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73章

第27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得知皇帝问她家大将军的话,就笑了两下,也没多说什么。
     
      局势走到今天,现在不是他们刀府不想让太子上位的问题了,而是皇帝要想清楚,他百年之后,他一手打造的这个天下,该交给谁才最为合适。
     
      而太子合不合适,只有皇帝自己最清楚不过了。
     
      大将军和她目前不需要有多余的动作了,他们夫妻俩该做的,这两三年都做完了。
     
      而且现在的形势,很巧妙地把太子放到了让皇帝评估的位置上。如果以前皇帝对太子只有六分要求,那么,现在如果一个太子不能让皇帝有九分满意,他是绝不可能把帝位放到他手里的。
     
      父子之间斗着吧,这趟浑水,他们在旁边看着就行,有时候要是泼及自个儿了,还得躲一躲。
     
      像她三姐姐和安王,就知道要趁早脱身。
     
      她吧,也怎么可能在这等事上打压太子,跟太子作对。
     
      她不可能做出这等事来是其一,二是她要真打压,太子就有得文章可做了。
     
      而皇帝这只黄雀呢?就等着螳螂捕蝉,他紧接着趁机也在她这只蝉上踩两脚。
     
      林大娘一点也不天真,她从来不觉得她于这个天下有用,于皇帝有用,皇帝就不搞她的事了。
     
      现在她能在皇帝面前站得脚,有底气,是因为她身上还没洗不掉的脏水和致命的错误,哪天要是有她洗不脱的致命要害了,皇帝就可以尽情地拿这些事要胁她了。那时候,就不是她出手办事了,而是皇帝让她出手办事了。
     
      主动权一易主,她就惨了。
     
      林大娘防皇帝跟防贼一样,才不可能在原则上的事出一点点差池,她一直站在为国为民为皇帝好的位置上占据主动权,死都不能失了这个原则,要不得被皇帝这条老狐狸玩死。
     
      这时,刀藏锋看她笑,也朝她笑了笑。
     
      林大娘又朝他笑了一下。
     
      大将军不禁失笑了起来,伸手摸她的脸。
     
      林大娘也是“噗”地一声笑出了声。
     
      两夫妻站着面对面你来我往地笑个不停,每次笑法的意思还不一样,小丫正在旁边摆吃食,看着不禁摇了摇头。
     
      这两个,都不是吃素的,配一起,也算是天作之合了。
     
      她倒是早习惯她家大娘子和姑爷什么样子,她身后的大丫鬟她们也是如此,就是刚踏进门来要找妻兄的盘哥儿一看他们这笑法,顿时踮起脚尖,悄悄地往后退。
     
      这兄嫂俩,这笑法,太碜人了。
     
      他们虽然一字都没说,但已经跟谋财害命了无数家人似的,他害怕。
     
      ——
     
      这年刀府过得不错,就是没几天,皇帝这个劳碌命又开始上朝了。
     
      头一天上朝,刀府的两位将军都去了。
     
      这头,二爷府相继出生的,二房之间相隔不到两天的小公子们的百日到了。
     
      刀衣儿生的是对双胞胎,因着怀着两个,她嫂子家的小公子刚下地没两天,她的双胞胎就下地了,提前了一个多月。
     
      她生孩子生的也是险,把藏琥吓得满身大汗跑来刀府找救兵,一见到林大娘就下跪,林大娘差点把他脸上的汗看作了泪,被他吓得腿软。
     
      这下孩子好好地生下来,长得也挺好,小家伙们都健壮得很,藏琥这次来请兄嫂们去吃百日宴的喜酒,傻笑着的样子就像个傻爷们。
     
      林大娘见他乐得合不拢嘴,说两句话就要情不自禁地笑一下,也是被他逗乐了。
     
      不过,她也知道他是该乐。
     
      他前面那个丈母娘实在不是个好惹的,见二爷府给了个官位就不再带着他们家往上提升了,又不敢明着跟二爷府争这事,就在外面说他不能生,这消息都传到她耳朵里了,可见那位夫人可没少说这位前姑爷的不是。
     
