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95章

第29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府,乃至林大娘与弟弟怀桂现今所拥有的一切,可以说都是他们的父亲为他们徐徐图之而来。
     
      而之于宇堂南容这对夫妇,林宝善也可以说是他们的恩人。当初他们夫妇俩离开家族,他们的大弟子天妒英才,英年早逝,留下一家老少痛不欲生,彼时大弟子一家又因官司缠身,那时他们夫妇俩可说是一无所有,他纵有满腹文章也拿现实无法,他这性子更无法开口向人求救,林宝善逼他出山时,就把他身后的一干事等解决完了,又拿出金银万两,求他们夫妻俩去他们怅州住一住,住不满意了,银两他不会拿回,任他们来去自由。
     
      纵是他们那时百事缠身,林宝善还是尊他们敬他们,就是有时心疼银子,但朝他开了口,他咬咬牙也这给了。
     
      而宇堂南容夫妇这一留,就留了下来,再也没走了。
     
      而林府的林三保,林守义更是如此,他们的命和他们的日子都是老爷给的,即便是老爷走了,每月当中的初一,十五都会记得给他们老爷上柱香。
     
      这一趟祭拜,府里的旧人都来了,林大娘拉着大将军和小儿女,让怀桂带着妻儿站在一边,给为他们父亲上香的老人鞠躬。
     
      林府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这些老人功不可没,可以说,在他们父亲走后,他们姐弟俩是这些老人扶持起来的。
     
      没有他们的忠心耿耿,就没有他们的今日。
     
      上香时,谁也没有多言语,气氛庄重得连墓山的虫鸣鸟叫声都止了。
     
      林大娘带着家人拜在了最后。
     
      她起程之前,去厨房做了碗红烧肉,她亲自从篮中取出,摆在了父亲面前,笑着跟他说:“胖爹,时间不够,火候没到,你凑合着吃两口,也别多吃,要不太胖了,我们给你烧的纸钱,你腰都弯不下,捡都没法捡到手,别说花了。”
     
      她一开口,众人哑然,想笑的也只能憋着。
     
      怀桂也是想笑,刻意板着一张脸,连口都不敢开。
     
      林大娘这时都能听见她胖爹大骂她孽子,不孝女的声音,她又笑着道:“不过你是有钱老爷,咱们家烧给你的纸钱,光飘你身上的都够你花了,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你少捡点也好,少纳几个姨娘。”
     
      这下,林三保听不下去了,轻咳了一声,板着白脸道了一句:“大娘子,祭酒吧。”
     
      再说下去,老爷都要气得从地里跳出来了。
     
      “诶。”林大娘这才支使大将军父子俩和怀桂上前给她胖爹倒酒。
     
      “胖爹,是好酒,你也还是省着点喝……”
     
      “外祖父,我娘就这个样儿,您多担待点……”
     
      这时,林府的大娘子和她亲儿子同时说出了声,林大娘一听小将军那般说,静默了一会,厚脸皮的大娘子又面色不改地道:“爹,你是看出来我涵养有多好了吧?我现在可是京城有名的好脾气贵妇人,您就放心我吧。”
     
      大将军一听,眉毛自行一跳,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他家大言不惭的大将军夫人。
     
      出了名的好脾气?
     
      她再乖戾的学生见着她都要缩脑袋,这算好脾气?
     
      是了,是好脾气,才让人信服,才会让人缩脑袋不敢跟她犟,以德服人嘛。
     
      大将军这么一想,觉得也是,她是脾气好来着,便又回过头,给岳父大人敬酒了。
     
      小将军则凑到外祖父的墓碑前,跟他说悄悄话:“祖祖说,我爹惯她跟您惯她差不多,您看到了吧?”
     
      小将军亲了亲墓碑。
     
      这时小花儿也把一早自己亲手编的小花环戴到了外祖父的墓碑上,还夸外祖父:“外祖,好看,漂亮。”
     
      林大娘听了好笑不已,她看着父亲的墓碑,心想,这一切他都看到了吧?
     
      他看到她活得有多好了吧?
     
