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82章

第28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帮忙?
     
      林大娘朝她家大将军看去。
     
      刀藏锋示意她往他身后靠一点,林大娘照做了。
     
      但走到他后面时,她轻拉了下他的袖子,示意如果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麻烦,能帮就帮。
     
      沉盈是个好学生,也很热心,帮她和别的先生们在皇宫里找过不少书,学堂里有什么要帮忙的,他也会主动出手。
     
      那都是些别人不屑为之甚至忽略的小事,只要他能帮得上的,他都会帮忙。
     
      从为人来说,林大娘还是比较喜欢沉盈这种品性的。
     
      她欣赏这种与人为善的人。
     
      “您说。”刀大将军这时候开了口。
     
      皇帝也没绕弯子,“之前给沉盈开药的两个太医出了问题,给朕看病的柳太医宣太医他们也莫名病倒了,太医院正在整治,朕想朕你们府里的大夫进宫来,帮沉盈看看病。”
     
      “九皇子病还还没好?”
     
      沉盈这时也朝大将军微笑拱了下手,轻摇了下头。
     
      随即,他朝皇帝鞠身,“父皇……”
     
      “下去吧,你心意到了,大将军夫妇知道的。”
     
      “是。”沉盈快步下去了。
     
      “没好,上吐下泄已有半个月了,他能站在你们面前,也是想当面请你们夫妇俩……”皇帝说着嘴角那点笑也没了,这句说完,他抬起头来,半晌都没说话。
     
      沉盈这病,病得太邪,光圣前失仪就能让他之前做的那点事的功劳都没了,也见不得人。
     
      时日一出,他都出不了宫,更别提做事了。
     
      沉寂一两年,怕是没几个人记得九皇子了。
     
      此时,刀藏锋开了口:“太医都出了问题?”
     
      “这几天找了几个都没治好,说是查不出来……”皇帝揉揉头,“朕就想起你们府里的大夫是周半仙的亲传弟子来了。”
     
      德妃最近两头奔忙,昨天也是累病了。
     
      累病了强忍着不适也不敢请太医看病吃药,皇帝就算对她没有情爱之心,但看她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也有几分心酸。
     
      此时,刀藏锋不由摇了摇头。
     
      他都不知道皇帝是怎么想的,连太医院都出问题了。
     
      “末将这就让人回去请闵师兄。”刀藏锋转身朝他娘子看去。
     
      林大娘点点头,转身去了门边,让宫人唤他们的随将过来。
     
      这头刀藏锋已经走到了皇帝的面前,跟他说:“这事,又跟东宫有关罢?”
     
      皇帝没说话。
     
      太子就这么大本事了?您还打算纵容他到什么时候?
     
      但这句话刀藏锋没问出来,这也不是他该说的,他仅道:“别让不相干的人拖累了您的身子。”
     
      皇帝闻言,脸色不由缓和了些,“朕知道。”
     
      这厢,林大娘也吩咐完事过来了,跟皇帝道:“您别着急,这小病就是麻烦,不好诊,但一诊出来,对症下药几天,人就没事了。”
     
      皇帝笑了笑。
     
      这夫妇俩,平时对着他就没个好话,此时倒是知道说两句宽慰话了。
     
      “麻烦你们了。”他道。
     
      “哪的话,”林大娘也是吁了口气:“就这点事,还是能帮的。之前我还以为是什么帮不上的大忙,还打算一见不对,让我家大将军背着我掉头就跑。”
     
      皇帝哭笑不得。
     
      林大娘见他神情轻松了点,又道:“您就放宽心吧,九皇子是个面相好的,有福气的人,过阵子就好了。”
     
      她觉得皇帝也是够辛苦的,这为着国家大事已经忙得头昏脑胀了,比谁都对这个国家鞠躬尽瘁,但后宫不稳,连给他治病的太医院都能出事,要换她这种又孬又怂极其贪生怕死的,胆子都要吓破。
     
      皇帝点了点头,只是这次他还没说什么,张顺德就快步进来,在皇帝耳边说了句话,皇帝当下就站了起来,朝他们道:“就让你们府里的大夫尽快进宫吧,朕要用他。”
     
      说着,他就大步出了门,指了一个心腹太监跟他说:“去门口迎大将军府里的人。”
     
      “是。”
     
      大将军夫妇俩看着他快步去了,见他行色匆匆急急忙忙的样子,林大娘非常诧异,抬头就朝大将军看去。
     
      耳目比一般人灵敏许多的大将军低头,在她耳边轻道:“德妃出事了。”
     
      林大娘眼睛微张,德妃都出事了?
     
      德妃都能出事?
     
      太子厉害成这样了?
     
