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将门千金 > 第九十一章

第九十一章

书籍名:《重生将门千金》    作者:僾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主人,你可进来了。我都快要无聊死了。”司徒昕要去惨叫余老爷子的寿宴,就把白白给放在了空间里。而这空间里的时间要比外面快很多,这不,司徒昕在外面呆了一天,这空间里可是过了有十来天了。可把白白可无聊死了,这不,它一感应到自己主人的出现,就撒欢的跑了过来。这会要不是司徒昕泡在温泉里,白白肯定往司徒昕怀里扑去。
     
      “白白,抱歉了,等会我就带你出去。”司徒昕泡在温泉里,喝了口葡萄汁,略带歉意的对白白说道。
     
      “没事,只有主人以后不要把我扔在空间里就行了。”白白得寸进尺的说道。虽然这外面的空气对白白来说,实在是不舒服,但是,寂寞了这么长时间的白白,感受到外面的热闹后,宁愿呆在外面,也不要呆在空间里面。
     
      司徒昕跑完温泉后,身上的疲惫感消失了,她穿好衣服,也不想这么早睡了,她对白白说道:“白白,我要在空间里呆一会,你先去找地方修炼,等我出去的时候,再喊上你。”
     
      跟白白告白后,司徒昕瞬移来到山上的发现白白的那个,她至从上次炼制储物镯,储物戒后,就没有机会来这里炼器。而她没来炼器,还有一个原因,是她上次在炼制储物镯,储物戒的时候,觉得自己炼器的能力还不够,还不到火候,所以,没有着急的进来炼器,而是在有空的时候,就把脑中玉牌上关于炼器的知识给巩固了巩固。
     
      司徒昕到了山里后,拿着炼器需要的材料,拿到山里面的炼器专业的操作台,开始准备炼器。
     
      其实,现在炼制的那些什么,剑什么的,在现代社会用到的次数少,还不如那些个来的有用。想到,司徒昕的眼睛一亮,一个想法在她脑中形成。她可以炼制一把啊。
     
      司徒昕的这个想法是好的,但是她脑中玉牌根本就没有关于炼制的这个知识,但司徒昕不气馁。一般是她认准的事情,她都会坚持做下去,就算是再困难,她也不会放弃。
     
      司徒昕知道以她现在炼器的水平,这是没什么希望了,所以,她从最基础的炼器开始,她准备等自己对这炼器完全熟练后,再准备试着炼制一把。
     
      专心做某一件事情的时候,这时候就过的尤其的快,这不一眨眼的时间,司徒昕在空间里已经呆了十来个小时了,她对炼器的一些基础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
     
      司徒昕放下手里的活,活动了下自己有些僵硬的脖子,然后一个传音,把白白给喊了过来,然后她抱着白白,一个闪身出了空间。
     
      过年后,司徒昕他们算是真正的进入了中考的总复习了。而他们班在开学后,又迎来了一个转学生,那就是刘正阳。
     
      司徒昕对这刘正阳是没什么看法,可以说,她早就把刘倩雪在余老爷子寿宴上,算计她,想让她出丑这件事给抛到了脑后。也是,要是司徒昕计较的话,她早就想办法对付刘家了。
     
      而司徒昕要是想针对某一家人,她可不会像她爷爷外公他们,只是给使绊子了,她是直接让他在这地方消失。
     
      司徒昕是不在乎,但是这司徒谨,萧慕离,余齐昊却是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而且,他们把这件事还算到了刘正阳的头上。
     
      这不,刘正阳到了他们班上后,司徒谨他们就当不认识这个人。就是刘正阳舔着脸来跟司徒谨他们打招呼,司徒谨他们也就当没看到。
     
      不过,这刘正阳到底是正规家族的子孙,班里的其他同学对刘正阳的态度还是很不错的,不像对梁若冰。这梁若冰至从跟萧慕离表白后,是到哪,都被排斥。
     
      学校里面有喜欢萧慕离的生,还会时不时的带着人,来堵梁若冰,司徒昕有好几次看到梁若冰脸上有伤。但梁若冰受不受欺负跟她没什么关系,她也不会管这闲事。
     
      龙社在经过司徒昕在背后的提点,夏宇杰跟刘宇翔两个人的管理下,已经在京城,稳稳的占据了黑道老大的地位。而龙社虽然混的是黑道,但是在司徒昕的坚持下,龙社的弟兄平时都不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而是都在龙社旗下干起了正经事。
     
      这也让那些想抓龙社小辫子的人,都只得在暗地里候着,却是无从下手。
     
      转眼间,已经到了四月份,眼看着离这香江回归的日子越来越近。司徒昕又一次叮嘱了夏宇杰,让龙社的人,帮忙收集京城的那些高官,还有密切注意y国私底下有没有什么动作。
     
      “司徒,我家小杰跟你家阿澈是不是被选择参加那个训练去了?”司徒昕经过司徒老爷子的书房的时候,听到她外公的说话声。就司徒昕现在的修为,她的五官比一般人多灵敏,这不,虽然隔着一扇,司徒昕还是很容易的就听到了里面的谈话声。
     
      而司徒昕听到自家外公说道她的两个哥哥,还有什么训练。因为前世的那些经历的关系,司徒昕对着训练什么的都特别敏感,而且,她知道从她家爷爷跟外公嘴里说出来的训练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训练。
     
      司徒昕担心自家两个哥哥,所以站住了脚步,停下来听两个老爷子的谈话。
     
      “是,我昨天晚上接到的信息。他们两个都去参加训练了。听说香江回归的时候,邓老坚持要去,但是你也知道,就现在y国的虽然迫于压力,同意归还香江,但是它地下的那些小动作,又有谁知道。这不,上头为了邓老的安全,就开会协商出个办法,在特种部队挑几个,专训练下,到时就负责邓老的安全。”司徒老爷子到底是混部队的,所以这部队的事情,要比卢老爷子了的详细。
     
      “小杰跟阿澈可不是特种部队的,怎么这次的训练还轮到他们两个。”司徒昕虽然看不到卢老爷子脸上的表情,但是她还是能想象自家外公脸上的表情。
     
      “还不是这俩小子之前的表现突出,这还是这次训练的教练在会上特意给提的呢。”司徒老爷子说话的口气充满了骄傲跟担忧。
     
      “哎,这次的任务危险很大啊,而且要是邓老在中途出了问题,那他们这些人怕是……”卢老爷子的话没说完,但是这话语里,满是对卢杰跟司徒澈的担忧。
     
      “是很危险,但是这在部队,出任务也是必须的啊。”司徒老爷子叹了口气后,安慰似的说道。
     
      听到这,司徒昕也大体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也就没再往下听,抬脚往楼下去,不过,她的脑子里,却是满脑子司徒老爷子跟卢老爷子说的这件事。
     
      就司徒昕对前世香江回归的记忆,她知道,邓老这次去香江的旅程不会轻松。y国肯定会在背地里试一些手段。而司徒澈跟卢杰,虽然在小一辈里面算是很出的,也靠着他们的伸手,出过几次任务,而且还很出的完成了。但是,就那几次的任务,司徒昕是知道的。
     
