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79章

第279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自个儿找椅子坐。”
     
      “那,那啥,学堂里在等着我出卷……”林大娘话没说完,在皇帝翘起的嘴角那抹似笑非笑的笑容当中相当识趣地住了嘴。
     
      她不想再被砸一次。
     
      她小心翼翼地拉着她家大将军的袖子跟着他找椅子坐,用小动作示意他找个离皇帝远点的,离门最近的。
     
      那个好逃命。
     
      路过笔洗的时候,她发现这东西还没碎,看起来好好的,不由多看了两眼。
     
      她这一看,她家大将军就停下步子了,弯腰把笔洗捡了起来,看向她。
     
      这玩艺挺沉的,要不要?
     
      林大娘跟她家大将军那可是真爱,再心心相印不过了,都不用嘴巴就知道她家大将军在问她这丑东西要不要,她当下就点头不已。
     
      要,要,当然要了!
     
      砸不坏的笔洗,拿回去了,她再加工编个故事到上头,转手一卖,那可是大笔大笔的银子。
     
      现在壬朝物产多了,商人们的日子也好过了,世家大族和士大夫们更是结帮拉派地到处抢银子,这些人可是有得是钱。
     
      她一个穷教书的,不在他们身上多忽悠点,夜里觉都睡不好。
     
      “那要了。”东西挺大,挺沉的,大将军惦了惦,拉着她的手往门边的椅子走去。
     
      皇帝嘴角噙着冷笑,冷眼看着这一举一动都是在刺他眼睛的夫妻俩,这下是想生气,都气不上来了。
     
      他已经气糊涂了。
     
      也拿他们没办法。
     
      很快,户部的人跟阁老们都到了,皇帝不说,让林大娘开口跟他们说的时候,林大娘这才知道有点臊了。
     
      真是,她刚收拾完太子呢,转眼就拿太子做的事情出来献策了。
     
      说实话,太子没这么干,她都想不起来这等事,太忙了,顾不上想。
     
      她这头不好意思开口,她家大将军就开口了。
     
      刀大将军那是个什么话都他嘴里都是不见风也没有雨,语气没有丝毫起伏,平铺直述完,都听不出丁点感情来。
     
      他一说罢,一伙人都呆了,纷纷看向皇帝。
     
      皇帝也是不想多说,只问道:“诸位爱卿看?”
     
      林大娘这时候又冒出头来,“各位大人,你们可是领头的,这次你们要是动手,有皇上的旨意,再加上你们的手笔,那得多值钱?你们切记要记得跟皇上讨赏。”
     
      不要他们这对可怜的夫妻一样,事情做尽了,赏却没讨多少,花花也就花完了。
     
      “这……”
     
      “你出来说吧,今天就把章程定好。”皇帝都懒得跟他们说话了。
     
      林大娘看他不生气了,颇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站起来又跟大家说上了。
     
      这一次,大家也都没什么意见,就是想问林大娘的地方挺多,林大娘也是一股脑地把她知道的都倒了出来,就让他们自己去办了。
     
      这内阁跟六部自有他们办事的一套手法,她是插不进去的,只要把他们想知道的都告诉他们就是。
     
      壬朝的规矩,可不是那么好打破的。
     
      但也因为她没想着打破,太识时务,内部和六部总能比她身上得到他们想要的,至于得不到的,是这位林郎中是真不知道,遂他们现在对林大娘这位女官,颇也有点供着的意思,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们哪天有事得求到她身上去。
     
      这一通说,都说到晚上去了,林大娘把该说的都说了,也能走了,她和大将军还是头两个能走的,至于户部和内部,还有后来加进来的各位大人,就没这命了。
     
      走时,大将军把笔洗拿上了,林大娘四处看,没看到还能要的,怪可惜地叹了口气。
     
      等她回头看着大将军手里的笔洗,她悄悄跟他说:“得多编几句,卖贵点,今儿这口水费才算是挣出来了。”
     
      大将军“嗯”了一声,点头,“那多加几句。”
     
      前头领他们出去的张顺德哭笑不得,回过头朝他们说:“您二位啊,可别老气皇上了。”
     
      林大娘朝他招手,让他走他们身边,问他:“您怎地老一天到晚老在皇上身边啊?可别累着了。”
     
      “哪能啊,刚才你们说话的时候,奴婢就去小歇了一会。”
     
      “嘁。”林大娘斜眼看他,“瞧您对皇上那偏心眼儿,您就听不得谁说他的不好吧?”
     
      张顺德笑眯眯地看着她:“也哪能啊,比不得您对大将军那份心。”
     
      “那是……”林大娘现在就被她家大将军温暖的大手有力地握着,那心里可别提有多甜蜜滚烫了,说话间眼里的笑意都在火光中跳动,“我也是这般,听不得谁说我家大将军不好。哎呀,这么一说,算了,我不在您面前说皇上的不是了,您都照顾他这么多年了,感情在着呢。”
     
      张顺德也是失笑不已。
     
      他挺喜跟林大人说话就在此,听她说话,他能从中听出感情来。
     
      她知道他之于皇上不仅仅是个奴婢,而他对皇上更不是简简单单地把他当主子。
     
      皇上跟他,是主奴,是兄弟,甚至,他私心眼里是把皇上当是需要照顾的孩子,他早把自己当成了皇上的半个保父。
     
      他只比皇上大几岁,但他不到十岁的时候就跟在皇上身边了,一路风雨过来,他心疼他的主子这一路承受的,也愿意陪他走到老,走到死的那一天。
     
      “您知道就好。”张顺德笑着说。
     
      林大娘笑着点头,“我下次一定注意。”
     
      等下了宫廊,要下阶梯进长坪了,林大娘跟他说:“您别送了,回去吧。”
     
