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306章

第30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里头,林大娘正带着她家大将军跟皇帝死要钱,要他批地,还要把工部的大部建在皇族封地边上的飞龙谭边上。
     
      那边有水,正好让工部的大人们有水灭火。
     
      另外,她还让皇帝答应每一年给工部拔十万两的俸银当奖金。
     
      林大娘正在努力做她所能为这个国家做的最后的一件好事。她工科不在行,但工部的这些大人,天下的学子们,以后总能行的。她得把地拿下,屋子建起来,给他们批经费,让他们无后顾之忧地去折腾。
     
      她得趁她还当位时,拉着她大将军一起干了,要不然,后头让大将军来,火都冲在她家大将军身上,她心疼。
     
      反正她干完这一票她就要家里蹲了,爱嚼她的舌根就嚼去,像她这样光风霁月的美娘子要是没个惦记她的,她得哭不可。
     
      他们吵得天翻地覆,皇帝都骂了林大娘好几声疯了。
     
      工部尚书孙兴也是躬身站在一边,脸都挤成了一团,愣是忍住了内心的一团笑,没喜滋滋地笑出来。
     
      他没想到林大娘会为他们工部这么费心,连个招呼都没跟他打一个,如果不是皇上叫他滚进来,他都不知道滚进来有如此的好事。
     
      说实话,要是每天滚进来都有这等好事,叫他每天滚个数十遍他都愿意。
     
      孙兴心里喜得很,但又不好在皇上面前露出喜颜来,他忍得也是辛苦,连站着都有些不安,双脚在长长的官袍里不停地移着让人看不出来的小碎步,忍着心里的狂喜。
     
      他是知道的,他们林大人带着大将军跟皇上扛上的事情,一般都是林大人夫妇俩这边取胜。
     
      一想往后有那么多银子开展公务了,孙兴恨不得乐得在皇上面前转个圈圈,让他别挣扎了,就答应林大人夫妇俩罢。
     
      这厢,皇帝又忍不住拿起手边唯一剩的笔筒往大将军身上砸,吼道:“朕不答应。”
     
      他们已是吵到高潮了,林大娘见这老皇帝还不松口,也是怒了,见大将军单手把笔筒抄了,她火大地道:“大将军,收着,留着回去卖。”
     
      说着她看笔筒里还有几支墨家大爷的绝作,她看了看,咽了咽口水,把墨家大爷的笔抽了出来单独放进了自己的袖子里,打算自己留一支,剩下的回头送给先生师娘和老师弟们去。
     
      “嗯?”大将军看她收笔,看了她一眼。
     
      “好东西。”
     
      “嗯,我帮你收着。”
     
      林大娘看他袖宽,给他递了过去,乖巧道:“谢谢藏锋哥哥。”
     
      九皇子,孟德和黄阁老进来的时候,正好见到了林大人跟她家大将军卖乖,这厢林大娘见黄阁老进来了,顿时眼睛一亮,拉着黄阁老就进了战场,“黄阁老您来得正好,给我评评理,你说,我为了皇上,为国为民,一文钱好处的事情也捞不着的事情,皇上怎么就不答应了呢?非得我跟他狮子大开口要个百万两,他才觉得我是个好臣子了吗?黄阁老您赶紧帮我评评理啊……”
     
      黄阁老忍着笑,看着脸憋得都青肿了的皇上,也是觉得皇上可怜。
     
      现在这么多事,林郎中非要在这个时候给工部拿地建房批银,她也不缓缓,非要赶在这个时候,皇上能答应吗?
     
      答应了工部,那回头户部他们也跟着来要地大建部门,这开了先河,让皇上拿这些人怎么办?
     
      这可都是皇上的事啊。
     
      但林大娘今天也是势在必得,她来之前就跟她家大将军打好招呼了,他们必须吵过皇帝,因为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她现在于国有功,皇帝会因此对她退让三分。要不然,等大家热火朝天,如火如荼去开学重商兴农的时候,工部这种必须长期投入巨银才能出成果的事情,不会有几个人答应。
     
      皇帝也不会,因为他的银子他要拿去做更多看得见成果的事情,例如大壬这么大,路总是修不完的,河也是挖不完的。
     
      工部的发展所带来的那些遥远的以后的好处,朝中的很多大臣是看不到的,这不是他们没有远见,因为那美好的以后已是超乎他们想象的事情。
     
      但她是见识过的,他们不懂的,她懂。她得趁这个最好的时机把工部扶起来,趁一开始,就让工部变得有钱有房,吸引人才进去,这才能让工部迅速稳定地立起来。
     
      她要的地里,还有给工部的人才建的工舍,她可是下了铁心要扶工部。
     
      “皇上,”孟德这时候开了口,凑近前来跟皇帝说:“您消消气。”
     
      “朕怎么消气?”皇帝怒得口水直喷,“他们这两口孽畜是要活活气死朕不可!”
     
      皇帝骂得下面的人哑然一片,大将军这时候也是火了,冷着脸道:“您答应了今儿这事,明儿我们俩就再也不进宫碍您的眼了!”
     
      “你这是在威胁朕!”
     