      虽然那几次任务有一定的危险,但就司徒澈,卢杰两个人的伸手,完全能应付的过来。但是这次邓老香江之旅,这y国暗地里要伸手的话,那他们派出的人员肯定是最最良的。
     
      司徒昕心里担心,这司徒澈,卢杰,还有这特种部队的人,不一定能应付的过来。要知道,这每个国家都会有一群能力超群的人,那些人,应该是那个国家的秘密武器。
     
      想到这,司徒昕就纳闷了,这次邓老出行为什么不带着前世司徒昕呆着的那个组织里的人,要知道,如果换做是组织里面的人出面来保护邓老的话,这危险程度应该降低很多。
     
      但是司徒昕不知道的是,现在的这个组织跟前世她呆的那个组织不一样,应该说这整体水平跟前世她呆的那个组织的水平完全不一样。
     
      因为这组织的领导人,因为司徒昕的关系,而没有换人,一直都是邓老。而邓老这个人,政治手段很不一般,但是心很是很软,根本没有像前世换上来的那个领导人一样,心狠手辣。为了增加实力,不择手段。可以说,司徒昕他们那会的训练,可谓是鬼的训练,每天训练的量很大,几乎每天脸上,身上都会挂彩。
     
      但是现在这个组织里面的训练只是比特种部队的训练多加了一些别的内容的训练,体能上的训练跟特种部队没什么区别。
     
      这些,司徒昕都是不知道的,所以,她这心里很是疑。疑归疑,有些她知道暂时找不到答案的,也就先放到一边。
     
      司徒昕不想自己的两个哥哥有危险,也不想邓老有危险,所以司徒昕考虑着自己是不是也要跟着一起去。就近保护他们,顺带的,司徒昕对这香江回归也是很期盼的,她也想亲身去体验一下,要知道,前世的这个时候,司徒昕还在组织里面训练呢。
     
      第九十二节邓老家
     
      “咦,宝宝,你在这干嘛?”司徒老爷子跟卢老爷子两个人说完事情出来,就看到司徒昕站在楼梯口,低着头,想事情正想的出身。
     
      而司徒老爷子这一句话,把司徒昕从她前世的回忆里喊了回来。“啊,爷爷,外公。”回过神来的司徒昕转过头,看到是自己的爷爷,外公,赶紧打招呼,“哦,我刚才在想一道数学题目,这不想出神了。”司徒昕找了个借口说道。
     
      “这样啊,宝宝,虽然这学习很重要,但是你可千万不要为了学习而把身体给累坏了。”司徒老爷子听司徒昕这么一说,想到前几天听大院里的几个老爷子说起他们各自的孙子孙,为了中考,高考的,整天捧着本书,有时甚至是半夜的时候,都在看书做题。司徒老爷子再一想,自己的宝贝孙孙子这也不是要中考了嘛。司徒老爷子怕司徒昕为了学习,把身体累垮了,焦急的说道:“宝宝,你不要有什么压力啊,这中考考多少都没有关系。只要里尽力了就行。”
     
      司徒老爷子没说的是,无论你考多少分,爷爷都会让你进最好的学校。而司徒老爷子也就对着司徒昕,才会想着要后。要是换了司徒谨,司徒老爷子最多就是让司徒谨注意身体,至于这最后的那个,司徒老爷子压根不会有这样的心思。
     
      “是啊,宝宝,这学习虽然很重要。但是这身体更重要,我跟你说啊,这身体是学习的本钱……。”卢老爷子对着司徒昕开始他的长篇大论。
     
      司徒昕看着对着她一个劲说教的卢老爷子跟司徒老爷子,无耐的吐了口气。本来,她在说出“在想一道数学题目”来回答自己爷爷跟外公问题的时候,心里松了口气。但是这会,看着对着自己唠叨个没完的司徒老爷子跟卢老爷子,司徒昕心里后悔了,自己刚才怎么就找了这么个借口。
     
      而窝在司徒昕怀里的白白,听着司徒老爷子跟卢老爷子的说后,自动的关闭了自己的耳朵,然后抱怨的对司徒昕说道:“主人,你这爷爷,外公好吵哦。怎么老说个不停,他们不累吗?”
     
      “他们早就习惯了。以前他们做报告的时候,这点,小意思了。”司徒昕说着,耷拉下了脑袋:“哎,你说他们两个还要说多久才能结束啊。”
     
      “嘻嘻,看样子,还有一阵子呢,主人,你就忍忍吧。”白白这会很庆幸,自己有这自动屏蔽的功能。
     
      司徒昕还不知道白白已经关闭了自己的耳朵,司徒老爷子,卢老爷子的啰嗦它是一点都听不到了。她要是知道的话,白白可就惨了。
     
      最后,司徒昕实在是受不了了,她打断还在那大篇大论给她说教的司徒老爷子,卢老爷子:“那什么,爷爷,外公,邓爷爷找我有事,我先了哈。”
     
      说完,还没等这两个老爷子反应过来,司徒昕先溜之大吉了。
     
      看着已经加速跑到口的司徒昕,卢老爷子率先回过神,他对着司徒昕的背影喊道:“宝宝,你给我回来,我们还没说完呢。”
     
      听到司徒老爷子这句话的司徒昕,脚下的速度更快了。她可不想自己的耳朵再遭殃了。
     
      邓老是没找司徒昕,但是既然都找了这么个借口从家里出来了。司徒昕也就在大院的口拦了辆出租车,告诉司机,要中南海。
     
      出租车司机听到司徒昕说到中南海,他只是从后视镜里面看了眼司徒昕。然后就踩油,上路。这也是在军区大院搭的出租车,要是在别的地方搭出租车说要去中南海,人家司机肯定以为你玩他,或是脑子不正常。
     
      出租车是不能进中南海的,所以,在离中南海有点距离的地方,这出租车司机就把车给停了下来。“小朋友,我只能把车停在这里了。”
     
      “哦。”司徒昕这些规矩是懂的,她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掏出个皮夹,然后抽出一张大爷爷递给出租车司机后,就打开车了下去。
     
      应该司徒昕来中南海看邓老的次数不少,再加上邓老的嘱咐,这中南海的警卫都认识司徒昕,知道司徒昕是邓老的干孙。所以,司徒昕也不需要通报,也不需要什么证件,畅通无阻的就进了中南海。
     
      虽然司徒昕进中南海不需要任何的证件跟通报,但是从她进中南海,邓老身边的警卫就接到司徒昕到了的消息。所以,当司徒昕到邓老家的时候,这邓老跟邓老太太都坐在沙发那,等着她呢。
     
      “哟,今天是那阵风把我们小昕丫头吹来了。”以前每次司徒昕来邓老家,都是要邓老跟邓老太太打电话请了才会来。这不请自来的,司徒昕这还是第一次。
     
      “怎么?邓爷爷你不欢迎我?”司徒昕虽然嘴上很委屈的说道,但是还是往邓老太太。“邓爷爷你要是不欢迎我的话,那我好了。”说着,司徒昕转头看向邓老太太:“邓奶奶,邓爷爷不欢迎我,我先了。你要是想我了,就到我家来看我哦。”
     
