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72章

第27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可宝贝她的树木花草了,宇堂老夫妇俩也是极爱这些,她话一出,宇堂南容就抬眼看向徒婿。
     
      “不跑,不砍。”大将军摸了下鼻子,道。
     
      林大娘看他跟小媳妇似的,过去拉他的手,安慰他:“你最听话了。”
     
      小将军在旁边又不解了:“不是迈峻,爹爹的小将军最听话吗?”
     
      怎么改成是爹爹这个大将军最听话了?
     
      林大娘眼都不带眨地哄他,“白天是你最听话,晚上是你爹听话,你让着你爹点,啊,乖了啊。”
     
      小将军点头:“好的。”
     
      随即一想,乐了,“如此还是迈峻最听话。”
     
      看看,他都还让着爹爹。
     
      “哥哥棒!”小花在旁边伸手小手,拍了两掌,眼睛亮亮的。
     
      这可把盘哥儿看得眼馋得搓了下手,朝师娘讨好地道:“师娘,给我抱一个吧?”
     
      师娘失笑,把花抱起给了他。
     
      “姑爹棒棒。”小花一入糙汉姑爹的怀里,鼓励他,并送上了小香吻一枚。
     
      盘哥儿刹那热泪盈眶,扭过头跟梓儿娘子道:“婆娘,我也想要个这样的小娘子!”
     
      刀梓儿笑着点了点头。
     
      这小半年最好的消息不是她能走路了,而是闵遥哥说她再养养,他帮着再调调,她就能怀孩子了。
     
      刀梓儿以前没想过她这辈子会有孩子之事,如同她未曾想过,她这辈子还能嫁人,但人她已嫁了,再有个孩子,她以前未曾想过的奢侈之事她都已得到,算一算,也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她倒是想要个孩子,看着嫂子带着的这两个侄儿侄女,她也想要一个,不多,一个就够了,她和盘哥儿两个好好带着就行了。
     
      盘哥儿见她点头,傻笑了起来,刻意放柔了一声音跟小花儿道:“花花以后就是小姐姐了,小姐姐带小妹妹玩,好不好?”
     
      小花点头,“好,小花带小妹妹,带着叠娘亲最好看的花裙子。”
     
      如果是妹妹,她会舍得把娘亲最好看的花裙子让出来给妹妹叠的。
     
      林大娘一听,乍舌不已。
     
      敢情她的宝贝儿小女儿嫌给她当苦力不够,还要拐一个小苦力来给她干活啊?
     
      天噜,也太会持家了。
     
      ——
     
      这头皇帝在休朝前的最后一堂朝会,重点表扬了一下国学堂这一年为国所做的贡献,林大娘夹杂在一堆人中也被提起了。
     
      她丈夫刀大将军在下面站着听皇帝念叨,一直是神色不动的样了了,只有听到她的名字的时候,眉眼才动了动。
     
      皇帝这次还召见了国学堂名列其矛的学子,太子身在其中,被皇帝问及功课时说得条条是道,众大臣也都听入了神。
     
      太子比以前大气太多了,如果说以后他只是个当了太子的皇子,那现在,他就真的像个能当皇帝的太子样了。
     
      这区别大了去了,很多皇帝的心腹忠帝党因此也多看了这个太子一眼,心里寻思着这位太子能否走到最后,继承皇上大统的可能性。
     
      散朝后,大家都急匆匆地回家准备过年去了,他们一年忙到头,也就这个时候能在家里呆几天,好好处理一下家族里的大小事,好不容易等到了皇帝放他们几天轻闲,耽误半天就是少了半天的时间。
     
      但皇帝还是留了大将军一下。
     
      大将军一进御书房请完安就说:“末将也很忙。”
     
      本将也是家里有很多事等着他决择的人!
     
      “忙你的头。”皇帝顺手抄起一个杯子就砸他。
     
      大将军都被他砸麻木了,长手一抓就顺过了杯子,走皇上面前,把杯子放在了他桌上,“您有事?”
     
      “今年过年,你们家团圆饭吃什么菜啊?有新菜?”
     
      “没问,我娘子的事。”
     
      “你回去让她给朕拿几个新菜的方子,朕也尝尝新口胃。”
     
      “您最近胃口不错啊?”
     
      “还行。”确实不错,也可能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皇帝这小半年感觉身体里都没什么浊气了,天天精力充魄,也没有吃不下的东西。
     
      “挺好的。”
     
      “诶,自己拉把椅子过来,坐近点,跟朕说两句,也不耽误你回家当娘子奴,朕说几句就放你回去。”
     
      大将军拉了把椅子过来,坐下跟他说:“末将今日急着回去也不是要当娘子奴,我们刀府学堂是今日散课,我要带我那小将军去看看他们。”
     
      皇帝“啧”了一声,“还挺上心的啊?”
     