      他想要她过的生活,她已经过上了。
     
      她不知道有多庆幸成为了他的女儿,也不知道有多感激他给予她的一切,是他给予了她爱与自信,给予了她物质,才让她成为了一个积极的人。
     
      她最辈子最大的运气,就是投胎,成为了他的掌上明珠。
     
      怀桂这时看着姐姐微笑地看着爹爹的墓碑,眼里全是泪,他让可娘与姐姐并排跪着,他则在她们身边给父亲磕了个头,“爹,儿会时不时带着母亲和娘,您的孙儿和媳妇来看您的。”
     
      益可娘抱着孩子也给公爹磕了个头,起来时眼睛里也有泪。
     
      她小时经常听到她这位公爹的名声,那些见过他的人都是受过他银两周济的,来他们益家也是来骗银钱的,说他的话不外乎他有多胖多丑,他又挣了多少钱,他又奸滑地给皇上送了多少粮博了多少好名声,有关于他的事总是不绝于耳,坏的多过于好的,而她的父亲却总是敬他一二,告诫他们兄妹不要以貌取人,她曾想,这位江南第一善人好傻,花了那么多银子,他帮助过的人却在别处到处乱说他的坏话,他都不知道呢,不像他们益家人,谁好谁坏,他们心里都有数。
     
      等年纪渐长,她才明白,当一时的善人容易,当一辈子的善人,却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一个人总是有余力去做好事,他得有多厉害,才有这个么资本?才没有被恶毒的人心同化成同类人?
     
      而真懂得他,也只有她进了林府时间久了,她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怀桂哥哥说,爹是个不拘于世俗的人,姐姐说他错了的地方,他会在自省己身承认错误,而姐姐错了的,爹从来不会说她错,只会手把手带着她一遍一遍地去明白那个道理,哪怕少挣些钱,多走点冤枉路,他都不介意,更不会责骂她;而对他这个拙子,爹不忍心训他,姐姐抽他一顿屁股,他都能双眼泛泪,似是打在他的身上一般地疼。
     
      怀桂哥哥说,他爹是他见过的心灵最强大,心地却最柔软的人。他的心就跟他的肉一样的软,他现在有时做梦,都能梦到在他怀里打滚的那种感觉。
     
      可娘想,一个父亲得有多受儿女敬爱,才让他在死去多年后,他们对他还念念不忘,说起他来,时哭时笑,就像他还活着一般鲜活。
     
      “爹,”这厢,林大娘接着弟弟的话道:“怀桂笨鸟后飞,你也看到了吧?”
     
      说着她眼泪就掉了下来,“还好先生师娘跟我都没放弃,要是扶着飞都飞不起来,我得把他那铁做的沉翅膀给打折了不可。”
     
      怀桂还没跟他爹诉两句衷肠,就听到了这话,又是哭笑不得。
     
      有着林大娘在,这一场祭拜又是哭又是笑的,末了,跪得太久的她都有些站不起来,还是大将军扶着她站起来的。
     
      林大娘被他扶着站了起来,朝他笑了两下,又忍不住嘴,胡咧咧道:“你要平时多对我好,莫要光这个时候献殷勤。”
     
      刀藏锋静默了一下,道:“知道了。”
     
      小将军在旁都捏起小拳头了,跟外祖母告状:“外祖母,您看看,我娘又欺负我爹了!”
     
      回头又跟外祖父说:“外祖父,您瞧瞧!”
     
      林大娘一侧头,朝他柳眉倒竖:“小将军,别以为你是我生的,我就收拾不了你!你敢在我爹娘面前说我坏话,你瞧我回去不扒了你的皮,我就不是你娘!你信不信?!”
     
      众人哄堂大笑。
     
      宇堂南容也是笑得差点岔气:“没名堂的东西!”
     
