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314章番外:家事日常(六)

第314章番外:家事日常(六)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刀大夫人去看德妃后,刀大将军按了按手,站到了皇帝身后,给皇帝按背。皇帝现在才算是跟他这个大将军心中算是毫无了芥蒂。
     
      上次他在猎场的马背上突发疾病,是他这位大将军当机立断施法救了他的命。
     
      那厢皇帝都以为他要死了,但他还是活了过来。事后听张顺德说大将军是想也不想越过了数马在空中飞过来接住了他,一落地看他的气不在,就替他挤压胸口把气接了上来,当时御林军的刀都刺进了大将军的背了,大将军的手都没停。
     
      皇帝身为当事人,再明白不过自己死亡那刻的感觉,能活过来,他知道是他这位大将军尽力的结果。
     
      他们君臣之间斗了很多年,也不和了很多回,但他死而复生再想来,其实最不想他死的,也是他大壬的这位将军了。
     
      皇帝事后不知说什么才好,但大将军还是跟以往一样没怎么变,他也放松了下来。
     
      大将军确实不是他的亲弟弟安王,他是他大壬的彪骑大将军。
     
      他全心全意地护着这个国家,也全心全意地护着保护着这个国家的君主。
     
      “真不给朕看一眼啊?”皇帝见他们夫妇俩死活也不松口,叹气道:“你也知道,朕现在都拿你们没办法了。”
     
      他们两口子要是不愿意,他还敢拿他们的小娘子如何啊?
     
      再说,他们君臣之间,毕竟也跟以前不一样了。
     
      刀藏锋按住了皇帝的手往后扳了扳,皇帝手关节轻脆地响了一声,等两手都按过后,皇帝吁了一口浊气出来,刀藏锋给他摸了摸脖子,敲了下,道:“这一块,让太医院的人给您顺一顺,末将这块手法不好。”
     
      “你都不敢按,他们更不敢了,你让你们府里的闵大夫来一趟,他手法准,也不顾忌着这些。”
     
      “嗯。”
     
      替皇帝按着穴位排出了胸口的浊气,刀藏锋在他面前坐下,接着先前的话跟皇帝说:“您身子骨康健得很,别装病,不好。”
     
      “朕哪有?”
     
      刀藏锋撩起了眼皮看他。
     
      皇帝拿手指点他:“你少来。”
     
      皇帝上次一病,就病聪明了不少,他发现他一病,德妃在几年又搬进盘龙殿了,连安王都在封地一得讯,差信使快马加鞭过来问情况,并且当时人都到了路上了,结果是听到皇帝没有事情才又折返回去的。
     
      安王今年也四十了,他是九月出生的人,如果现在皇帝要是装病,装得不大不小,还真能把安王装回来看他。
     
      “张顺德又跟你打小报告了?”皇帝这时候看他那副了然于胸的样子,又恍然大悟了起来。
     
      他就说了,刀大将军怎么拿药的话刺他。
     
      “别装,装什么好也别装身体不好,伤人心,安王知道了也不高兴。”刀藏锋跟他说:“您想他就直说吧,他自一去就没回过来了,您说想叫他回来替他过个生辰,一家人聚一聚,他还能不答应不成?您想安王,安王难道还不想您不成?”
     
      皇帝听了,怔住了,过了一会,他笑了笑:“朕心里的沟沟弯弯多了,都忘了怎么跟人直接说心中的心意了。”
     
      “您就说吧,臣去外面走一走。”刀藏锋把他的墨搁到了他的面前,跟皇帝告辞,去了外面等他家大娘子回来一道归家。
     
      ——
     
      林大娘这头正跟德妃说话,德妃是个温婉恬淡的妇人,说话也是清清雅雅的,光听起来话来就脾气就很好的样子。
     
      德妃正在跟林大娘说皇帝想让安王回来走一趟的事。
     
      “他自前次鬼门关走了一遭,就格外想念安王,还有他的侄儿侄女,这阵子还老去安王之前住的宫里走一走,还跟我说夜里老是做梦,梦到他跟安王的小时候。”德妃给林大娘倒着热茶,嘴间话没有停,“我看是上次知道安王要回来,却没回成,人没见着,就念着了。”
     
      “也是。”林大娘点头。
     
      她跟德妃这几年间见的次数不多,但德妃这个人吧,是个极易让人跟她亲近的人。她喜怒都很不明显,但非常平易近人,林大娘也是见过她几次,才明白皇上以前为何要说她这个人太能忍得住了。
     
      一个连身上连悲喜都好像没有的人,却极易打开人的心防跟她来往,怎么不可能让他们这些心思不是一般多的人忌惮?
     
