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80章

第28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马上蹲下身,狠狠地“啵”了他一口。
     
      “你可太帅了!”她抱着他。
     
      小将军也是乐得小白牙都笑出来了,“没办法,胖就是好帅好帅。”
     
      天下第一帅。
     
      看着毫不懂得谦逊为何物的儿子,林大娘又亲了他一口,“你就是娘的心肝宝贝小将军!”
     
      “是了。”小将军大男人,现在不爱亲人了,但犹豫了一下,还是凑过头去,小小地亲了她一口,跟她说:“好了,我知道了。”
     
      真是的,这个娘,太磨人了。
     
      林大娘见他还逗她,捏他的鼻子,捏得小将军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家人坐在了一块,林大娘很想跟他们多呆一会,但书堂太忙了,她也只能把肚子塞饱就过去。
     
      刀藏锋送了她过去,手里提了盒点心,给他们摆上了才走。
     
      学堂里这时候还有六部的郎中在,见此,也是来回不断打量他们,直到刀大将军朝他们拱拱手,走了。
     
      这一出卷,一行人商量到子夜才散,林大娘跟着一个老师弟在最后才走,今天商量出来的卷子由他们两个人保管。
     
      刀大将军来接他娘子的时候,他娘子一看到他,提着的那股气就散了,把手中的封筒一股脑地给了他,又拉了他一下,爬上了他的背,还没回去,就在他的背上片刻就睡了过去。
     
      她太累,也太困了。
     
      刀藏锋背了她回来时,小将军也从被窝里探出了头,看向父母。
     
      “睡吧,”刀藏锋见儿子醒了,走了过去,“盖好被子。”
     
      “娘呢?”
     
      “睡了。”
     
      “可可怜了。”小将军叹息道。
     
      刀藏锋翘了嘴,“好了,睡吧。”
     
      “好。”
     
      不过,等他小丫姨端了水过来给娘洗脸的时候,小将军还是趴在了枕头看着父母的床那边。
     
      刀藏锋接了小丫的帕子给她擦脸。
     
      小丫在旁见他手放很轻,有些困倦的她站在一边打着哈欠也是笑了起来。
     
      大娘子对姑爷的好,姑爷是放在心上的。
     
      她对他万般的好,他慢慢地一点一滴地学着,也学会了怎么对她好。
     
      小丫现在也懂为何大娘子自嫁进来,就算坚持不容易,也要不假他人之手照顾好姑爷了。
     
      “好了。”刀藏锋把她的手脚都擦完,跟她说:“辛苦了,出去吧。”
     
      小丫福福身,带着花秋她们端过水盆,去了,她出门之前还朝小将军摇了摇头,见小将军一骨碌翻过身躺好闭上了眼,她便笑着出了门。
     
      小将军临睡前,又等到了爹爹过来给他和妹妹盖被子。
     
      妹妹睡得很香,很甜,小将军别过脸,在她的脸上小小地亲了一下,问给他们盖被子的爹爹:“爹爹,我长大了,会和你一样的?”
     
      “一样的。”刀藏锋摸他的头。
     
      “嗯……”小将军若有所思,“胖也想呢。”
     
      “嗯?”
     
      “想和爹爹一起去打仗,可是这般的话……”小将军叹气了:“谁陪娘亲呢?”
     
      说着他偏过头,又看了妹妹一眼,跟妹妹小声地说:“妹妹,哥哥明日还是教你练武吧,娘亲笨笨,学不会。”
     
      你学会了,哥哥就可以放心跟爹爹打仗去了。
     
      刀藏锋失笑,摸他的头,轻声道:“好了,睡吧。”
     
      夜都深了。
     
      “爹爹,安。”小将军嘟起了嘴。
     
      刀藏锋那冷硬的心已柔成了水,他低下头,让儿子软软柔柔的唇小小地碰了他一下。
     
      “睡吧,爹爹守着你和妹妹。”刀藏锋打熄,坐在了他们的身边,轻抚着儿子的头,等着他入睡。
     
      夜深了,无灯无光,什么都看不见,他却觉得无比的安然舒适。
     
      现在,他的所有,都在他的身边。
     
      他会一直都守着他们的。
     
      ——
     
      皇帝的效率就是快,第二日,就有内阁的大人们来学堂取卷了。
     
      皇帝的圣旨也下来了。
     
      满京哗然。
     
      但哗然过后,就是开始抢卷了。
     
      现在壬朝的百姓都已经把皇帝当圣君了,圣君的旨不管说的是什么,都是对的,不能说错。遂现在皇帝一下旨,大家都当是皇上为万民着想,见不得有些人徇私舞弊,就干脆造福万民,把卷子都拿出来给大家看好了。
     
