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300章

第30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跟六部的官员们关系都很好,但她清楚明白这都是皇帝派过来偷师的。
     
      而她虽然没有风骨,但节操还是有那么一点,跟她先生一样,在学识上只要是人能跟得上她,她懂的都会教,从不藏私。
     
      林大娘知道皇帝就是觉得动不了她,也不好动她,他们夫妇都棘手得很,但也从为没断过折他们夫妇俩臂膀的念头。
     
      但是,世事从来不是靠人的想当然运行的,哪怕是皇帝想的。六部的官员在也这里学了不少东西,她更是如此。
     
      他们夫妇俩其实只要防着皇帝在过世前临门一脚,不负责任不讲道理地要把他们夫妇俩带进他的坑去就好,至于别的情况,有着皇帝先前对他们的承诺,他们还是能见招拆招,不至于被逼到绝境。
     
      但先生的办法显然是最好的。
     
      与其防着,还是让人不能动他们,不想动他们的好。
     
      就如之前她的大将军有用,皇帝就是强忍着,也得让他活着一样。
     
      皇帝也真不是个好惹的,大将军在军中声望颇高,大将军这边也从家里二爷那边知道,今年到明年朝廷的征兵将突破百万,新兵一涌入军队,皇帝的人一接手这些新兵,等于大将军在军队的声威会至少折一半不止。
     
      现在三爷那边皇帝不仅压着他不说,他们夫妇俩一来怅州过年,皇帝之前就下旨让三爷带着水军跑去南海跟南海提督练军去了,都不让他们见面。
     
      他打心底就防着他们刀府,这一点,至始至终从来没变过。
     
      且按现在壬朝的局势,周边没被灭的小国也是怂了,它们不打了,现在只但求抱大壬的大腿不说,而且非常没有节操地愿意当附属国了,活像之前打得要死要活都要啃大壬一角的国家不是它们一般。
     
      他们夫妇俩离开京城后没几天,就有小国的使臣来送归降书了,林大娘心想小国那种臣服的姿态,肯定让皇帝龙心大悦不已。
     
      所以周边没战事,更远的不可能吃饱了撑的去打,大将军这个因战事而起的战神,身上的光芒也会因为身上无战事渐渐掩去。
     
      人都是最擅忘的,只要没战事,过不了几年,她的大将军将不止会被百姓遗忘,等老兵一走,新兵对他没那种归属感了,他也会被朝廷军遗忘。
     
      所以,也就是说,他们这被皇帝死盯住不放的小两口也是可怜。
     
      不过,如果说林大娘不是个什么单纯的好人外,大将军更是个对长长久久活着有着非一般执念的人,所以大将军这边把京中的形势一一跟小娘子说了后,他也是跟他家小娘子说了,一回京,新兵一入伍,他就带着刀家军去给皇帝练军去,在新军中重竖他的威信。
     
      皇帝不答应,逼也要逼得他答应。
     
      他也是个狠辣的,没打算就这么简单让皇帝如愿。
     
      林大娘这厢也是跟她先生笑靥如花,“那我听你的,先试试。”
     
      宇堂南容看着她的满脸坏笑,轻哼了一笑。
     
      不过,见她这般笑,他也是知道她心里有了她的划算,可以说,他这徒弟和徒婿都是硬骨头,皇帝想在密不透风的他们身上咬一口大的,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
     
      江南的正月冷得很,一大早,林大娘没过去跟母亲们见面,母亲们就已经穿得严实来了她的院子。
     
      今日人多,林大娘昨晚就跟她们说过了,不让她们送,怕冷着挤着她们了。
     
      桂姨娘一进门,就跟在林大娘身边不放,讷讷不语。
     
      大将军带着小将军还有乌骨出去点兵了,先生和师娘身上任务也是繁重,两个心疼弟子们的老人半夜就出门去清点弟子们的家眷,带他们上船去了,林大娘这头先前抱着小花儿在看小丫送过来的行李单,还和沿路经过的州县的官员和他们背后的关系图——这个关系图是她家大将军列的,她来的时候没看,在家又过得松懈,只能现在临时抱佛脚看一看。
     
      母亲们来了,她就让小丫收了起来。
     
      行李单她过了一遍,没问题,关系图就到船上了再看吧,到时候大将军也在,还有人问方便多了。
     
      这天太早了,天都没亮,江南的冬夜寒至入骨,哪怕是林府屋里烧了地龙暖和得很,空气也透着几分清洌。
     
      这夜跟父母亲睡的小花儿是父母亲一醒,她也跟着睁开眼,她不哭不闹,懒懒的也不说话,要母亲抱着才会闭上眼,接着睡一会。
     
      林大娘抱着她的心肝宝贝儿做事,哪想,老心肝宝贝跟小媳妇一样地看着她不放,让她好笑又好气。
     
      “我知道你想去,这事没得商量。”林大娘见她娘不急不徐地喝着热茶,她就转过头,跟眼睛盯着她不放的桂姨娘道。
     
      “我们远远的。”这样就挤不着她们了。
     
      “我说了,不行。人多,里三层外三层肯定会挤着,要是离得再远,那跟没去有什么区别?”
     
