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89章

第289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大将军夫人。”
     
      林大娘朝张顺德摇摇头,“公公,您就这么帮我回吧。”
     
      皇帝用她用得顺手,哄后妃高兴的事也让她干了,他不会认为她会拿此当殊荣,兴高采烈地去吧?
     
      她能帮的,已经尽力了。
     
      要是大将军在京里,都替她挡了过去,皇帝应该知道的。
     
      他不能仗着她心软,拿捏着她的短处,就为所欲为了。
     
      要是如此,这皇宫她怕是从此以后再也不能进了。
     
      张顺德见她着实不想去,也没为难她,回头替她跟皇帝婉转地把话说了,又道各夫人都没进宫,就大将军夫人一个人进,她确实也为难。
     
      皇帝听此没出声。
     
      张顺德看他脸色,又道起了林郎中的忙碌起来,说起她最近瘦了,他去时,她说话的声音都是哑的,说是最近课上得太多的原因,连喉咙都肿了。
     
      皇帝听了,朝他看了一眼,随后他摇摇头道:“朕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唉,朕再想想办法吧。”
     
      “您别着急,慢慢来,德妃娘娘会知道您的心意的。”
     
      皇帝点点头,嗯了一声。
     
      德妃确实是他的福星,她虽没搬回来,但他因常去她宫里走动,跟她说说话用两顿膳,这身体也好起来了。
     
      她对他还是上心的,就是不再插手他寝食,但张顺德去问了,她还是会答,他过去要用膳,备的也都是他吃着肚暖胃舒坦的。
     
      只是她没以前那样爱对他嘘寒问暖,有时候他去坐半天,她也不出声,这点皇帝还是有点适应不了。
     
      不过,今日皇帝也想到办法了,她不想与他说话也没事,他带点奏折过去看看,她茶水总免不了要给他几杯喝,时日一久,总能说上几句话的。
     
      “不来就不来吧。”皇帝又道了一句。
     
      她来了是好,不来,皇帝也不想为此节外生枝。
     
      大将军要回来了。
     
      他那个人,可是最敢说话不过了,皇帝不想最近这日子才好过一点,大将军一回来就拿他那张嘴气死他。
     
      张顺德看皇帝不计较,也是松了口气。
     
      说实话,他觉得大将军夫人已经尽力了,他们要是再逼她做点她不愿意做的,她要是恼火起来,再加上即将要回来的大将军,两夫妻强强联手一块儿横,到时候,为难的又是皇上了。
     
      ——
     
      林大娘没去搅皇帝后宫的浑水,专心上课给腊月的探亲挪时间。
     
      她最近上课上多了,课都没时间备了,干脆甩开书,就学生们的本身的问题跟他们扛了起来。
     
      这次的学生多了,问题也多了,刺头也多了那么一两个,林大娘其实早把他们训服了,但最近她干了件不得了的事,收了个女弟子进学堂,这群名门世家里的刺头就又出来不服气了,林大娘就又把他们提拎出来,就他们平时听不懂的问题拿出来在课堂上讲解,还是听不懂的,她就让女弟子出来答,然后在女弟子帮他们道好后,极尽嘲讽之能盯着那几位公子哥。
     
      她不发一言,就能让人爆红脸,低头不敢跟她对视。
     
      林大娘下旬讲课的节奏就快多了,学堂里的学生这也才明白,他们先生是他们每个人的名字都记得,出生来历一一明了,长短处也是再记得不过的,她在开学的第一堂课上讲的那句我会全心全力把我所知教予你们每一个人的话说的不是假的。
     
      林大娘最近是用出了全力来教学生,用脑过度,除教学之事,脑子里也装不进太多别的,所以等这一天下完课,看到她家大将军来学堂接她放学时,她看到人,还以为自己大白天就想男人了,还轻拍了下自己的脑袋。
     
      直到身后的跟着的辛娘子她们给他请安,她眼睛刹那瞪大。
     
      敢情她这不是大白天就发春?
     
      刀藏锋走过来就低头看她,挑了下眉。
     
      林大娘眨了下眼,又胡说八道了起来,“大将军,你这一去,是不是吃了什么迷惑美娘子的迷魂草,怎么我一见你,这心口就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呢?”
     
      跟着她的管事娘子们正在往后退,退到半路听到这句话,皆低头掩笑了起来。
     
      刀藏锋淡定地颔了下首:“跳得凶?”
     
      “凶!”林大娘挽着他的手,她这刚从课堂里出来要去教舍见先生的路上就见到了他,便带着他一块同去。
     
      她这时说着话,也不停地抬头看他。
     
      她没有过多的表露情绪,但疲惫的眼睛因他的出现亮了起来。
     
      刀藏锋一低头,就能从她的眼眸看到自己的脸。
     
      “回府我仔细听听。”看是不是真的,他看着她道。
     
      林大娘笑了起来,双手挽着他的手不放。
     
      “你回府了?”
     
      “回了。”回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裳。
     
      “什么时候回的?”
     
      “刚才,中午入的京城,先去了宫里一趟。”
     
      “见着皇上了?”
     
      “嗯。”
     
      “那大将军,你出来的时候,确保皇上是醒的?”没气死他吧?
     
      要是气死了,那就太好了。
     
      “是醒的,又让我滚。”刀藏锋见她的脸顿时拉了下来,又接道:“赏了我们府里不少东西,你回去数数。”
     
      林大娘一听,刹那又欢喜了起来:“不少吧?”
     
