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307章

第30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刀藏锋回去就抱他家大娘子,抱得一直在等着他回来的大娘子嘴角拼命地往上扬,她还故作早见识多了习惯了的样子,一脸淡定地挤兑他:“这么大个人了,还爱粘小娘子呢?”
     
      刀藏锋便松开了点,但还没等他松开,林大娘就双手双脚抱住他,缠着他:“求求你,大将军,再粘会!”
     
      她毫不知耻,刀藏锋也是忍着笑,抱了她起来。
     
      林大娘被他腾空抱起来,还夸他:“大将军,你好厉害!”
     
      今夜值夜的小丫也是没眼看了,为她家大娘子的厚脸皮真真感到不好意思,转过头就出去让厨房给他们端上早已准备好了的宵夜。
     
      林大娘早回来哄了小将军小娘子睡觉,还跟他们讲了故事听,两个小的心满意足得很,都是带着甜笑睡的,她因此心里也高兴,且她这靠着床头打了个盹,精神也好得多了,自己喝着粥,主要照顾着她家大将军吃夜宵。
     
      “这个好吃。”吃到特别好吃的,大将军把没咬进的那一点夹出来,放到她嘴里。
     
      林大娘被他甜得咯咯笑,大半夜的她笑得太娇脆了,这在夜里听着渗人得很,她都差点被自己那笑声骇到。
     
      这段时日来他们夫妻俩太忙了,虽说有点对不住儿女,但她跟大将军却是合作无间。
     
      他们岂止是心心相印,因为做事的脾气态度都差不多相同,这效率都是非同一般的,她因此没少夸大将军,而大将军对她更是对了几许她说不上来的更深层次的亲近感。
     
      他比以前更爱跟她说话了,也比之前对她更放松,身体与言语之间都不吝于向她索爱,这忙得兵荒马乱的,林大娘却被他缠成了他们正在热恋的错觉出来了。
     
      “好吃吗?”见她傻笑,大将军还问。
     
      林大娘忍不住拉着他的宽袖放嘴边狠狠地亲了一口,眼中带着闪烁的笑意看着他,猛地点头:“吃好!”
     
      太好吃了,特别的好吃!
     
      好吃到她都不知道是什么味,就知道心口甜得很!
     
      刀藏锋见她看着他傻笑不停,这本来三碗就饱的肚子,愣是在她的傻笑下吃成了四碗,饱得他肚子难受,不过也不要紧,有人心疼他,哪怕会笑话他,也会帮他揉肚子。
     
      ——
     
      林大娘这帮工部讨了天大的一个恩赐,其余几部纷纷不服,林大娘躲在家里不出去,听宫里皇帝天天都要说罢了她,她也是呵呵笑个不停。
     
      她都不进宫了,看他怎么罢。
     
      林大娘这段时日没少做好人,几部受她恩惠挺多,但想找她抱怨,也抱怨不起来。
     
      因为大将军打仗那段时间,确实是工部帮她帮得最多。
     
      工部那时上下都差不多是全呆在工部里忙着,她现在想为这些人多做点事,往细里追究,也真是无可厚非。
     
      当官的,哪怕最两面三刀的,也希望别的人个个都是知恩图报的。
     
      林大娘见他们误解了,也乐得他们误解,反正他们不找她的事就成。
     
      至于找皇上的?那就找得太好了!多谢这些大人们在她不在的时间里,帮着她膈应皇上。
     
      林大娘虽说把手头上的事情一交待完,就把重责都推到了大将军的身上,把他推了出去把她的那份事情也做了,另外也让女弟子左十娘替她行走各部当中,当她的传话筒,但她也没有多轻松,因为她家先生说了,等整合好了,她休想逃了教书这一职。
     
      林大娘想想也知道自己捅出了这么大的事来,想什么事情都撒手不干当闲云野鹤,这些她家大将军没意见,皇帝跟她先生可绝对不会。
     
      而且教书也挺好的,她躲进去了,皇帝想揪她出来帮他卖命他也得再想想了,毕竟教书也是帮他卖命来着。
     
      等到这年八月,工部的图纸最终出炉,他们的新部要起建了。
     
      工部大建的图纸其中也有林大娘的手笔,她给了他们很多意见——像什么火药部这种地方,就建得比较偏远一点吧,建得结实就好,也不要太好了,珍贵稀有木材更是不要用,用石头上!要不炸了也太心疼钱了!
     
