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94章

第29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一行人舟车劳顿太累了,没一会,林夫人就让女婿女儿们回去休息了。
     
      一早,林大娘倚着大将军的肩膀打瞌睡,大将军则在打纸钱,一叠一叠地打着孔方孔,以表孝心。
     
      乌骨抱着醒来的小将军过来,就看到了此景,也坐下跟大将军一块打了起来。
     
      小将军喝过小丫姨端过来的羊奶,也加入了打孔的大队伍当中。
     
      林大娘这厢才清醒了点过来,穿好衣裳,打算先去母亲那看看,再去先生师娘那边看小花儿。
     
      怕突然环境生了,小花儿害怕,她还是由着她师祖娘他们带着她睡。
     
      江南的冬夜清洌无比,一冷起来,比起北地不遑多让,林大娘一出门就打了个冷颤,又抬头看天没下雨,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她的院子离母亲们的近,转几道回廊就到了。
     
      许是他们回来,长长的廊里都点头红灯笼,轻风一吹,红红黄黄的灯火就在风中摇曳不已。
     
      林大娘一路过去抬首四处看个不停,她离开林府也有好几年了,再回家,她确实与过去不同,现在的她是轻松与惬意的。
     
      怀桂担起了这个家,他让林府变得更好,没有没落,他给了他们胖爹,和她一个最好的回报。
     
      林大娘一进母亲们的院子,就听见人声了,这时才卯时过半,母亲们往往辰时才起,她不由步子快了些。
     
      她刚进去,林夫人院里的大管事娘子就过来了,“您来了?”
     
      “诶,娘她们都醒了?”
     
      “是。”
     
      “等着我?”
     
      大管事娘子玲娘笑了起来,道:“您知道的。”
     
      林大娘摇摇头,轻笑了起来。
     
      这下她脚下也快了起来,到了门口,丫鬟们刚打起帘门,她就听里头桂姨娘在碎碎念道:“我要梳个高的,显瘦,不穿这个袄夹了,我不怕冷,不穿了。”
     
      “嗯,梳个高的,袄夹要穿,我怕你冻着了。”
     
      “哦,夫人,知道了,我听你的。”
     
      林大娘一听她娘劝一句,桂姨娘就听话了,脸上的笑更是加深了不少。
     
      她以前都没想到,娘和桂姨娘能相处得这么好。
     
      母亲身边之前还是有大姨娘和二姨娘这两个打小随她进门的陪嫁相伴的,只是府里出去了不少姨娘,大姨娘和二姨娘又有林府出去的下人请回去当了义母,他们都是受过姨娘们关照又有了出息的人,条件好了想报恩情,大姨娘和二姨娘们又着实喜欢他们,林大娘当时就做主,放她们出去了。
     
      之后,她娘身边就只有桂姨娘陪着她了。
     
      而桂姨娘很显然陪得相当的好。
     
      她就是这么个性子,让她好好把怀桂生下来,她就乖乖听话,再难都要把孩子生下来;让她好好地陪夫人,她现在怕是心里眼里都只有夫人了。
     
      她是个能好好地在一个人身边呆一辈子的人。
     
      “桂娘。”林大娘一进去就笑着喊了她一声。
     
      坐在妆凳上的桂姨娘惊喜地转过头来,“大娘子!”
     
      “起这般早,是等我啊?”
     
      桂姨娘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我一早就醒了,想去找你,不过你会为,我就等着了,我正嗖夫人说今儿梳什么头发呢。”
     
      “我帮你梳。”
     
      桂姨娘连拉帮她梳头发的丫鬟的手,“小月,不用你梳了,大娘子帮我梳。”
     
      “大娘子!”丫鬟朝林大娘福身。
     
      林大娘朝笑着点点头,小丫拿过梳子给她,林大娘这头朝已经梳妆好,坐在桂姨娘身边的母亲看去,见她娘微微笑地看着她,那恬静温雅的样子让林大娘走到她们身边时,忍不住低下头在母亲的头上轻吻了吻。
     
      女儿从小就对她亲腻无比,但现在她大了,还如以前一样,这种打心底对她的亲近让林夫人不禁扬起了嘴角,朝女儿看着的眼神更温柔了起来。
     
      桂姨娘在镜子也抬起了双眼,眼睛里满是希翼。
     
      林大娘也低首,在她头发上吻了吻,还哄她开心:“桂娘,你头发香香的,好闻得很。”
     
      “大娘子,你喜欢啊?”
     