      “奴婢再送大将军和您几步,正好走走。”
     
      “诶。”林大娘也没推拒,又挑起话来,跟大总管闲话家常了起来。
     
      她是个有的是话跟人说的,以前江南的,现在学堂里,京城里发生的,这些事都在她的脑子里,想跟人说都是信手拈来的事,遂她一挑个话题,大总管的搭上几句,再问她几句,他们很快就到北门了。
     
      “奴婢就送大将军和大将军夫人到此了。”
     
      “谢公公。”林大娘给他一福身,笑着朝他眨了下眼。
     
      张顺德看她还俏皮,跟她说:“其实皇上也不会真生你们的气,尤其大将军,安王走了,皇上有些话就只能跟大将军说了,大将军跟别的臣子还是不一样的,皇上知道大将军是个什么样的人,加上您,皇上这辈子不想跟你们二位打一辈子交道都不成。”
     
      林大娘笑嘻嘻地点点头,也没就此多说什么,只是凑过头去,跟他悄悄地说:“那大总管大人,下次皇上找我家大将军谈心的时候,咱能不把东西都收起来吗?”
     
      张顺德指着门:“不行了,林大人,您还是赶紧走吧,奴婢现在这身肉开始疼了。”
     
      林大娘“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不过没等她再说什么,刀大将军把他家这跟人聊高兴了的娘子牵了出去。
     
      林大娘还回身跟大总管挥手,说再见,还跟守着宫门朝她家大将军和她立正敬意的禁卫军笑着点了下头。
     
      这厢张顺德也是抬手跟她挥了挥,等他们走了,看着大门被关上,这才转身。
     
      这林大人这做人啊,还真是让人怪舒服的,她给人一个笑,别人背后就能给她开一道门。
     
      她能这么若无其事地把太子苦心经营了许久的“势力”弄倒,太子还看不明白,他却每一眼都看得明白了。
     
      她走过的每条道,路见过的每一个人给出的每一个笑,都有回报在里头。
     
      她进宫,宫门的小太监乐意一文钱都不要就飞快跑来给她报信;巡逻的禁卫军看到她,会停下脚步,朝她低头致意等着她走过才动。
     
      这是在宫里。
     
      而在宫外,像悲田院,太子交给了手下人去办这事就不过问了,而林大人帮忙的悲田院,她已经帮忙两年了,她的帮忙是每一个月让人给悲田院送上米粮,派人教他们种些小菜,且每个月会给他们送两次肉,给孤儿们每年做两次衣裳,她从不给银子,东西送去了,会时不时派人去两眼,让悲田院的主持和帮工贪无可贪,也没胆敢贪,那里的孤儿们吃饱穿暖,都能活下来,还能学点东西傍身,她想问两句真话,岂不是有得是人都跟她说?
     
      太子想学她,却只是给了银子,结果银子还没给到位。
     
      他早早就提点过太子,说了不止一次,让他学她,不要只学皮毛,要学会她在细致处的用心,可如今看来,太子并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心里。
     
      张顺德至此,也不得不承认,他就是把皇后和皇后的儿子们都当是自己主子的另一半,可是在这些主子们的眼里,是奴婢的他,劝教的话是并不一定需要听进耳里的。
     
      并没把他真当奴婢的是皇上,不是太子,更不是那个他曾经也心疼过的皇后娘娘。
     
      ——
     
      这厢林大娘一出宫,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学堂。
     
      先生们都在出卷,他们都在挑灯夜战,她可不好意思归自己份内的事没干完,就此回家去。
     
      她是她先生唯一的女弟子,得他的看重,就因为是唯一的,还被看重,她更不能砸了她那个先生的脸面,要不,他真得要逐她出师门了。
     
      刀藏锋送了她进学堂,跟她说了他回家拿饭来跟她一道吃,晚上陪她守在这边。
     
      这边也有给他娘子住的小院,等会让丫鬟们过来收拾一下,他们可以睡在这头。
     
      林大娘一听,看着他傻笑了好几下这才去忙她的。
     
      她今儿跟在身边的两个管事娘子是从暗探里被调到明面上来用的,收拾床铺和打理卧室这等事就不在手了,遂大将军一说等会让她的丫鬟们过来收拾,她就让她们回去休息去。
     
      这两个管事娘子现在是成了家,两人找的也是刀家军里的将士,一家人都入了刀府,家里也是有了孩子了,一听夫人让她回去休息,也没答应,就说等大将军带着小丫娘子过来了,她们再回。
     
      ××  
     
      这头大将军很快就过来了,他一手里提了一个食盒,另一手抱了一个小美娘子,身后还跟了一个提着小食盒的小将军,一家人都来看她了。
     
      林大娘挤出了两柱香的时间到她的小院用膳,一快步过来在门边就听下人报说小公子小娘子都来了,她一进门连手都顾不上洗,一张口就喊:“心疼亲亲娘的乖乖们都来了?”
     
      爹爹亲手在摆饭,刀府的小花听他的话本乖乖坐在椅子上,一听到娘说话,这时候就自己把自己戴的小纱帽揭开了,朝她亲亲娘害羞地一笑,小声地叫了她一声:“娘。”
     
      “不是亲亲娘了?”她娘逗她。
     
      小花红着脸咯咯笑了起来,来到陌生地方的她有点害羞,但听到亲亲娘的话,她就没那么害怕了。
     
      小将军本在里头跟着他小丫姨收拾今晚他要跟妹妹睡的软榻,这时候一听母亲说的话,他就蹦了出来,冲到桌子边提起了他今儿自己一个人提过来的小食盒往她走去:“美娘子,美娘亲,这是我给你提过来的,我给你的,你快打开看看,看看你的小将军给你拿什么好吃的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