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84章

第28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太子被软禁起来,于朝廷也无太大风波。朝廷里的每一个人都很忙,大大小小的臣子不是忙着公务,就是想着在朝廷的众多举措多中分一杯羹,皇上的后宫事想如何就如何吧,只要不碍着他们手中的利益皆可。
     
      也有李后家的兄弟和太子党的一些人不满,但朝廷尽在皇帝掌握当中,他们不满,等待他们的就是被冷落与革职,有了一两个人以身试法,后面就没人跟着做了。
     
      在国家上下一致忙得热火朝天的时机,没有几个人想失去官位,看着别人家的日子过得盆满钵满,自己却一点也捞不着。
     
      过了几天,林大娘听说王家的五娘子还是要下嫁太子的时候,她也真觉得这小娘子对太子是真爱了。
     
      听说她父亲王选因此都气病了,她还是非太子不嫁。
     
      听说王阁老甚至私底下偷偷在皇帝那求了退婚的旨,也被这小娘子痛斥了一顿祖父的见风使舵,无情无义,把王阁老气得差点一口气人就过去了。
     
      但这位小娘子还是非君不嫁。
     
      这也是个有主见的小娘子。
     
      林大娘也是为王家在心里默哀了一下,一个家族出一个固执己见的小娘子就罢了,这家出了两个,也不知道是什么运气。
     
      但这事也不好说算谁的,王家娘子是王家教出来的,他们用贞顺教养规范她们,她们真的要从一而终了,难道还成她们的不是了?
     
      林大娘在这时代也呆了许久了,是亲眼见过不少打心眼里信守妇德把自己坑惨了的小娘子,这也没什么好说的,就跟有小娘子为了情郎不顾一切私奔一样,只能说这都是人的性格所致所选择的,只能说求仁得仁了,自己不悔就行。
     
      但王家因此却不得不被绑在太子这条船上了,他们就是不想站太子一边都不行了,都嫁了两个女儿进去,他们要是太子而投奔他人,这得被千夫所指,说都要被人说死了。
     
      王家以后的气数,还真是不好说。
     
      这头六月太子真的成婚了,这事王家没大兴办,皇宫也没有大张旗鼓,他们成婚那日刀府就去了大将军一个人,国学堂的课也都没停,要上课的林大娘就没去了。
     
      等大将军一回来,听说新人不是在皇庙拜的堂,而是在东宫拜的堂,林大娘也是乍舌不已。
     
      这下不用明说,全朝都知道太子被皇帝所弃了。
     
      这滋味,也不知道太子受不受得了。
     
      而这厢七月,刀府有了大喜事,刀府的女将军有了身孕,盘哥儿一得知这消息,乐得见谁都是傻笑,吃个饭都能半途含着饭,一个人嘿嘿地笑起来。
     
      小将军都同情上他了:“傻了,傻姑爹。”
     
      回头他好奇问他爹爹,“娘有小将军的时候,爹爹也是傻傻的?”
     
      他还学着他姑爹嘿嘿笑了两声,那模样,别提有多滑稽了。
     
      大将军回忆了一下,道:“傻,天天看着你娘肚子里的你,每天就记着要早点回来看看你才好。”
     
      小将军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也不是很傻,小将军帅嘛。”
     
      这么这么帅,是要多看几眼才行的。
     
      小将军在父亲这里得了心中欢喜的答案,小胖子回头爬起了泥地跳起了桩,跟泥鳅一样,比谁都快,不喊苦也不喊累的。
     
      他每天还要跟父亲在他们的柱子上比身高,想快快长到父亲一样高,成为像父亲一样的人。
     
      也不知道是他祖祖带的好,还是他视他父亲为榜样,林大娘见儿子每天跟打了鸡血似的活蹦乱跳,每天早早起来就跟祖祖父亲练武,一练完吃完饭,就牵着祖祖的手带祖祖上学堂,跟族兄们上课玩耍,下午还要他祖祖带他军营,跟自家的刀家军“切磋一二”,刀大夫人见了都老掐他的油,老摸着他的小胖手,希望他能传一点元气给她使使。
     
      小将军很慷慨,往往会把小胖手借出来让她摸一会,这也是目前母子俩一天里最难得的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了。
     
      两人都忙得很,林大娘老跟小将军说他们两位刀府的大小当家的,真是为刀府操碎了心,天伦之乐都不知少享了多少。
     
      小将军就劝她:“该拼博的时候,不要老想着安逸。”
     
      林大娘听着憋笑不已,回头则被她家大将军训,让她少教儿子这些不着调的话。
     
      这头进了八月,九皇子成亲后,大将军要出去一趟,他要去边防走一走,视察一遍,这事是他提出来的,皇帝也有这个意思。
     
      这大半年的,边境各处也大大小小的打了不少仗,但好在壬朝兵力雄厚,大将军最北回来后,又在他的主持下,陆续往各处都派增了众多兵力和武器,这也是大将军要前去视察一遍的原因。
     
      林大娘一听他是去视察,心眼就出来了,这几天老斜眼看大将军,就没个正眼。
     
      大将军被她斜眼看了两天,见要走了,她也还哼哼个不停,没给他个好脸色,这天在床上把她就地正法完,问她:“我哪儿又不好了?”
     
