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91章

第291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京城也是有不少人得知刀大将军要陪夫人回怅州探亲,相交好的,还给刀府送了点薄礼,说是让他们带给林府的,算是他们对刀大将军夫人母亲的一点心意。
     
      刑法世家左家也送了不少东西来。
     
      林大娘收的女弟子就是出自左家,左老太爷亲自带着孙女上门拜访的林大娘,林大娘在考校过她的功课后,就收了这个年仅十二,但已熟读百书,且也是过目不忘的天才小娘子,当是自己的亲传弟子培养。
     
      她是收了这位左十娘子为亲传弟子,并把她塞进了国学堂,私下里也没少给她这位女弟子补功课,左老爷子对她甚是感激,断断续续的给刀府送了几次礼,有次甚至还送了一本左家几百年前传下来的孤本竹简给宇堂大师为礼,让林大娘对左家为家中一介娘子出的大手笔乍舌不已。
     
      这哪只是左老爷子初初见她所说的不想埋没家中天赋异禀的小孙女,简直是把小娘子当左家另一个传家人重视,不惜血本栽培了。
     
      在这京城里,也就总是不同凡响,与寻常人等人家不同的左家人能干得出这等事来了。
     
      而林大娘收了左十娘为弟子,确实是因为看中了十娘子这个小孩儿本身的才能,但相对的,她得到的回馈也不少。
     
      现在左家可是掌握着京城中最重要的命脉,无论是大理寺寺卿左义明,还是刑部尚书左常春,这两个人是皇帝的心腹大臣,京城乃至全国的大小刑都是由这两兄弟掌控,且他们铁面无私,更是被人忌惮。
     
      左十娘被林大娘收了当亲传弟子,左家也算是与刀府算是绑在一块了,在往后有人动刀府的时候,也得顾忌着左家一点。
     
      而且让林大娘奇怪的一点是,左家身为皇帝的直臣,丝毫不介意与刀府走得近,甚至还有点热络。
     
      这不,他们去要回林府,他们就又大包小包送来,说是家里老太爷给林府的礼,望大将军捎带一程帮他们带过去。
     
      这厢,刀府一行人明日就要启程,行李这些这天下午已经送去大半了,剩下的一小半明早跟着人一起走,因着家中的已经心好了,当夜林大娘开始给小将军和小女儿收了。
     
      她有说让小将军跟小女儿准备给外祖母和姨外祖母的礼物,还有舅舅,舅母和小表弟的。
     
      这一通收,她发现小将军给小表弟的是一块用银子刻的小奖牌,这是小将军一般做了很厉害的事,例如会甩一连套剑法的时候,她奖给他的。
     
      小将军平时珍惜得很,时不时就要拿出来数一数,还要拿帕子擦一擦,能给出一块来,可知他对小表弟的心意了。
     
      而给外祖母们的,是小将军画的一张画,里头有两个娘子一样的人手牵手,小将军指着那个高一点的说是外祖母,胖一点的是姨外祖母。
     
      他依稀还记得外祖母们是什么样子的,林大娘一看,见瘦的那个身前还有一簇花,胖的那个面前还有一个肉包子,她也是哭笑不得。
     
      目前看来,她儿子画功是没继承到她的,但创新能力看来是跟上了。
     
      而舅舅,舅母的,小将军则是要给两把小剑,是他从皇帝那得来的,皇帝赏他的时候说是要给他和他以后的娘子用的,小将军颇为慷慨,对母亲说帅胖成亲还要得好久,就先给成亲了的舅舅和舅母用罢。
     
      林大娘亲了他好几口,夸他:“小将军真大方,果然不愧为天下第一帅!”
     
      小将军得意,“那是,小将军好大方的!”
     
      林大娘笑着又捧着他的小脸重重地“啵”了一大口,啵得小将军直往身边爹爹的怀里躲,咯咯笑个不停,还朝爹爹告状:“小娘子就是缠人,烦人得很。”
     
      林大娘也朝她夫君告状:“藏锋哥哥,你儿子说我烦,你快帮我报仇!”
     
