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87章

第28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沉盈走后,林大娘许久都没动弹,心中莫名有几许难过。
     
      “小师姐。”
     
      有老师弟叫她,林大娘抬起脸看他,朝他微笑。
     
      “小师姐,人各有命。”
     
      林大娘点点头。
     
      是,人各有命。
     
      她觉得不好受的是,他所背负的,所付出的,比得到的多太多了。
     
      十月的天一凉,燕地很快就冷了起来,这时候宫里也传来了消息,九皇子妃突然暴毙在了宫中。
     
      这事本来只是传出来暴毙,但没几天,此事因王家插手而大了起来,有消息传九皇子妃是太子妃弄死的,这消息有鼻子有眼的,甚至传出了太子在九皇子妃出嫁前与九皇子妃有染的事,王家怒不可遏,在朝廷上非要皇帝给一个说法。
     
      皇帝的日子难过了起来。
     
      林大娘听说因此,刚进入朝廷做事的九皇子又闲赋了下来,好似还被禁了足,不准出皇子府。
     
      只是没几天,好像是皇帝查出来这事与九皇子无关,是吃醋的太子妃真的害死了九皇子妃,又把他放了出来。
     
      林大娘这此时间没进宫,但她在外围听着这些消息,也替沉盈齿寒心冷。
     
      十月中旬,皇帝又招她进宫,说有事问她。
     
      林大娘再见皇帝,这中间也不过差了两个月的时间,皇帝突然苍老了许多。
     
      林大娘来之时,已经听迎她的张顺德说德妃自行请愿搬回以前的宫殿了,皇上最近身体差了许多,他忙个不停,也不听劝,老咳嗽,让林大娘劝劝他。
     
      林大娘听了都没敢吭声。
     
      她劝?她哪敢。
     
      他的后妃都照顾不起了的人,她一个刀家妇,皇帝的心中刺,去劝他,岂不是让他更难受?
     
      皇帝这次也是在御书房见的她,林大娘进去,还看到了沉盈。
     
      沉盈见到她来,在她朝皇帝请安安后,便是一笑,揖手道:“先生。”
     
      沉盈的笑已没有温度,嘴里叫着她先生,眼却是疏离淡漠的。
     
      这一次,林大娘在他身上已经看不到感情,哪怕是对她这个他觉得她还算不错的先生。
     
      “九皇子。”她也施了一礼。
     
      九皇子受了这一礼,道:“先生多礼。”
     
      说罢,又退到一步,静候留了他下来的皇帝与林郎中大人说话。
     
      皇帝一直在看着他们,见沉盈跟林大郎见完礼,无动于衷的退到一步,他又轻咳了一声。
     
      沉盈似是没听到一般,也没问候,垂着眼站在那,丝毫动静也无。
     
      御书房一时之间没有声响,只听到皇帝不断的咳嗽声。
     
      林大娘突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就这么片刻,她已经看出了这父子俩之间的不复以往,皇帝的轻咳带着示弱的味道,而九皇子的漠然从里冒到了外面。
     
      “坐吧,刚才朕找沉盈过来,问了几句话,没想你来了,想你们师徒俩也有好一阵没见了,朕就留了他下来,让你们师徒俩打个照面说说话。”皇帝微笑着说了起来,温和地跟林大娘说:“你们师徒俩素来投缘,林大人也帮朕劝劝朕这个小九,朕让他监管顺天府今年秋冬税的事,他推说能力不及,朕都拿他没办法了。”
     
      皇帝是笑看着林大娘笑着跟她说的,林大娘却从这个苍老的老皇帝眼里看到了哀求。
     
      他在求她。
     
      意识到了这个事情的林大娘又是哑口无言地看着他。
     
      他伤透了这母子俩的心,来求她这样的一个外人?皇帝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是老了,心糊涂了,脑袋也糊涂了?
     
      皇帝见她没反应,轻咳了一声,笑着低下了头。
     
      他知道不行的。
     
      他其实也是没办法了,他病了不要紧,只是德妃现在好像也是不想活了,她回了她的秋枫宫像等死一样,病了也不找太医,缺什么也不跟他支声,母子俩都无声无息的,就好像由着他让他们死了,消失了也无所谓一样。
     
      沉盈之前说,他从小知道他母亲恋慕他,所以他陪着她一块等他回头看他们母子俩一眼,但他们母子俩好像等不到那天了,他们母子俩也就不等了。
     
      皇帝到后面几天,才明白他这小九跟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德妃走了,那个总只愿意叫他父皇的儿子开始叫他皇上了。
     
      他在一夜之间,就失去了他们母子俩,而这一次,他又是后知后觉才知道他失去的什么。
     
      只是这一次,他是真的后悔了,只是看来,后悔也来不及了。
     
      而皇帝的这一笑,笑得林大娘鼻子有点发酸。
     
      皇帝是真的老了。
     
      她回头朝站在一角的九皇子看去,见他还是站在一角半垂着头,看不出悲喜,静默得就像一根没有感情的柱子,她再回头,迎上了后帝朝她看来的眼睛。
     
      皇帝此时还是笑着的,只是眼睛有点泛红,不知道他这是累的,还是心里苦楚。
     
      “皇上,”林大娘没有装傻,她问他:“您之前哪去了?九皇子一心想为您为分忧,事事以你为先,想讨您欢心的时候,您哪去了?”
     