      大将军点点头,“小将军明年就要跟他的这些哥哥们一同上课了,带他过去打个招呼。”
     
      “不进国学堂?”皇帝惊讶。
     
      “他娘说哪能进,还不够格,够格了再说。”
     
      “如此也好,你们在家也能教。”
     
      “嗯。”大将军点点头,看他,再问:“您有什么事?”
     
      “朕想问问,”皇帝抓了把坚果剥着吃,还分了大将军一半,问他:“林大人对太子那评语是怎么写下来的?”
     
      “就这事?”大将军看了看坚果,捏碎了见果肉都碎了,就干脆找地方扔。
     
      皇帝见他找地方扔东西,敲了敲桌子,“认真点。”
     
      “还能怎么写?太子卷子是什么样的,她就评什么样的话,还能评出花来不成?”
     
      皇帝忍不住又要动气了,“别装傻。”
     
      大将军总算找到放废纸的簸箕把碎果壳扔了,这才扭头看着皇帝道:“末将说的是实话,她是先生,她还能因为跟太子有什么过节,就置授业先生的职责不顾,说不符的话不成?她是这样的性子吗?”
     
      皇帝塞了一口果肉进了口,嚼了一会,才道:“那私下里,不是先生那会,她是怎么看太子的?”
     
      “没看法。”大将军一口就道。
     
      “你……”皇帝干脆收了嘴边的笑,抽出本书就砸他脑袋,“一年到头,你就不能遂朕的心愿一次,说两句能听的?”
     
      “也行。”大将军躲过,看着他的手,等皇帝把书放下来了,他接道:“不过,不说她是怎么看,说说末将是怎么看,成吗?”
     
      “成。”他说的,跟她说的,没区别。
     
      这两夫妻,蛇鼠一窝,哪个比哪个都没好到哪去。
     
      “太子还行,每一次,他就差那么一点点要折了的时候,”大将军跟皇帝捏了截食指比了比,“他就缩回去了,并且,再冒出来的时候,他还要比过去强一点,很快修正了他的错误。”
     
      “这种本事,”大将军接过皇帝给他的夹子夹坚果,一夹,又是一颗碎了,他摇摇头,“不是谁都有,不像末将,靠的是运气才躲过一次一次死劫,太子这是靠的脑袋。”
     
      皇帝琢磨着他话里的意思,“你这意思他这种本事是好,还是不好啊?”
     
      是真的聪明,还是太过于精地算计了?
     
      “末将不知道怎么说,得您怎么看,”刀藏锋干脆不吃这坚果了,伸手往盘子里拿已经夹好了的扔进嘴里,道:“反正末将的意思,太子不愧是您的亲儿子,够聪明。”
     
      就是手段老是不知不觉就邪里走,被人打回来了知道行不通,马上用更高明的方法掩盖过去。
     
      这种手段一次行得通,两次行得通,三次四次也行,但如果他当了皇帝,他用这种手段操纵一个国家的话,皇帝的江山,就要完喽。
     
      刀藏锋知道他都想得明白的事,皇帝更想得明白了。
     
      所以这话,他提一点就是了,说明白了多没意思。
     
      皇帝见他嘴巴太紧,也知道撬不出什么来了,见大将军还在往盘子里拔弄着捡夹好了的果肉吃,他眉头一敛:“你就不能自己剥着吃?不都给你一把了吗?”
     
      吃给朕剥好的算怎么回事?
     
      “我剥不来这个,我在家都是我娘子剥给我吃的。”大将军没捡着夹好了的,干脆揣了几把到暗袋里,“这挺好吃的,我带点回去让我娘子给我剥。”
     
      皇帝顿时被他气得两眼翻白,“滚滚滚滚!”
     
      快滚,看着他就闹心!
     
      大将军也不介意皇帝老让他滚,他都习惯了,站起来干脆拿起盘子把坚果都倒到了暗袋里,见皇帝瞪他,他想了一下,补了一句:“我家小将军也要吃。”
     
      最重要是的,他家花花也要吃。
     
      她就喜欢吃香香脆脆的果仁儿,给她一大碗,她就能乖乖地坐在他的腿上吃好久,小小香香的小家伙捧着大碗儿坐在他腿上吃果仁,别说抱小半会了,他就是抱一天都抱不腻。
     
      “滚!”皇帝见一堆刚进贡进宫里的黄金香果一粒都找不着了,气不打一处来,拍着桌子就吼了。
     
      刀大将军顿时就滚了,滚时还瞄了瞄御桌和御书房,见没找到可能给他家娘子和他的小小娘子顺的东西,脚下更是一快,快步出了门。
     
      他一走,今天一起轮值的张顺德和小闵子这伯侄俩松了一口大气。
     
      还好,大将军没久留,没多拿东西。
     
      还好他们提前把大将军可能会看上的东西都收好了。
     
      要不大过年的,他们都怕皇上被他气昏过去了。
     
      就是人算不如天算,黄金香果这个没料到,还是给大将军全顺走了。
     
      这可是闵北某种植大户,从万千黄金香果当中一粒粒精挑细选进宫的,就那么几斤,现在,至少有一半进了大将军的袋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