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312章番外:家事日常(四)

第312章番外:家事日常(四)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年一过,又一年开始了。
     
      林大娘现眼下是半个月要上天的课,但每天上的课要比以往的多了,每堂半个时辰的课,一天有三堂去了,跟太学府的先生们上的课都差不多。
     
      大将军也是忙,之前他忙着练兵,现在忙着要给小将军挑家将之余,还要给他的刀家军新老替换操忙,也是身上一堆事。
     
      小将军也是更忙了,要去学堂不说,还要去军营,更是要跟着他爹在朝廷大军的各个营里奔忙,为着他的家将之事过目。
     
      他离满十周岁还有一年多一点的时间,但大将军已经把他当刀家的小当家看了,只要是能带上他的,都会带着他历练。
     
      而刀府的姑爷现在手上的镖局都开到江南去了,手下人更是多了好几百,他还想捡他妻兄的漏,凡是他妻兄营里有下来的老将他都求爷爷告奶奶地去抢,哪想一个都抢不着,刀府自己的人不是去外地任职就是跟着林福到处抢钱抢地盘,他只能去朝廷大军那边抢退下来的老兵了。
     
      女将军也是忙,她现眼下是有实权的女提辖,管着燕东一带方圆五百里几十个乡镇的治安,地方一大,命案和抢劫之事也是有的,往往有时一出去,也是要好几天才归家。
     
      刀府的小花说来是最闲的,但却是最不闲的那个。她在家要习字画画,管理家务,还要做点小东西,姑爹姑姑要是忙不在家,她还要带弟弟,所以家里的一窝大人出去办事了,实则当家做主带孩子的人是她。
     
      林大娘有时候在学堂一想起她家里忙忙碌碌的小娘子,也是心虚不已。
     
      他们刀府也是太会剥削人了,连女儿都不放过。
     
      所以往往一回来,她就要跟小娘子告罪,跟小娘子撒娇,逗得小娘子咯咯笑个不停。
     
      她开怀大笑很是快乐的时候,眉间的小花瓣更是红艳似正在燃烧跳动的焰火,鲜活明朗……
     
      她容易害羞,但也是家中最不吝啬于向人展现她笑容的那个人。
     
      说来,这也是林大娘放心小娘子一个人在家的原因,那就是哪怕她是一个人在家里,她也是快活的。
     
      小女儿从小就喜欢沉醉在她喜爱的事物当中,往往练一个字,画一朵花,叠一件衣裳,她都静静悄悄地沉醉在其中,心无旁骛。在这个状态当中,她是倾其所有注意力,享受这个事情的。有时候你去打断她,叫醒她,都是对她的打扰。
     
      小花在家里很少等他们,因为她总有事情可做,她很忙于她每天想做的事情。
     
      林大娘觉得他们家小娘子的性子是有点随了她的外祖母。
     
      她外祖母也是这么一个人,对外物很少有杂念,把时间都专注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从骨子里就颇有点不以物喜,不以物悲的味道。
     
      但就是小娘子终归是大了,藏在深闺藏得再严实,也还是有被人看见的一天。现下外面的人也是都知道他们刀府有一个国色天香的小娘子了,都皇帝都忍不住好奇跟他们夫妇俩提了一次想见她。
     
      好在刀府现在没有权倾朝野,但却是满朝野最不想得罪的门府。
     
      刀府的不可侵犯早被刀府身上的种种光环种植在了朝野心中,于小娘子而言,她的家现在是她最好的庇护所,没有人会因为她的美貌敢冒着孤注一掷的风险得罪刀府。
     
      便连皇帝想亲眼看看这个被刀府护得紧紧的小娘子,也只能嘴里提上一提,刀府夫妇不松嘴,他便也不能强硬地非见不可。
     
      随着小娘子的长大,刀大将军对着家里更是管得愈发的严格,现下能进刀府的,也是刀府的老人老将了。
     
      但刀府有个貌胜其母的小娘子的名声终归是出去了,大将军现在出门,总有有些人会暗中自以为不着痕迹地打听小娘子选夫的标准之事,这总把大将军气得面色铁青,差点在外头搁下他的小娘子不嫁的话来。
     
      回家来,他更是教着小将军要严加看住妹妹,绝不能带他在外头交的那些兄弟到家中来。
     
      至于那些死皮赖脸非要来的,可以带到营里去打一顿,把他们的狗胆打趴。
     
      小将军就是这么干的,但有人看过小花一眼,魂牵梦萦都想再见一眼,打趴了又再站起来,不要脸地凑近小将军用各种办法跟小将军套关系,混小子们为着见刀府的小娘子一眼,那是各种绝招都使出来了。
     
