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78章

第278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至于吗?当然至于。
     
      在等她家大将军来的这段时间,林大娘没说话,心中在想,当然至于了。
     
      她要是不对这些事给出这等郑重其事的反应,她自己都不看重自己最为在乎的,那谁会在乎?
     
      她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想让他们夫妻不和的任何一件事都是她的逆鳞,触不得。
     
      她这次搞了太子,何尝不是做给皇帝和诸大臣看的。
     
      她就是能为了一个男人做出让他们心里打鼓的事来,下次谁还也想拿这做文章,就得掂量掂量了。
     
      谁拿这事惹她,她会用尽她所有的办法报复过去,她可是个连太子都敢搞的人。
     
      这头刀大将军快步进了御书房,一见房就看到了他家娘子看着他笑,他紧绷的脸这才柔和了下来。
     
      “来了?”他说。
     
      林大娘弯起嘴角朝他笑,看着他走到了她身边。
     
      皇帝冷眼看着这对再情投意合,琴瑟调和不过的夫妻,见大将军朝他请安,他冷冷地挑起一边嘴角,“林大人前脚一来,大将军后脚就跟着过来了,怎么,怕朕欺负她啊?”
     
      “哪的事,”大将军神色淡然道:“今儿天气不错,末将过来看看您。”
     
      皇帝冷笑,转头往门一看……
     
      天气是不错,艳阳高照。
     
      他默然转回头,瞪着这对每次都能把他气死的夫妻俩,想着把这夫妻俩今日就地正法,把他们的头砍了的可能性。
     
      这头,家里大将军一来,底气无限膨胀的林大娘当着皇帝的面就告皇帝的黑状:“大将军,皇上刚才问我,至于为了别人给你下毒的事,那个报仇么?”
     
      “你怎么说的?”刀藏锋见她抬起小脸看他,忍不住想抬手去摸她的脸,但一想这是御书房,就强忍着把张手的手又合拢了起来。
     
      “我还没答呢,听说你来了,我就等着你来。”等着你来给我做主,林大人很欢快地跟她夫君道。
     
      大将军嘴角微微往上一场,“都有人要害我了,你是该帮我报仇。”
     
      “我就是这样想的!”林大娘欣喜地道。
     
      说着她就朝皇帝看去,看皇帝脸阴得就差下旨,拖他们夫妻俩出去宰了,她肩膀顿时一缩,小脚步往后悄悄地那么一挪,尽量一点声响也不弄出地把她自个儿挪到了她家大将军的背后。
     
      哎呀,皇上这个脸色,吓死个人了。
     
      皇帝冷冷地看着他们。
     
      刀藏锋这时朝他拱手,道:“皇上,您有火就发吧。”
     
      这时候,大将军要是还顶他一句,皇帝就真要发火了,但大将军却偏偏说了这一句,他这股火就又下了一点。
     
      他也还是问大将军:“至于吗?”
     
      至于弄这么大动静,还涉及民间国学堂吗?
     
      那可是国学堂!
     
      她帮着她先生一手创立起来的国学府,现在这个国家至高无人的求学圣地!
     
      她把考卷之事揭露了出来,殊不知多少人会置疑国学堂这次出卷的严密,哪怕卷子出得不一样,事后也必会有人拿此做文章?
     
      前面什么悲田院和东宫侍妾这两件事,皇帝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太子既然做出来了,后手没做干净让人查出来了,那就是太子的无能。但后者之事兹事体大,她就为了给太子个教训,就把这事揭了出来,害大于利,她这样聪明的人,难道就不知道?
     
      他就想问问这夫妻俩,至于吗?
     
      “皇上是觉得她太小题大作了?”大将军也问他。
     
      “难道不是!”皇帝大拍桌子,火冒三丈,“把国学堂牵扯进来,你们还有理了不成?”
     
      “皇上……”林大娘凑出头来,迎上了皇帝怒火中烧的眼,她害怕地咽了咽口水,正要说话,头却被她家大将军伸手给往后了回去。
     
      她挣扎了两下,见没法,又从另一边凑过头来,跟皇帝道:“皇上,臣妇说两句?”
     
      “滚出来说!”
     
      林大娘朝地上看了看,地砖是干净,但她还是没滚,看着地砖走出来了。
     
      “大娘子,往后站着就是。”大将军开口了。
     
      “我跟皇上说两句。”林大娘站他身边,拉了下他的袖子,把袖子缠到了她的手指上,朝他笑着眨了下眼。
     
      大将军因此连眼都柔和了下来。
     
      “皇上,我知道您为何生气了……”林大娘心想皇帝生气的点果然跟人不一样,不过,如果他是为此生气,也确实是他一国之君应该做的,“这事臣妇也想过。”
     
      林大娘开始跟皇帝说了起来。
     
      她做这事还真是想过,绝不是冲动。
     
      之前她瞒着,是想着这次考完之后,国学堂的学生们定了,没有这个风头了,再跟民间说往后只要有办法能请到人帮着补习,那就尽管请就好。
     
      太子私下请人帮归顺于他太子党补习,对与不对,都在于他以此收拢人心,而且他是做了这头一个吃螃蟹的人,最重要的是,他吃相难看。
     
      林大娘知道这事后深思过,她本身是不反对学生补习,因为这事对于民间来说,有益无害,这些实习的学子们哪怕进了不了国学堂,他们也多学到了一些知识,他们国学堂教的很多基础性的东西都是可以用到过日子当中的,实用性非常强,能被更多人知道,这有利于扩大受益的人群。
     
