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74章

第27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刀藏锋当下就带了暗卫们往皇宫赶,让帐下将士做好随时出军的准备。
     
      但如他所料,他赶到皇宫的时候,局势已经得到了全面控制。皇帝宣了他进去,刀藏锋看到盘龙殿里跪了一堆人,太子首当其冲,跪在最前,抱着还算年幼,不到十三岁的十三皇子。
     
      “皇上。”
     
      “坐。”
     
      皇帝脸色难看,但还是让他往旁边坐。
     
      “是。”刀藏锋朝他头点的下首座位坐去,随即朝张顺德看去。
     
      张顺德这样老端着一张和气脸的人,这时候也是板了一张脸,刀大将军看他气得不轻,身子都不受控制在微颤的样子,心中顿时有所了然。
     
      看来,弑父逼宫之事,是真事了。
     
      这厢,皇帝看着这兄弟俩,也是半会都说不出话来。
     
      十三皇子还在兄长的怀里哭。
     
      他刚才质问他父皇,他母后才死了多久,他就跟德妃你侬我侬,鹣鲽情深,到底是置他母后于何地?
     
      他问得伤心,此时已控制不住,痛哭了起来。
     
      那样子,还像个孩子。
     
      皇帝看着他的孩子,心一阵阵地钝疼。
     
      他跟德妃你侬我侬,鹣鲽情深?
     
      他这儿子不笨啊,难道就不知道,他这身子骨,是德妃帮他调养起来的?
     
      一个为了他这身子,寒冬腊月都在外面跪着求他歇一会的妃子因着他,都累病了,他就让她歇在了盘龙殿养病,别换来换去的折腾身体了,在他这儿子眼里,就成了背叛他们母后,不可饶恕,得去死的罪了。
     
      皇帝知道这是他在借题发挥,但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阵难受。
     
      太子也好,十三也好,他都是花了力气培养的。
     
      十三不屑进国学堂,没几天见国学堂是人都想进,就要闹着进了,他安王叔知道他疼他,把王府的名额都还回来了,就为了他进国学堂,他安王叔一家三口都没去了。
     
      安王啊,那是安王,他最疼爱的弟弟,都为他这个儿子让步了。
     
      皇帝是真不知道他这小儿子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不过,到此他,倒愿意相信,他这儿子是仗着他母亲当了他二十来年的皇后的那点恩情,在装糊涂罢了。
     
      “父皇,磨古不懂事,他是真不懂事……”太子也是满眼的泪水,看着皇帝求饶道:“求求您了,就愿意他这一次吧,儿臣以后会严加管束他的。”
     
      “皇兄,我没错!”
     
      太子顿时抬起手,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闭嘴,你不孝不忠不义,你有什么脸面还敢说话?”
     
      “你打我!”十三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又痛哭了起来,躲开他的怀抱头就往地上砸:“母后,您等等我!”
     
      太子赶紧拉住了他,紧紧地抱住他,着急地往他们父皇看去,却看到了他们父皇无动于衷的脸。
     
      皇帝无动于衷地看着他的好太子。
     
      他这个儿子,确实是个好太子,在他兄弟快要失手的时候,他就进冲进来报,说十三受奸人挑唆,要做糊涂之事了,让他赶紧防范。
     
      当时十三都在他的殿里了,小小少年拿着剑对着他,太子一冲进来,他就说皇兄你等我杀了这个老贼再说。
     
      老贼?皇帝的心,就在那刻就疼木了。
     
      太子来得太好了,这时候他再为他的兄弟求情,这等情深意重,皇帝要是不答应他,倒显得气量小了。
     
      他们那个母后,还真是死了都好好地教了他们一把。
     
      看来,他们这兄弟俩,都知道当年安王为了让他上位的事了,这十三是打算效仿他安王叔了?
     
      儿子是皇帝带在身边养的,他们现在怎么想的,这等时候,此时他心里再明白不过。
     
      即便是太子。
     
      “皇上,老皇叔他们来了。”这时,张顺德得了宫人的报,走到了皇帝面前轻声道。
     
      他路过太子与十三皇子的时候,都没看他们一眼。
     
      “末将告退。”皇族中人的事,刀藏锋不想再看一次,他起身告退,道:“知道您安危无事,我也该回去了,营里还有些事要办。”
     
      “去吧。”
     
      “是。”
     
      他走后,皇帝走到了兄弟俩前,看着他们:“连大将军都能这么快知道动静的事,你们觉得朕能不知道?”
     
      “你们觉得这天下至尊很好当,但我这个父皇对你们太无情了是吧?”皇帝嘴角往上一翘,看着他们:“你们杀朕……”
     
      “父皇!”太子失声叫了他一声,“儿臣未有……”
     
      皇帝踢了踢他,跟他说:“牟桑,你觉得朕傻吗?”
     
