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313章番外:家事日常(五)

第313章番外:家事日常(五)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小将军五六岁那会老喜欢跟人玩,在学堂和在外面交了不少朋友。
     
      但他脾气可不是特别好,在外面老打架。偏偏他有个小时候没少跟人一言不合就开打的爹,觉得这太正常了,他义祖更是觉得学了一身武,不揍几个人练练手太浪费了,遂林大娘每天都要哄着他在外头少打架,哪天要是回来一架都没打,她就给他小奖牌,这才哄得人没在外头天天把外人打得鬼哭狼嚎来刀府告状。
     
      这儿子养得一点也不省心,等大一点,告状的少了,她还以为他懂事了,结果也不是,就是这小家伙太狡猾了,已经学会了灭口,一般的事都传不到她的耳朵里来。
     
      但自个儿的亲儿子什么德性,林大娘哪能不知道,一看小将军被他爹带得小小年纪就思维慎密懂得蒙她了,她也是很想揍他一顿。
     
      但也只是想想,毕竟儿子也是心肝宝贝,尤其他现在都是要选亲兵的人了,也不能把他当浑小子揍,但教还是得教。
     
      所以,趁春耕之前,她想了想,派了小将军跟林府那边米店的小掌柜去给悲田院送春耕之前的米粮,还让小将军把去给人犁几天田,在悲田院住几天才回来。
     
      她给小将军穿了一身比较旧的布衣,把他身上的刀刀剑剑还有值钱的东西都搜刮了下来,着令刀战带着他去了。
     
      小将军去时还跟她不屑地别了下鼻子,“想难倒我刀小将军?你等着瞧。”
     
      结果,几天后的一早,小脏汉回来连澡都没洗,先是吃了三大碗饭两盆肉,这才摸着肚子跟看着他吃饭的娘和义祖叹道:“那些小孩儿十个吃的都没我一个人多,吃块肉都要咬十几口才咽,吓得我都不敢放开了肚子吃他们的粮,可把我饿坏了。”
     
      乌骨被他家大娘子押在身边不许跟着小将军,这厢都心疼坏了,“你娘就是心眼坏。”
     
      小将军的小泥脚还搭在他娘腿上,他娘正在给他收拾脚上在田里弄出来的伤口呢,闻言小将军嘿嘿笑,拍了下他的娘的手,“坏娘。”
     
      林大娘笑着白了他一眼,问他:“知道没爹没娘的孩子是怎么过的了吧?”
     
      小将军点点头:“看了一些,战叔说外头还有好多朝不保夕的,不过比以前要好了,要饭的小娃娃们战叔也带我去看了,什么样的人都有。”
     
      “嗯,现在啊,就让你爹帮着你选亲兵,等你再大点,多看点人,知道怎么选了,就得自己选了。”林大娘给他的伤口洗干净,暂时消了下炎,又闻了闻他的臭脚,“薰死我了,原来让我等着瞧是想薰死我啊?”
     
      小将军有点不好意思了,收回腿就往外面跑:“我去洗澡喽。”
     
      他活蹦乱跳的,也不把腿上的那点小伤当回事,跑去后院就要去洗冷水澡,林大娘叫了他义祖过去,把他拎到澡房强压着,才勉强他泡了个热药水澡。
     
      没一会,洗干净了的小将军一问清楚他爹去哪个营里,袋子里塞满吃的,就吆喝着他祖祖跟他一块去了,连在家都多呆一会都没有。
     
      林大娘见他活活泼泼地带着他祖祖和他的小家将去了,也不得不承认小将军被他爹带的很好。
     
      大将军把身为强者的信念和担当都言传身教给了他们的儿子,小将军虽还小,但现在已经看得出,他的格局已经很大了。
     
      他回来之前,先是带着悲田院的小孩儿们,跟悲田院附近农庄的管事谈好了小孩儿们帮着挑禾苗,帮着抛苗甩苗的价钱;然后又带了城郊土地庙的一群小孩们打倒了同庙当中的中老年乞丐们,把他们交的份子钱从老的手里抢了回来,并且他教了他们拳法和打人的方法,且告诉他们,他只能帮他们一次,能帮他们一辈子的是他们自己的拳头。
     
      而这些,他没有要求跟随他去隐在暗中的家将们帮忙,都是他自己去完成的,并且他在回来之后跟她只字未提。
     
      他已经很像样地做他身为刀府小将军应该做的事情了。
     
      他开始有担当,像他爹,像刀府的小主人,林大娘也是万般感慨,她的小将军,从现在开始,也是真正地开始长大了。
     
      他会开始脱离他们的扶持,一个人去迎战外面的挑战了。
     
      ——
     
      这年盛夏,身为太子的沉盈给皇帝添了一个皇孙。皇帝不要脸,林大娘跟着大将军进宫跟他贺喜的时候,他抱着小猴子一样的皇孙跟林大娘得意地说:“朕这皇孙配你家的小娘子如何?”
     