      林大娘先前也是接了不少门府夫人的告状,说她儿子打人了,后来被她儿子打的人哪怕鼻青脸肿回去了也不说是谁打的,她这边也没人找她告状了。
     
      刀大夫人因此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是该为她儿子能让人闭嘴不告状的的聪明叫好;还是为这群浑小子对她家小娘子连打都忍得下,还不放弃的狼子野心骂人。
     
      这下别说大将军心里不舒服了,就是她也觉得不舒服。她乖乖巧巧,温温软软的小娘子养在家里别提多让他们家里人欢喜了,小娘子才几岁,他们这还没养够疼够稀罕够呢,这班小子就叫嚷着要娶她回去了……
     
      说实话,光一想起这事来,她都想拉起袖子揍他们一顿!
     
      刀府小花有个不论她多大,见到她就要把她抱起来的爹;还有个比她爹更是对她疼入骨的娘;另外还有一个老是叮嘱她不要跟外面的小兔崽子说话的哥哥;更别提她还有一个老怕她出去了会被人欺负的姑爹;她还有带她飞的祖祖、抚养她长大的师祖娘和师祖公、还有照顾她的丫丫姨她们了,她每天听他们说话都很忙了,也就从来不觉得她还需要跟别的人说话,所以她师祖娘和母亲有时带她去太学府听课,就是有人逗她,她都从来不张口,只会在面纱下静静地看着那些人。
     
      刀府的人也不是关着小花不让她出去见人,这也不是两代育人子弟的师徒的教人之道,林大娘就经常会带着小花去学府,也会带她去市井之间看一看,多次下来,也是发现小娘子在外面很安静。但是,她安静归安静,她会看个不停,回来再问她,她对外面所见到的一些事情和景物都记得非常详细,再带她去,她甚至能记起她上次来的每一处改变的细节。
     
      她画技娴熟一些后,甚至在没人教她构图的情况下,她能画出所见之物的层次感出来……
     
      她的空间层次感和记忆力远胜于她的母亲。
     
      她师祖爷在考校过她的画功后,跟林大娘直接道小娘子慧心巧思,更难得的是她有个沉得下心来做大事的性子,让她现在就得考虑小花的未来了。
     
      小娘子的婚姻之事,绝不能草率,要不然就是耽误了他的宝贝徒孙的一生。
     
      林大娘想来想去,真心觉得这世上就没有配得她冰雪聪明的女儿的人。大将军对这话表示赞同,他也是如此认为的。
     
      他家大娘子尚且有他能配一配,小娘子就根本没有人能配得上了。
     
      而这时,在千里之外的安王封地,安王大世子收到了这个月刀府小将军给他写的信,信中小将军痛批了京中诸多世家公子对他妹妹的窥觎,愤愤地道这些人在他手里都过不了五招,居然还想着当他的妹夫,真是熊心豹子胆吃多了!
     
      大世子昧了小将军给他们兄弟俩写的信,没给他弟弟看,同时面不改色地写了一封对小将军表示赞同的信送了过去。
     
      回头他就腿上又多绑了五斤沙袋,每天要往高桩上多跳一百下,剑也要多劈一千道。
     
      他每天吃了吃喝拉撒,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练武了,小时极擅长的文韬之事都放了下来,专心攻武。
     
      小世子见他哥傻呼呼得只管练武,还跟他母妃嘲笑他哥:“你看大宝那傻样,长得跟根柱子一样还天天练,那手臂都硬得跟石头似的,手粗脸粗,一看就是个粗汉莽夫,吓都吓死人了,还想跟我抢小花妹妹。他还以为他昧了迈峻弟弟给我的信,我就不知道小花妹妹喜欢什么了,傻!”
     
      说着他得意一笑,伸出白玉一般的修长手指给他母妃看:“你看,我以后天天弹琴给小花妹妹听,陪着她吟诗作画,和她一块儿看书,天天和她在一起玩,她就知道嫁给我才是最最好的。”
     
      宜三娘听了小世子的话,温柔地看着她的小儿子,但笑不语。
     
      对于刀府妹妹之事,两个儿子怎么想的,怎么做的,她都不管,随他们去,也让安王不管。
     
      所以安王听着傻儿子还嘲笑他大哥傻,一脸怜悯地看着他文雅俊秀的小世子,也是不好说,好花往往都是插在牛粪上了,尤其像你大哥这种心机深沉早做好了准备的牛粪,得手的可能性更是大上加大。
     
      你个傻的,还一块玩,一块玩的不叫夫妻,那叫手帕之交。
     
      安王看小世子还跟他娘吟他为刀府妹妹作的诗,不忍卒睹地别过了脸。
     
      这傻儿子哟,傻得他都不忍心看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