现在就让白白,哦,就是这只老虎,让它先带你回去。”
     
      司徒沐离随着司徒昕的目光,看到一旁慵懒的窝在司徒昕脚下的白白,心里有点纳闷,这小姐怎么让这老虎带他回h国,h国离这可不近啊,而且还有海关。
     
      司徒昕现在可不管司徒沐离心里的想法,这会离天亮的可没有多长时间了。要是等着天亮,那事情办起来可就没有在黑夜办的这么随意了。
     
      司徒昕装作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和一支笔,其实,她是从空间里拿出来的。然后就靠在客厅沙发的茶几上,唰唰的开始写起来,她一边写,一边对白白说道:“白白,你等会带着司徒沐离飞回h国,到了h国,你就把他交给夏宇杰,知道吗?”
     
      “行,我知道了。”白白听了司徒昕的话,很是不情愿的看了司徒沐离一眼,话说,它可不想被这个男人骑在身上。不过,它也知道,现在是特殊情况,不然它主人也不会出这样的主意。
     
      司徒昕写完后,站起身,把那张纸交给司徒慕离,交代到:“白白把你送到h国我一朋友那,你只要把我刚才给你的纸给他,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先在那呆着,你放心,他那很安全。等我从香江回来后,我就去找你。”
     
      “是。我等小姐回来。”司徒沐离对司徒昕的安排是一点异议都没有。
     
      司徒昕看司徒沐离把她写给夏宇杰的信放进自己随身的口袋里,就催促白白。“白白,可以动身了,你早起早回。”
     
      白白在司徒昕的催促下,不是很情愿的站起身,到司徒沐离身边,伸出虎尾,对着司徒沐离一扫,下一秒,司徒沐离就坐到了白白身上。
     
      “主人,我出发了。白白一会就回来。”白白对于离开司徒昕,很是不舍的说道。
     
      “行了,你才离开多久啊。”司徒昕对着白白很是无语的说道。
     
      倒是司徒沐离,坐在白白身上,要离开的时候,突然转过头,对司徒昕说道:“小姐,你要小心,这次邓老来香江的事情,道上可是传遍了。而且,也不知道有好几个国家在道上发出了任务帖,意取邓老的命。”
     
      司徒昕没想到司徒沐离在离开前会出声提醒,心里还是挺感激的,她点了点说道:“恩,我知道了。”随后,司徒昕想起白白说起的,他身上的那些旧伤,就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扔给司徒沐离。“这个你记得每天吃一粒,对你身体有好处。”
     
      司徒昕说完,就示意白白赶紧赶路。
     
      司徒昕看着白白背着司徒沐离消失在天空中后,司徒昕就关上窗户,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进了空间,她要好好的修炼一番,来恢复她刚才失去的灵气跟消耗的力。
     
      这几年,司徒昕修炼的“凤舞九式”的功法,这级别越高,司徒昕这进度就越来越慢,这距离上次她进阶已经挺长时间的。好在,司徒昕不是那种急于求成的人,她深知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重要。
     
      这样,她才没有因为心急而火入。司徒昕像之前那样,入定,按照功法上的心法,慢慢的聚集周围的灵气,然后吸入自己的体内,然后,慢慢的在自己的身体里运转,再转化成自己体内的灵气。
     
      不知道是不是司徒昕今天灵气消耗的多了,司徒昕发现,这灵气吸入体内,在体内运站,转化成自己体内的灵气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很多。
     
      而且,她越往后修炼,她发现,她这体内的吸收的灵气要比平常吸收的灵气要多了很多。直到司徒昕结束这次修炼的时候,她的实力比之之前提高了不止一点。司徒昕有感觉,她离进阶不远了。
     
      司徒昕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无意的一个举动,居然给她带来这样的好处。
     
      当司徒昕修炼完从空间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亮了。而白白居然也神速的,已经送完司徒沐离,回来了。司徒昕从空间出来的时候,白白已经变回小猫的大小,窝在床在睡的正香呢。
     
      经过之前在空间的修炼,司徒昕虽然一宿没睡,但这神却是好的可以。她没喊醒白白,自己打开房了出去。本来,她还以为她是早起的那个,没成想,却是除了在房间睡觉的白白,她是最晚的一个。
     