      大将军当下就嫌弃地别过了脸。
     
      他脸上的嫌弃明显得皇帝脸上的笑都僵了。
     
      皇帝气得差点吐他一脸唾沫:“朕是看得起你们,才抱朕的皇孙给你们看!”
     
      大将军勉强客气道:“末将不看也行,皇孙娇贵,您抱回去吧。”
     
      皇帝怒视他,又怒目看向林大娘,要她给他一个交待。
     
      林大娘琢磨着要怎么委婉地说才能不伤皇帝的自尊心,但想来想去,也没觉得有什么太过于委婉话可供她说的,她干笑了数声,探头看了看小猴子,“这么小的小皇孙,太可爱了,能见风了?”
     
      皇帝也干笑,“这就要送回去,朕就让你们也看看。”
     
      他就是想让大将军夫妇看一眼,哪想那臭不要脸的大将军不给他面子。
     
      “都说长得像朕,你看看,像吗?”皇帝抱着孙子还是忍不住有点小欢喜。
     
      林大娘真没看出来,但看皇帝喜得脸褶子都出来了,可怜的老德子在一旁猛给她打眼色,眼珠子都要脱眶了,实在好可怜,她又咳了一声,昧着良心说:“我看是跟您有点像,一看就是天家的皇子皇孙。”
     
      大将军在旁没忍住,勾了勾嘴角。
     
      皇帝眼神也不是一般的好,什么没看见就看见大将军这笑了,顿时恼火得冲张顺德吼:“把人拉出去宰了!”
     
      张顺德苦着脸,“诶诶诶,您小声点,皇上,到点了,该抱回去了,要不然太子得找上门来了。”
     
      皇帝哼了一声,“怕了他不成。”
     
      但他实则也是怕的,太子这个人,跟以往的太子都太不一样了,他闷不吭声地在外面修了好几年的路和运河,德妃差点病死了才把他逼回宫里。
     
      而他主持修建的路和运河,仅花了皇帝以往修一年大路的钱,但却修就了以往五年才能修成的路。
     
      太子太拼命了,也太能干了。
     
      但他对皇帝就是不咸不淡的。他回来都一年了,立了他当太子,让他娶太子妃他就娶,让他生皇孙他就生,让他干什么他都干得漂漂亮亮,但就是如此,皇帝想见太子都不容易,都得朝会上才能好好见上太子一面。
     
      平时召他见面也得看太子当时有没有空,没空人就不来,有事就让他差人吩咐就是,完全不怕废了他。
     
      太子那架式,那样子就是一废了他,他立马就包袱款款带着德妃走。这要是换以前,皇帝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但现在太子太能干了,他之前成立的海司局还运了不少海盐进京,他把全国的盐价都弄了下来,现在大壬无论哪个百姓都可以用一文钱买到能吃一月有余的盐,且太子把功劳都放在他这个皇帝身上,连海司局是他一手促办成的事情他都没跟人提,世人只当是他这个皇帝英明着人差办的。
     
      皇帝现在是感觉太子那意思就是我好好做事,功劳我也不要,你要是废我,还是让我死,你看着办,别烦我,我很忙……
     
      可怜他想抱孙子过来让大将军夫妇看一眼,也得让张顺德出面去说,才把皇孙借来了半个时辰。
     
      眼看到点了,皇帝心中不是滋味地看着张顺德让小闵子小心地抱过了小皇孙,两伯侄俩踩着小步送人去了,他一路眼睛也是眼巴巴地跟着,直到人出了殿门。
     
      “唉,朕说你们过来看皇孙,他都不过来,你说是什么意思?”皇帝懒得跟戳得他眼睛疼的大将军说什么,偏过头就是对着林大娘说,“朕这些年不是对他挺好的?”
     
      “是挺好的,兔子都被您逼得把自个儿当驴使了,您呐,厉害得很!”林大娘一不留神,真话就出来了。
     
      张顺德没在,皇帝只好自己给自己顺胸口:“朕要被你们气死了!”
     
      林大娘笑着给他拿茶杯,“您就别不满意了,这孩子才几天,您说想给我们看一眼,得瑟一下您当皇祖父了,精贵的小皇孙就到了咱们跟前,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皇帝接过茶水喝了一口,还是觉得气不顺,“也不见他过来!”
     
      “上次您身子不好,替您上朝的是他,给您喂药的也是他,”林大娘看着贪心的老皇帝,也是纳闷,“他为人臣,为人夫,为人父的已经够忙的了,您给他找事做他还依着您,您还想如何啊?”
     
      这也是好日子过久了,又想作了?
     
      大将军这时候在旁边淡然接话道:“皇上,您莫不是被太子喂药喂上了瘾了吧?”
     
      皇帝恼羞成怒,扬起手上的茶杯就砸向了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