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90章

第29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十一月的燕地已是极冷,这天林大娘一早醒来,发现大雪纷飞,她今早还要去学堂上课,一大早的府里的事还得她过问,遂一起床她就忙极了。
     
      他们眼看就要启程去怅州了,京里不少要打点的都得现在要安排好了,年节礼这些不可能人不在,就废了,这早小丫就把日前备好的礼单拿出来念,哪家多少要增减的,得他们大娘子定,等会也好再重新安排。
     
      等林大娘逮着空把他们两口子收拾好了,乌骨带着小将军和小花儿他们都来了,好在大将军带着儿女们用膳,她这才算腾出手,打算快快把府里的事都定了下来好去上课。
     
      先生今日带着师娘已经过去了,先生也要走,学堂里的事太多了,师娘得帮着先生一点才行。
     
      这时候乌骨还非要凑热闹,凑她身边嘲笑她:“管家婆。”
     
      “吃你的饭去。”管家婆差点翻白眼。
     
      乌骨拿着他的肉饼咬了一口,放她嘴边:“吃一口?”
     
      林大娘冷眼看他。
     
      乌骨又把饼收回去了,当下两大口就塞进了嘴里,还舔了舔手指,拍着肚子得意地走了。
     
      怎么可能给她吃?逗逗她玩罢了。
     
      林大娘气不过,问坐在身边的小丫姐姐,“咱们家这根老骨头是不是越来越欠拆了?”
     
      小丫憋笑,宽慰她:“没几天咱们就能回怅州了,骨爷这几天高兴得很。”
     
      “呵呵。”林大娘冷笑。
     
      “大娘子,”小丫这时凑过头来,轻声跟她说:“这段时间你忙,骨爷都不太见得着你,他不过来跟你说话,你都跟他说不上几句。”
     
      林大娘怔往了。
     
      可不就是,太忙了,连小将军也只有晚上那一段时间能跟她处一会。
     
      乌骨得帮她带着小将军,还在顾着小花儿,一天到晚忙个不停,却连跟她好好说会话的时间都没有。
     
      在他心里,她一直都是他的小娘子,是他的女儿。
     
      这厢林大娘把手头的事忙完,马上坐到了膳桌前,给乌骨拿了个饼包了个肉夹馍,讨好地跟他说:“骨头爷,今儿带着小将军小花儿跟着大将军跟我去学堂,帮我去抖抖威风呗?”
     
      乌骨斜眼看她。
     
      “咱们不是要走一段时间吗?吓唬吓唬那帮麻瓜,让他们在我走后都老实点。”
     
      乌骨一听,吓唬人?这个他喜欢,他便点了头,跟她得意地道:“我带迈峻过去跟他们谈一轮。”
     
      说着便朝他孙儿看去。
     
      小将军一听,眼睛骨碌一转,还朝自己拿筷子的手看了一眼,见肉肉的小拳头结实得很,便朝他祖祖坚定地一颔首。
     
      保证完成任务!
     
      林大娘见着这祖孙俩的眼神交汇,也是好笑,正要说话的时候,却见大将军拿起她的粥碗喝了一口,然后把他那半碗给了她。
     
      林大娘接过,看着自己的那碗,朝他笑个不停,问他:“凉了?”
     
      “有点。”大将军淡道。
     
      林大娘含着笑喝着他那半大碗热呼呼的粥,心里美滋滋的。
     
      他回来了就好,回来了,知她冷热的人也就回来了。
     
      这天林大娘带了浩浩荡荡的家人去给她吓唬麻瓜,可怜的麻瓜们一大早在没上课之前就集体被小师弟亲切约谈,他们本是满怀对小师弟的拳拳爱心去的,结果跟小将军切磋了一下武艺,一个个披头散皮,衣裳污脏地回了。
     
      末了,小将军还在他们走前说,我家还有个大将军哦,很厉害的大将军。
     
      这吓得几个对先生别有用心的学子胆立刻就怂了。
     
      得了,小将军都打不过,别提大将军了。
     
      大将军也是视察了一下他久时没来的学堂。
     
      这一次的学生他没怎么接触过就走了,再回来,发现这些个俊才们年纪大的颇多,有很多都是十五六岁,用他娘子的话说,就是脸嫩得一掐就能掐出水来的美少年,他娘子一上课,这些眼睛就齐涮涮地盯着他娘子不放,有几个看着她的那眼神痴痴呆呆的,看得大将军心里一把火,本来只是在旁边看几眼就走的人干脆进了课堂,站门边横了这些人几眼。
     
      因他的到来,课堂一时之间鸦雀无声,人人心神不灵,林大娘不得已,用她的眼神逼退了大将军,把逞威风的大将军轰了出去。
     
      等他一走,林郎中大人也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这群麻瓜们,“知道差距在哪了吧?个个都当自己潘安再世,以为在某些楼里呼风唤雨就以为全天下的娘子们都会拜倒在你们的袍子之下了?美得你们,没你们娘给的银子,爹给你们仗的势,你看那楼里守门的能放你们进去不?我看你们就是出去要饭,也比不了叫化子强,人家好歹有经验,低得下头,你们呢?本事没三分,眼睛却长头顶上去了,我也不知道是哪辈子造的孽摊上了你们,以为你们顶多一年就能出师,结果是我眼瞎了,你们这一批,没三年都出不了栏……”
     