      工部穷惯了,也省惯了,一听觉得她说得好有道理,一路都奔着最省钱的法子去了,眼看他们要舍房都要建成石头的,还好林大娘眼瞅着不对,把他们拉了回来。
     
      这图纸也是出得一波三折,最后在皇帝那过眼的时候,皇帝也是好一阵都没说话。
     
      他这是被震惊得,工部如果是按这图纸建出来的话,太漂亮,也太鬼斧神工。
     
      “真能建出来?”他当时就问孙兴。
     
      孙兴颔首抚须:“皇上,那是当然,老臣工部上下绝不可能跟您信口开河。”
     
      孙大人说着还骄傲地挺了挺胸。
     
      他带着一干人等日夜熬图纸,集工部上下这么多能人的脑袋,还有匠师们的意见,这才出了这图纸。
     
      “建吧。”皇帝当下就点头,手摸着图纸好久都没舍得松手给孙兴,他是看了又看。
     
      等孙兴出言要拿回时,皇帝松手让内侍过来手,他磨着摸过图纸的手指,跟孙兴说:“朕都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进步这般大。”
     
      当年孙兴帮他父皇建皇陵的时候,绝没有此等能耐。
     
      “回皇上,学海无涯。臣等这些年在各位奇人异士手中学了不少,这才知人外有人之外,还天外有天,学无止境。”孙兴说起来也是太感慨了,工部这两年的进步真的是突飞猛进,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孙兴没提起林郎中和她的师兄弟们,尤其宇堂大师这些年对他们的帮助。
     
      现在林郎中和她身后的人集荣誉与光华于一身,太过于捧她就是在捧杀她,孙兴有护她之心,平时言语之间凡涉及她的,他都很谨慎。
     
      但他不说,皇帝这个人中精怪岂能不等,他听着也是点了点头。
     
      他知道孙兴下的言下之意。
     
      现在岂止是工部如此,大壬何其不是?
     
      大壬现在好到了什么地步了呢?现在与几个小国的边境纷乱不断,因为那几个国家的人拖家带口的,哪怕过来卖身为奴,都非要投奔于大壬不可,因为在大壬他们就是为奴,也有口饭吃,养得活小孩。
     
      在大壬,他们看到了生路。
     
      不像以往,他们大壬就是处在平地,有田地可耕的百姓,一年到头,也还是为了生计奔波苟且。一有点天灾人祸,饿死冻死的也不知凡几。
     
      哪像现在,国库充盈,民间藏富,且都欣欣向荣。
     
      像林郎中之前跟他所说的,她以前见到的很多百姓很多人都长着一张被日子打倒的脸;而她现在的百姓,多数都长了一张对未来有期盼的喜悦的脸。
     
      ——
     
      工部开工奠基那天,林大娘还去凑了个热闹。
     
      工部还放了几个炮,大手笔地炸了几个洞,看得一干人等无语,还有两个来凑热闹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臣子吓得惊慌失措,以为敌人来袭,捧着小鹿乱撞的心口直奔外头的小轿,打算皇帝也不管,先逃命去。
     
      皇帝和众阁老和许多大臣看着那不多的一些被吓惨了,甚至还吓得失禁了的臣子们也是无言得很,都顾不上指责工部的人了。
     
      林大娘站在后面差点笑出声来。
     
      工部出了这个主意的新上任的火部主事大人也是讪讪然得很,还好刀大将军出面,跟皇帝探讨起了大炮在战场上的威力,这才让皇上转怒为喜。
     
      不过就算如此,工部也是被皇帝后面狠狠斥责了一翻——不过没罚银,因为林郎中说了,谁跟工部的银子过不去,她就要去民间请求百姓捐助了。
     
      皇上丢不起那人,让她闭嘴,把罚银这事略了。
     
      但工部的这几声大炮,先是炸出了朝廷里那两个逃命的小臣结果是京中大户捐官捐出来的事,结果让皇帝整治了捐生这一块暂且不提,后面工部给大家弄出来的一些小东西,才是让朝中大臣们惊喜的。
     
      工部弄出了计时的时钟出来,这比他们之前用的日晷、漏壶等方法要方便,也精确得多了。
     
      皇帝还收到了一个可以拿在手中,放在荷包里看到的小时钟,这让好几天里每天都要看好多遍,确定这个时钟非常准时外,他也是心悦不已,还非要工部再送一个进来,打算也给德妃娘娘逗逗趣。
     
      这头皇帝跟九皇子也是有点水火不容了起来,九皇子之前请命要去巡察各地官学之事,皇帝没应,结果九皇子跑去了工部,说是要帮工部的大人们烧火炉,还跟孙兴说孙大人你放心,皇上皇子很多。
     
      昔日最听话的儿子成了最不听话最气人的那个,皇帝气得脑袋发昏。
     
      这日林大娘跟着她家大将军进宫来,听皇帝跟他们抱怨沉盈现在胆大包天,还敢威胁他之事,她也是忍不住说了几句:“您看您,他听话的时候,您要是用不上他,您都想不起来他来。现在他不听话了,他还能气得您脑门疼,最终您还如了他的意,放了他去巡官学。之前他听话的时候,他哭着求您,你都未必会答应吧?”
     
      皇帝冷着脸看着她。
     
      大将军还在旁边淡定地“嗯”了一声,附应了她一句,皇帝立马转过头,冷冷地看向他。
     
      大将军不怕死地还加了一句,跟皇帝说:“皇上,本来末将还想问问您怎么是这个性子,但想想,您也是这般对我们夫妻俩的,末将也就心安了。”
     
      林大娘一听,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家大将军,喃喃道:“大将军,你也太诚实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