      “那我就去远远地看着他们挤。”桂姨娘不死心。
     
      今日人实在是多了,十几家商户跟着他们走,船都近百条去了,因此大将军现在都点兵要去跟这边的提督去镇场子去了。
     
      本身要走的,再加上送行的,还有闻风来看热闹的,按林大娘的估算,都要近两千人去了。
     
      林大娘摇了摇头,又否决了。
     
      这时小花因她的动作睁开了半只眼,林大娘低头在她小额头上轻吻了一下,哄她:“娘跟外祖母们说话呢,你接着睡。”
     
      小花因她的话转过了头,这时朝外祖母们一笑,在外祖母们温柔看着她的眼神当中转过了头,在母亲的亲抚中又睡了过去。
     
      “大娘子,”桂姨娘这时候说话轻太多了,她还伸手捏着脖子,想把自己的声音再捏小点,“我想去,我想一夜了。人如果好多的话,夫人也说了,那肯定也热闹,近百条船呢,排都不知道要排好长,很难看到的。”
     
      林大娘听着,朝她娘看去。
     
      林夫人这时也开了口,温和小声地跟女儿道:“就让我们去吧,我也想带可娘去看看,你三保叔会安排好人护着我们的。”
     
      林大娘听着这话,就知道她娘也想去了。
     
      她没说话。
     
      看她还在想,桂姨娘都急了,求她,“好娘子,大娘子,求求你了。”
     
      林大娘本来还在犹豫,一听她还求上了也是无奈,“怀桂忙,你们去了肯定要知会他一声,到时候他得分心。”
     
      “那就不告诉他!”桂姨娘不把儿子当儿子看,不需要他的时候都不愿意想起他。
     
      林大娘摇摇头,召来知春,让她去把三保叔叫来。
     
      林三保早听着夫人送来的话就在家中等着了。
     
      他家因为大小两只鹅嫁得太好,早不是林府的奴了,而长子林福在大娘子那边混得风声水起,而小儿子林如也跟着小主子早成了一府的大管家,现在林府除了守义之外,就他最大了,林三保觉得他们一家亏欠老主子一家太多了,把手上的重任交给了他最好的徒弟后,就带着他那老婆子搬进了林府,替老主子守着这一家。
     
      这厢大娘子那边一传话,他就过来了,把他抽调的人手给大娘子说了遍数。
     
      林大娘听说他还会亲自去,心里也放心多了,她家这三保叔,不知道替林府镇过多少大场子,人多的地方他最有经验不过,她朝他点头,“三保叔,辛苦你了。”
     
      林三保朝她摇摇头,“大娘子,那老奴现在就去准备了。”
     
      “诶。”
     
      他快步去了,身手还矫健得很。
     
      林大娘这头也是一收拾好就先去了,她得先到船上,后面有什么事她也好及时处理,母亲们这边,只能由着三保叔带她们去看这个热闹了。
     
      她临走前,说好不哭的桂姨娘还是哭了,她哭得太伤心了,哭得可娘手中抱着小子都跟着祖母哭了起来。
     
      小花这时醒了过来,也穿好了小衣裳,漂亮的小花儿抱着姨外祖母的脸,从雪白的斗蓬中抬起雪团一样清净明亮的小脸,“姨外祖母,不哭,不哭。”
     
      桂姨娘抱起她:“我舍不得你,花花,姨外祖母舍不得你。”
     
      小花听着眼中都有泪了,她给姨外祖母擦着眼泪,也是伤心了起来,但她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姨外祖母,只能靠近姨外祖母亲暖和的脸,亲了亲她脸上的泪。
     
      “姨外祖母,不哭,疼。”她摸着姨外祖母的眼睛道。
     
      这厢林大娘抱着她别过脸,忍着没哭的眼泪,她跟母亲说:“我还没跟你说,我在戚家发现了一个跟您画的外祖长得好像的小公子,人颇有几分才气,我已经出手助他了,戚家这次靠着自己家中的那几个有能耐的也站起来了,那几个乱家的也下去了,往后不会坏到哪去。”
     
      “你不帮他们,没事的。”
     
      “能帮怎么不帮啊,没能力就算了,有能力那就搭把手,帮谁都是帮,更何况,我也得感谢下他们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外祖父,还有这天下最美最独一无二的母亲。”
     
      林夫人笑了起来,眼泪也流了出来,“油嘴滑舌。”
     
      但再是不舍,林大娘还是抱着女儿上了马车,小花儿在母亲的怀里落了泪,她抬着晶莹的眼睛看着母亲,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回家,怎么不把外祖母她们带回去。
     
      这厢同时,燕地紫禁城里的皇苑,废太子看着依他所言而来的沉盈,他不由大笑了起来。
     
      他这九皇弟,还真真是有仁心,有善心。
     
      “我听说,我这冷苑的银炭柴火是你跟父皇求来的。”废太子笑意吟吟地看着沉盈:“这么说来,九皇弟,我还活着没被冻死,是托的你的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