      这头小花见母亲清点好哥哥的东西装进大箱子了,她紧张地看了看丫丫姨帮她整理好的小箱子,又抬起小脸蛋怯怯地看着娘亲,叫了娘一声:“亲亲娘。”
     
      “娘看看啊,看看我们花花给外祖母他们备什么好东西了。”
     
      林大娘凑过头去看,看到了一箱的小手帕小枕头,还有小木剑等,样样精致得很。
     
      林大娘知道这些小东西,都是小女儿请针线娘子画好框,由师祖娘带着她拿着小剪刀和针线做出来的。
     
      这个爱做家事的小娘子可是为此忙好久了,从知道要去江南看外祖母他们,小娘子就开始忙起来了……
     
      “呀,太漂亮太好看了,花花,告诉娘亲,这些漂亮的小东西都是给亲亲娘的吗?”林大娘抱着小箱子爱不释手地问。
     
      小花红着脸笑了。
     
      “不是给娘的?”林大娘又惊讶地问。
     
      小花知道娘亲在逗她,羞红了脸,也不忍心摇头拒绝娘亲。
     
      “不是给娘的?唉,那亲娘一个,总可以吧?”
     
      遂林大娘又骗得了女儿的一枚小香吻,又认真地问了女儿一遍,知道小枕头是送给外祖母的,小手帕是送给姨外祖母的,小木剑是要送小表弟的,另外两块红色的小枕巾是送给舅舅,舅母的。
     
      林大娘翻过记住后,又小心地把东西折好叠回小箱子,把它放到了她的大箱子里,跟女儿承诺:“娘亲一定替花花保管好,等到了江南现交给小花花,送给外祖母他们!”
     
      花花“嗯”了一声,小手拉着娘亲的袖子一角,“谢谢亲亲娘。”
     
      “那再亲一个。”林大娘逮住每一个机会朝小娘子讨她的小香吻,又把女儿逗得羞红着脸咯咯笑了起来。
     
      刀大将军在旁看着不断失笑,小将军则在他耳边跟他说:“你莫要太宠她喽,娘都要把妹妹的嘴都要亲烂了。”
     
      ——
     
      江南怅州。
     
      自从知道姑爷一家要来怅州过年,自收到准信,林府上下都忙了起来,刚刚才十一月中旬,之前林大娘子的院子就被翻修出来了。
     
      到下旬,林府上下就盼着姑爷他们归了。
     
      林夫人倒还好,还算镇定,就是桂姨娘打从知道大娘子要归家,就天天看黄历,每天扯黄历数日子过的人都是她,到了十一月下旬,她就更坐不住了,这天一早醒来,就求她的夫人:“夫人,您能不能让日子过快点,马上过到腊月大娘子外孙儿们归家那一日啊?”
     
      在桂姨娘眼里无所不能的林夫人安慰她,“不用着急,也没几天了。”
     
      桂姨娘哀鸣,“可是我很想马上就到那一日。”
     
      她想快快见到大娘子,让大娘子看看夫人和她的小孙子。
     
      林夫人也没办法,只好笑着劝慰她再耐心点。
     
      这头桂姨娘一边嫌日子难捱,一边又去跟儿媳妇商量,能不能让小孙子多吃点奶,再长胖点。
     
      她跟儿媳妇说:“大娘子最喜欢胖娃娃,她就最喜欢怀桂小时候了。”
     
      后来怀桂瘦了,就不那么喜欢了,还把自己嫁出去了。
     
      益可娘也是个惯会哄娘的,笑着朝婆婆道:“今儿又胖了点了,您看?”
     
      桂姨娘看着胖孙儿,笑得眼眯了,“小孙儿是胖了,等你见着胖帅哥哥了,一起帅啊!”
     
