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309章番外:家事日常(一)

第309章番外:家事日常(一)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小将军这年七月满了五岁,又过了好几个月,这都深秋了,他没良心的娘亲终于记起她是有娃的人了,陪了他好几天,还天天送他去自家的学堂上课——小将军是个大方的人,知道学堂的兄弟们喜欢他娘,他带了人去让他们看不说,还带了糖去分给他们吃,告诉他们,那是他娘。
     
      那是他的娘,所以你们看看就看看算了,别缠着她了,你们自个儿家里还有娘呢,可不要非要跳出来扑到她面前耍剑了,耍得还没他好看。
     
      他可是刀府第一帅,他爹都没他帅。
     
      小将军之前到学堂上课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来得不勤快。他身子骨正在成型的时候,他得跟着他骨头爷爷练功,没得太长时间来,去军营去的多。
     
      但现下天气凉了,冬天他要少练功多上课,遂每天都要去学堂,他不是很爱习字,倒不是字难学,难写,而是他坐不住。
     
      但他娘送他来上课,陪他一会才走,到了下课又来接他,小将军倒是坐得住了,也爱习字了,因为回去的路上,他得跟她讲他今儿学了什么东西。
     
      学的东西多了,她就可崇拜他了,要亲他好几口,还说他真帅。
     
      虽说这是事实吧,但小将军觉得她要是能说出来,他还是格外爱听的。
     
      趁两大学府整合之际,林大娘今年身上都没课,在家好好地跟了儿子几天,这一跟,也是跟出了一身冷汗来。
     
      小将军精力太旺盛了,也正是顽皮捣蛋爱玩的年纪,可能也是跟着本身就是野性子的义祖野惯了,让他老老实实坐着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林大娘这下是鞭子都不敢祭出,尽拿甜言蜜语哄他了,这才把人哄得乖一点。
     
      这厢小花儿还在家里拿着她的小剑困惑地问她为什么哥哥不跟她耍剑翻跟斗了,林大娘也是欲哭无泪,她美丽的小娘子,最爱做家事的小姑娘,被她哥哥也是带歪了不少。
     
      宇堂师娘忙,把小花暂且放下了,心里是挂心着小花儿的,现下见弟子空闲了,也是松了口气,跟林大娘说让她趁机也好好带带小娘子。
     
      林大娘心里也是愧疚,她是仗着家里有老人,儿女大半都是他们帮着她带去了,她是一直忙着成就自我了。
     
      所以她现下得空,也是乐得弥补下儿女。
     
      她平时没太多陪着他们,现下一陪,也是发现,小将军看着懂事,但其实他本性是个情绪非常丰沛的人,又很擅长于观察以及感悟别人的情绪,因此他的世界里有着太多大起大落了,他有很多的小心事想说给她听,但以前都被她忽视了,他现在只跟他祖祖说。他跟祖祖是铁哥儿们,所以她现在插足进去想听他的小心事,还必须征得他铁哥儿们的同意才行。
     
      这可真是个难事,现在他祖祖当她是来抢他的小孙子的,可仇视她了,现在都不拿正眼瞅她了,看她的时候,绿眼睛都是歪的。
     
      而小花儿看着美丽乖巧,但有个非常有主张的小内心,她每天要做什么事,那可是一板一眼井井有条的,早上起来漱口洗脸绑头发到要穿什么小衣裳,她可是自己都会做,且会自己安排,做完了还要过来给她娘梳妆打扮,这把林大娘汗颜得都没脸见人了。
     
      这刀府唯一的小娘子,怎么比她娘亲还懂事来着?
     
      要说林大娘也是个宠孩子的,小花儿爱给她打扮,她就抱着小花儿让小花儿给她挑首饰,还教她认,小花儿跟她哥哥一样,记忆力超群,她娘教的,她没一会就记住了,第二天让她认,她能仔细一一说出名字来,绝错不了。
     
      而且,林大娘也是发现,小花儿虽说字写得没比哥哥强,但她认的字没比哥哥少,这天下午林大娘接了小将军回来,便用此来鞭笞小将军多认字,没想小将军还没说什么,小花儿却帮哥哥说话,“可是哥哥会耍大剑,会爬很高的树,翻很高的跟斗,背小花飞,小花都不会,哥哥很厉害!”
     
      小将军也是看着他妹妹叹然了一声,“妹妹真好。”
     
      说着转头对着他娘张大双目:“你都没有妹妹疼我。”
     
      小花听着还点头,道:“小花疼哥哥。”
     
      林大娘这还没怎么样他呢,小将军就又怒诉上了,她汗颜不已,跟他认罪:“是了,小将军武艺高超这一点,是为娘的认识不足,给忽略了,还请谅解个。”
     
      小将军一听,哼哼了一声,挪到她跟前,假装不在意地往别处看,得了她一个香吻,请求原谅的话,这才假装大方地道:“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
     