      “喜欢呢。”
     
      桂姨娘喜滋滋地挪了挪屁股,道:“夫人帮我制的发膏,是专为我一个人制的,你要是喜欢,我分你一点。”
     
      说着还表衷心:“别人是再喜欢,我都不分,夫人给的呢。”
     
      她还是如以往一样,一举一动就是带着拙气也生动活泼,林大娘这看着,心里也是满心的欢喜。
     
      怀桂把他的两个娘都护得好好的,让她们自在地活着,他小小年纪就把这个家撑了起来,他真是她的骄傲。
     
      “我娘专给你一个人做的?那我不分了。”
     
      “诶,大娘子,你别伤心,怀桂去年给了我好几套首饰,还有可娘也是,对我可好了,给了我好多好看的首饰,我给你和花花攒着呢,等我再清一清,回头就给你啊。”
     
      林大娘都乐出声了:“还给我和花花攒了呀?”
     
      “嗯嗯,攒了好多,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要给你和花花攒。”
     
      “谢谢桂娘。”
     
      “不客气!”背后大娘子轻轻柔柔地给她梳头发,大娘子手就是巧,梳得她的头怪舒服的,还好看,桂姨娘心花怒放得很,眼睛直往夫人那边瞄,示意夫人赶紧瞧一瞧,瞧她现在多好看。
     
      林夫人又是笑了起来,朝她笑着点了下头,示意她看到了,桂姨娘更是欢喜得眼睛直眨个不停,手都揪上了身后大娘子的衣裙了。
     
      林大娘这给桂姨娘梳好头,又给她送好了衣裳首饰帮她穿上,她眼光与一般人不同,桂姨娘被她打扮出来,老觉得自己可好看了,又跟夫人说:“今天老爷看到我,也会觉得我好看的。”
     
      林夫人又是笑了起来,笑得眼里都有泪光了。
     
      这憨姨娘。
     
      林大娘在母亲们这里走了一遭,这心情都轻快了起来,去了先生那边,先生和师娘也早起来,在等着她。
     
      今儿早上是在林夫人的院子里用早膳,林大娘送了先生和师娘过去,小花儿昨晚见过外祖母们,今日就跟她们熟了,加上师祖娘就坐在她的身边,她坐在外祖母的腿上能看到师祖娘,也安心不已。
     
      她是个极会观察人的,也跟母亲一样,嘴里喜欢说别人的好,一看到外祖母和姨外祖母,就指着她们头上的白色玉珠说漂亮,还请求能不能让花花摸一下,直把桂姨娘喜得把头都伸她的小怀抱里头了。
     
      很快小将军一来,场面就更热闹了。
     
      等怀桂小夫妻两忙完家事赶过来,就听到了一院子的笑声,怀桂未进门,嘴上就已经挂着笑了。
     
      益可娘也是听着笑声嘴角都翘了起来,眼里都起了好奇,不知道里头在说什么,大家都这么高兴。
     
      ——
     
      上午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了林家的坟山,这本是林府一家人对林宝善的祭奠,但行到中途得信,林氏一族的不少族人都赶过来了。
     
      林大娘也是发现了,这次他们回来已是完全不一样了,愿意向他们靠拢的人太多了。
     
      她对此很冷静,倒没有太多欢喜。
     
      林氏的族人跟她现在所知道的刀府不一样,刀府的是经过血与泪淬练起来的一个家族,这个家族在战场丢掉的命太多了,他们经得起风雨,也放得开很多得舍,她敢说,刀氏的族人要是受了刀府的牵连,刀府的族老和族人们绝对不会逃避与责骂刀府,而是同刀府一同共命运,共同承担责任。他们得了刀府多少的好,一分都不会否认,这是刀家绝大部份男男女女共有的血性,就是有一部份本性差的,在这环境里,他们也不敢背恩弃德,这就是刀府的大环境。而林氏呢?
     
      林氏不会,林氏族人只会在你风光的时候靠近你,吹捧你,在你经风雨的时候,马上唾弃甚至帮着外人残害你。
     
      与他们,现在就必须要维持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要不他们一旦觉得与林府和刀府亲近了,这胆子一壮起来,就得仗他们的势在外面为非作歹了。
     
      林大娘听闻后面传来的消息后,就让人叫了怀桂过来。
     
      “让他们回去,就说是大将军今天单程来祭拜岳父大人,不想见外人,他们要是对我们爹爹有心,改日再来祭拜也一样。”
     
      “是,姐姐。”
     
      林大娘看着沉着应声的怀桂,嘴角微翘,朝他又道:“以前林府只有一个爹爹撑着这个家,他行,而你只会比他更厉害。”
     
      没必要亲近不相干的,而相干的,自会就在身边。
     
      “姐姐,我知道。”怀桂失笑,要走前,跟林大娘说:“姐姐,你比以前对我好多了,说话可温柔可好听了,都不骂我了。”
     
      林大娘看着他微笑着道:“你要是犯蠢,你看我不打肿你的屁股!”
     
      怀桂一听,摸摸鼻子,灰溜溜地亲自去劝人去了。
     
      算了,他还是做事漂亮点才好,若不然都是当爹的人了,再被姐姐打肿屁股,都要没脸见人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