      “哟,我们小昕丫头今天起来的可真早。”邓老可是从司徒老爷子,卢老爷子嘴里得知,司徒昕这丫头每天可是不睡到日上三竿是不会起来的,当然,这上学的时候除外,因为每天都有人去喊司徒昕起床。
     
      “那是。”司徒昕哪里听不出来这是邓老在跟逗她呢。但是她却装作不知道。“邓爷爷,今天我们有什么安排不。”司徒昕主动的岔开话题。
     
      “今天啊,我们就逛逛香江吧。”邓爷爷有点感慨的说道:“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踏上过这香江的土地了,这次啊,我要好好的看看,看看这离开祖国母亲怀抱这么久的香江,感受下,这香江的气息啊。”说着,邓爷爷脸上难掩兴奋的表情。
     
      这次,要不是邓老从那位置上退了下来,不然还真不能提前踏上这香江的土地呢。
     
      司徒昕看着邓爷爷脸上满是感慨的脸,再想到前世,邓爷爷在离世前,满是遗憾的脸。司徒昕心里止不住的庆幸,自己治好了邓爷爷的病,让他可以完成自己的心愿。
     
      接下来的几天,司徒昕跟着邓老,把整个香江都转遍了。前世的时候,司徒昕也来过香江,但是,这次跟着邓老一起,这心境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而这几天,不知道是因为前面几次暗杀通通失败,还是什么原因。没再出现什么偷袭之类的事情出现,倒是这次随行的保护邓老的人,跟y国派来保护邓老的人,这几天,在司徒昕跟邓老兴致勃勃游香江的时候,他们一个个的都是神高度集中,整天小心翼翼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就怕有了什么意外。
     
      这不,几天下来,大家脸上满是疲惫的神情。跟司徒昕,邓老红光满面的样子,整个成了鲜明对比。好在,司徒澈跟卢杰有司徒昕在,被司徒昕调理的,脸比其他人好看多了。
     
      时间就在司徒昕,邓老他们的游香江中流逝了。眼看着,这香江回归的日期就在眼前了。在1997年6月30日,h国现任的最高领导人,带着y国政代表团抵达香江,来出席香江政权交接仪式。
     
      司徒昕跟着邓老去跟y国政代表团汇合。司徒昕跟着邓老到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会在y国政代表团里面看到她爷爷司徒老爷子跟她外公卢老爷子的身影。
     
      要知道,她爷爷跟外公可是退下来好多年了,平时也就在背后出出决策,很少再到幕后,像今天这样的场面,他们之前是肯定不会出现的。
     
      司徒昕看到司徒老爷子跟卢老爷子的时候,他们两个也看到了司徒昕,司徒老爷子看着司徒昕是满脸的笑容,卢老爷子是绷着一张脸,很显然,还在为司徒昕之前擅自离家跟着来香江而生气呢,但卢老爷子眼底的笑意却是泄了他此时的心情。
     
      邓老看着那两个老家伙的脸,很是无奈的转头对司徒昕说道:“丫头啊,你那爷爷,外公还真是把你捧在心尖尖上了。你看,我之前可是说了好几次,让他们在香江回归的时候来参加这仪式,愣是被他们回绝了,这次,他们居然因为不放心你,追了过来。哎,早知道这样,之前我就不应该费这么多的口水,直接把你拐来就行了。”邓老说着,自己脸上浮现出了笑意。
     
      跟大部队汇合后,司徒昕也跟着邓老他们来到举行这次政权交接仪式的香江会议展览中心的大会堂。
     
      在1997年7月1日,h国的国旗,h国香江特别行政区的区旗在香江冉冉升起的时候,司徒昕心里满是感慨,她没想到,她居然有幸,亲眼见证这激动人心的时刻。
     
      当h国最高领导人,庄严宣告,h国对香江恢复行使主权,h国香江特别行政区正式成立的时候,司徒昕看到了邓老,司徒老爷子,卢老爷子脸上激动的表情。知道这是他们心心念念盼了多少年的事情,现在终于实现了。
     
      盼了这么多年的愿望,今天终于实现了,他们怎么能不兴奋,不激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