      现在小衣给他一生就是生了俩,这下,他这个被封了定国将军的人在外面也能挺得直腰了。
     
      那家人可是害他不浅,他一个打仗的,还是出自世族大家,那方面的能力要是被人怀疑,连带部下都受影响。
     
      现在二爷府一连生了三个小公子,二爷的身体都好多了,林大娘看他活着还有点盼头,也是松了口气。
     
      二婶过世前哀求过她帮着照拂着点二爷府,这事她其实也放在了心上,但现在她没帮什么忙,二爷府就自个儿把日子过好了,她也是松了口气。
     
      她这也是觉得,人活着都有难得不行的时候,咬咬牙熬一熬,也许就能雨过天晴好了呢。
     
      人只要活着,就没有过不了的坎。
     
      这头二爷府的喜事一办完,也就出了正月了,各地的商人们又往燕地钻,把两年扩建了两次的京城又挤了个满满当当。
     
      现在的燕地也是让林大娘开了眼界,左家那出的人都是奇才啊,出自左家的刑部尚书把燕地管得连个贼很很少见。
     
      不过,之前出的那些贼,重的都已经关进死牢了。
     
      这严法也是让林大娘侧目,不过,经左常春负责的治安,上下都一视同仁,牢里可没少关闹事的世家子弟,去年年底还因为左常春处死了一个在外城骑马踩死了三个小儿的世家子弟,左家也是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好在,皇帝是站在他们左家这边的。
     
      也是因着上下一心,现在往燕地挤的人更多了,商人在燕地能得到开商令带来的好处和官府的保护,这个事情都不人贴纸召告天下,商人们就在自己的那条渠道当中传开了,都乐意约在燕地来进行交易,因此,顺天府每月收税收到手软。
     
      这种官府带头引领的好处林大娘其实只跟皇帝提过一嘴,但皇帝就把这事完全落实了下来,这也让林大娘非常惊讶。
     
      其实,大壬一被盘活,每日所发生的事情,都超过了她最初的判断,有时候林大娘都难免因此有点自豪。
     
      不过也因此,她更是确信,她都自豪了起来,这样的江山,皇帝绝不会不选好他的继任者。
     
      这二月过了一半,江南那边林府来了消息,怀桂在信中说他的小娘子有孕了。
     
      信中怀桂也是好笑地写道娘一知道小娘子有孩子了,就开始盼着她回家了,一听说她可能回不了家,就说要把小孩子抱过来给她看。
     
      林大娘看得笑得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这憨姨娘,孩子都没生出来,就要抱过来给她看了,这等糊涂话,也就她能说得出口了。
     
      怀桂信中说母亲身体很好,现在也比以前爱见人多了,就是她太想姐姐了,去年年底京里的管事们回来见他,她就过来坐在外厅没动,也没叫人叫他,一直等到天黑他们从帐房里出来了,她才跟管事们的问起了京城的天气,还问他们有没有见过姐姐,母亲一直在问管事的们姐姐你气色如何,迈峻和雅水怎么样了……
     
      怀桂说,母亲太想你了,姐姐要是得空,给母亲回信的时候让管事的进府来拿,让他们看看你,回头多说两句话给母亲和娘听听也好。
     
      林大娘看着信握着嘴泣不成声,她的日子过得太紧张了,都忘了千里之外,还有人在日日夜夜地思念她。
     
      这天林大娘的眼睛有点红,小将军知道是外祖母她们在江南太想他们了,他叹了口气,“迈峻也想她们呀。”
     
      “你还记得啊?”林大娘抱着她的小娘子,眼睛泛泪看着儿子。
     
      “记得的,”小将军点头,“迈峻每天穿的小衣裳,就是外祖母带着姨外祖母给迈峻做的。”
     