      林郎中一通话说了小半柱香,直把麻瓜们说蔫了,才放过他们,但因着浪费了这一点时间,她这一上午都没休息过,把课时都补了回来,再出门,疲惫的她还忘不了跟麻瓜们说:“教你们教久了,你们的痴呆都传染我了,我都觉得我变蠢了,还好有一段时间能不用见到你们,你们都不知道我有多高兴,那感觉就跟我求了菩萨三百年,菩萨终于成全了我一样。”
     
      说罢,最后打击完学生们的林先生踩着小步甩着罗裙就出门去了。
     
      有些学生们心里是怎么看她的,而她家大将军所介意的,她心知肚明。
     
      她是个女先生,从一开始这点是朝野上下都知道,她也从来没想过穿得像个男人,或者灰头土脸地来上课,当然她也不会特意穿得花枝招展,但她是刀府的大将军夫人,是江南出身的娘子,穿衣打扮自有她的习性,是比较出挑,再加上模样,在一群春心萌动的公子哥面前,她嘴再毒辣,还是有那么几个人对她有所暇想,但大家都是聪明人,知道掩饰,她也不可能因为这个就不教人家了,但这些人的贼胆撑不起他们的贼心,她家大将军还没说什么呢,就看两眼,这些人就做贼心虚一个个不敢看他了。
     
      可把她害惨了,回头都不知道要怎么割地赔偿,才能哄好她家大将军那个超大加大级别的醋桶了。
     
      ——
     
      在十二月初,刀府一切准备就绪,即将要起程去江南。
     
      这厢,皇帝也召见了他们夫妻俩。
     
      皇帝这次是在盘龙殿见的他们,让他们跟他坐同一个桌说话,没有像往常一般君臣有别地上下坐着。
     
      “老德子说你瘦了,一看,是瘦了,是瘦了点吧?”最后一句,皇帝转头问的大将军。
     
      大将军颔首:“是。”
     
      是瘦了不少,她太忙太累了,回头到了船上,就让她好好几个懒觉。
     
      “你回来了,就劝着她点。”皇帝跟他说。
     
      “最近太忙,”皇帝跟他说这事,大将军还是愿意跟他聊几句:“您也知道,份内之事,总得忙好才行。”
     
      大将军没有表功,只是陈述事实,皇帝点了下头。
     
      就是因为他们份内之事做得太好了,他拿他们毫无办法。
     
      尽管毫无办法,皇帝也承认,他的天下就是有了他们这些臣子,才有了现今的盛景。
     
      现在外面的太平盛世,都是他们一步一步博来的。
     
      “怎么样?”皇帝这时候偏过头问他身边的林大娘,“要回家乡了,是不是高兴啊?”
     
      皇帝正常情况下,是个极会说话,也极容易让人跟他聊天的人,林大娘笑着回道:“是高兴,您也知道我们家大将军有多威风,我简直是迫不及待要带着他回去显摆了。”
     
      皇帝失笑,指了指她:“在朕面前,都忘不了拍你家大将军的马屁啊?”
     
      “哪呀,这是臣妇的心声。”这几天受够了醋桶大将军的苦的林大娘这时候了都不忘表衷心。
     
      皇帝摇头不已,朝她说:“那朕再给你绵上添花罢。”
     
      说着他就叫张顺德拿旨过来。
     
      皇帝给林母写了一道诰书,加封她为三品的诰命夫人,内还有一众的赏赐,连诰命服都是出自内宫尚衣库所制,再送达礼部走文书。
     
      一般的诰命夫人服都是礼部着下备妥。
     
      林大娘这次是真心诚意朝皇帝拜谢了一番。
     
      她是个再世俗不过的人,皇帝的这道加封诰书足以让她娘在怅州那边风光无两了,三品的诰命夫人都够怅州知州提督见着她娘都要客客气气行半礼了,这也是给林府在怅州的地位加持了,在这个世道,这是实实在在的好处,比皇帝赏黄金万两更实在。
     
      皇帝这是打头一次见林大娘如此真心诚意朝他道谢,恭敬无比,连带大将军都起身跟他行了重礼,他也是微愣了一下。
     
      这主意,其实是德妃出的,他当时不过是想给他们赏点东西回去涨涨脸,聊表恩宠,但德妃提了一嘴,与其给那么多林府本身就已经有的,不如给一道尊重林郎中大人其母的加封诰书,想来这个要比金银得林郎中的心一些。
     
      林大娘拜完谢,重新坐下,这时候只听她家大将军跟皇帝道:“您要是每一次召见我们,都有这等好事等着末将,末将还挺想多进几趟宫来。”
     
      皇帝一听,顿时就想把诰书收回。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