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70章

第27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寒碜完皇帝回来,林大娘就开始给她家大将军安排事了,现在是不仅要他跟着她去学堂,还让他跟着她去工部。
     
      她一说,大将军点点头就答应了。
     
      林大娘也放心了些,现在她就怕他一身伤病还舞刀弄枪的,这对身体的恢复与痊愈真没什么好处。
     
      她不介意他隔三差五施展一下拳脚,但天天都要练,还洗冷水,她就不答应了。
     
      有她管着,刀藏锋也没什么话说,隐隐约约之间也觉得听她的话没错。
     
      在战场上,他不会让自己多想,但一下来,他已经开始知道什么叫做惜命了。
     
      他现在很想活得长长久久,跟她一直在一起,看着儿女长大。
     
      这厢小将军也是习武习字一起上,父亲在家里,就会带着他们兄妹俩一同听师娘跟他们上课,他倒是喜欢得紧,知道母亲现在时不时要带走父亲半天一天的,不能陪他们了,他还怪不高兴的,这天晚上一家人晚膳,他就嘟着嘴不满地跟母亲说:“你这样不好,不能老一人个霸着爹爹。”
     
      “你爹爹从头到脚,都是我的,我霸着怎么了?”林大娘为老不尊,跟幼子斗嘴。
     
      “可是,爹爹也是我跟妹妹的呀……”小将军才不怕她,他就是在母亲的为老不尊下教着长大的,小脑瓜子可清晰了,说起话来那是条条是道:“爹爹好喜欢教我们习武练字的,我们也好喜欢他,相互喜欢的人就应该在一起。”
     
      林大娘憋着笑,跟他接着说:“那我也喜欢他,他也喜欢我,他跟我在一起,有什么不对了?”
     
      小将军有点词穷了,他苦恼地偏了下小脑袋,过了一会,他道:“不能老霸着,这样吧,娘,你占半天,我跟妹妹占半天,你看如何?”
     
      他还跟她解释,分析,“你看,你还占便宜了呢,你一个人分了半天,我跟妹妹两个人,才总共分了一天呢。”
     
      他伸出小胖手板,还数手指给她看。
     
      林大娘凑过头去要咬,被他哈哈笑着躲开了。
     
      “要讲道理,咬人是没有用的。”小将军跟她说道理道。
     
      林大娘颇有点深沉地点头,“是这么说没错,那好吧,我确实不能老一个人霸一天,但爹爹是人,不是食物,我们不能分他,要尊重他的意思,看他的意见,听听他是怎么说的,你说好不好?”
     
      不好!
     
      盘哥儿在旁边急了,赶紧给小胖子使眼色,可别答应,你娘贼精的。
     
      小将军跟他姑爹那可是最有默契不过了,他本来想说好,但一看姑爹使的眼神顿时就犹豫了一下,其后,他很果断地说:“娘,还是我们自己分了吧,不问爹爹了。”
     
      刀大将军坐在首位,本来正在给他娘子夹她爱吃的青菜,听到这话,瞥了儿子一眼。
     
      好儿子,胆子挺大的。
     
      不过他也不能说什么,儿子旁边正坐着他义祖,虎视眈眈地瞪着他呢,大有他敢开口反对,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的意思。
     
      大将军便夹好青菜,把她不爱吃的菜梗这头咬了,把汁水多的叶子这头放进了她的碗里,垂下眼,在这个家里毫无地位可言的大将军继续当自己是隐形人般,默默地吃着他的饭。
     
      家里这种战场,往往没他的份,林大娘也从不拖她男人下水,这种战争,她历来都是亲历亲为,这时便又跟小将军说:“那怎么行,不能爹爹不说话,就不尊重他的意思啊,你说是不是?”
     
      小将军颇为为难,过了一会,才苦着脸说:“好吧,可是……”
     
      “嗯?”
     
      “可是,我才想起来你要去工部,我要在家学习,我就不能保护你了,我还是得把爹爹分给你带你去啊。”
     
      他还是她的嘛。
     
      林大娘听着这话,一时之间都愣了。
     
      这时,盘哥儿伸手揉了把他的头,“咱们大男人的,就让让小娘子吧,你说呢?”
     
      “唉,是呢。”小将军苦着脸,“做男人好辛苦的。”
     
      他这话一说,一桌的人差点把饭都喷出来。
     
      林大娘笑着跟他道歉:“对不起,我用借用你爹爹段时间,回头就把他赔给你和妹妹,好不好?”
     
      “姑且这么算吧。”小将军叹了口气,扒了口饭,吃了一口,诶?饭好好吃哦,遂一口接一口吃了起来,都忘了跟母亲说话了。
     
      林大娘看着儿子又捧起大碗大口吃起饭来了,也是好笑不已,随即朝坐在她和师娘中间小花看去,小花见母亲看她,一个人正在努力拿勺吃饭的小娘子满满地勺了一勺饭,小心地举高手,朝母亲嘴边送来。
     
      林大娘这下是哭笑不得了,跟她说:“娘的小花儿,娘自己能吃,你别操心娘了啊,你自己乖乖一个人吃啊。”
     
      她家小娘子看着她,见她的亲亲娘真的不吃,在亲亲娘又亲了她一口后,她甜甜地朝母亲笑了一下,收了手,把勺子送进了嘴里,塞了自己的小嘴满满的一嘴,认真地吃了起来。
     
      那吃相,这时候跟她哥哥还是有着八分相似的。
     
      林大娘看着她快空了的小碗,再看了看自家女将军的,见女将军正好吃完第二碗饭,正让盘哥儿给她添第三碗,她不禁头疼了起来。
     
      刀梓儿看嫂子瞧她看过来,疑惑地一挑眉,等她看到了小侄女的空碗和她大口吃饭的样子,心里差不多有数的时候就听嫂子小心翼翼地问她:“梓儿啊,你小时候两三岁的时候,能吃几碗饭啊?”
     