      邓老太太虽然知道司徒昕这是装可怜,但是她看到司徒昕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还是心疼了。她瞪了邓老一眼,然后搂着司徒昕说道:“他敢不欢迎你。小昕啊,咱们不理这老头子。奶奶等会给你准备你爱吃的点心。”
     
      邓老看到自己老伴瞪过来的那眼神,他这心里委屈啊,他又没做什么,只是嘴上跟小昕这丫头开个玩笑而已。
     
      “恩,恩。谢谢邓奶奶了。”说着,司徒昕突然想到自己空间里面,她前段时间开做的茶。“邓奶奶,我这有些茶,你先拿去尝尝,等你尝了觉得好喝的话,我再拿过来。”说着,司徒昕从她随身的包里拿出好几小包的茶。
     
      这茶是前段时间,司徒昕看到脑中玉牌上有酿酒的方子,这玉牌除了常规的几种酿酒的方子外,还有什么果酒啊,百酒之类的酿酒佩服。
     
      要说前世的司徒昕也是个好酒的,她虽然好酒,但却不是酒鬼,她喜欢品酒,品世界各地的酒。所以,当她看到这玉牌上的酿酒配方后就心动了。
     
      她之前去地下仓库的时候,有注意到里面有一些酿酒的工具。她到地下仓库去查看的时候发现,酿酒的工具还真是挺齐全。
     
      既然这酿酒的工具都有了,酿酒的方子也就了,司徒昕怎么会放过这么一个好机会呢。而这水果酒,她空间里面各种各样的水果多的是,摘下来就可以用了。
     
      而那个各种酒,尤其是百酒,需要的原料,司徒昕这空间里是没有的,她只得找来了她之前收集到的的种子,把空间里面的土地重新规划了下,把种子给种了下去。
     
      百酒暂时是没法酿了,她就先酿水果酒,而水果酒中,司徒昕前世喝的最多的就是葡萄酒,而这葡萄酒也是水果酒中最常见的。所以,司徒昕最先酿制的就是葡萄酒。
     
      等把葡萄酒酿好后,司徒昕又陆续的把空间里有的水果,而且可以酿酒的都给酿上了,好在空间里的水果够多,可以任由司徒昕折腾。
     
      等司徒昕种下去的都盛开后,司徒昕又酿上了百酒,而她当时因为心里想着要酿酒,一兴奋,把给种多了。这不,等酿完酒后,这空间里各式各样的多了很多。
     
      虽然这空间长出的话很漂亮,比外面一般的都要香。但司徒昕却觉得,这么多的种在地里浪费土地,她可是要把土地都空出来种蔬菜的。这不,至从她把空间里面的蔬菜拿到外面,这卢家跟司徒家的蔬菜就没怎么在外面的市场上买过。
     
      不仅是因为司徒昕拿出的蔬菜够吃,更多的是,这大家吃了司徒昕从空间拿出的蔬菜后,再吃在外面买的蔬菜,那就难以下咽。
     
      司徒昕虽然觉得这些话浪费土地,但是要她把这些话都给拔了扔掉,让她觉得很心疼。就在她为了这个问题头疼的时候,一个想法在她脑中闪过,一下子就决了她的难题。那个想法就是把这些的瓣都摘下来,晒了做成茶。
     
      这不,司徒昕从包里拿出来的,这一小包一小包的茶就是那些多余的制成的。
     
      “茶啊,这我喜欢。”这东西要是换了个人送,邓老太太可不会接,就算是不值钱的东西,邓老太太也肯定不会拿。但是送的人是司徒昕,邓老太太可就不客气了,大大方方的接过司徒昕拿出来的各种各样的茶。
     
      然后当着司徒昕的面,就把这些小袋打开来,放到鼻子那,闻了下。
     
      “邓奶奶,我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茶,这不,给你每样都准备了点,等你喝过后,你告诉我,你最喜欢喝哪种茶,下次我就给你拿这种。”司徒昕在邓老太太看她送的茶的时候,说道。
     
      “恩,邓奶奶可不会跟你客气。”邓老太太回答着,又打开一个袋子,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小昕啊,你这茶哪来的,这茶好香啊,比我之前让人买的茶香多了。”
     
      邓老太太让人买的东西可不会是什么次品,那可都是些极品啊。但是这极品又怎么比的上司徒昕空间出产的东西呢。“小昕啊,你这茶的香味闻着就让我神变好了。”
     
      邓老听自家老伴这么一说,再联想到之前司徒老爷子跟卢老爷子跟他说的关于司徒昕的师傅的事,跟司徒昕时不时拿来送给他的那些东西,知道司徒昕送给自家老伴的东西肯定不俗。
     
      “小昕丫头啊,你这太偏心了,你来怎么就给你邓奶奶准备礼物了,你邓爷爷我的礼物呢?”邓老舔着脸,问司徒昕要礼物。而邓老的这一举动,让跟着他多年的警卫员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邓老。
     
      他什么时候见到过邓老跟人要东西的,平时可都是别人争着要送邓老礼物啊。
     
      “哼,东西没有,谁让邓爷爷你不欢迎我来的。”司徒昕估计撇着脸说道。
     
      “哎呀,你邓爷爷我不是跟你爱玩笑的嘛,你来我不知道多开心呢。”邓老现在哪有平时那上位者的气势,他现在完全是一个和蔼的老爷爷。
     
      邓老这样,邓老太太脸上倒是没什么惊讶的表情,只是满脸笑意的看着这一老一小耍宝。邓老太太看到这一幕,心里很满足。这一幕在他们邓家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平时家里的晚辈来了,一个个的都是很小心,对他们两个老的都是恭恭敬敬的,但就是这样恭恭敬敬的,让他们两个老的,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不过,这邓老的警卫员惊讶的就差张开嘴了。他怎么也没法把眼前这个跟司徒昕要礼物的邓老,跟在他心中崇拜的邓老相联系在一起。
     
      司徒昕可不管别人怎么想,她这会眼睛一转,想到件事,“邓爷爷,要礼物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你先说是什么事情。”邓老到底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司徒昕的话刚说出口,他就把话给接上了。
     
      司徒昕想了下后,凑到邓老的耳边说道:“邓爷爷,你去香江的时候带上我呗。”
     
      “胡闹。这个不行。”邓老收回笑容,一脸严肃的回绝到。“丫头,你知道,我这不是去玩的。”邓老知道司徒昕跟别的孩子不一样,但在他的心中,孩子再怎么不一样还是孩子。
     
      “我知道邓爷爷不是去玩的。我也不是去玩的。”司徒昕又不好直说,我怕你们有危险,我去保护你们。“邓爷爷,你放心,我会很乖的,你就带我去呗。”
     
      “丫头,这次不行,你要去香江玩的话,等中考结束后,邓爷爷让人陪你去玩。”司徒昕一听邓老说的话,知道邓老还是把她当孩子在看。而司徒昕也是个明白人,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也算是知道邓老的脾气,知道这件事情,自己就是说破嘴皮,邓老也不会同意。但是司徒昕也知道,邓老不让她去,也是为她好。
     
      “算了,不带我去就不带我去。”司徒昕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她心里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的。她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别的办法。
     
      “小昕丫头,要不你在换个要求。”邓老听司徒昕不再纠结要跟去香江这件事,也收起了自己板着的脸,换回一张慈祥的脸。
     
      “恩,这个我还没想到。这样吧,这个要求先欠着吧。”司徒昕刚才会提这个要求,是她想试一下,看能不能用最简单的办法跟去香江,现在既然这个要求不行,别的,司徒昕可没什么要求要提的。而且,有些事情,司徒昕能决的,这邓老还不一定能决呢。
     
      倒不是说邓老的权势不如司徒昕,而是邓老现如今的地位,很多事情是受限制的。倒是司徒昕,却是正好跟邓老相反。不过,司徒昕还是不会浪费这个送上的机会,说不定哪天,她就用的到呢?
     