      皇帝脸上的笑没了。
     
      “您伤了他的心,却让我一个外人来说情,您说,您把他的心到底伤成了什么样啊?”林大娘摇摇头,“如果您今儿找我来,是为的这事的,恕臣妇无能。”
     
      说罢,她朝他深福到底,“臣妇告退。”
     
      说着她就快步往门边走。
     
      张顺德追了出去,“大将军夫人,大将军夫人!”
     
      离了御书房,林大娘停了急步,朝后面追上来的张顺德黯然说:“您就在外头,让他们父子俩谈谈吧。”
     
      她还是多管闲事,帮他们开了个头。
     
      她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但她已经尽力了。
     
      张顺德这才晃过神来,他往御书房门边看去,朝林大娘急忙道:“大将军夫人,您等等,我去吩咐几句话就过来,我今儿送您出北门。”
     
      说着,他不等她回房,就轻步朝御书房值岗的太监们猫一样跑去了。
     
      这厢御书房里,皇帝与九皇子一直没有说话,直等到有人从外面把御书房的门轻轻带上,关了,屋子的光线暗了,皇帝也看不清他背光的九皇子的脸,他才抬起头,朝儿子看去。
     
      他顿了好一会,才哑着声音问:“你母妃这几天好吗?”
     
      德妃不见他,他强行去过一次,一进宫,德妃已经五体投地跪在地上不言不语,任他说什么也不动。
     
      满头白发的女人毫无生念趴伏在地,那样子,皇帝只看过一次,就再也不敢强行进秋枫宫了,生怕心口再疼得跟生生被挖出来似的。
     
      这时,沉盈没说话。
     
      他母亲说这一生,她该做的都做了,做错做对的,都已竭尽全力,就是抱歉她这一生太过于自私,让他陪了她前辈子,她却得留他后半辈子一个人走了。
     
      沉盈深爱他母妃,便答应了她,让她走。
     
      他知道比起他,她更难接受皇上对他的残忍,如果她实在是受不了了,那一切就由他来受着就是。
     
      “你要劝她吃药,不要跟朕生气,不值当……”
     
      沉盈这时候抬起头,看着他:“皇上,我母妃没生您的气。”
     
      她只是不想活了而已。
     
      皇帝看着他,张着口,好半会才出声:“那你让她好好吃药……”
     
      沉盈垂下眼,“她一辈子都为您而活,您就让她为自己好好活一次吧。”
     
      就这么一句,皇帝的眼泪突然掉了下来,他捂着眼,泣不成声,“是朕对不起她,你让她别跟朕置气,朕回头就去跟她道歉。”
     
      沉盈又抬起了眼,看着皇帝,依旧无动于衷着。
     
      就是因为没有感觉,也就是没有感情,也就很清醒地知道,这是是他母妃最辈子从皇帝这里能得到的最好的回应。
     
      他自己是早就无所谓了,皇上把他当不当儿子,他都是皇子,但他母妃,毕竟是他的母亲。
     
      只要她能活着,他当然会帮她。
     
      他们母子之间,能有一人得偿所愿,那也是再好不过。
     
      “您这话,何不去跟她说?”他开了口。
     
      “你母妃她,她……”
     
      “我带您去。”沉盈说着,对上了他不敢置信狂喜的眼,他别过了眼,转身看着门外:“走吧,我带您去。”
     
      说着,他就朝门走去,打开了门。
     
      他知道他先生的苦心,能不白费的,他不会白费。
     
      只是他,是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
     
      这厢林大娘与张顺德慢慢地往北门走,听着张顺德说着这段日子以来宫里所发生的事情,说着,老太监抹着眼泪,哭得伤心至极。
     
      “德妃说不恨皇上,她说不恨,可比恨更让皇上难受啊,您都不知道那天皇上跌跌撞撞地从秋枫宫出来,一个踉跄就跌在了地上,脑袋都砸破了啊,可您知道,当时娘娘在背后说把宫门关上,皇上当时就站在那,连哭都不敢哭,老奴这一辈子从没看过他震惊无措过,老奴当时看得心都碎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