      刀梓儿接过盘哥儿给她添的饭,放在桌上,轻咳了一声,含蓄地道:“也还好,那时候我们这边还没这些米饭吃,我们吃馒头……”
     
      “是了,那吃几个?”
     
      “三,四个吧。”
     
      “大的,还是小的?”
     
      梓儿娘子笑了起来,捧着碗低头不说话了。
     
      “大的!”林大娘差点哀鸣,娘哟,她的胖爹哦,她的胖爹若是地下有灵,上来走一走看看看她的时候见到了一顿能吃三四个大馒头,三四碗米饭的小外孙女,不知道会不会一见如故啊!
     
      她怎么生了两个,两个都这么能吃啊。
     
      “能吃是福。”师娘这时候笑着道。
     
      宇堂这时候已经瞪向女弟子了。
     
      多吃点怎么了?
     
      林大娘又低头亲了她的甜甜妞一口,跟她的心肝宝贝说:“娘的小亲亲,吃饱了肚子圆圆了就放下勺子,没吃饱就把碗给亲亲娘,亲亲娘再给你添。”
     
      小花儿点点头,“嗯”了一声,接着也一个人默默地大口吃起了饭来。
     
      林大娘看看她,再看看身边也一个人大口吃着饭,筷子就没停过的丈夫,再看看也是捧着大碗吃得不亦乐乎的儿子,她是越看这仨,这三个人吃饭的样子就越像。
     
      等再看向也捧着碗在吃,正筷子夹向肉的梓儿小娘子,还有干脆把两个肉夹馍叠在一起一块咬的盘哥儿,林大娘忍不住伸手往腹前挂荷包的位置摸了摸。
     
      她真觉得她肉疼!
     
      师娘在旁看着都快被她逗乐了,朝她摇摇头,笑着道:“好了,以后多挣点就是了,辛苦你了。”
     
      林大娘正要说话,这时候见大将军把她爱吃的鸡肉放到了她嘴边,她一口吃下,心里一甜,干脆不说话了,跟着吃了起来。
     
      “总算能吃顿好饭了。”她嘴巴一停,乌骨大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出牢了。”
     
      林大娘当下就白了他一眼。
     
      ——
     
      这厢炎热的夏天,林大娘在工部呆了两个多月,算是也是学习了两个多月,帮着工部的大人们把水利图出了出来。
     
      这个工程非常的浩大,说起来如果不是她带着她家大将军在身边领着她来,领着她走,她都要折在里面了——她能学习的地方太多了,短短一段时间里要把她未知的那些部份吃进肚里,太耗精神气了。
     
      这头到了九月,皇帝也是吃到了开农令的甜头了,先且不说国库今年的进项,光是各地产出的各种作物带来的交易所产生的税就已经让他全身舒畅不已。
     
      而顺天府八月收的税更是达到壬朝历代以来的最高点,这一个月,已经能抵他刚上任的时候两三年的税钱了。
     
      八月的外城每天都是排着队贩卖作物的百姓,外东市卖完,就会进外西市再买点家里要用的,家家户户都如此,人多到九门往皇外城派了五百人的一个队日夜来回巡逻,才杜绝了各种因人多而起的纷争和贼扒等事。
     
      而刑部的左常春因管理京城有序,大大的出了风头,现在京城人吓唬小孩,出口都是用“左大人要来抓你了”这句话了。
     
      而这头的九月,林大娘送了她三姐姐一家出了皇城。
     
      从此之后,这个燕地京都,就没有她的女神姐姐了。
     
      送走安王一家,工部的事也是告了一个段落了,但这厢,学堂里的太子连着几天都称病没来上课了。
     
      过了几天林大娘才从她家大将军嘴里得知,东宫出事了,太子的那个王侍妾怀了孕,这都三个月了,皇上因此有点不喜,太子在盘龙殿前跪了一夜,大病了一场。
     
      “不喜?”林大娘还没完全琢磨出意思,“是长孙是出自侍妾之肚,还是太子未过那个人的孝期?”
     
      “都有,”刀藏锋吻了下她的鼻子,道:“不过,这个孩子太子事前不知道,被那侍妾闹到了皇上面前,被皇上和当时在皇上身边的大臣们都知道了,现在就是太子不想留下,怕也不好做手脚了。”
     
      林大娘顿时又对那位王家大娘子佩服不已。
     
      胆子真大!
     
      她也承认,那位王大娘子如果想保孩子,想生下皇帝的长孙,还真是闹得大家都知道才好,要不悄悄地被人作掉了,都没人知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