      小花看着咯咯笑个不停,哥哥好害羞。
     
      林大娘也是内心好笑不已,但表面上佯装淡定得很,决意不捅他的底。
     
      小将军被他亲爹忽悠,现在自认自己是个小男子汉,是个男子汉就不能像个小孩子一样要娘亲的亲亲了。
     
      大将军是把小情敌给忽悠住了,却把小情敌给为难别扭得现在想被她香一个,都要找足借口才能上前来蹭一个,小模样别提有多可怜、多好笑了。
     
      但林大娘实在也不是个什么好娘亲,心眼也是挺坏的,她就爱她家小将军这别扭的小样子,再说了,他撑死了不要,她偶尔突袭他一口,又喜又羞的小男子汉还会脸红,小公子那俊俏的小脸蛋别提有多好看了,为着那小俊颜,她都没打算揭穿她那位大将军对他亲儿子的险恶用心。
     
      ——
     
      大将军现下忙,他现在忙完朝廷中的事情,又带着刀家军去军队给皇帝练兵去了,他虽说没亲自下阵操练新兵,但每天上午还是要亲自看着操练一阵,到了下午,就又得去内阁那边,给人主持公道去。
     
      现在朝中为着一些新法的事又打起来了,找皇上说没用,皇上说了,你们吵明白了再来跟朕说,要不然你们是朕的大臣,还是朕是你们的臣子?遂皇上不好惹,几派只好吵成一团,以谁喉咙大决胜负,实在吵不过了就拉人入伙,拉人入伙还是吵不过,就得找人主持公道来评评理了,这个人不能是皇上,那就只能是彪骑大将军了。
     
      大将军听完往往也不会说什么,甩袖就走,回头还去皇帝那边打个转,当个传声筒再回府,一般这时候他到家也是傍晚了。
     
      他也是不愿意主持公道来着,但是,他要是走这么一趟,内阁会给他一个所谓的润新法的“润笔费”,内阁给他一点,再加上皇帝那边赏一点,他在其中拿的银子够给他家大娘子买十几个大花园随便赏着看了。
     
      他一回来,往往也是林大娘把小将军接回来不久,小将军是刚跟他娘和妹妹亲近完就能见到他爹,小家伙那是打心里欢快,往往去迎他爹那都是飞着去的——他耳目异于常人的灵敏,只要他爹的马一进府里,他就是那第一个听到马蹄声,知道他爹爹回来的人。
     
      说起来也是奇怪,小将军对他爹再殷勤,乌骨也不吃味,对但他娘一腻歪点,乌骨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了。
     
      这厢大将军一回来,小将军就吆喝着让妹妹爬上他的背,背着妹妹跑着去接他们爹爹了,林大娘见乌骨没事人一样还剥着他的坚果吃,也是白了他一眼:“他们对我好一点你就酸我,这心肝儿都跑向他们爹怀里去了就跟没事人一样,你这心里到底是向着谁啊?”
     
      乌骨跟没听到似的,手剥不动手里的坚果壳,就拿到嘴里咬,咬得咔咔作响,就是不看她,不应她的话。
     
      哪有儿女不亲爹的?再说了,再亲也就亲那么一会,那小子还能天天呆在家里跟他抢他的小孙儿小娘子不成?
     
      他当然不在乎了。
     
      再说了,他还有得是法子回敬过去。
     
      “铁哥儿们,还不同意啊?”这厢要征得他同意才能听小将军小心事的林大娘从长桌底下拿出备好在下面的针线筐上来,“看看,我给你缝的冬衣呢。”
     
      还是黑金的布。
     
      乌骨这才往她手里的筐看了一眼。
     
      林大娘马上向他展示,“我还打算在衣袖内侧这头和袍角绣几个小鬼头,你喜欢什么样的啊?我今儿画了几个,这个还有双好看的绿眼睛呢。”
     
      林大娘把她今儿画的图样赶紧拿出来放他跟前,猛拍他的马屁。
     
      乌骨嘴里还咬着坚果壳,假装不在意地看图样,看到有个有双绿眼睛,做着往上跳着的动作的小骷髅活泼可爱得很,他绿眼睛就是一亮……
     
      但他还是把持住了,轻咳了一声,淡道:“也就那样吧。”
     
      “赶紧选一个啊,”林大娘催他,“大将军快进屋了,要知道我给你做了,没给他做,不定怎么闹呢。”
     
      “怕他不成?”乌骨不服气了。
     
      “是是是,你是不怕,但我怕他不让我给你做了,那我就给你做不成今年的冬衣了。”
     
      乌骨一听,哼了一声,“他敢,揍他!”
     
      “选吧。”那也得打得赢啊。
     
      “这个。”乌骨这时候也不犹豫了,指着小绿眼睛的骷髅头赶紧道,生怕人突然回来。
     
      要是人回来了,做不成了怎么办?他还打算等新衣裳做好了,先穿到这小子面前转一圈气死他来的。
     
      “好,就给你做这个……”林大娘赶紧收起来,轻声叫人,“知春,快把你们大娘子的东西收起来,别让姑爷看见了。”
     
      “诶。”知春赶紧小跑过来,双手拿起篓筐就往外面跑。
     
      知春一走,林大娘后怕地拍了拍胸口。
     
      这一家子醋坛醋桶的,可把她忙坏了,还吓死个人了。
     
      这厢,她凑过头去,跟骨头爷商量:“这下,我总该可以听小将军心里的话了吧?”
     
      “他没有?就我有是吧?”乌骨还是斜眼看她。
     
      “是呢。”林大娘也是服他了,这根老骨头可是越来越会作妖了,事后不定怎么拿这个气大将军呢,可别把她家大将军气坏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