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76章

第27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大将军没太明白皇帝这话里的意思,看向他。
     
      “十三那事,怕是就有人开始给朕下套了。”皇帝揉了把额头,淡道。
     
      刀藏锋有点明白了,他看着皇帝,突然觉得皇帝有那么一点可怜了。
     
      连个曾经以往说过,想信守下去的话都有人不想让他守下去,还是被他们的亲儿子亲手在他面前砸碎了。
     
      废后在皇帝这里的仇,算是报了罢?
     
      他沉默了一会,接话道:“太子的孝名现眼下是出来了,加上十三皇子那事,他抬德妃,这算不计前嫌?”
     
      皇帝看着他笑了一下。
     
      刀藏锋本来是不想插手这父子之间的事,但就那么一会,那一点点的觉得皇帝不容易,他这也算是开了口表态了。
     
      他家大娘子一直和他在一起,他也不会允许她和他落到帝后之间的那个地步,但就像今天一样,哪个人要是拿她和她的事来刺他的人,刺他的心,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太子有声望了,还不是您给的。”是他自己谋的,刀藏锋也是嘴唇往上一扬,看似笑却没有笑意地道:“太子是大了,恭喜皇上。”
     
      皇帝这下是想砸他,都拿不动东西砸他了,“这一环扣一环的,你说,他就能靠他自己在朝廷当中立起来?”
     
      “要是兴许还能杀了您,或是,让我们夫妻俩跟您作对,拆您的台,他未尝不能立起来……”刀藏锋抬眼看他,“您现在跟德妃如何?”
     
      太子用心之绝,也是绝了。
     
      这一抬,皇帝要是如了太子的愿,太子之孝都要传遍全天下了,要是不如太子的愿,太子孝名可能要打点折扣,但也差不到哪去,最重要的是,离了德妃对皇帝的心。
     
      德妃如今兢兢业业地服侍着皇帝,把皇帝的身体调养得跟壮年一般,她要是当不了皇后,还能待皇帝跟以前一样?
     
      德妃那个人,沉,稳,并且,她非常对皇帝的胃口,知道什么时候能请得动他休息,什么时候要自行退避三舍。
     
      这样善解人意的一个妃子,又跟了皇帝这么多年深谙皇帝的想法,可不是随便一个妃子能替代得了的。
     
      依刀藏锋看,皇帝现在就是对德妃无男女之情,但对她可是有三分夫妻之间的敬意的。
     
      而德妃这个人,大将军没见过几次,知道的都是她露出来的那些皮毛,不好说她,也就不知道她现在跟皇帝怎么样了。
     
      “她先找朕说明白了,对后位无意也无心,让朕不要为此有任何烦恼。”
     
      “真?”大将军讶异。
     
      “嗯……”皇帝说着脸色也柔和了下来,“德妃那个是沉得住气,再则,她也看得明白。”
     
      要不然,她也活不到今天,还被他留在了身边。
     
      “这就好。”刀藏锋以前还想过要抬德妃,把皇帝气死,跟皇帝不死不休,没想到时局一变,他用不着这招了,太子便用了,“那您现在打算怎么办?”
     
      “朕问你个事。”
     
      “您说。”
     
      “你们没打算要孩子了?就生两个?”
     
      刀藏锋没料他这般问,愣了一下,后才道:“就两个。”
     
      “就两个?”
     
      刀大将军撩起眼皮看他:“末将不是说了吗?”
     
      “是林大人的意思?”
     
      “是末将的意思。”
     
      “你怎么想的?”
     
      刀大将军看着他,“现在末将跟您,说的是您的事吧?”
     
      “你这个也说说。”
     
      刀藏锋见他神色好了点,一想这是拿他说事才好的,都差点也想学皇帝朝皇帝扔一个杯子。
     
      但皇帝毕竟是皇帝,他是臣子,没这个本事,遂只能冷着脸道:“承家业有小将军一个人就够了,末将带他一个人都带不过来。”
     
      “你也不怕……”
     
      皇帝这话没完,因为大将军已经拿起他桌上放着的杯子往他这边要砸了。
     
      皇帝便把“夭折”两字生生咽了下去。
     
      “末将说了,我们家有我们小将军就够了……”刀藏锋把杯子扔桌上,脸色难看地道:“末将夫妻会好好教养他,他要是承不了我们的刀府来,我会让比他更厉害的人来承,我们也是这样教小将军的,我们家继承人之事,就不劳您费心了。”
     
      皇帝也是被他的口气呛得脸也阴了下来,也冷冰冰地看着大将军。
     
      大将军若不示弱,那脸色难看得就跟被狗屎砸了一脸一样。
     
      君臣俩,再次吵起来了。
     
      “小将军好歹也叫了您一声皇爷爷,”末了,是大将军先开了口,只见他嫌恶地看着皇帝道:“您就是这样当他皇爷爷的?”
     
      他开了口,皇帝也开了口,指着他道:“你要想清楚了,不是嫡长子,和你的嫡子,是承不了刀家军的。”
     
      大将军嘲讽地道:“您还惦记着拆我府里的这五百家将啊?您宫里都快不保了。”
     
      皇帝这次毫不犹豫地拿地桌上的杯子就朝他脸上砸。
     
      大将军也是气得连手都没用,抬脚就是一踢。
     
      杯子瞬间转了个向,砸向了门,落在了地上,“咚嚓”一声,轻脆地碎了,发出了尖锐的响声。
     
      “您到底是想说什么?”见宫人慌张地推门出来,又被皇帝瞪走了,刀藏锋看了看时辰,见天色不早了,想走,便没好气地道。
     
      “朕也是被你气糊涂了!”皇帝也是头昏脑胀地,被他的话都带偏了,这时问他:“小将军跟你亲不亲?”
     
