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98章

第298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不久时,被林夫人打发去看师母,给师母送点小东西的桂姨娘回来了。
     
      林大娘陪她们说了会话,就打算和大将军要走。
     
      他们即将要离开怅州,打算还出去走一走,另外也去知州府拜见一下知州夫妇俩——人家来府里都见过他们几次了,心意都到了,人家给了面子,就算他们身份比人家高不少,但林大娘打算也亲自上门回谢一下。
     
      她一开口说要走,桂姨娘自告奋勇要送他们到门口。
     
      快至门口时,跟林大娘说着下午要和夫人和师娘去园里剪花的事不说了,转而跟大娘子道:“我知道你们就要回京了。”
     
      林大娘看向她。
     
      “这次我不哭了,我等你们下次回来。”桂姨娘说着还看了看她圆圆的肚子,跟大娘子说:“我会少吃肉,按时吃药的。”
     
      林大娘明白她的意思,桂娘的意思是她会活得长长久久的,等着她回来看她们。
     
      “这么听话呀?”她拉着胖姨娘的手放脸上,笑着跟她说。
     
      “听话。”自大娘子小时跟着老爷管家,她们的衣食住行都是大娘子帮着安排,桂姨娘就没把她当小辈过,大娘子又疼她,关心她,她能做到的就是听她的话。
     
      “懂事了。”林大娘夸她。
     
      桂姨娘笑着白了她一眼,“大娘子!”
     
      “不过不懂事也不要紧,你什么样子大娘子都喜欢,”林大娘笑着跟她道,见姨娘又喜滋滋起来了,她又慢悠悠地道:“就是太胖了,还躲着人把药倒了,还是不喜欢的。”
     
      桂姨娘尴尬地笑了起来,有些心虚地道:“现,现在没了。”
     
      躲的少了。
     
      说着又道:“可娘盯得可严了。”
     
      “她是个好孩子。”
     
      桂姨娘点头,这下真真是万分喜悦地道:“她好喜欢怀桂,也喜欢夫人跟我,对我们可好了。”
     
      林大娘点点头,“我看出来了,就是她照顾着你们也辛苦,你也要记得心疼她。”
     
      “知道的,会的。”桂姨娘又是连连点头不已,“夫人也这般说,我都照做了,我不给她添乱的。”
     
      林大娘摇摇头,“亲人之间,没有添乱这一说,就是她让咱们开开心心的,咱们也要让她开开心心的才好。”
     
      “是呢。”
     
      说话间,这都离大门很远了,林大娘见她还跟着他们不放,就停下脚步,“都送远了,回去了。”
     
      “哦。”
     
      “今晚回来,我跟你们一起睡,咱们说一夜的话。”
     
      “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太好了!”
     
      “回吧。”林大娘笑了出来。
     
      “诶!”桂姨娘得了话,连忙转身。
     
      她最想跟大娘子好好说一次话了,她说话是什么样子的都不要紧,也不用去想,因为大娘子绝不会嫌弃她傻笨嘴拙。
     
      桂姨娘这就又欢天喜地回去了,急急忙忙的像是要跑回去给她娘报喜,喜得连身都忘了转了,林大娘看着她的背影好笑不已。
     
      等姨娘消息在了大门里,她笑着抬起了头,看向了一直静静陪着她的林府姑爷。
     
      刀藏锋抬手摸了下她的脸。
     
      起初他不太懂她家里人对她的依恋,但等与她一起把日子过了下来,过到如今,他已然明白了。
     
      再没有人会比她更好。
     
      ——
     
      大将军夫妇先递了帖子去知州府,知州那边早准备好恭候大驾了。
     
      他们午膳是在知州府用的,这任怅州知州是皇帝精挑细选的人,是个能吏,也是个惯会察言观色是说话的,这厢林大娘跟他问起怅州在官学与农商之间的事,他也是跟历数家珍似的,心中都有数。
     
      这人有没有真本领,内行人都是几句话就能明了的事情,林大娘一听知州本事不少,跟他都聊了起来,有些不懂的还不耻下问,问得这任知州也是兴起,跟她谈及了怅州本身的很多棘手的事情来。
     
      林大娘挑李报桃,也跟他说了不少现在京中的一些事情。
     
      等到午膳三盏茶过来,夫妇俩告辞,知州还意犹未尽,等送走人,他也是跟夫人感慨了一声:“这两位,都是胸有丘壑之人呐。”
     
      知州夫人瞥他一眼,淡笑道:“要不大人以为?”
     