      益可娘哭笑不得。
     
      桂姨娘这头看过孙儿,又去看大娘子的新院子,她记性最好,知道大娘子平时最爱的花花草草和颜色,看到院子一点不对的,就慌忙去找夫人做主,让夫人给换了。
     
      她这从一得知大娘子要回来就如此,一天到晚都忙得很,还嫌日子难过,大娘子还不归家,怀桂也是拿她没办法。
     
      这十二初,怀桂收到信,看到中旬姐夫和姐姐就要到了,马上去母亲们的院子跟她们说。
     
      桂姨娘正在逗夫人怀里抱着的小孙儿,一听说还要十来天大娘子他们才会,顿时失望不已,朝说只要几天就能回来的夫人看去。
     
      林夫人见她委屈得很,只能再宽慰她:“正好,趁大娘子还没到家,你最近少吃点,多走点路,见你身体好,她不知道有多高兴。”
     
      “可是,夫人,我瘦好多了。”桂姨娘伸出胖手,握着手掌都握不住的胖手腕道:“都瘦半圈了!”
     
      带着孩子陪母亲们的益可娘也给娘助威,“母亲,娘是瘦了不少了!”
     
      “好大的一圈是不是?”桂姨娘一听,马上接话。
     
      “是呢,娘。”
     
      “可娘就是眼神好!”桂姨娘又朝夫人伸手,“夫人,不信您摸摸!”
     
      林夫人拍了下她的手,“是瘦了。”
     
      桂姨娘傻笑了一声,“您看,我没骗您吧,我一知道大娘子要回来,每天都只吃一碗糖水了,都不吃多的,您也不是不知道。”
     
      是只吃一碗了,只是吃了两天,发现不够,把小碗换成了大碗,里面装的还是以前的三碗糖水点心的份量。
     
      林夫人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她没超量,也就随她去了,现在见她还拿出来说,更是失笑不已。
     
      憨姨娘还当自己只吃一碗了,比平常吃的少好多了,回头女儿一回来,还不定要怎么说她。
     
      怀桂也是汗颜不已,清醒的儿子提醒亲娘:“这事您别跟姐姐说,让姐姐自己发现,再夸你。”
     
      怀桂也不愧是最懂亲娘的人,桂姨娘一听,点头就道:“那我不说了。”
     
      说着还喜滋滋不已,“大娘子一旦自己发现,不知道会有多欢喜,不定要怎么夸我呢。”
     
      这下,连最是宠爱她的林夫人也没忍住轻笑了起来,还拍了下她的手。
     
      桂姨娘一看连夫人都赞同她的想法,更是高兴不已,于是中午这一顿饭,愣是开怀地多吃了一碗。
     
      这厢怀桂陪着母亲们用完早膳,又和母亲说散了会步,说了会话,等她们午睡好了,这才抱了儿子,带着小可娘回他们的院子。
     
      “你小心点,路有点滑。”要上小桥的时候,抱着儿子的怀桂侧过身,等小娘子上了小桥,这才抱着儿子走在了她的身后。
     
      ××  
     
      刚下过大雨的木桥有点滑,怀桂不放心她,又叫前面走着的丫鬟过来,扶着少夫人一点。
     
      益可娘见他还让人来扶,小小地白了他一眼,道:“我自己行的,就一点点路。”
     
      “有水。”怀桂笑着回她。
     
      可娘咬着嘴笑了一下,等下了桥,看着他们下来了,又马上走到了他的身边。
     
      怀桂笑看了她一眼,跟她说:“多谢可娘妹妹等我。”
     
      可娘抿着嘴笑,她没初嫁时那般被他逗得团团转了,但也还是喜欢他逗她的样子。
     
      “对了,怀桂哥哥,”益可娘拉着他的袖子跟着他一道走,这时张口道:“娘说姐夫长得好凶悍,背后还背了一对大刀,天天都背着,是真是假呀?”
     
      怀桂一听,真真是哭笑不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