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97章

第29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很快,这年就到了。
     
      初一来林府拜年的人把林府的门槛都快踏破了,林大娘这天也见客,从早到晚见了一水的人,晚上脸都僵了。
     
      晚上大将军一回来,也是窝她身边不走了,靠着她的肩面无表情地闭着眼,林夫人看着女婿都觉得他可怜。
     
      桂姨娘也是去凑了个热闹,凑了一会,就害怕地回来了,一回来就跟夫人把头摇得跟拔浪鼓似的,说再也不去了。
     
      那些夫人娘子跟大娘子坐在一个屋,都四五十个人去了,你一句我一句的就没停过的时候,她坐一会,耳朵都快要聋了。
     
      桂姨娘跟夫人过惯了清静的日子,这下也是受不了那满屋的嘈杂,回来之后还跟林夫人连连说了好几句还是在夫人身边好过之类的话。
     
      倒是跟着师祖和师祖母在别院见老友和学生的小将军和小花小娘子,晚上回来的时候小脸上洋溢着笑容,红通通,可这时候他们父母已经在床上抱着交颈而眠了。
     
      夫妻俩初一见了不下两百人,刀府的族人亲戚友朋也不少,但绝不会像江南拜年为辅,堵人为主,都想见见他们。
     
      为着怀桂,林大娘也是带着她家大将军倾力站了一天的台,她本来还调侃下弟弟的,但第二天见怀桂嗓子哑得都说不出话来,面都笑瘫了,她可怜地摸了下他的头,“节哀。”
     
      怀桂无力地看了她一眼。
     
      他昨晚就睡了两个时辰,梦里都在说世伯您好,这位大人您气色不错……
     
      怅州初二有为先人扫墓的规矩,林大娘带着夫君儿女归宁,这日给先人扫墓的动静就大了点,这日族人也要到,他们一进墓山,也是不堪烦扰,还有他们叫得上称其为叔伯的人还摆谱,着人来让他们过去拜见他们。
     
      怀桂这日就没之前好说话了,他差了林如去回这些人,末了,用大将军的刀家军护行,他们自家人一行人祭拜完了先祖和父亲,没让这些人近身。
     
      好在林家的先人都在同一座山里,他们这一系需他们祭拜的先人更是在周围左右,全都祭拜完也只用了一上午的时间。
     
      来围堵他们的族人有些不满,认为他们没有尽到孝,只拜了自家的那几位先人,没把他们这些族人放在眼里。
     
      怀桂人善,但不好欺,还是有人敬畏着他的,遂这些人也只敢背后嘀咕,也不敢真当面过来指责。
     
      怀桂见状,也不跟人置气,笑笑就过了。
     
      他性情现在是像了他父亲,跟人算帐,从不算在眼前,细帐慢慢算,慢工出细活,也才能磨死人。
     
      这下午一回去,一行人都倒了。
     
      小将军和小花儿却还是活龙生虎的,小将军带着妹妹在府里探险,兄妹俩脏得一天能换好几身衣裳,林大娘都没力气管他们,见他们快活,挥挥手就让他们自个儿玩去了。就是叮嘱了看管他们的人,把人盯住别出大事,至于摔着了摔痛了这等小事,就不用管他们了,随他们自个儿爬起来,回来给他们上点药就好。
     
      她教子,只要是不影响损害别人的事情,在小事上她从来不怕他们自己做错了,也从不责怪他们,说他们的不妥之处,她对小将军和小花儿都如此,也因着如此,儿女年纪小小,懂的事情会的事情比一般小孩多多了,都是从实际中当中掌握的经验。
     
      就是他们一天玩到晚也不见累,兴奋得很,晚上回来还跑来跑去,林大娘也是头一次清楚知道自己的孩子们在新鲜环境的刺激下精力是何等的旺盛,光盯着他们,就动用了刀府和林府的两班人马,两班人马还得来回轮两趟才能盯住他们。
     
      这两个小祖宗,没点人手,也真是看不住。
     
      初四,这夜一家人晚膳过后聊天,小将军还给他们舞了一段酣畅淋漓的剑法,小花儿则在旁给一家人作画,她师祖娘在旁指点,小花儿画得还挺像样的。
     
      林大娘在旁看着,时不时要过去吹棒一下女儿,夸得小花儿脸蛋一直红红的。
     
      这时候她被母亲夸到害羞极了,忍不住回头,亲了母亲一小口,“谢谢亲亲娘。”
     
      林大娘这时候往往要连连亲她好几下才会撒手,小娘子这一亲,她又顿时化为了亲吻狂魔,猛亲了小娘子好几口才停。
     
      小将军在旁看着摇头不已,劝她:“你莫要把妹妹的脸亲坏了。”
     
      林大娘则斜眼看他:“我只亲香喷喷的小娘子,像你这样小臭男子汉,请我亲我都不稀罕亲呢。”
     
      小将军一听,马上捡起他归鞘的宝剑,“你休得胡言,吃我一剑!”
     
      说着他就冲到了母亲怀里,抬起脸,小臭汉扬着笑,撒娇道:“小男子汉不臭,也香的呢,也亲我一口呗?”
     
