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311章番外:家事日常(三)

第311章番外:家事日常(三)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大将军也是个护短的,在他看来,他儿子文武双全,除了爱缠着他娘点,别的没毛病。
     
      林大娘一听他这口气,就知道这事不能跟他商量了,要不然,左家再来请人,他得夹枪带棍地请人出去了。
     
      这时候可看出她以前的天真来了,她还以为她她男人年纪大点,不说藏起锋芒来吧,但至少也得对得起他的位高权重,就是装也要装得大度些吧。
     
      结果就是她想多了,她家大将军那可是跟皇帝一个炉出来的君君臣臣,你让他们占了便宜他们可以假装没看见,但让他们吃一点亏试试瞧——他们恨不得把你皮都扒了。
     
      左家也是个专出倔驴的,两家这两年也没少出事,小将军都跟左家的小公子打过好几架,打的时候这些小的们那叫一个恨,回头好起来,哥几个也是恨不能同穿一条裤子,吃到好吃的都要给兄弟留一点。
     
      好在左家的大人跟她脑袋还算清醒,替小辈们把着那道关,可她家大将军可是不太喜欢左家的,她的女弟子他更是不太待见,平时见到她,他都不带正眼看她的。
     
      十娘子私底下跟她呜乎哀哉过好几次,林大娘也是好笑,也只能让她少来点府里,有事多在学堂里跟她请教。
     
      不管是不是弟子,她丈夫都不喜欢外面的人和事占用她在家里的太多时间,林大娘想想也是,她在家的时候本就不多,这个找那个请教的,她根本不可能把对家里的心思沉淀下来,更别说还要花心思想及他,惦记着他了。
     
      “行,我知道了。”她哄着他。
     
      刀藏锋还是看着她不以为然地说:“你别老想着把事情顾全了,要不然,还真定左家的人不成?”
     
      “你不喜欢左家的小娘子呀?”林大娘也没那个意思,但听他口气好像对左家的小娘子有意见似的,不由问他。
     
      “不成,我们两家都太大。”必然会遭到猜忌排挤。
     
      “那要是小将军以后在左家有喜欢的?”
     
      “那以后再说。”
     
      还是可成的嘛,林大娘听了掐他的手背,笑骂道:“果然你儿子喜欢,那就不成问题了。”
     
      “喜欢了是不成问题,付出代价那也是必然……”他要娶她回府的时候,那个时机也是不成了,那时候他要是安然度过刀府的危机,其实有更好的办法。但他还是娶了她,那时也是差不多把他这条命赌上了。而小将军要是喜欢左家的娘子,他也赞成他儿子为了娶回中意的人与阻力斡旋。
     
      但一码归一码,现在不是没有喜欢的。
     
      “也是啊。”这时林大娘也是跟她家大将军心心相印,喜滋滋地跟他说:“你当年装死都要娶我呢……”
     
      林大娘子这时候只记着他娶她时的费尽心思了,在她家大将军身上老是记吃不记仇的林府大娘子完全忘了当时他那难看的吃相了。
     
      大将军见她眉开眼笑的很高兴的样子,便见机行事,很不当一回事地道:“嗯,我当时只想一心娶你。”
     
      果然,他这话一说,人就倒他怀里了,大将军便趁机搂住了她,头也低了下去。
     
      光天佛日的,就在马车里就偷起了香。
     
      林大娘被他弄得昏昏沉沉,神魂颠倒,被他占尽便宜的时候隐隐觉得有点不对,自己好像是又中美男计了?
     
      她家大将军果然不愧是个军武天才,外表再英明神武,神圣不可侵犯,肚子里那也是一肚子的坏水,算计起自家娘子起来那也是坏得不见底,毫不手软。
     
      ——
     
      这厢小将军一冲好澡穿好衣裳就跑去父母的大院找妹妹。
     
      刀府的小花一看到他,眼儿弯弯,“哥哥来了。”
     
      “花,给哥哥擦头发。”
     
      “诶。”小花已经停了手中画画的笔,“哥哥等我一下。”
     
      她去洗手,小将军跟着她不放,凑过头回她:“你知不知道哥哥今儿又得了什么好东西了?”
     
      “嗯?”小花偏头看他,哪怕是在白天也跟星辰一样闪耀着明亮的光的眼睛微微一闪。
     
      “嘿,孙家那孙子,和左家那几个小王八蛋给我送了几袋子碎玉石,扯谎说是给我打弹弓玩,呵呵,打弹弓玩?我真是谢谢他们了。”他敢拿玉石打弹弓玩,那他就等着他娘让他爹打断他的手吧!小将军冷笑,“不知道从哪打听到你最近做首饰要点小玉石,他们愣是把好好的几块大玉石给砸碎送过来了,这几个败家子儿!”
     
      小花笑了起来,擦干洗好的手摸了下哥哥的头,“哥哥不生气。”
     
      “不生气,我把东西收了,回头随信给他们家大人送回去了,看不把他们腿都打折了。”小将军得意,“这几天这群兔崽子可别想来碍我的眼了。”
     
      这几只臭蛤蟆,自打进了他家见过他妹妹一眼,那是想尽了各种办法要跟着他回府,还有腆着脸唆使他们父母来他们家走动非要跟着来的,如果不是他娘看得紧,都让这群犊子得逞了。
     
      他妹妹是这些人随便能看的吗?
     