      邓老想了下,说道:“也行,不过说好了,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有不能违反我的原则啊。”
     
      司徒昕倒是没指望着能从邓老身上得到什么,所以想都没想的,就点头同意了。“行吧。邓爷爷你倒是可不要赖账哦。”司徒昕最后还补了一句,让邓老是哭笑不得。
     
      “行了,我说话什么时候不算数过。也就你这丫头敢质疑我。”
     
      司徒昕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扒拉了好一会,而邓老看到司徒昕一个劲的在包里翻着找东西,说道:“丫头啊,你不会是没带吧。”
     
      邓老以为司徒昕是在包里翻,其实她是在空间里找。而司徒昕虽然别的地方都很厉害,但是这整理东西,实在不是她的强项。要说她的房间,要不是有她妈妈,还有奶奶随时来给她整理,她的房间肯定乱的一塌糊涂。
     
      而空间,因为就她跟白白,白白又不会整理,所以经常,司徒昕会找不到东西。
     
      “哎呀,邓爷爷你先等会,我有带啦,只是我包包里东西太多了,我找找哦。”司徒昕头也没抬的说道。
     
      “行,行,我不催,你慢慢找。”邓老说着,拿起杯子,喝了口茶,大有慢慢等的架势。
     
      而邓老太太则是在旁边安慰着司徒昕。“丫头,不要着急。要是没带也没事,你下次给你邓爷爷带来就是了。”
     
      邓老听自家老伴这么说可是不干了。“这不行,一次归一次。老太婆你自己拿到礼物了是不急。”邓老凉凉的说道。邓老的话,换来自己老伴的一个警告的眼神。
     
      而在平时的生活中,邓老都是听邓老太太,这不,邓老太太的一个警告的眼神,成功的让邓老闭上了嘴巴。
     
      “啊,找到了。”司徒昕终于在空间别墅的厨房里找到了她要找的东西。找到东西的司徒昕,在心里不禁感叹,这地方大了,也不见得是好事啊。
     
      第九十三节
     
      “邓爷爷给你。”徒昕把从空间里拿出来的一个玉石的盒子递给邓老。
     
      邓老边接过司徒昕递过来的玉盒,边说道:“小昕丫头,这是什么?”邓老太太则是看着那个玉盒,眼里满是兴趣:“这玉盒雕的好致。”
     
      司徒昕看到邓老跟邓老太太对这玉盒一脸兴趣的样子,先是一愣。她送邓老的可不是这玉盒,而是这玉盒里面的东西啊。“邓爷爷,你打开看不就知道了。”
     
      邓老打开玉盒,当他打开玉盒的那一瞬间,就问道一阵浓郁的茶香味。这茶香味就是在一边的邓老太太都闻到了。“这……”邓老惊讶的抬起头看向司徒昕。邓老惊讶的是,这世界上居然有茶比他平时喝的茶叶的香味还要浓。要知道,他平时喝的茶叶可都是特供的,全国一年也就产那么。但是就是他平时喝的那特供的茶叶,也没有司徒昕给他的茶叶茶香味的十分之一。
     
      “这是我师傅给我的茶叶。”这茶叶是在司徒昕前一段时间,看到她爷爷,外公喜欢喝茶,才让刘宇翔给她找的茶树,也不知道刘宇翔从哪里来的,居然到一棵大红袍。但是她今天给邓老的茶叶可不是大红袍的,而是铁观音。司徒昕看到邓老看到茶叶,那满眼冒光的样子,心里想着,她拿出铁观音就这样,要是他把大红袍拿出来,邓老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
     
      “老太婆,你去帮我把我泡茶的工具拿出来,我要泡茶喝。”邓老也是个好茶的,这会得到了好茶,他就忍不住想试试。
     
      司徒昕茶艺还是不错的,但是她这次可不打算出手。她知道,邓老泡茶的功夫不能算是鼎好的,也就比一般的稍微好点。
     
      邓老泡茶的动作很熟练,没一会,他就把茶都倒到了茶杯里。司徒昕拿起一杯喝了一口,在心里默默的给邓老泡的茶打分。话说,也不知道是不是这茶叶的原因,虽然跟司徒昕平时用灵泉泡的茶稍微差点,但邓老这次算是超常发挥了。
     
      “恩,不错,不错,看样子,之前我泡不好茶不是我的原因,是茶叶的品质不好。”邓老喝了一小口茶,舒服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小昕丫头啊,邓爷爷以后的茶叶可就包在你身上了。”
     
      司徒昕没想到邓老还有这么赖皮的一面。一转眼,到了中考的日子。今年司徒家,卢家有司徒昕这个考生,让这两家人家对这中考尤其的紧张。
     
      不过,这两个当事人却是一点都不紧张。这司徒昕跟司徒谨从早上起来后,就听到他们的妈妈卢雅欣在他们两个人耳边说:“谨,宝宝,你们两个不要紧张啊,你们只要以平常心对待就是了。”
     
      “是啊,就算考不过,到时候让你爷爷跟外公去跟你们校长打个招呼,这学校肯定没问题的。”司徒老太太也凑过来说道。
     
      司徒昕跟司徒谨两兄妹无奈的对望了一眼,他们一点都不紧张好不好,也不知道他们那只眼睛看到他们紧张了。而且,这些话,可不是就今天说,早上之前就已经开始说了。不止他,们的妈妈说,是全家没事有事的时候,都会说。
     
      “妈,奶奶,你们两个少说几句,我跟宝宝不紧张的,都被你说紧张了。”司徒谨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臭小子,你这什么态度,怎么跟你奶奶跟妈妈说话的。”司徒谨的话音刚落,被刚到的司徒老爷子瞪着眼睛骂到。
     
      司徒谨被自己爷爷这么一瞪,顿时没声了,低下头继续吃自己的早饭。司徒昕看司徒老爷子还有继续教训司徒谨的样子,赶紧出声说道:“爷爷,我们今天要考试,你要训哥哥的话,等我们考完了再训。”
     
      司徒昕说完,司徒谨向她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要知道,这个家,也就是司徒昕的话,司徒老爷子才会听。
     
      “行了,我也不多说了。”司徒老爷子听了司徒昕的话,把要出口的话,又重新咽了下去。“宝宝啊,今天考试不要紧张,爷爷跟你说过的,考的不好也没关系,我…。”
     