      她还真不知道呢。
     
      ——
     
      林大娘跟着她家大将军直等到闵遥进了宫,这才回府。
     
      一回去,她就跟她先生去说了宫里的事去了。
     
      宇堂南容正在看书,听了眼皮都懒得撩一下,“你少管点里头的事,皇帝惜命得很,死不了。”
     
      皇帝死不了就行。
     
      他死不了,就会让别人死的。
     
      等着看就是。
     
      林大娘也是听懂了她先生话里的未竟之意,听完也是点头,“可不,挨得近了,都可怜上他了。”
     
      宇堂南容抬头看她,眼睛犀利得就跟林大娘小时第一眼见他时一般锐利,“琰。”
     
      林大娘顿时绷紧后背。
     
      先生叫她的字?准没好事!
     
      果然,这时只听宇堂南容道:“你到底是有多大的本事,去可怜一个根本不会可怜你的人?”
     
      “我就这么一说。”
     
      宇堂南容劈天盖脸就朝她一顿骂:“你是嫌命长了还是把自己太当回事了?教你的都忘了?当年我让你……”
     
      宇堂大师当下就翻起了旧帐,说当年让她老实点,收着点过日子,结果她倒好,把什么底都透给皇帝了,结果就是跟皇帝要点钱,都跟叫化子要饭似地难……
     
      先生的话太歹毒了,把林大娘骂了进去,还把皇帝也骂了进去,林大娘听了一阵,听到最后都不敢睁眼,硬着头皮强撑着听到最后,末了灰溜溜地回了。
     
      她一回去,就去找在练武场的大将军和儿女他们,一见到大将军,她就心有余悸地跟大将军告状:“先生又骂我了,把我骂得好惨。”
     
      这时,提着小剑走过来的小花抬起头,看着娘亲,“娘。”
     
      林大娘一看到她的花,马上抛弃了她的男人抱起了她:“诶,小花花。”
     
      小花羞涩一声,轻声问她:“你又不听师祖爷的话了吗?”
     
      林大娘顿时大呼冤枉:“我哪有,冤枉啊,小花大人!”
     
      “娘乖乖。”小花亲她,劝她。
     
      林大娘欲哭无泪,问她:“亲亲娘现在不是小花最喜爱的人了吗?”
     
      小花摇头,往自己的小胸口一抓,抓住自己的心往她娘的胸口塞。
     
      亲亲娘还是小花最喜爱的人。
     
      但是,“娘乖乖,听话,师祖爷不骂。”
     
      林大娘被她的小手板轻轻一碰,心都化成水了,当下就被她迷得神智不清了,并勇敢道:“是,娘乖,听师祖爷的话。”
     
      刀藏锋被她叫到一边,还以为是什么事,没想告状的话没听成,就见她抱着女儿亲了又亲,也是笑了起来。
     
      他把女儿抱下,让她去找哥哥练剑,他则摸了摸她的脸,问她:“好点了?”
     
      林大娘马上抓住他的手,又道:“他让我别多管闲事惹一身腥,我明明没有啊!藏锋哥哥,你看,我多怂的一个人啊,一进宫,我恨不得藏你袖子里让你保护我呢。”
     
      藏锋哥哥一听,又见她胡言乱语说甜蜜话了,干脆拉了她到一边,捡了几块石头把树上的暗桩都轰走,带着她走到树后压着她,看着她的眼亲了她几口。
     
      林大娘顿时害羞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眼睛直往后瞥:“大将军,小将军找我呢。”
     
      大将军没理会她,把她的脸抬了回来。
     
      林大娘心里哀嚎,怪自己平时怎么老那么不正经,现在好了,教坏了徒弟,现在要羞死师傅了。
     
      现在的大将军,完全不是那个她刚嫁他,看着她穿件漂亮衣裳就会痴痴呆呆看着她,她说几句情话眼睛都不敢看她的痴汉了。
     
      她逗他逗得太多了,现在临到学到手了的他来调戏她来了。
     
      “花花也来了。”
     
      刀藏锋看她睫毛乱飞,双颊绯红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舒坦了。
     
      他甚至亲了亲她的耳朵,亲到了她的耳内。
     
      那里是林大娘的敏感点,就那么一下,林大娘子全身就软成了泥,得亏他抱着她的腰她才没瘫到地上。
     
      这一下,她脸都红了。
     
      这光天化日的……
     
      前面一堆人呢。
     
      “晚,晚上……”她都结巴了起来,推着他:“晚上随你。”
     
      不行了,狼化的刀大将军她真的吃不消了。
     
      她发誓,以后不随便调戏他了,决不再以看他脸红为乐了。
     
      她会乖的。
     
      可大将军没听她的,还在有一下没一下地亲她的耳,还换了一只,并且,他向她压了过来,紧紧地压着她的胸,下半身也坚硬地嵌进了她的双腿内,强行用他的身高把她抬了起来钉在了树上。
     
      林大娘已经软得根本不能动了,她欲哭无泪,羞得无脸见人了,“大将军,别,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