      林大娘哈哈大笑,在他脸上连着亲了好几口,“是亲儿子,干得好,拿得起放得下,像娘!”
     
      老实坐在岳母旁边的大将军不忍卒睹,眼里全是笑,偏过了头不敢看这脸皮一样厚的母子俩。
     
      小将军也是得意:“那是,我可是爹爹和你的小将军,脑袋可灵光得很!”
     
      大将军在旁听着都有点替他的小将军脸红了。
     
      这厢,说说桂姨娘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即使是林夫人也是忍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乌骨和宇堂南容则都是没好气地笑着骂她没名堂。
     
      林大娘却毫不为耻,还助长他的信心:“可不就是,像我们,小将军,你好厉害,娘好欣赏你!”
     
      小将军乐得哈哈大笑,黑亮的眼睛就像星星一样闪闪发光。
     
      在屋里的灯光当中,他就是最明亮闪耀的那个人。
     
      他的快活是从里致外的,让人光只看着就已忍俊不禁,林大娘因此又亲了他一口,又夸他:“小将军好帅的呢。”
     
      “谢谢娘亲,你也好美的呢。”小将军乐开怀,也夸她。
     
      “是吧?”林大娘喜得很,“小英雄,咱们所见略同啊。”
     
      母子俩不要脸地互夸了起来,直到大将军怕姨娘笑岔过气了,把他那不要脸的娘子召了回来,才让屋内的哄堂大笑止了下去。
     
      益可娘也从头笑到尾,也头一次知道一家人还能如此相处,轻松轻快得心口一直都是甜的。
     
      怀桂看着屋里大笑着,连眼泪都笑出来了的母亲们,而这时即便是在可娘怀里睡着的的小儿也是醒了过来,跟着咯咯笑着。他脸上的笑也一直都没停过,心中也是一片说不出的舒畅。
     
      一年奔忙到头,能得此情此景,一切就都值得了。
     
      ——
     
      没两天,刀府一行人也要忙着回去的事了,他们在初十就要起程,正月底就要赶回京城。
     
      京城还有不少事在等着他们。
     
      怀桂小夫妻俩又开始为姐夫姐姐一家人的回京忙了起来,林大娘见可娘跟着怀桂的屁股忙个不休,脸上却是甜笑不止。这段时间林大娘也是看出来了,这个弟媳耐性好不说,性情更是温柔,又不愧是益家当地第一世族出身的娘子,手上做事的章法也是条条理理都清楚,是个在大事和家事都有分寸和主意的人。
     
      说起来,林府要的就是她这样的当家主母,才能与怀桂一道撑起林府现在的这个大家。
     
      林府到怀桂这代,才刚刚从商贾大家从世家转化,林府能不能成为一个有底蕴的大家族,就要看他们这一代主子们的努力了。
     
      因着她,对于弟弟和林府,林大娘是总算把那点不放心都放下了。
     
      他们既将要走的事都瞒着情绪易受感染的桂姨娘,而林夫人那边,林大娘是想不提,她母亲心里也有数。
     
      林大娘再清楚不过,像她娘这样的人,好坏都在心里的人,会清楚地数着她来的日子,也会数着她归去的日子。
     
      所以这天他们夫妻早上过来跟娘请安,她娘拿出妆匣给小花儿首饰的时候,她心里难受得很。
     
      林夫人这段时间给小外孙女备了一些从她三岁戴到十五岁及笄之前的头饰首饰这些,她都拿出来一一跟女儿细说了,又跟女儿道:“及笄后的那些,我回头就开始备。”
     
      她慈爱地看着抿着嘴,半低着头看饰盒不语的女儿,“等雅水及笄,我还想亲手给她备结发钗……”
     
      林大娘不由抬起头。
     
      “娘能活到那个时候,你要放心。”她们还能见好多次。
     
      捱过了老爷过逝,女儿出嫁和儿子成亲,孙儿降临的林夫人,现在心情也比过去更为平淡详和了。
     
      只要还能再见到女儿,哪怕让她再等十年,她也想再多活十年。
     
      “娘。”
     
      林夫人抬头,擦了她眼里掉下为的泪滴,嘴唇微扬,“娘过得很好,比以前更好了,你也看到了吧?”
     
      林大娘含着泪点头。
     
      怀桂和他的小娘子都是好孩子,他们把母亲们照顾得很好,比她以为的好还要好上一些。
     
      “要放心。”
     
      “知道了。”
     
      “姑爷。”林夫人这时看向了在看着女儿,眉头紧锁的姑爷。
     
      “娘。”刀藏锋见不得她哭,眼睛在她脸上留连了两下才抬头朝岳母看去。
     
      “多谢你能陪她回来看我们……”
     
      “没有的事,”刀藏锋打断了岳母的客气,“这是孩儿该做的。”
     
      林夫人欣慰地笑了起来,点头道:“知道,就是辛苦你了,为着她,让你受累了。”
     
      “没有的事,”刀藏锋正视她,“为大娘子所做的,都是孩儿想做的,没有辛苦与受累这一说。她是我的娘子。”
     
      所以,他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他应该为她做的,只要她开心,只要她能继续把他放在她的心口上呆着,他也愿意一生都把她捧在他的手心上,小心打量,细心呵护,至死不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