      刀藏锋这时一挑眉,又是一脸嘲讽地看着他。
     
      亲不亲,您没长眼睛啊?
     
      “你今儿是……”皇帝咬牙切齿地看着他。
     
      “亲,怎么不亲了?”看皇帝气得牙都抖了,急着走的大将军皱着眉道:“他现在还在营里等着我去带他,您之前不是看到他跟着他娘四处走动?我出兵那段时间,他在家里成天惦记着要帮爹爹,一说能帮我,他什么话都听他娘的,您说他跟我亲不亲?”
     
      他们父子俩岂止是亲,但他懒得跟皇帝多说。
     
      “一个,就能这么亲了?”
     
      鬼使神差间,刀藏锋突然明白了皇帝的意思了。
     
      他看向皇帝,朝皇帝摇头,“您就别想这事了,您是皇上。”
     
      天家无父子。
     
      “您伤心了?”大将军看着此时面无表情的皇帝,问了句。
     
      皇帝没说话,只是抬着眼漠然地看着他。
     
      “您伤心也没用,”大将军又朝皇帝捅刀子,“这事,换谁都一样。”
     
      就自己受着吧。
     
      “你不是朕的安王。”皇帝突然道了这么一句。
     
      大将军愣然,随即失笑,“末将怎么能是安王?”
     
      他也怎么可能当安王。
     
      皇帝对他不可能有安王之心,他也不可能有安王对皇帝之心。
     
      他们是皇帝,跟掌了天下四分之一兵马的彪骑大将军。
     
      “皇上,您想安王了?”大将军站了起来,走近了皇帝,朝桌上找了找,找到了支还没用的新笔,他抽了出来,当着皇帝的面就往袖子里塞,当是皇帝跟他谈心的谈心费,“您想想就好了,这样您还能有个念想,能想一辈子。您也知道,他要是留在京里,为您受那么多委屈,您跟他,能一辈子都好吗?安王是想敬您一直爱戴您才走的,您有这么个弟弟,已经有的不少了。”
     
      大将军想了想,没在桌上找到他想要的,他跟皇帝说,“臣再说几句?”
     
      皇帝冷冷地看着他,点头。
     
      “那……”
     
      皇帝桌子下的腿在下面直往他那边狠狠地踹,踹了他一脚,从暗屉里掏出块没用过的镇纸,“说完赶紧滚。”
     
      大将军一看镇纸是上等的红玉做的,眉眼不动地就捞到了手里往袖子里放,当下就决定跟皇帝多说几句,他家小娘子说了,做人不看人办事,但也得看钱办事,“您看,我有两个亲弟弟,一个受了家族的恩惠,受了我的好,我保了他的命,给了他前程,说白了,他这一辈子的命都是我给的。但他觉得我不像他大哥,他便不认这个家,皇上,其实我是有些看不起他的,他不认这个家其实没什么,但他不像个男人,不像刀家儿郎,他没那个本事自己给自己博命,但是,他就是这么个东西,我是他大哥,我也得保他一辈子,还得为他谋前程,不让他走偏了,还得当他的靠山,让他仗我的势。”
     
      “我还有个小弟弟,也是亲的,现在大了,比以前好了点。但也是恨他嫂子恨之入骨,可他跟我要的钱,里头都是他嫂子为这个家盘算下来的,他拿着毫不手软,当是我们欠他的,我给了他钱,他来的信中说我以后不欠他的了……”刀藏锋说着都笑了起来:“我以后不欠他的了?您说,这话是不是很有意思?”
     
      他十岁进战场为家族出生入死,把一家人的命从皇帝手里抢了过来,养活他们,结果他们这些靠着他活的人,觉得他欠了他们的。
     
      “您看,我这个长兄,大哥当得怎么样?”大将军又扫了眼桌上,没看到能要的,遗憾地抬起了眼,看着皇帝。
     
      他把濒死的,一无所有的刀府救过来了,他的弟弟们就是这样看他,对他的。
     
      而他,伤不伤心呢?
     
      当然伤心。
     
      但这又有什么好说道的。
     
      他是长兄,他是大哥,这些都是他身为刀府长子要担当,背负的。
     
      他也无话可说。
     
      皇帝没说话。
     
      “知足吧,皇上。”大将军摸了摸袖中给他家娘子今儿带回去讨她开心的小东西,心里踏实得很,“您有的不少了,而且您有的,都是别人想得到,都得不到的。”
     
      皇帝又给他摸出了一条墨条出来,伸手给他:“再多说两句。”
     
      大将军接过墨条放鼻边闻了闻,“兰香的?”
     
      皇帝点头。
     
      “好东西。”大将军又收了出来,“那末将再多说两句?”
     
      皇帝又颔首。
     
      “末将想说的是,您别老盯着太子这几个儿子,您有的是孝顺的儿子,只是您看不上。皇上,既然生了,就都是您的亲儿子,您老是把太子和喜欢的儿子才当儿子,把太子和喜欢的儿子的孝顺才当孝顺,眼里就看得到这些……”看在皇帝主动拿墨条的份上,刀大将军颇为慷慨地把话说得深了点:“能不伤心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