      知州夫人出身不凡,她娘家先前本与丈夫家是门当户对,但后来她父亲得了皇上重任,一跃为内阁大臣,她丈夫也抹得开脸,当下就走了她娘家这边的路,近皇帝的身了。
     
      他是个极会见机行事的,对她也尊之敬之,知州夫人铺助着他,与他倒也相敬如宾。
     
      她的两个儿子去年在国学堂的大考中被刷了下来,今年无论如何想尽一切办法她都要是要送一个进去。
     
      但她是个聪明的,林郎中大人今儿就算亲自来了,她也只让两个儿子过来坐着旁听,并没有说及别的话。
     
      这露了个脸,有个印象就好了。
     
      夫人是个不急不躁,极为放长线的,知州听着她的话,跟往常一样,没听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就问道:“夫人的意思是?”
     
      “不说彪骑大将军这个人,我们只拿林郎中大人来说罢,父亲说她性情看似圆滑,其实是个最讲原则不过之人,但是你要说她有原则,她却跟那些刚正不阿绝不弯腰的大人不一样,她很会审时度势,哪怕打落牙齿和血吞,该跪的时候她也跪得下去,这种人,皇上都拿她没办法……”知州夫人看着他,“大人,这位女大人,早晚会进内阁的,且在内阁里,她位置只重不轻,父亲让你近他们的身,不是让你图着眼前的升官那点,你懂吗?”
     
      知州听着都有点傻眼,猛地拍了下自己的头,“哎哟,瞧我,老听不懂岳父大人话中的意思。”
     
      “听不懂是自然,”知州夫人还是不紧不慢地道:“我当了他几十年的女儿,也就近几年才从他云山雾绕的话里听出意思来。”
     
      知州笑了起来。
     
      也不知为任,他老丈人说话他就从来没怎么听明白过,可能这就是他得皇上器重,能当大官的原因?
     
      他都想好好学学了。
     
      这头林大娘跟她家大将军又逛了会怅州城,去了几个老师兄弟家中走一走,过几天,他们还要把留在京里念书的家人给带进京中去,这些人家本就因着举家迁入京中兵荒马乱,她这一去,就更兵荒马乱了,林大娘赶紧喝了杯茶就出来了,给人腾时间收拾行李。
     
      她这一去看,发现这几家老师弟的家人虽然对离开怅州有些不舍,但也高兴前入京城——这些人家都是一家子老的小的都是书痴,一听说京城大师云集,书籍满天飞,就恨不得插翅膀前去京城了。
     
      林大娘回府的途中想及这些,也是长吁了口气,跟大将军轻声问起了京城的一些事来——就是因为涉及的人太多了,他们刀府一门要是倒了,很难不牵扯到这些与他们有关的人来,他们夫妇俩肩上的担子太重了。
     
      这些日子她从不问及京中的事,刀藏锋知道自家娘子是想在母亲们的身边时尽可能轻松地过一个年,所以京中的事他在得信后都由他处理了,也没告知她。
     
      现在她问及,他点头,与她道:“我们走后没两天,太子突然发了癔症,说是要把皇上杀了喂狗,这事传到朝野上下都知道了,想来用不了没几天,也会传到怅州来。”
     
      林大娘看着他。
     
      刀藏锋也看着她:“后面的,你晚上跟我睡,我就都告诉你。”
     
      林府大娘子哭笑不得:“我是要离开,才跟母亲们睡一晚。”
     
      她又不是天天跟她们睡,他这争的哪门子的宠,吃的哪门子的醋?
     
      “那没事,那明晚一起睡了,我再告诉你。”
     
      “藏锋哥哥!”
     
      大将军摇摇头,示意她撒娇这套在他这已经不行了,她用太多次了。
     
      林大娘一见,朝马车外喊:“刀战,车赶快点。”
     
      说着,她转过头就对出息了,有本事软硬不吃的彪骑大将军恨恨地道:“现在就回去睡,你给我都从实招来!”
     
      一听她咬牙切齿的,大将军眼睛微微一亮,“怎么个从实法?”
     
      是那种他想要的从实法吗?
     
      如果是的话,那他可以考虑一下从实招来。
     
      林大娘一看他还眼神发光上了,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都被他气笑了,“你想得美。”
     
      大将军一听,眼里的光顿时熄灭了,他垂下眼皮,看着自己中间那光闻点味,就已经欲欲待试的那处,有点不太想说话。
     
      林大娘一看他还敢没精打采给他看,气得一拳头就捶向了他,“除了这事,你还能不能想点正经事了?”
     
      “也是正经事来着。”大将军看着他不肯倒下,还发疼起来的那处,他抬头,见她又捶她,他也没躲,在犹豫了一下之后,他板着脸跟她说:“上面你捶不疼,你要不要捶捶下面?”
     
      林大娘看着那突出的一块,这饶是她都生两个孩子了,也是顿时就被他这句话撩得满脸通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