      还没等司徒老爷子的话说完,司徒昕闭了下眼睛,说道:“爷爷,难道你这么不相信你孙子跟孙的能力?你放心啦,这中考对我们而言没问题的。”司徒谨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司徒昕跟司徒谨他们的考场还是被安排在自己的学校,但却不在同一个考场。当司徒昕拿着准考证进考场的时候,看到一个她不怎么想见到人——梁若冰。
     
      司徒昕对于不怎么想看到的人,都是选择的忽略。而梁若冰上次在余老的寿宴上,也想着看司徒昕出丑的。但是最后却没有如愿,要说梁若冰对司徒昕那是充满了敌意。
     
      除了之前误以为自己是司徒家的孙,而觉得司徒昕抢了本属于她的幸福。但是后老真相大白后,这梁若冰对司徒昕的敌意没有消散,完全转化成了羡慕嫉妒。
     
      再后来就是她喜欢上萧慕离,但当她跟萧慕离表情被拒的时候,她又把这错误推给了司徒昕。她现在对司徒昕完全是羡慕嫉妒恨,全部占据了。
     
      这不,司徒昕一出现在考场,她装作很不削司徒昕的样子,但是眼角却是一直注意着司徒昕的一举一动。司徒昕早就知道梁若冰在看着她,但她一直装作没看到。
     
      第一场考试考的是语文。司徒昕拿到卷子后,就拿起笔奋笔疾书。这次的语文不是很难,大概一个半小时的时候,司徒昕就把整张卷子给答完了。
     
      但她不想太过引人注意,没有在答完后,就立即交卷,而是在座位上发了会呆,其实她是学习脑中玉牌上的知识来打发时间。
     
      第二场考的是数学,这次的数学难度要比平时司徒昕他们做的复习卷子要难。但还是没有超过他们学习的范围。不过对一般的考试而言,这张卷子答的有些吃力。但对司徒昕这个有着成年人灵的人来说却是小菜一碟。
     
      司徒昕一个小时,就把整张卷子给答完了。当她答完卷子抬起头,突然听到梁若冰细小的声音:“姜超,把填空题的答案给我一下。”
     
      这梁若冰坐在司徒昕斜前面,她一抬头就看到梁若冰正微微侧着头转向她旁边的那个男生。而那个男生,司徒昕认出来了,是他们班上的一个男生。而司徒昕会对这个男生有印象,也是听到班里的生无意间提起,这个叫姜超的男生在追梁若冰,而且还有越挫越勇的趋势。
     
      那个叫姜超的男生听到梁若冰的话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张面纸,然后抬头看了下监考老师,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把答案抄到面纸上。
     
      看到监考老师没注意到他们这里的时候,赶紧把面纸扔到梁若冰的脚下。他们的这一幕都被司徒昕看在眼里,看到这一幕,司徒昕不可察觉的皱了下眉头,然后低下头,准备眼不见为净。
     
      但这一幕,除来被司徒昕看在眼底外,也被司徒昕他们这个考场的一个监考老师看在眼里,她先一直装作没看到,等梁若冰捡起那张姜超扔过来的纸巾,还没来得及打开的时候,这监考老师已经到梁若冰的身边,伸手从她手里把那张纸巾给没收了。
     
      司徒昕看到梁若冰跟姜超两个人的脸刷的一下变的苍白,而那个监考老师拿着那张写着答案的餐巾纸什么都没说,直接转身回了讲台。
     
      司徒昕知道,就算这梁若冰跟姜超的这科考试成绩不做零分处理,这两个人这科的成绩也不会高,而且还会影响到他们两个下面的考试发挥。
     
      考完最后一,司徒昕从考场出来,到校口的时候,家里的车已经在校口等着了。她像往常一样打开车坐进去,却看到司徒老爷子,卢老爷子坐在车里面。“爷爷,外公?你们怎么来了。”这可是司徒昕了大工夫才说服家里人没来陪考。可没想到,这在考试的最后一天,她的爷爷跟外公还是出现了。
     
      “宝宝啊,考完了啊,考的怎么样?”司徒老爷子看司徒昕的脸很正常,才在卢老爷子的示意下开口问道。
     
      “还不错吧,考上高中应该没什么问题。”司徒昕边坐上车,边回答道。
     
      中考结束后,司徒昕他们班里说要好好的狂欢一下,而司徒昕,司徒昕,萧慕离,余齐昊虽然平时在班里跟大家不是很热络,但是因为有上次聚会的先例,班长还是找到司徒昕他们:“我们班后天有聚会,你们也一起来吗?”
     
      这班长的话一出,司徒谨他们三个人都看向司徒昕,司徒谨说道:“这你问我妹妹吧,我们都听她的。”萧慕离,余齐昊也跟着点了点头。
     
      司徒昕对这聚会什么的不怎么感兴趣,她想开口拒绝,却还没等她开口,这班长就说道:“我们这次聚会准备去百老汇,这百老汇在京城可是很有名的。”
     
      司徒昕听到说百老汇,准备开口拒绝的话咽了回来。“行,你说个时候,到时候我们回去的。”司徒昕是听到百老汇才临时改变的主意。
     
      这百老汇之前是青虎帮的产业,后来这青虎帮的老大算是归顺司徒昕,而这青虎帮的老大回南方后,就把在京城的产业都划到了司徒昕的名下。现在司徒昕名下的财产,而司徒昕把这百老汇司徒昕交给夏宇杰,刘宇翔帮忙打理,但是这百老汇所得的营业额都属于司徒昕。
     
      至从这百老汇归到司徒昕名下,司徒昕除了接手后,对这百老汇整改外,就没有去过。这次她也算是借着聚会的名头去视察工作。
     
      这百老汇现在已经跟前世的那个百老汇完全不一样了。司徒昕在接手后,就跟夏宇杰跟刘宇翔说明,百老汇是正经营业,不涉毒,涉黄,要是完全合法的娱乐场所。
     
      而夏宇杰跟刘宇翔对司徒昕的话,不说是言听计从吧,但也差不离了。
     
      百老汇现在是会员制的,不是说每个人都能进出,只要凭借着手里的会员卡才能进出百老汇,当然,只要你有会员卡就能带着你的朋友进去活动。
     
      而这百老汇的会员卡可不是这么好拿的,这一般会员的会员费一年可是要十来万,这可不包括在百老汇里面的消费,这十万多的钱,只是你进入百老汇的槛。
     
      而要是金卡会员,那要去就更高了,不仅这会员费一年要五十万,而且对会员的人品还是要有一定的要求的。
     
      至于这白金卡,钻石卡的要求就更高了,现在这金卡,发出去的十张都不满,而这钻石卡到现在,也就司徒昕跟夏宇杰,刘宇翔手上有。
     
      当然,这会员卡的等级不同,这在百老汇所受的待遇也是不同的,怎么说,这百老汇里面有些场所是只有金会员以上的人才能进入,这普通会员都是不能进入的。
     
      而司徒昕也很好奇,她同学手上的那张会员卡到底是什么等级的。
     
      司徒昕这次去百老汇的事情也没跟夏宇杰跟刘宇翔说起过。而是到了时间后,直接跟着他哥哥司徒谨他们一起坐车去百老汇。
     
      这萧慕离跟余齐昊俩个人现在是家里有车也不坐自己家的车,就是平时上课的时候,也是每天早上到司徒家,跟司徒昕他们坐一辆车去学校。
     
      好在司徒家的男人对感情的事情都慢半拍,所以到现在,他们一个人也没有发现萧慕离跟余齐昊的异样。而卢家的人倒不会对感情反应慢半拍,但是这不是他们两个每天早上来司徒家的时候,卢老爷子还在自家呆着嘛,所以也就不知道这两人的那点小心思。
     