      林大娘不由看向她的小丫姐姐,感激地朝她笑了笑。
     
      她都没怎么跟小将军说这事,只提过一两次,小将军能记得,就是经常侍候他穿衣洗漱的丫丫姨提醒的了。
     
      小丫见她今天都哭半天了,眼睛都快肿了,心里也心疼她,这时候便笑道:“回头等姑爷跟你都不那么忙了,我们回江南一趟,现在造的新船比以前快了,来回省了不少时间,去一趟也要不了太久。”
     
      “是了。”这船还是先生带着学堂里的几个弟子,跟着工部造船的几个大人研究出来的,这么一想,她这也是给自己办好事了,林大娘不禁乐了起来,“这快船的加速法还是徐文那个闷葫芦想出来的主意,看来那我平时还是要多凶凶这般人,让他们跑得快一点。”
     
      就是太遗憾了,这个时代,她所知道的很多更有用的东西都只能想想,因为根本没有那个生产条件。
     
      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带领他们,没条件也要创造条件那条道上走一走,把能解决的问题先都解决了。
     
      这天晚上刀藏锋归家,看到了她的红眼睛,见她冲他笑,他在膳桌上也没说什么。
     
      晚上夫妻俩呆一块时,林大娘也没多说,把怀桂的信拿了出来给他看,她刚把母亲写给她的细说着家中一切皆好的信又看了一遍。
     
      等他把怀桂的信看完,她把母亲的给了他,跟他说:“等到来年,你要是得空了,你要带我和迈峻雅水回去看看她们,她们盼着我们呢。”
     
      刀藏锋见她说着都掉出了泪,揽住她的肩头轻碰了下她的额头,“你想她们了?”
     
      “想。”林大娘把半边脸埋进他的胸口,与他一同看着她母亲字迹娟秀的信。
     
      但也只能想想了。
     
      “那我回头得空,就带你们去看她们。”大将军把信收好,抱着她吻着她的发,“我会安排时间。”
     
      不是想让她看看怀桂的孩子?那等快要出生了的时候,他带她去。
     
      ——
     
      三月夫妻俩又大了一岁,这次他们俩过生辰,宫里给他们夫妻赐了一次大赏,有不少银子。
     
      家里也攒了不少银子了,林大娘这次拿出了一半给了先生和师兄弟们,放进了仁书堂。
     
      宇堂和他的外门弟子们一直是拿林府的钱,现在一般都是怀桂给了,但之前也是大娘子给的,这次大娘子又给了一些,他们也接了,没有推拒。
     
      物以类聚,林大娘就很喜欢这些性情跟他们先生一样有点相似的老师弟们。明明有的比先生年纪都差不了两岁,叫她叫起小师姐来也是毫不拗口,给钱了,也就拿过去了,数都不数的,他们这些人,骨子里的那股视金钱如粪土,视学问主一切的气节风范,那是她就是脱胎换骨都比不了的。
     
      ××  
     
      之前皇帝给先生和这些师兄弟们的赏赐,他们都拿去给仁书堂用了,现在仁学堂又在朝廷没伸过去的乡县当中立了几所学堂,花的都是他们的银子。
     
      他们在刀府里,吃好吃坏从不在乎,身上穿的是好是坏也是分不太清楚,成天醉心学问,林大娘时不时跟他们处一块,觉得自己身上的铜臭味都淡了。
     
      遂这天给完银子,她回去好好检讨了一下自己,又马不停蹄地招来林福,又借给了他一些银子去置地,放起了高利贷。
     
      林福好笑地接下了,还跟他们大娘子玩笑说:“现在最北的地都贵了,这点钱买不了什么好地了。”
     
      林大娘瞪他:“那捡差的买几块,做人不要那么挑剔。”
     
      说来,最北也被很会弄事的皇帝非常快地恢复了过来,短短时间胜过了以往,林大娘也是发现这聪明过了头,身体还越来越好,越来越惜命的皇帝越来越难对付了。
     
      所以这天上午她在家中准备新一轮的考核新生准备时,突闻皇帝突然病倒了没上朝,还挺惊讶的。
     
      而这头,在刀家军营里练兵的刀藏锋收到探子急报,说十三皇子正在弑父逼宫,要为母报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