      不过,她倒是不怕德妃,主要是她对德妃也没什么坏心思,也不图德妃什么,更对德妃没什么看法,好的坏的都没有,心中磊落,相处起来自然也是轻松。
     
      而她与德妃见的这几次,其实多数都是德妃在说皇帝的事情,林大娘听着表面上没什么感觉似的,内里却对德妃对皇帝的情根深种心悸不已。
     
      都这个岁数了,头发都白了,看着样子像是什么都看开了似的,这嘴里心中缠缠绕绕记挂着牵心着的还是皇帝那个人,这得喜欢一个人到什么程度才致此啊?
     
      这深宫里有这么一个痴情人,也是让她都不敢置信。
     
      这厢德妃又说起了皇帝这几日的心情和吃食来,说起皇帝身子不错,还跟张顺德斗嘴的事来,她甚至笑了起来。
     
      林大娘看着她的笑颜,再次觉得皇帝这命也不是一般的好。
     
      就这样,他还不满足呢,也是太贪心。
     
      林大娘在德妃听德妃说了一阵话,德妃要送她出宫门,被林大娘按住了,与她道:“您就别折煞我了,我跟我那嘴欠的大将军跟皇上斗斗嘴皇上还不会生气,要劳累您送我了,他就得真生气了。”
     
      德妃因这话微微地笑了一下。
     
      林大娘看着也是感慨不已,但告辞出去,看到她家大将军站大宫阶下抬头看着天上的云在等她,她也不由笑了起来,快步走向了他,嘴里也在喊着:“大将军……”
     
      刀藏锋当下就回过了头来,眼神刹那柔和了下来,“大娘子,归家了。”
     
      “嗯。”林大娘把手送入了他朝她伸来的手中,朝他灿然一笑。
     
      ——
     
      安王在收到他皇兄的信后,还没回复信,知情的小世子就窜到了他面前在地上打滚:“我要回京城,我要回去见小花妹妹,我要给她念诗,我都给她作了好多首了,一首都没有亲自给她念过。”
     
      安王眼睛都没眨一下,让小儿子滚着,他先出去了。
     
      小世子一见他父王不吃他这一套,在他父王溜出去前就勾住了他的腿抱着,干哭道:“您不答应,我就哭给您看!”
     
      “你哭,你哭,你好好哭,父王嘴干,先出去喝口水。”安王想把这小儿子甩了,猛抽脚。
     
      “父王!”
     
      安王被他叫得头疼。
     
      儿子身体好了他也是受罪,一天到晚精力充沛得能装好几回。
     
      如果不是看在这小儿子能帮他处理不少公务的份上,他都恨不得把他贬乡下去喂猪,少天天作那些酸诗酸他娘的耳朵。
     
      “父王,您要是不答应,我就跟母妃诉苦去!”
     
      安王拉他:“你去啊,赶紧的。”
     
      你母妃是最不喜欢咱们进京的那个人了。
     
      “去就去,”小世子见他父王不答应,干哭也没用,一骨碌就爬了起来,嘴里还碎碎念着,“我叫我母妃来收拾你!”
     
      安王哭笑不得,见小世子嘴里不停叫着“母妃”风一般跑出去了,他也是失笑摇头不已。
     
      这小子,还想娶小花妹妹,自个儿都没长大,能娶得着刀府的小娘子才怪了。
     
      安王本是没打算回京的,于他来说,回不回京都无所谓,他的王妃能不能睡个安稳觉才是最重要的。
     
      但没想,他王妃在看过信后,却说他们准备回京一趟吧。
     
      安王都有些目瞪口呆。
     
      宜三娘见他都愣了,也是叹了口气:“咱们家回去一趟吧,呆小半个月再回。”
     
      她反握着安王握着她的手,双手握着细细地轻抚了好几下,才停手道:“这趟是为你回,也是为我回。”
     
      她看着安王,她那没什么表情的华贵容颜下面,藏着的都是她对眼前这个人的深情,“多谢你这几年对我的全心全意。你们兄弟俩从小相依为命,相互扶持着长大,我知道你也是想你兄长的,三娘很感激你能把我看得比他重……”
     
      安王被她说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你是我的三娘子,我的王妃,你当然要比什么都重了。”
     
      宜三娘见他还红眼睛,不禁笑了起来。
     
      当初她初见他,就是被他孩子一样赤诚的眼睛所吸引,觉得救这样的人一命,不管如何,也不算是糟蹋她这条命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