      “您真是会说话,就您现在这嗓子,这身子康健得没几个人比得上,末将看您再活一百年都不成问题。”大将军满含讥俏地道。
     
      皇帝拍桌子:“朕要宰了你们!”
     
      “答应了再宰也不迟。”
     
      皇帝两眼一闭,手摸向半空:“老德子,朕心口疼。”
     
      气的!
     
      皇帝装病也没用,刀大将军跟着他进了盘龙殿,太医和德妃相继来了他也没走,大有皇帝不答应他就绝不走之势。
     
      皇帝冲着他吼了好几声滚,他也没滚。
     
      皇帝说心口疼,大将军过来了,最会哄皇帝的林大人却走了,孙兴本来愁眉苦脸,这厢见皇帝说了好几次滚,大将军没滚他还活得好好的,孙兴又差点眉开眼笑了起来。
     
      他知道好事又近了一点了。
     
      没多时,过来的德妃在内殿呆了一会,就亲自出来请大将军了,说皇上让他进去,孙兴陪着大将军走到门口,大将军一说末将求见,就听皇上在里头吼让他滚进去,他一听皇上那中气十足的吼声,差点笑出声来。
     
      他这时候也是难掩高兴地跟德妃娘娘轻声道:“娘娘,老臣的好事这是近了吧?”
     
      德妃看这这位老大人喜得胡子都翘起来了,温婉地含蓄一笑,朝他点点头:“大人忙一天了也是累了,去坐着喝杯茶,等消息吧。”
     
      孙兴一听,就知道八九不离十了,“诶诶”了两声,喜得两手情不自禁地甩着,颠着脚地去坐了。
     
      ——
     
      工部的事,皇帝最终批了下来。
     
      大将军把圣旨给了孙兴。
     
      都半夜了,孙兴一直守在外面没走,等大将军给了他圣旨,他拿着圣旨对着内殿五体投地磕了好几个响头,用吟诗一样的口气唱道了皇上的诸多圣明宏伟。
     
      可惜唱到一半,皇上让他滚。
     
      孙兴也不以为然,嘿嘿傻笑着出了门,他跨出门槛的时候差点跌倒,吓得一干内侍在旁慌忙来扶他,嘴里叫着孙大人小心点。
     
      刀藏锋在外头等着他,见状也是摇了摇头。
     
      “走吧,本将送你出宫门。”
     
      “大将军没走,原来是在等老夫。”喜得昏了头的孙兴恍然大悟。
     
      刀藏锋又摇了摇头。
     
      孙兴把圣旨揣在了胸口,露出一大截来,走路都是一翘一翘的。
     
      有了这道圣旨,他工部孙兴,就真能在史书上留一笔了。
     
      “要是建地和银子不顺,你叫我一声即可。”路上,刀藏锋开口道。
     
      孙兴看向他。
     
      刀藏锋朝他颔了下首,“战冰熊时,多谢孙大人助我与我娘子一把。”
     
      那时候如果不是孙兴确实是有心帮着他家大娘子,那霹雳弹岂会几百几百箱地往密云送。
     
      孙兴身为一部之首,那段时间也就过年的时候回家坐了半柱香的功夫就回工部了,这虽说是他职责所在,但也是有心了。
     
      孙兴这时候一听,也是知道了,敢情这两口子还有点这个意思在里头。
     
      他朝大将军拱了拱手,“大将军言重了,那是老夫职责所在。”
     
      “嗯,但你担当得起。”也是他知道职责所在要做的事,他在位能把工部带起来,他们夫妇俩才做了这个决定。
     
      孙兴听到这话,顿时也是感慨不已,也是惭愧不已。
     
      他确实是因为有能耐才被皇上提拔起来的,但头两年,他看朝中局势不妙,一直都是当个老好人,谁也不得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就算有事情,只要皇上不提起,他也不会去冒那个尖。
     
      他这位置得来不容易,只想好好地保住,以庇儿孙的以后。
     
      后来还是事情做顺手了,得了看重,也知道自己的所长能发挥不可估量的作用,他这颗老心就跟枯木逢春似的又活了,又有了冲劲想做点事了。
     
      如林郎中所说,这大壬的以后,工部的以后,还远得很长得很呢,他们是势必要走在这个朝廷,这个时代最前面的那拔人。
     
      “大将军,不要担心建地和拔银之事,圣旨已下,只要有这个,老夫这点能耐还是有的。”
     
      “自然。”这朝中的哪一个大臣,都不容小觑。
     
      孙家的家奴在宫门外等着,但来的人不多,就四个人而已,孙兴身上带着圣旨,刀藏锋骑着马送了他到孙府,这才打算回偏内皇城的刀府。
     
      他走时,孙兴站在孙府的面前,朝刀大将军拱手,朗声道:“大将军,多谢。”
     
      已策过马头的大将军回头,朝他点了点头。
     
      “也替我多谢一下您的夫人林大人。”
     
      刀藏锋笑了笑,转首纵马,带着随将而去。
     
      周围都是大臣门府,孙兴不好大声喧哗多言道别的,他摸着怀里的圣旨,心道,史书不仅会记得他孙兴,也会记得这两位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