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310章番外:家事日常(二)

第310章番外:家事日常(二)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年快要过年的时候,林大娘身着正装欢欢喜喜地去宫里领了内阁女阁老之职——她穿的彪骑大将军夫人诰命服去的。
     
      知道是来领阁老职的,她穿着诰命服霞明玉映地来了,皇帝也是一脸复杂地看着她,这位林大人,是有多忘不了拍她家大将军马屁啊?
     
      这是时时刻刻都忘不了是吧?
     
      可林大娘乐意啊,而且她这女阁老领得也不算虚。
     
      不巧,专门拜在她门下的那位没去教学,强行被皇帝抢去为国家做事的弟子立了大功。他打造了一种能在民间普及的轮车垫,所以这马车不仅是速度提升了数倍,且这小东西价格便宜,这不还没推广半年,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的大名了,百姓感激他得很,工部跟户部也因此挣了个盆满钵满,而她教的弟子就是实诚,皇帝问他要什么赏,这傻弟子就跪地上给她唱了半天颂歌,唱得满堂文武脸都歪了,皇上也是没办法,只好拿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就不知道了的女阁老之位来打发她来了。
     
      就这样,她那一根筋的傻弟子还不满意,要找皇上说理去,还好被她家大将军拦住了,要不林大娘都想问是不是要她上天他才满意。
     
      林大娘在宫里在君臣面前喜了半天,三句不离夸自己眼光好,福气好,挑丈夫挑学生的眼光那是一等一的,她教的学生,指不定后面还有什么功劳要让给她呢,她这可把阁老呛得气呼呼的,一等散场,甩袖就走,走得比想归家跟家人们炫耀的林大娘还快。
     
      林大娘也觉得自己蛮招人恨的,赶紧着把大将军推面前挡箭,一路让他帮着挡着回去了。
     
      大将军也是被她推得满脸无奈,她也知道风头太大了,刚才说话就别刺激那些个最近在皇帝手下没讨着好的阁老了。
     
      他们可是这朝廷里最小心眼,最会记恨的臣子了。
     
      林大娘运气确实好,当年第一批愿意心服口服跟她的学生,有几个非要拜在她门下当弟子——她本来是没收他们的,这些人一得知她收了左十娘当亲传弟子,她之前拿来的堵他们的她不收亲传弟子的话就不成行了,还是让他们来行了拜师礼。
     
      说起来,占便宜的人真是她,要叫她师傅非要拜她为师的那几个人现在都是身上有佳绩的人,真是搞不好哪天他们个个都能做出什么大事来,她这先生就得因他们名扬千古,流芳百世了。
     
      林大娘也是打算领着正职不干实活,当个影子阁老,非得去点卯的时候就去晃一晃,有事绝对装哑巴,和稀泥,不打算跟阁老们争实权,抢事干了。
     
      她占了一个名额就已经够招人恨的了。
     
      不过她也没打算推辞这个位置,她现在身后不仅是站着刀府,她还得为她的这些学生们站台——他们敬他三分,她就要护他们七分,非常时刻用得着她的时候,她也是会为他们冲出来的。
     
      大将军带着林大娘回去的路上,小将军正在背着他三岁的小表弟在跑桩。
     
      练武场有十圈桩头,一共四百根桩子,小将军每日下午要去跑十圈,一天练武的功课才算完。
     
      盘哥儿无姓,他感激他家女将军给他生了儿子,本让儿子想跟她姓。但女将军说盘也是姓,且还是古姓,盘姓的祖宗盘古氏,还是夫妇阴阳之始也,天地万物之祖也,就让儿子姓了盘。
     
      小表弟叫盘迈燕,自生下来身子就弱,小弟弟可羡慕他哥哥能上天入地了,小将军宠妹妹宠弟弟从来没道理可言,看小表弟沮丧地说自己不像哥哥,他下午在家里训练的时候就把弟弟绑身上,带着弟弟一块跑,一块飞,当是负重训练了。
     
      他还觉得弟弟帮他忙了,而盘迈燕也是每天最喜这个时刻了,每天到点就要穿着练武的小劲装站在门口等哥哥来接他。
     
      等哥哥练完,浑身大汗臭臭的,小表弟还会一脸正直地跟哥哥说哥哥香香的,哄得小将军心花怒放,都不舍得让他走路,往往都是背着他回去送到姑姑手里的。
     
      盘迈燕身体孱弱,现下是无法练武,盘哥儿又宠他宠得不成形,他简直就是个儿子奴,儿子说什么都对,儿子嘴里多叫几声哥哥他都要嫉妒吃醋,跌倒了他都是怪罪地长得碍了他儿子的眼,指着他教养儿子那是不可能了。
     
      要知道哪怕是在背上被背着,按侄子的力度和速度,在背上也是不轻松的,刀梓儿见儿子哪怕身体不行,也都要撑着每日跟大表哥练功,咬着小牙倔强得一句疼都不说,又眼见他大半个月都坚持下来了,身体还比以前好了一点,毅力更是不用说了,她也相信就这样下去,儿子终会能康健起来,遂也是对她这个对小表弟非常疼爱用心的侄子也是感激得很。
     
      侄子本来可以下午在军营练了才回来,但为了弟弟,他现在把跑桩都改成在家里练了。
     
      要知道他最好面子,为了不被他娘戏说是个小臭汉,往往都是要在军营里练完,洗得香香的,收拾得帅气俊朗才回来。有时候为了臭美,得几句夸,还要往头上抹点头油,他现在可是京中最会打扮的公子哥了,不少世家公子哥都是在跟着他的穿衣打扮走,那可是到了连他腰间挂着根什么样的配饰都要跟着学的地步,连比他大好几岁的公子哥都如此。
     
      这般注重面子的一个小男儿,为了小表弟,那可是冒了在他娘面前丢帅名的大风险的。
     
      这厢小将军把表弟背了回去,在表弟糯糯的“谢谢哥哥”声当中,小将军摇摇头,跟他说:“下次不要说谢谢哥哥了,你是哥哥心爱的小弟弟,哥哥当然要带你飞了。”
     
      说着就跟姑姑挤了下眼,当下什么说,快步如飞回自个儿家的院子去了。
     
      他一出姑姑的院子就吹口哨,他义祖一从梁上冒出来,他就朝他喊:“祖祖,我那个娘回来了没?”
     