      “不少。”
     
      刀大将军夫人这时必须控制才能制止两个嘴角拼命往上翘的冲动,“那醒着好。”
     
      气死了,他们就捞不到更多的银子了。
     
      林大娘带着她家大将军去见完先生,平时她还要慢悠悠地跟先生和师兄弟们说会儿话,这时却指挥着大将军去拿她要带回去的书箱,跟着人就要走,有想问她问题的人,都被她叉着腰瞪走了。
     
      她欢欢喜喜地跟了大将军归家去,那样子,看得她的同门同撩摇头不已。
     
      最近见她大发神威太多次了,都忘了,她一见她家大将军,就跟见着了大座金山似的,眼睛贼亮不说,整个人都还要往他身上飘,人家手指都不用勾,她就跟着人跑了。
     
      有师兄弟见着小师姐只要小师姐夫,连学问都不管了,有些吃味,还想朝先生告状,但见先生也瞪他们,这状也是不敢告了。
     
      宇堂南容也是看女弟子那样子极为碍眼,但是,徒婿回来了,他们就可以回江南,去看他刚出生的义孙了。
     
      他还要留在京里多呆几年,也只能趁有机会的时候能回江南就回一趟,下次再回,就得好几年后了。
     
      这厢林大娘跟着她家大将军春风得意,走路有风地回了府,哪想才一进他们刀府的大门,小将军就跟个霹雳弹似的冲了过来,冲到了他爹爹的身上,抱着他爹爹的头,抓着他的头发就吼道:“你个没良心的。”
     
      小花儿也在旁边,她是跟哥哥来等爹爹和娘亲回家的。
     
      林大娘这时快步过去抱了她,一回头就听小将军在跟大将军发火:“你回来为啥不告诉我?为啥不等我跟妹妹回家?你去找娘,为啥不带我们?我很生气!妹妹也是!”
     
      花花在娘亲的怀里正看着她爹,听到这话,花花软软地道:“哥哥很生气,花花一点点。”
     
      花花也有一点点生气,但爹娘现在都回来了,她不生气了。
     
      刀藏锋回来的时候,儿女们被他们师祖娘和姑姑带去他们刀家军营看将士们一月一比的赛武比拼去了,便没等他们回来就去接他们母亲去了,这时他腾出一手,抱过了怯怯看着他的小女儿,等一抱她过来,他就亲了亲她的小额头,与她道:“是爹爹不对,忘了等你跟哥哥。”
     
      这下,花花也不胆怯了,抱着他的脖子就轻声喊爹爹,朝他摇头,示意他她不生气了。
     
      “爹爹坏。”小将军还是不服气。
     
      “哥哥,可是爹爹现在不坏了。”小花小声地跟哥哥讲,还亲了哥哥一口,“哥哥乖,不生气了。”
     
      “好吧。”小将军最是疼爱妹妹,见她给爹爹求情,碰了一下她的小脸,嘟着嘴答应了。
     
      刀藏锋看着儿女们嘴里眼里都是笑,那一身与影随行的冷洌气息刹那全无。
     
      林大娘在旁看着哀怨不已,问这大小三个:“请问一下,你们中间,还有没有我的立足之地?”
     
      没有的话,她就要一个人回去了,不等他们了。
     
      小将军一听,就朝她吐舌头扮鬼脸。
     
      他们这一路都是被他们父亲抱着回去的,小将军一路叽叽喳喳,带着妹妹把他们最近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说了。
     
      晚上等家人都回了,一家人这是好不容易人都聚起了吃了顿晚膳。
     
      膳后没多久,等林大娘送完先生和师娘回院回来,发现小将军和小花守在他们父亲身边,他们家的大将军在他们玩耍的长榻上已经睡着了。
     
      小将军看到她来,还嘘声让她轻轻的,说话声音不要太大了,并且,之后他就牵起了妹妹,小声地跟母亲说要带妹妹去找义祖,让义祖送妹妹去师祖爷和师祖娘那边睡。
     
      他们本来是今晚要跟他们爹爹睡的,所以才留了下来。
     
      林大娘见她家大将军已经沉沉睡过去了,她一凑过去看他,就见他朝她这边的方向转过了头,手也过来了。
     
      她忙拉着放下,没让他抱到她,随后则赶紧带着小将军他们到了门边,这时候知春也把骨爷叫过来了,林大娘把花花放到了他手中,让他给先生他们送过去。
     
      “他睡着了?”乌骨往里头看了看。
     
      “睡着了,”林大娘压着声音说:“提前了好几天回来,怕一路上都是赶着回,没怎么休息过。”
     
      “我就说了,”乌骨啧了一声,“他那几十个随将一回来倒头就睡,都不跟我说会话陪我练两手,打都打不醒,他是进宫半天一回府,还非要洗个澡穿得跟个爷似的去学堂找你,我还当他功力又大进了呢。”
     
      原来这是撑的,让他装。
     
      “祖祖……”小将军这时候拉他祖祖的袍子,跟他说:“爹爹还是很厉害的。”
     
      “是了,厉害。”乌骨一手就把他提了起来放背上背着,朝他家小娘子道:“你去吧,孩子归我了。”
     
      这头林大娘简单洗漱了一下,就让丫鬟们拿来被子,钻进他的怀里,跟着他打算在儿女们玩耍的长榻上将就一夜,就不叫醒他回房了。
     
      次日一早,刀藏锋听到了远远传来的公鸡的打鸣声,他睁开眼,搂着怀里的人往窗边看去。
     
      外面狂风大纵,天还没亮。
     
      这时,他低下头,在黑暗当中看着她的脸,听着她轻浅的呼吸,这才真正地长吁了一口气。
     
      他把需大半年的事情压在了三个月做完,每日奔波不断,为的就是这么一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