      他看了他这太子一眼,他知道这次也捉不住他这儿子什么把柄,十三是打着来看他的名义,拿剑刺杀他的,他是不仅给他这个父皇下了毒,还给张顺德他们都下了毒。
     
      张顺德这个人,对皇后,对他们兄弟俩,那可是从来都是一片好心,他们兄弟俩从小到大,就没少受过他的好。
     
      这么一个心里向着他们的老人,连废后走了都不忘带着宫人给她盛装打扮厚葬她的老奴婢,他们都舍得下毒,皇帝也是佩服他这两个儿子的心狠手辣。
     
      他这俩儿子,心狠手辣这点,还真是像了他。
     
      “你们啊,好得很。”老皇叔进门来了,皇帝也不打算接着往下说了,他坐回了冰冷的龙位,冷冷地看着他的儿子们。
     
      等听到知晓来龙去脉的老皇叔给这磨古求情时,说他年幼能不能网开一面,放在皇苑当中幽禁起来后,皇帝嘴角忍不住往上一翘,看着老皇叔的眼,答应了下来。
     
      等这些人都走了,离开了他的盘龙殿,皇帝坐在龙椅上半晌都没动。
     
      人一走,张顺德也是一屁股就落在了地上,这时候他被侄子扶着起身,朝皇上走去,可怜地看着他这个照顾了一生的皇上,“您也没力气,站不起了吧?”
     
      “老了。”皇帝朝他笑。
     
      “来,老奴扶您一把。”
     
      皇帝笑了起来,搭上了他伸过来的手。
     
      他慢慢地站了起来,跟张顺德说:“安王走了,这宫里,就你一个人是真的心疼朕,无所于求朕了。”
     
      “哪呀,”张顺德摇摇头:“奴婢哪有那么好,是人都有私心呐,您呐就看开点,啊?”
     
      他说着都哭了起来,抹起了泪:“奴婢也是看着小主子们长大的啊,这内务府里一进什么好东西,奴婢头一个想的都是他们,您都得往后排……”
     
      皇帝这脚一顿,随即他又失笑了起来,“好了,别哭了,一张老脸,都哭丑了。”
     
      ——
     
      这厢晚上,用过晚膳,家人都各归各处了,林大娘从回来的大将军那得信,十三皇子被幽禁了。
     
      当下,她“咦”了一声。
     
      “这老皇叔一门,得被彻查了。”刀藏锋说着也是摇头,“也不知道太子是怎么说动他的,太子也是厉害。”
     
      十三皇子再小,弑父杀君,哪条都不是轻罪,居然只得了个幽禁,这实在不是其王的手笔。
     
      这在皇室宗例当中,这是要放进水牢溺毙而亡的死罪。
     
      现在老皇叔这么一判定,以后比十三皇子小的皇子们弑父夺宫,岂不是有前例可循?
     
      这都乱了皇族的宗法了。
     
      林大娘想想,道:“其王是皇室一族的老族长,一生也决定了不少人的生死了,他现在都快八十的人了吧?老了。”
     
      “嗯?”
     
      “有些老人,一老,心里就软了,可能是为着去地下有个好去处,想心安理得,就会在死前多做点好事,就跟亏心事做多了,怕报应,就老想着多烧香拜佛求个心安一样,”林大娘猜测着道:“太子这个人,现在可比以前会看人识人用人了,也比过去有说服力多了,他现在可不是以前那个太子了。你看,九哥哥自入他门下跟我们提了个醒,到现在连你都不见了。”
     
      刀藏锋默然。
     
      确是如此。
     
      “还是不要小看他的好……”林大娘这时候也提高警惕了起来,她其实也有点知道太子私下对她动手脚的事,但不知道是不是宫里有什么博奕,还是皇帝那边因为一些顾忌,没让太子对她动手。
     
      她现在对太子倒有点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的心态了。
     
      “他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好过……”刀藏锋看着她:“但是,你没发现,他在国学堂和朝廷的声望已经起来了?”
     
      这下,换林大娘默然了。
     
      确是如此。
     
      “如你所说,他现在会看人识人用人了,”刀藏锋弹了下她的头,“连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都清楚得很,知道怎么用你。”
     
      林大娘觉得他隐约间有点说她傻的意思,白了他一眼,“那是原则,别看不起原则,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训兵,他们别说触犯军规了,手脚慢一点,你都要打他们一顿。你看看盘哥儿,好好的一个人没犯什么错,见着你了都要自省三遍才敢近你的身,你敢说规矩不好?”
     
      刀藏锋就是提了那么一嘴,就被她说了一大堆,刀大将军无辜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垂头,拿过她给他剥好的花放一粒粒吃了起来。
     
      那样子,别提有多可怜了,林大娘看着就不禁伸出手过去摸他,“没说你不好,哎呀,我又噜嗦了,是我不好,对不起了。”
     
      大将军趁机便道:“那你给我念两页书。”
     
      林大娘好笑不已,带着他,两人去洗漱好,回头拿了他的兵书,两夫妻躺到了床上,她给他念了两页兵书,还给他用她的话解释了一遍,把他给哄睡了。
     
      当他睡了,林大娘摸了摸他的脸孔,低头亲了亲她的大将军。
     
      他最近身手有点退步,为了恢复过来,早早就去了军营里。
     
      今日小将军跟他回来,一直给他夹肉,说爹爹太勇敢太辛苦了,从天上往下摔了好多遍,摔得他这个小将军在旁听着,都觉得自己骨头好疼。
     
      她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只有他的身手好了,他才会在战场上活下来,回到她身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