      乌骨心里倒有点小得意,嘿,这不就是他的小娘子,打头一眼见他,就胆大包天拉着他的手,要和他一起去喝茶赏花的小娘子。
     
      ——
     
      下午一家人回去,又用了个迟到的午膳,这一个午膳,就府里亲近的人在。怀桂会做人,把府中得力的管事们都请回来了,林大娘跟他们一一敬酒,得了女东家的敬酒,这些在林大娘手下做过事的管事们也是感慨不已。
     
      于他们,东家其实跟没换过一样,但女东家到底跟老爷和公子是不一样的,女东家很和善,待人体贴,她是个得他们底下人,还有底下人家中的孩子们的心的人,她来过底下走过一趟,到他们家来过一趟,问起她来、关心她的人总是有许多,而他们家中的儿女更是念念不忘东家娘子对他们的好。
     
      她嫁人也是有好几年了,但还是有人老记得她,总要问起她。
     
      他们也如此,大娘子在的那些年,他们吃够了她严厉的苦,但也收到了她严厉之后的不少好处,少东家接手后,是按着她的路线走的,更是让他们安心不已。
     
      有她在,只要她活着,林府的路就岔不了。
     
      林大娘这头也是好几年头一次见到以前在她手底下做事的大小管事了,人来得这么齐,她在敬完酒后也是给大家福了一个身,跟他们说:“多谢各位叔伯,兄弟百忙之中还能抽空来见见我。”
     
      女东家抬举人,底下人心里舒服,又起身跟女东家敬了杯酒。
     
      林大娘在父亲过逝后那几年,其实在林府是一呼百应的,她胖爹知道自己来日无多,在世时就已经让她代他独当一面了,他走后,林府更是跟着她一块往前走,直到她嫁后,她把手上的一切交给了林府唯一的公子。
     
      而林大娘在十六岁可以出嫁后,就一直把自己的光芒隐下,像她父亲在不行之前把她抬到台面上一样,她把怀桂推了出去,代她行职,遂她二十岁出嫁那年,怀桂接手了林府的一切,也无人觉得不适。
     
      她功成身退,以为过了几年没人会记得她,但再次见到昔日的好几个负责庄园的手下,见他们还记得过去不少的事情,林大娘也是始料未及。
     
      她这也才彻底发现,凡走过做过的,必留下痕迹,她当初私心作祟的一些事情,都出了一些成果。
     
      如她施手保下的一个犯了大错让五百亩上等水田一年无产的管事,现在已经全还了他那失手的那五百亩水田失掉的银钱,现在已经是负责林府一万亩水田的大管事,领年俸二千余两,其中不包括亩产量达标后的花红;而她当年提拔上来的某管事的女儿,现在也是大管事,膝下三女,有一女已经是林府下面的一个小管事,她道如大娘子当初对她所言,女子也能成大事,她必会用心栽培膝下另两个女儿,请大娘子放心……
     
      诸如种种,这场林大娘没想到的午宴,她的旧日下属,跟她说了很多的事,她也收到了仅仅几年,就已经有了结果的众多回馈。
     
      这一个午间,林大娘直到下午的时候午宴散了,才吁出了一口长气。
     
      她的大将军一直站在她身边没有走,尽可能地敛了一身的气息陪着她。
     
      孩子们都跟着长辈们走了,管事们也散了,怀桂也被她打发走了,下人们也被她下令离开了,午宴散了,就他还没离开她的身边。
     
      林大娘让她身边的贴身丫鬟和暗地里护卫他们的暗将们都撤到门外后,她抬头朝他笑,问他:“大将军,你看到了,你没迎娶我之前的我那些时光没有?”
     
      那些时光里,她活得非常的畅意,但同时,忧虑与责任也压在了她的肩上,让她不敢随意恣意妄为。
     
      刀藏锋在她的话后就点了头,他看到了。
     
      他迷恋地看着她的笑脸,她此时的脸有几许容忍,又有几分让他神魂颠倒的神采飞扬,这个时候,往往是他最弄不懂她的时候,他不懂,为什么一个有着最柔美温柔神色的小娘子,却总有一种百折不挠的表情,像是什么也不可能打倒她。
     
      “那些时光,于当时的我,其实可难过了……”林大娘这时笑了起来,反手紧紧地捏住了他握着她的手,“那时候的你,也是一样的吧?”
     
      刀藏锋的心在这一刻渐渐清明了起来,他明白了他这样的人,为何越发迷恋她的原因,他点头,并道:“是一样的。”
     
      是一样的难过。
     
      是一样的艰难。
     
      她一直知道他的不容易。
     
      他很抱歉,直到这一刻,他才彻底明白,她当年以长姐之身,扶持幼弟,撑起林府一府的不容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