      小将军坐着让妹妹给他擦头发的时候还愤愤不平,“就凭他们想叫你妹妹?美得他们,你是我妹妹,我刀迈峻一个人的妹妹!”
     
      小花“嗯”了一声,软软地跟他说:“哥哥不生气,花花只有你一个哥哥,还有迈燕一个弟弟。”
     
      “是了。”小将军这才舒心点。
     
      “哥哥,我给你发尖擦点木香吧。”
     
      “好呢。”
     
      “哥哥你闻闻?”现在照顾小花,跟随小花左右的管事娘子秋月娘子早早就把她们小娘子的香柜放到了他的面前,小花只要打开柜子取出瓶子来就是了。
     
      “嗯,好闻,比上次那个淡了点?”
     
      “这是个秋花果木当中取出来的冷香,适合哥哥。”小花说。
     
      “怪不得。”小将军恍然大悟,不懂装懂。
     
      小花也是小脸上满是喜悦地给她哥哥擦拭头发,林大娘跟着大将军回来的时候,就又见他们小娘子正诚诚恳恳地侍候着他们家的小将军,还欢天喜地得,她也是看得腿软,得大将军扶着才能走路。
     
      她家这小管家娘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爱打理家人啊?
     
      “娘,你等会啊,我给哥哥擦好头发就来帮你……”小花一看到她娘身上漂亮的诰命服眼睛就是一亮。
     
      说起来这诰命服她也是帮着穿了呢,等下再帮娘解下,装到箱子里,那这一天就有始有终了。
     
      小花说着,还朝她娘甜蜜地笑了一下。
     
      林大娘这想炫耀她当大官的心都淡了,她让大将军扶着坐到了小将军身边,伸手先是掐了把小将军的腿,见他朝她怒目而视,她满意一颔首,便朝小娘子看去,请求她道:“小娘子,能不能先抛弃了哥哥,投入亲亲娘的怀抱呢?娘的衣裳好重呢,压得娘的背都疼了。”
     
      她不要脸地跟儿子争起了女儿的宠来了。
     
      “别听她的,”小将军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妹妹,你快帮哥哥擦头发……”
     
      说着他又得意地朝他娘说:“妹妹还给我做了专给我一个人擦的冷香,你没有吧?”
     
      林大娘听了呵呵笑,接过了大将军给她倒的水,一口气喝完就“啪”地一下放桌子上,同时豪气地道:“大将军,上,给我揍这香小子一顿!”
     
      香小子一听,笑得嘴都歪了,“我就说了,我香的嘛。”
     
      “不要脸!”林大娘去掐他的脸,逗得小将军哈哈大笑不已,小花这头也擦不下去了,被她爹拉了过来,抱着坐到了他的腿上。
     
      大将军闻了闻她香喷喷的小手,跟她轻声道:“花花不做了,累了,爹爹抱着歇一歇。”
     
      小花羞涩地笑了起来,靠着她爹爹的胸,咯咯笑了起来。
     
      乌骨这时候在梁上哼哼了一声:“饿了,开不开饭啊?”
     
      林大娘一听,朝梁上看去,柳眉倒竖:“又跑上头了?让你睡床你不睡,非得睡上头,把腰睡疼了我看你吃不吃得下饭!”
     
      乌骨探出头来骂她:“噜嗦鬼,我就上来吹吹风,碍着你什么了?你不是嫌我孙,就是嫌我,越大越不听话!”
     
      林大娘都被他气笑了,站起来叉着腰跟他凶:“你下来,你看我拆不拆了你这根老骨头!”
     
      乌骨当下绿眼睛都翻没了,笑话她:“这下不腰疼背酸了?这么大个人了,还骗小花儿背疼,你才是不要脸!还老说我孙!你好意思吗?”
     
      林大娘一听,朝着门口进来的小丫怒吼:“小丫姐姐,把我拆骨棍拿过来!我今天非拆了他根骨头不可!”
     
      小丫一听,头都大了,朝大将军看去:“姑爷!”
     
      姑爷抱着他腿上的小美娘子充耳不闻。
     
      这根老骨头,逮着机会就来气他,拆了也罢,不稀罕。
     
      等宇堂南容和师娘还有盘哥儿他们到点一道过来吃饭的时候,换好了衣裳的林大娘还在跟老骨头在斗嘴,大将军在他家大娘子面前坐着不动,时刻关心着局势;小将军也在为他祖祖打抱不平,认为他娘欺负他祖祖,也时刻准备着帮他祖祖说话,大堂里热闹得很,只有孝顺的小花儿站在门口等家里人来吃饭,等到她的师祖爷和师祖娘来了,她才小小地舒了口气,过去牵了师祖娘的手。
     
      “慢慢的。”她小手牵着她的师祖娘,细心地盯着地上嘴里叮嘱道。
     
      师祖娘前段时间腿有点不好,不太能走得动路,这几天才好一点,一好一点师祖娘就她又跟着师祖爷一道去太学府上课去了,小花这几天在家里一直很担心她。
     
      宇堂师娘看看小小的小娘子引着她走路,不由微笑了起来。
     
      小时,她扶着小娘子走路,现在她老了,她善良温软的孩子会扶着她走路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