      乌骨没说话,打了一个还没回,让他赶紧去洗澡换衣裳的手势。
     
      小将军一看,松了一口气,一个空中翻就翻上了屋梁,赶紧去洗他的澡去了。
     
      这厢他一回他和祖祖的小院,他的小随将刀扬就在屋里也松了口大气,冲着他喊:“小将军,赶紧着去冲,衣裳备好了,小娘子今天给您送了新衣裳过来了,我看了,可好看了!”
     
      小将军顿时一喜:“花花又做好一身了?”
     
      “是呢。”
     
      “本小将去也。”小将军乐得又翻了个空,往井边跑去。
     
      他跟他爹一样,一年四季都洗冷水澡,洗热水就怪不舒服的。
     
      这头林大娘见时辰不早,也是叫赶马车的刀战快一点,她还要赶着回去逮人嘲笑小臭汉呢,结果到半路,她发现时间过了,逮不着了,也是垂头丧气得很,埋怨身边的大将军:“叫你瞪皇上让他赶我们走,你不瞪不说,还搭他的腔,看看,都回晚了。”
     
      大将军面无表情。
     
      他搭什么腔了?他不过是在走前谢了句龙恩,这不是走时就得说的吗?
     
      不过他也知道,这个时候最好是什么也别说,要不她得掐他手背。
     
      其实掐他手背也没什么,就是怕她记恨,半夜想起来掐他下盘再报一次仇。
     
      他只要不是明显占理的,就不能跟她直接斗,要不吃亏的是他。
     
      对付他家大娘子,刀大将军经验十足,这时候一句话也不说,林大娘见他板着脸一脸的认栽,也知道自己无理取闹,讪讪然得很:“藏锋哥哥,我不是说你啊,我就是急着回去跟家里人报报这个好消息。”
     
      说起来,她逮小将军专门臭的时候挤兑他也是闹着玩,娘俩拿这当消谴呢,小将军也是乐得跟她周旋,以躲开她的盘查为他最得意的事,要知道因此他晚膳都能多吃一碗。
     
      想起小将军来,林大娘这时也想起了小臭汉前几个去了左家做客的事。
     
      也不知道他在左家见到小娘子妹妹们说了什么,前两天左大夫人哭笑不得地来跟她告状,说家里好几个小娘子为了争着当他的小娘子,在家里大打出手,死活都要嫁给他……
     
      左大夫人这状虽然告得高明,跟开玩笑似的,但也把林大娘臊得半晌都说不出话来——要知道她儿子那嘴,完全是承的她啊,这是朝廷里不少臣子都闻名的事情。
     
      林大娘也不好拆自己的台,当时笑着避过去了。
     
      左大夫人来这一趟,说是来告状,其实是有点想跟林府提起小儿女亲事的,他们家跟刀府亲,左家的女儿又是出了名的家教之严,在外左家的小娘子们那可是难以求娶,求亲者一直络绎不绝,但她见她提起,又见刀大夫人但笑不语,她这个人精也就不提了,当只是纯来说玩笑话似的。
     
      ——
     
      小将军的性格也是有点像他爹的,打骨子里就霸道自信得很,再加上他确实有那么点小本事,也是真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帅了,走哪都自信得跟天下除了他就没有小美男子了一样。
     
      林大娘是知道儿子那自信的小模样的,她看了都觉得打眼,就别提那些小娘子了,这么帅气的小哥哥,能不争一争吗?
     
      而且再加上他那嘴,见到小娘子都要习惯性夸一句妹妹漂亮的,就更不得了了。
     
      林大娘自己对儿子现在的招人程度也是啼笑皆非,以前她只想让他当一个和善的小哥哥,所以教他要对小娘子温柔,说话不要太凶吓着她们了,也要夸妹妹漂亮,让妹妹高兴,结果呢,现在妹妹们是都喜欢他了,她也才想起来,他终究是要长大的,这样招人下去,以后可不得了。
     
      这毕竟是古时,小娘子们从生下来过不了几年童年,就知道自己是要嫁人的。她们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嫁人之心,尤其世家里,人心更是没那么单纯,环境注定她们也不可能跟人两小无猜太长久,所以她还是得管着他才行。
     
      要不然,他没那个心,却招了那么多的小娘子,也是他的罪过了,她这个当娘的,只能想办法不着痕迹,讲究策略地地教着他收敛点。
     
      小将军还不到十岁,现在她就得教这只总是雄纠纠气昂昂的小公鸡男女之防了,想想大将军十岁就上战场了,现下林大娘也是有种吾家有男儿初长成的惆怅了——这小坏蛋,要是她教了还再撩小娘子,她就得派出他爹狠揍他一顿不可!
     
      林大娘这头也是这才得空跟她家大将军嘀咕左大夫人来的那一趟,刀藏锋听她说完,眉头一扬:“那你要怎么教?”
     
      说罢,也不等他家大娘子说话,他又道:“不喜欢他去,以后不去了就是。”
     
      不能一边请着小将军去,一边儿又来小将军娘前告他的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