      要是被司徒家跟卢家的人知道,他们两个心里那点想法,他们坚决抵制这两人靠近司徒昕。
     
      司徒昕他们是按照班里约定的时间赶到的百老汇,而司徒谨他们没想到会在这看到刘倩雪。当司徒谨从车上下来,看到刘倩雪的第一眼,他的脸就沉了下来。
     
      第九十四节百老汇(上)
     
      倒是司徒昕,只是看了刘倩雪一眼后,就把目光给移开了。
     
      刘倩雪看到下车的余齐昊的时候,她看着余齐昊的眼睛一亮,脸上满是欣喜。但她还没高兴太久,就看到司徒昕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她的心里一突,这时候,脑中才想起家里人说起司徒昕的那些事情,想起,司徒昕跟他哥哥一个班级。
     
      刘倩雪对司徒昕的感觉挺复杂的,有不服,也有羡慕,跟害怕,但更多的是嫉妒。嫉妒司徒昕有这么多人宠着她。当然也有一点点的恨,因为在她的认知里,她在家里的地位会下降,都是因为司徒昕。
     
      刘倩雪至从上次算计司徒昕不成,反倒被得灰头土脸后,她就感觉到她的爷爷对她的态度完全就变了。不仅把她扔到了寄宿学校。也不再对她宠爱有加,有求必应了。很多时间,她提的要求,都会被驳回。
     
      而她这次这么坚决的要跟去百老汇,不仅仅是对百老汇的好奇,而是听到余齐昊也会去,她心里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跟着去,她觉得那是她找回昔日在家里地位的机会。她知道余家是她爷爷一直想拉拢的对象,而且在刚回来那会,她爷爷就对她表过要跟余家联姻的想法。
     
      所以,她现在觉得,她只要能抓住余齐昊,她就有重新翻身的可能。
     
      这刘倩雪到底是刘正阳疼爱了这么多年的妹妹,他一看到妹妹泪眼朦胧的看着他,就败下阵来了。就同意带着她一起来参加班级聚会了。
     
      “哎呀,司徒谨你们可来了。我还以为你们这次要放我们鸽子了。”班长看到司徒昕他们从车上下来,了过来,心情很好的说道。
     
      要是换了平时,司徒谨被班长开几句玩笑他也不会放心上,但是谁让他今天心情不好呢,他抬起自己的手腕,看了眼手上的手表,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可记得班长你跟我们说的时间可还没到。”司徒谨这话一出,班长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了,但是碍于司徒谨的身份和他自己的面子,他的脸上还维持着笑容。但是司徒谨没准备就这么放过他:“班长,什么时候,我们班的班级聚会还能带家属的?”
     
      班长还没说话,他身后的哥们就站出来帮他回答道:“我们同意刘正阳带他妹妹来,是因为他给我们提供百老汇的金卡。”
     
      司徒昕听到这,了然的点了点头,也是,这百老汇的会员卡可不是谁都有的,更别说这金卡了。不过,司徒昕却在脑子里回忆了下,前段时间,夏宇杰给她拿来的百老汇金卡,白金卡会员的资料,要是她没记错的话,这金卡会员里面可没有一个是登记刘家人名字的。
     
      司徒谨一听是为了一张会员卡,心里就更不舒服了。他本来想拿出他身上的那张白金会员卡,让刘倩雪给滚回去的。在他把手伸进袋子里,准备摸卡的时候,司徒昕拉住了他的手,对他摇了摇头,示意让他不要冲动。
     
      这白金卡还是司徒昕准备给自己爸爸的,但是后来一想她爸爸的身份,就转手把这张白金卡给了他哥哥。不仅如此,她还把给她大伯的,大舅的白金卡都给了他们的儿子,而她小舅舅的那张白金卡则是给了他本人。这不,他小舅舅一生意人,去这种场合应酬的次数很多。
     
      而司徒昕拿出这些白金卡之前,已经想好了很多的借口,但是却是一条都没用上。大家都以为是司徒昕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傅给的。
     
      他们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百老汇是他们捧在手心里面的宝贝司徒昕的。
     
      “而且刘正阳还说了,今天所有的费用都由他来请客。”不知道是谁在班长的那个哥们站出来说话后,又补了这么一句。
     
      这话,让司徒昕听的眼神一闪,心想着,这刘正阳真是财大气粗啊。
     
      其实这倒不是刘正阳财大气粗,这完全是刘家老爷子的意思。他从自己孙子刘正阳那得到消息说他们班要去百老汇聚会,而,刘家老爷子也是知道,司徒家,萧家,余家的几个孙子辈的,都在那个班上,不仅如此,这班上还有一大半的大院的孩子。
     
      至从上次余老的寿宴,他的孙刘倩雪算计司徒昕的事情,得罪司徒家,卢家,甚至是邓老后,很多本来对于刘家回来重建政权,采取观望,或是中立的人,都在那件事后,对刘家的态度一下子冷淡了很多。
     
      这样的局势很不利于他们刘家在京城的发展,这段时间刘老爷子都愁眉不展。他也不知道该找哪个点来打破现在的僵局。
     
      而他孙子刘正阳带回来的消息,让他看到了一点曙光。既然之前的矛盾是因为孩子之间的事情造成的,那他现在抓住机会,让自己的孙子把这矛盾决了不就好了。
     
      他听到他孙子刘正阳说他们的聚会在百老汇,就想到昨天人家刚给他送来的金卡,他本来是没想收下这金卡的,他可不想自己还没在京城站稳脚跟,就先被人家找到错处。
     
      但他后来又改变主意了,决定把这金卡给他孙子,让他孙子拿着这张金卡去笼络司徒昕他们。不仅如此,刘老爷子听自己儿子说过,这百老汇的消费不一般,还特意在给刘正阳金卡的时候,还给了他一万块钱。
     
      至于这刘倩雪,则是在听到她哥哥说要去百老汇,她之前就听到过百老汇,也听身边很多有钱,有权的孩子,拿了家里父母的会员卡去那里消费。而这百老汇不像别的游乐场所乌烟瘴气,而且里面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出入,所以这些有权有钱的家长也就不会限制自家孩子去,而且在他们的认知里,多去去百老汇,对自家孩子而言不是坏处,反而是好处。
     