      这比皇帝下旨,直接全国广而宣之来得好,因为国学堂的学问,再基础,也得是已经有一定的学问和智力才能明白的,它的起点说高不高,但说低,绝不低。
     
      现在,太子的事被她拿出来捅了太子一刀,太子已经成了不是他这一派的人的众矢之的了,所以皇帝也大可现在就下令,让大家能请到帮他们考国学堂的人夫子,尽管请就是了。
     
      这是个最好的补救法子。
     
      而且这本是她之前想在考后就要建议的,现在不过是提前了些。
     
      现在就办,还能多带动一笔收入,国学堂现在就可以给大家卖卖以往的卷子,马上给皇帝减轻一下负担,让皇帝看一看效果。
     
      毕竟国学堂还是挺花钱的。
     
      并且,还可以形成一个长期的挣钱法子,国家出面卖卖以往的考卷,皇上就可以借此收点地方上的官员和供得起读书人家中的银子。
     
      用之于民,也得取之于民吧,这钱嘛,有个归处,也总得有个来源。
     
      当然,林大娘是捡着以上能说的都委婉地说了,并且对于拿卷子挣钱的事着重多说了几句,但她一说完,御书房都静了,久久无声。
     
      张顺德站在门口听着,也是目瞪口呆。
     
      林大人这是捅完了太子,又让皇帝下令拿此挣钱?
     
      他现在只想知道,太子要是知道了,会不会被气死?
     
      林大娘说完也没觉得自己无耻,就是她说完了,御书房太安静了,她有点尴尬,有些不安地朝她家大将军看去。
     
      大将军也正看着她,看着他这捅完了人家一刀,还要给人家补一刀的娘子,心想自己以后还是乖点,凡事听她的才好。
     
      他可不想让她不高兴。
     
      “您觉得怎么样啊?”见她家大将军都很无语地看着她,觉得自己好像也有点不太厚道的林大娘朝皇帝讨好地笑了笑。
     
      她是不是真的有点过份了?
     
      皇上毕竟是太子的亲生父亲啊。
     
      皇帝好一会都说不出话来。
     
      而林大娘的每一句话,却都又说进了他的心里。
     
      她所说的用之于民,取之于民的话太得他的心了。
     
      出考卷这个法子,皇帝已经控制不住地去想了,如果他让户部再立一个部门去办这事的话,那这是一个绝对稳进不出的来钱法子。
     
      并且,还能因此让学子们不进国学堂,也能多学到一点东西。
     
      “唉……”见皇帝还是不说话,林大娘松开她家大将军的衣袖,抬起脸就道:“好了,您要是觉得我欺负了您儿子,要杀要剐随您便,就是此事与我家大将军无关,他还是差点中计的受害者,您就别牵连无辜的人了。”
     
      “闭嘴!”皇帝又瞪了她一眼。
     
      “还来不来得及?”皇帝冷冷地问她,“离考试日没几天了吧?”
     
      他这话没头没脑的,但林大娘莫名懂他,马上接话道:“来得及,还有半个月不是?我们国学堂凡是出过的卷子都有专人归档,有现成的。现在是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弄成活字印刷了,您多找几个抄书的,我跟您说,现在京城内的冤大头,哦,不是,就是心急儿子成才的大家长们有好多,您出一份,马上就有人拿大价钱抢一份,您信不信?而且我跟你说啊,您亲自下的令出的第一份卷子,那于民间的人来说,那可是用来当传家之宝的宝物啊!”
     
      皇帝木然地看着她。
     
      “皇上,一定要在卷子没抄好之前就把消息放出去,给大家一个哄抬价钱的时间……”林大娘说起她最最擅长的挣钱之事,那叫一个眉飞色舞,“今年各大家,各地望族都来了不少人赶考。我跟您说,前年进京给您送银子的那几个大富商家中可是来了不少子弟的,他们这些人家就是什么都缺,但就是不缺银子啊,他们比我们刀府,比我家大将军有钱多了!”
     
      最后一句,林大娘由衷地说出了她的心声来。
     
      她现在穷啊,钱都借给林福他们置产了,她家大将军今年要添新将送老将,要用钱的地方也多,现在家里都没什么钱了。
     
      她现在没钱到了说起有钱的人来都开心。
     
      这时,刀大将军已经不想让她神采飞扬地继续说下去了,拉了她一下,把她拉到了身后挡着,他则跟皇帝说:“皇上,如您所说,没几天了,这事宜早不宜迟,尽量早点,学子们在考试前还能多学点东西做点准备,您说呢?”
     
      皇帝头疼地朝张顺德看去,最明白他不过的张顺德躬着腰,轻声道:“奴婢已经着人去请于大人去了。”
     
      “把黄阁老他们几个也叫上。”皇帝漠然道。
     
      “是。”
     
      “那皇上,我们能走了……呃,呃。”林大娘本来凑出头来要告辞,好接着回去出卷,但是好险,一个类似盘子一样的东西精准地朝她的脸砸了过来,还好她家大将军身手不凡,大手一往后伸护着她往旁边就是一个飞快闪身。
     
      盘子落了地,发出了“砰哒”的沉重响声。
     
      林大娘这时候眼珠子一转,往那偷偷一瞄,才看清楚那是一个用沉玉制成的笔洗。
     
      娘哟,这可是个能把头脑浆都砸出来的大家伙,林大娘不由一阵后怕不已,躲在她家大将军背后,瑟瑟缩缩的,更是不敢说话了。
     
      吓死她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