      说来说去,皇上就是好,就是明君,就是圣君。
     
      至于卷子要花钱买这事,就被他们忽略了。
     
      没一天,京城都是到处在打听这卷子在哪买的事情,有些就是家中没有考生,都准备着钱要去买一份回来。
     
      林大娘在学堂忙了一天,把内阁借去的卷子归档让人画了押,又跟内阁的大佬扯了些皮,斗了些心眼,整个人累得不行,末了,听说京城百姓和学子对皇帝非常捧场,而且已经有冤大头把第一份出的整卷的价钱抬到了十万,她不由眼红不已。
     
      皇帝这个人,太有光环效应了,太能挣钱了。
     
      这厢,大将军也抱着小将军来接她回家了,他们父子俩今日去了宫里,大将军带着小将军看皇帝跟大臣们处理了一天的宫务。
     
      今日的皇帝忙到下午说话喉咙都是哑的,小将军还给他送了次水,得了一袋子的金珠子。
     
      小将军一见到娘,就把金珠子给了她。
     
      他娘最爱金珠子这些个东西了。
     
      林大娘一看,又听大将军说今儿带他去宫里了,不由挑眉看他。
     
      “让他早点长点见识,看看也好。”
     
      “没赶你们?”林大娘跟着他往外走,今日有她先生坐镇善后,她可以早一点回去准备家里的事情。
     
      一家人好几天没一起吃过晚膳了,今儿无论如何也得坐着一块吃顿饭饭,一起说说话。
     
      “没。”
     
      “那明天还去?”
     
      “去。”
     
      林大娘笑了起来,笑看着他,还朝他挤了挤眼。
     
      是要去盯着,见时机对了,正好趁机给家里捞点好处。
     
      今年要买马,有些朝廷不可能给刀家军的武器也该换了,这两笔都是大支出,现在府里也不是没有这个钱,但是能从皇帝那捞回来,那是再好不过了。
     
      大将军打的便是这个主意,见娘子心领神会,伸手弹了下她的额头。
     
      被母亲牵着手的小将军一直看着他们,看到此,也扬着小嗓子道:“明天小将军也要去。”
     
      “好。”林大娘摇了摇他的小胖手。
     
      “也要给娘拿多多的银子回来!”
     
      林大娘脚下一踉跄,差点跌倒。
     
      ——
     
      没两天,京城中掀起了一股买卷狂潮,这些手抄的卷子上面会有手抄人的名字,有人还买到了内阁首辅大臣亲手誊抄的卷子,这家人一买到很是风光无比,还开了个宴会庆祝。
     
      很快,会试就开始考了。
     
      今年的会试还是由内阁阁老主持,更是把这几个内阁阁老的名声推到了一个顶点。
     
      这厢,太子也泯然于众人当中,都没人怎么记起他来了。
     
      至于他的孝名,忙碌的朝廷百官谁也没再想起,太子想提都不能再提起了,在国家大事面前,他还要提起立后之后,那就不是孝顺,而是脑袋拎不清了。
     
      而这段时间,皇帝也没重用太子,只是让他负责了一个祭天的事情,朝廷大事一概没让他管,太子以为他父皇跟在等着跟他秋后算帐,于是也在伺机而动。
     
      但看到别的皇子也没得到重用,更没插手重要事宜后,他的心渐渐地也安了下来。
     
      他知道,如他母后所说,她就是死了,她在他父皇那,还是有点地位的,让他们慎之用之。
     
      太子因此也收敛了起来,不再朝廷当中冒头了,一切等这次的风波能平歇过去再说。
     
      而这头王阁老见家中孙女非他不嫁,太子又沉潜了下来,他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而他的二子王选见老父不依他的在这等关头跟太子摆脱关系,他也是又气又气,但朝廷局势现在就摆在这,他也不能拿这等儿女之事去惊忧皇帝,他也只能忍了下来,只是已避不见太子,有太子在的地方,他绝不出现。
     
      这头会试一过,等殿试完毕,就是国学堂的考试了,这时,林大娘已经以学堂为家,大将军带着小将军在宫里打完劫,还要来学堂看她死活,遂一家人都忙得不行。
     
      这头边境也打了几次小仗,每一次都是大壬得胜。
     
      皇帝最近也是累得喉咙都干哑了,没天好的,这一天林大娘跟着她先生过来就最终定卷的事跟皇帝透气时,几个人围一堆,个个嗓子那个难听劲,就跟掐着脖子的老鸭子在垂挣扎一般,林大娘也是一脸的生无可恋。
     
      皇帝累是归累,但最近国库满得都要往他宫里塞了,最重要的是,民间太爱说他的好话了,四处都可听见皇上圣明的话,他人是累的,但精神是好的,见林大人进宫来对着他又是一张不如死去的脸,就塞了她一袋金珠子,见她立马又眉开眼笑了起来,态度端正了许多,都不屑跟她计较了。
     
      这次定卷,最终由宇堂南容来定,题都是他选的,由他来交给皇帝拿去宫坊印刷。
     
      皇帝当着众人的面把印刷之事,交给了九皇子沉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