      “既然有人付钱,那我们就进去吧。”既然都有人当这冤大头,司徒昕是不反对的。虽然她现在也算是个小富婆了,但是谁不愿意钱多呢。
     
      说完,司徒昕就拉着他哥哥司徒谨的手,率先一步往里去。而余齐昊跟萧慕离也抬脚跟上。
     
      “齐昊哥哥,你等等我。”好不容易才见到她齐昊哥哥的刘倩雪看到余齐昊往里,喊着,跟了上去。
     
      “诶,你们等等,这梁若冰跟姜超还没来呢。”班里其余的人准备跟上的时候,班长说到。
     
      “梁若冰跟姜超啊,不用等了,他们今天肯定不会来了。”在前面的司徒昕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生不削的声音。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来了?”班长疑的问道。
     
      “中考那天,梁若冰跟姜超作弊,当场被监考老师抓了,你说他们两个今天会来吗?”司徒昕一听,原来这生跟他们是同一个考场的啊。
     
      百老汇是司徒昕根据前世看到的一些高档会所的装饰,再加上她自己的创意给设计的。
     
      这百老汇的装修是华丽,但却不会显的庸俗。每个第一次进这里的人,都会被这里的装饰吸引,发出感叹的声音。这不,司徒昕他们班上,除了司徒昕他们四个外,其余的进来后,都情不自禁的感叹到:“哇,好。”
     
      而百老汇的装饰还不是一成不变的,在司徒昕不忙的时候,这里的装饰风格会每月变一次,就是她忙,也会最迟两个月换一次。
     
      这也是司徒昕觉得,是人都会有审疲劳的,就算是再的东西,你要是老师一成不变的话,也会有被人腻歪的一天。
     
      “各位是吃饭还是娱乐?”迎宾小姐全是一个个如似玉的人。虽然百老汇里面不会进行一些yin秽的交易,但是这些服务员什么的,司徒昕还是坚持找漂亮的生。这不是看见的东西,人的心情,食都会变好。
     
      “这个点了,我看还是先吃饭吧。”萧慕离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到了平时司徒昕吃饭的时间了。
     
      “那行,先去吃饭吧,吃饱了饭才有力气玩啊。”刘正阳也符合着说道,他可是牢记着他爷爷在他出发之前叮嘱他,让他要跟司徒谨,萧慕离,余齐昊打好关系。
     
      听到他们说要吃饭,又换了个服务员过来:“你们好,请跟我往这边来。”
     
      这百老汇可是集吃饭,娱乐为一体的,这百老汇里面的饭菜可是一点都不比外面五星级饭店里面的差。可以说比外面五星级饭店里面的饭菜有过之而无不及。
     
      很多在百老汇吃过饭菜的人,都宁愿赶到百老汇来吃饭,也不愿去去人五星级饭店。
     
      这味道能差吗,这百老汇里面的蔬菜,水果,还是**鸭鱼都是司徒昕偷偷拿空间里的东西混上外面买进来的,虽然这不全是空间出产的东西,但就是添加了一点空间出产的东西的菜,味道就上去了不止一个档次。
     
      当然,这味道好,菜的价格自然也就好了。
     
      司徒昕他们这群人跟着服务员往包厢去,他们刚拐了一弯,就看到前面有一群人,正准备进包厢。而那个服务员看到那群人,赶紧出声打招呼:“钱少,李少。”
     
      那两个被叫做钱少跟李少的,听到有人跟他打招呼,下意识的转过头,当他们看到司徒谨,萧慕离,余齐昊的时候,面上带着笑,从那队伍中了过来。“谨,慕离,齐昊。”
     
      “宇哥,鑫哥。”司徒谨,萧慕离,余齐昊跟过来的钱宇,李耐鑫打招呼。司徒昕则是站在一边看着没出声。
     
      “你们怎么在这?”钱宇往司徒谨他们身后看了下,没看到熟悉的身影,有点奇怪的问道。之前司徒谨,余齐昊,萧慕离每次出现在百老汇的时候,身边都是有司徒澈跟卢杰。
     
      也是司徒澈跟卢杰看司徒谨他们三个的年龄,是时候出来见见世面了,所以平时他们两个出来跟他们那些发小聚会的时候,只要司徒谨他们三个有空,都会带上他们三个。
     
      这事司徒昕当然知道,但是想当然的,这事司徒昕也没份的。
     
      “我们班级聚会。宇哥,鑫哥你们也出来聚聚?”因为这两个跟司徒谨的两个哥哥关系都不错,所以,司徒谨对他们两个的态度也显的亲昵。
     
      “是啊,这不,本来要喊你那两个哥哥出来的,但是人家忙啊。”李耐鑫说话的时候,眼角瞟到司徒昕的那个方向。当他看到司徒昕的时候,面上出惊讶的表情。然后看着司徒昕说道:“你是澈跟杰的宝贝妹妹吧,司徒家跟卢家的小公主?”李耐鑫虽然说的是疑问句,但是口气是很肯定的。
     
      要说他看到司徒昕的次数真的是只要聊聊几次,而且每次还都是匆匆的一瞥而过。他也只有在余老的寿宴的时候,才算是第一次真正的看到了司徒昕的正脸。但就这一次,司徒昕的样貌,他都不会忘记。
     
      他到现在还记得司徒昕站在舞台上,那光芒四射的样子。那时候,站在司徒昕周围的所有人的光芒,都暗淡了下去,只剩下司徒昕一人。
     
      “真的是那两人的宝贝妹妹。”钱宇听到李耐鑫的话后,转过头看向司徒昕,在看到司徒昕的样子的时候,也欣喜的说道。
     
      “宇哥,鑫哥好。”司徒昕虽然不怎么习惯称呼不是自己亲人的人为哥哥,但是她看到自己哥哥,萧慕离还有余齐昊跟他们两个说话的样子,知道这两个人跟他们的关系还是不错的,那她也就不好掉了这两人的面子。
     
      “诶,小昕妹妹好,我终于面对面跟小昕妹妹讲到话了。哎呀,你是不知道,我们都不知道跟你那两个哥哥说了多少次了,带你出来玩,哥哥们请你吃饭,但这两个家伙死也不同意。”要不是钱宇还有理智,知道这司徒家的小公主不是谁都能靠近的,他可不想被那两个有恋妹情结的家伙扁。所以,虽然他很想上去摸摸司徒昕的头发,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只是笑的很灿烂的说道。
     
      第九十五节
     
      他们那眼神马上就往你身上瞟,那叫一个冷哦。司徒昕听他们这么一说,就想起自家那两个冰山哥哥。这两个冰山哥哥也就只有面对他的时候,这表情才会丰富一点。
     
      “小昕妹妹,难得的机会,我们两个哥哥请你吃饭。”这钱宇跟李耐鑫看到司徒昕,心情那叫一个激动啊,完全忘了司徒昕他们身后的那群人。
     
      司徒昕看司徒谨,余齐昊,萧慕离在钱宇跟李耐鑫的话说出来的时候,他们的眼睛一亮,显然,他们比较愿意跟钱宇他们在一起,但今天他们是跟班里人出来聚会的,还是要考虑一下别人的感觉。司徒昕刚准备开口拒绝,但是却有人先她一步开口了。
     
      虽然刘倩雪的家人老在她耳边跟她说,这司徒昕怎么怎么惹不得,她当时也是听进去的,但当司徒昕被大家众心拱”是啊,小昕妹妹,你是不知道你两个哥哥,好像我们几个会把你吃的一样,每次一说到要他们把你找出来玩,月的,像公主一样捧着的时候,她这心里嫉妒因子开始活跃起来,要知道,在来京城之前,她才是那个被捧着的公主。“这两位哥哥,司徒昕是我哥哥拿着金卡带进来的。”刘倩雪从司徒昕他们背后了出来,用她自以为很甜的笑容,对着钱宇跟李耐鑫说道。
     
      对于突然冒出来的刘倩雪,司徒谨的脸更难看了,皱着眉头,心里说道:“刘倩雪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司徒家进百老汇还要靠你们刘家?”
     