      林大娘子本来吃饱喝足正眯着眼在回味,听这话,赶紧又斜眼了起来。
     
      大将军抓住她的脸,狠狠地在她的眼睛上亲了两下,下面又进去了。
     
      刀大将军现在可是出师了,能拿着这事要挟他娘子了,林大娘被他逼了两回供,委委屈屈地说:“你莫给我带什么别的美娘子回来喽。”
     
      刀藏锋哭笑不得,但下面却更硬了,一顿冲撞完,他摸着她发间满是汗的湿发,道:“十一月底我会尽快赶回来,十二月初头带你回怅州。”
     
      “啊?”
     
      “带你回怅州,和岳母她们过年。你跟先生他们商量一下,看他们回不回。你的课也要排一下,我们怕是要正月下旬才能归燕地。”
     
      “啊?”林大娘还是没回过神,眼边眼泪都流出来了而不自知:“回怅州过年?”
     
      “嗯,你写信记得跟岳母和怀桂提,我已跟皇上说好了,腊月与正月我不管军事与朝事。”
     
      “呜。”林大娘伸出手,抱着他的脖子都哭出来了。
     
      她哭得刀藏锋胸口酸酸疼疼的,但又莫名欢喜。
     
      他要的就是如此,让她为他笑,为他哭,因他而心生欢喜。
     
      ——
     
      这次大将军走了,林大娘却是走路有风,眉眼轻松,乌骨这天一早见她就嘲笑她:“大缠人鬼走了,恨不得走路都是用飘的吧?”
     
      林大娘摇摇头:“怎么可能?老烦人鬼还在着呢。”
     
      说着瞥他一眼。
     
      乌骨气得翻白眼,“懒得跟你说话。”
     
      回头就跟小将军生闷气去了,小将军好不容易才从他嘴里套出他不高兴的原因,这天一从军营回来,连澡都没去洗就先找上他娘,跟她说:“你不要老欺负我祖祖喽,把他气得中午在学堂吃饭都少吃了好大的一半碗,小将军看着心里着实不好受呢,难受得紧。”
     
      小将军摸着胸口跟他娘说。
     
      林大娘本来还想跟小将军抱怨是老烦人鬼先惹的她,但见小将军赤诚澄静的眼,就是烦那老烦人鬼烦得牙痒痒的,也不得不说:“知道了,娘回头就去跟你祖祖道歉。”
     
      她自来教他的都是要敬爱他的祖祖,而这爷孙俩自来亲得不得了,她哪舍得当儿子的面说他祖祖的一句不是,哪怕是玩笑话也不想说。
     
      小将军这才满意,“多谢娘亲,那小将军洗澡去了。”
     
      说着,给祖祖讨回公道的小将军就奔去洗澡去了。
     
      在他那一串紧促的奔跑声中,林大娘都听到了老骨头那得意的笑声。
     
      等到晚上一家人用晚膳,老骨头还作妖,一副吃不下饭的样子,把小将军担心得直看他,一直给他夹菜哄他祖祖吃饭,林大娘也是无奈,当着众人又给他道了一次歉,还夹好多好吃的到他碗里,老骨头这才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林大娘也是服他了,这一把年纪了,比过去难哄多了,他带的小孙子都要比他这个老小孩还要懂事。
     
      这头女将军怀孕了,最担心她身体的不是盘哥儿,反而是林大娘了。
     
      妹妹的身体她再知道不过,怀这个孩子,那还是冒了一些风险的,按闵遥哥的说法,小娘子身上的旧伤太多,怀孩子对她的身体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但妹妹想生孩子,姑爷也想要,孩子是负担的事妹妹还让闵遥哥瞒着姑爷不说,林大娘所能做的就是也不说,但还是尽心尽力地给妹妹定了一套保胎的规矩,给她吃的也都是孕妇餐。
     
      好在女将军足够听话,什么都按着规矩来,先前发生有孕事时那点滑胎的迹象也没了,跟一家人坐一块,吃的也不比以前少,小脸也圆润了起来,比以前看着好看太多了。
     
      盘哥儿最近傻乐得连他的镖局都不管了,每天去走一圈就要回来守着凶婆娘,还老跟师娘借小花儿过去跟姑姑玩,意欲也想生一个小花儿一样的小娘子,以后好天天抱在手上,就不用借嫂子家的抱了。
     
      刀府的小花最喜关心别人不过了,见姑姑也要有小娘子了,这个小娘子也是每天挂心着要跟姑姑说会话,见到姑姑就要要摸摸姑姑的肚子,再跟肚子里的妹妹说一会话。
     
      这晚膳一完,撤走盘子换上了果盘,一家人说闲话聊家常的时候,小花就自己摸着凳面下了凳子,朝姑姑走去。
     
      “花。”刀梓儿见到小侄女朝她走来,不禁笑了起来,朝她伸出了手。
     
      “嗯!”小花走过来,认真地问她:“姑姑,妹妹现在睡着了?”
     
      “睡着了。”
     
      “那花花能不能轻轻地摸一下妹妹?”
     
      “能呀。”
     
      这头,正在跟师娘说话的林大娘听到这姑侄俩的对话,不禁眉毛一跳,小声地问师娘:“这要是生个小子出来,咱们花花不会伤心吧?”
     
      对妹妹投入了这么多感情,要是生个弟弟,他们家的小花儿不会哭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