      萧慕离本来板着的脸更黑了,他看着刘倩雪的眼神更难看了,要不是这刘倩雪是的,萧慕离肯定上去教训这刘倩雪一顿。
     
      司徒昕则是在一边抱着胳膊,看戏,她倒是想看看,这刘倩雪还能折腾出什么来。司徒昕在看戏的时候,顺带的拉住了准备为她出头的司徒谨,萧慕离。对于刘倩雪折腾出来的这些小事,她是一点都不放在心上的。
     
      不过,要是这刘倩雪真的惹急了她,或是刘家的人要是对付她的家人的话,她是不介意亲手把这刘家给连根拔起。
     
      而刘正阳这会正头疼呢,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家妹妹会这么没头脑,不看场合就突然站出来,还说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他今天本来就是来拉拢关系来着的,现在倒好,这他看到司徒谨他们变得难看的脸,恨不得把自家这个没头脑的妹妹给拉回去。“小雪,你乱说什么,给我回来。”说着,他就上拉刘倩雪的衣服,但是却被她给躲过了。
     
      钱宇跟李耐鑫两个人一开始没有认出这就是在余老寿宴上,站在舞台上,出声为难司徒昕的人。他们两个相互看了眼,他们从对方的眼神里都能看出疑来。
     
      在李耐鑫准备开口问刘倩雪你是谁的时候,钱宇一下子想了起来。“哦,你是刘家的孙?”
     
      刘倩雪看李耐鑫认出她了,以为是自己上了人家的眼,这眼里满是欢喜跟得意。“对,我就是刘家的孙,我叫刘倩雪。很高兴认识你们。”这刘倩雪虽然有时候比较冲动,但是这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她知道,眼前这两个人的身份不一般。他们刘家现在正是要拉关系的时候,她心里天真的想,要是她帮家里找到了关系,她在家里的地位肯定会不一样。
     
      不过,这刘倩雪明显是高兴太早了,人家李耐鑫可不是因为对她上眼了,才会记住这刘倩雪,而是在余老的寿宴结束后,只要跟司徒澈,卢杰聚会,说起刘家的事,这两个人都会咬着牙恨恨的说,要不是这刘倩雪是的,他们两个早去把这刘倩雪揍得满地找牙了。而且,这刘倩雪要是再敢找他们宝贝妹妹的麻烦,他们可就不管她是男是的了,跑上去就揍。
     
      所以,这一来二去的,这经常跟司徒澈,卢杰混在一起的钱宇,李耐鑫对这刘倩雪也就有一定的了了。
     
      “哟,是她啊。”李耐鑫一听是刘倩雪,他看向刘倩雪的眼神里满是戏谑和不削。“小妹妹,最近这段时间你可要小心咯。”他这是准备把今天这事跟司徒澈跟卢杰说说了,至于,这两个有恋妹情结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他们可就不管了。
     
      李耐鑫跟钱宇对这刘倩雪实在是没什么好感,不止是因为他们平时跟司徒澈,卢杰的关系比较好,更多的是,这刘倩雪跟司徒昕站在一起,明显就矮了不止一个档次。
     
      也不知道是不是司徒昕身上有灵气的原因,这李耐鑫跟钱宇看到司徒昕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她,当然,他们这喜欢可不是男朋友的喜欢,而是从心里把司徒昕当做妹妹。
     
      有司徒澈跟卢杰这两个司徒昕的哥哥在,他们可不敢对司徒昕有什么非分的想法。“小昕妹妹,跟我们一起吃饭?”钱宇不管刘倩雪,直接转头看向司徒昕,问道。
     
      “不了,我们今天是班级聚会,等下次吧。”司徒昕拒绝到。要说换了聚会的,司徒昕肯定立马就答应了钱宇跟李耐鑫的邀请。她是宁愿跟他们在一起吃饭,也不愿意跟这刘倩雪一起。
     
      “那行,那等下次吧。下次你耐鑫哥请你吃饭,吃完饭让你宇哥带你去玩石头。”这李耐鑫也不多做挽留,很是爽快的说道。
     
      “哼,我看是你自己想玩吧。你可别借着小昕妹妹的名头,到时要是被那两个知道了,可有你好受的。”钱宇的话,让李耐鑫想起司徒澈跟卢杰两个人的伸手,不自觉的往后缩了下。他们这帮人可都是经受过这两个人的摧残啊。
     
      司徒昕看着他们两个的互动,心情很好的笑着说道:“行,我会记得你们二位欠着我一顿饭的。至于这玩石头,我也挺有兴趣的,下次一起去吧。”司徒昕知道他们嘴里的玩石头就是赌石,前世的时候,司徒昕也有去玩过。不过,前世的时候,她的运气好像不怎么样,赌涨的机会不多。而她想试试自己这一世的运气。
     
      因为司徒昕班上这次的聚会除了梁若冰跟姜超外,都到齐了。所以,这一桌两桌肯定是坐不下的,好在,司徒昕在设计的时候,有把包厢设计成可以把相邻包厢合起来的,这样更是方便一些小型的聚餐。
     
      “这包厢的真漂亮。”“是啊,比外面那些五星级的饭店还要漂亮。”一进这金卡会员可以预定到的包厢,这班里的同学惊讶的说道。
     
      而班里一些家里情况一般的同学,从进来后,就有点不适应。都强制镇静着,不让自己的脸上表现出紧张。
     
      司徒昕就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司徒昕一坐下来,这司徒谨,萧慕离,余齐昊也都挨着司徒昕坐了下来。而这刘倩雪今天到这来,就是为了余齐昊,她等余齐昊一坐,就动作很迅速的,一屁股坐到了余齐昊旁边的座位上,然后用她自以为很甜的声音对余齐昊说道:“齐昊哥哥,这么久没看到你,你有没有想我啊。”
     
      司徒昕被刘倩雪的声音的一身的**皮疙瘩,她不是会亏待自己的人,她摸了摸自己的胳膊,也不看向刘倩雪,直接说道:“正常点说话。”
     
      “你,我怎么说话用得着你来管吗?”刘倩雪本来就对自己刚才受到钱宇跟李耐鑫漠视而心里不爽呢,这会司徒昕的话让她一下子就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当然管得着,你自己是听不到你自己说话这语气,要是听得到,你自己说话声音有多让人受不了(重生-将千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