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69章

第269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你是看不出来,宜三娘瞥了她一眼:“你怎么能看得出来?你这眼睛,只有看到金子和你家大将军才会发光吧?”
     
      林大娘笑得差点抽倒,忙给自己顺气,顺了好几下才缓过来,毫不知耻地点头道:“那是。”
     
      可不就是看到金子和大将军才会打心眼里高兴,开心起来。
     
      宜三娘摇了摇头。
     
      林大娘这下是打心眼里真的高兴。
     
      能跟她随意地打趣她,轻松与她说话的三姐姐,她不知道有多喜欢。
     
      她就喜欢她喜欢的女神姐姐就这么轻松惬意地活着。
     
      遂,林大娘心中此时对于她三姐姐离开京城的不舍顷刻就少了很多了。
     
      如果远离京城,能让她三姐姐放下重担,每天能睡个安稳觉,活得好好的,长长久久的,这就很好了,她也没什么多的贪求了。
     
      宜三娘看小妹妹看她的眼睛又闪闪亮亮了起来,脸色又是一柔,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小脸,“是不是舍不得我?”
     
      林大娘在她温柔的手心里点头,笑了起来:“但我也高兴。”
     
      宜三娘给她擦掉了她眼边的泪,问她:“那你呢?现在开不开心?”
     
      “开心。”林大娘又是流泪又是笑的,又点头:“我想做的事,都做到了,身边还有很多亲人陪我,他们待我之心,胜于我待他们之情,三姐姐,我一直是个有福气的人。”
     
      这福气,也是你自己得来的。
     
      宜三娘再明白不过她身边人对她的珍惜了,这个小娘子,别人对她三分坏,她能还之七分就不错了,但别人对她的好,三分她必报之十分,而且,最难能可贵,她有那个能力去对别人好,从来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叫人如何不珍惜。
     
      “好了,不哭了,以后不是再也见不着了,咱们还会机会见得着的,你看你,都多大的人了,你家花儿都没你爱哭吧?”宜三娘给她擦着眼泪。
     
      林大娘破啼为笑,说起爱女,又得意起来了:“那是,她样样都比我好。”
     
      说着她就坐了起来,又跟她三姐姐咬耳朵,“这王家不得闹起来啊?那王选跟我家大将军就那样吧,王选之前在枢密院做事的那一会,两人关系也就一般,点头之交都算不上。你知道的,我家大将军跟内阁的所有阁老都是抬着下巴看他们的,阁老们之前可讨厌他了,王阁老那个人就是性情好,也不是很中意我家大将军,不过之前文官们都不太喜欢他。武将他们吧,除了他的自己人,别的也觉得他一人独占了他们的大肉饼了,也不喜欢他,这不,大伙也都知道了皇上喜欢他们不喜欢我家大将军,都跟他隔着点呢,之前王选也是,从不跟我家大将军有什么来往,现在我家大将军讨人喜欢了点,也没见他跟过去有什么区别,相互之间也都爱搭理不搭理的。”
     
      “做给皇上看的?”宜三娘轻敛了下眉头。
     
      “应该是,不过本身也不喜欢我家大将军吧?”林大娘由衷地道:“我家大将军不讨人喜欢,那是天生的!”
     
      真的,她一点也不包庇地讲,她家大将军不仅是长了一副我长得最好别人都丑的样子,而且,他说话也好,不说话也好,那一身的气息都是让人不好接近,并且,他再一张嘴,哪怕是打不过他的,都想撸袖子打他一顿啊。
     
      也就春情萌动时分,眼神儿就会特别不好容易瞎,而且敢于不畏生死的小娘子和还看不出大人底细的小孩儿能看中他,把他当神。
     
      而与大将军身份差不多的那些世家公子哥,据林大娘所知,那是真没几个喜欢他的,他小时候出去跟人来往,都是一言不合就扭头,再三挑衅他他就开打,他之前也就跟韦家的那位韦达宏还有些颇深的交往。
     
      但他高看韦达宏一眼,也是因为他这个叫长兄的人从小打得过他。
     
      而且,他小时候打算要把天捅破了,这位韦长兄也拿着竿子跟上,他觉得这位长兄有点意思,这才敬他为兄的。
     
      这厢,宜三娘轻拍了下她的头,“哪有这般说自个儿夫君的?”
     
      林大娘问他:“那你说,如果不是我嫁了他,你愿意让安王跟他做朋友吗?”
     
      宜三娘默然。
     
      当然不能。
     
      这个一眼看着就好像动不动就能掀起一翻血雨腥风的人,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这么一想,确实不讨人喜欢,光一身的杀气,就让人畏他如鬼神了。
     
      这位大将军,可能打了太多年的仗了,手上沾了太多人的人命,这身上的势真不是一般人能镇得住的,也就她家小妹妹能不当回事了,安之若素地跟在他身边,当他是普通人一般。
     
      宜三娘一想,倒有点明白大将军为何对她如此用心了。
     
      除了她,他上哪去找个跟他夫唱妇随的娘子去。
     
      林大娘一看她神情,立刻就懂了,“你看,我家大将军就是这样的汉子!”
     
      天生的酷到没朋友的那种型。
     
      宜三娘嘴角微扬,“我不是说现在好点了?”
     
      “那都是我给他刻意带的……”林大娘跟她又说悄悄话:“他老不接地气的,天天练兵跟他那群将士们打打杀杀,身上气势会更甚。我现在都不指着他藏锋了,他这一身的锋芒,他营里的老师爷说至少已经藏了一半了,乌骨也这般说,比以前好多了,我其实也觉得好多了,但我们这么觉得,别人不这般看啊。三姐姐,就拿你来说,你看看现在他那样子,像藏了锋芒的人吗?”
     
      宜三娘摇头。
     
      不像。
     
      可不就是,林大娘便叹气,“我可不指着他能藏多少了,就当他天生的不招人喜欢,回头我就把小将军塞给他,让他们大手牵小手,给我出去交朋友去。小将军这点,可没随他爹,比他爹强多了,他一出去,不用眨眼功夫,到处都是他的大人朋友,哥哥朋友,他能带带他爹爹也好,父子俩总算有个讨人喜欢的。”
     
      林大娘就此跟宜三娘说起了家常话来,这一说,说到了中午都要用膳了,她不得不去给大将军准备药浴之事,这才起身。
     
      刀藏锋时不时过来看她一眼,见她跟安王妃絮絮叨叨的,他来了都只是撩撩眼皮挥手让他走,一点也不看重他,别说还给他个笑了,朝他眨眨眼都没眨一下,来了两次都如此,心里当下就非常不高兴了。
     
      遂下午他去泡药浴之前,找来了家里闲着的几个师兄弟们,让他们帮着抄书,泡完一出来,他就看天色,见天色不早了,就赶安王:“你们早点回吧,家里不是有孩子?明天再来是一样的,这抄的也不少了,把抄好了的先拿回去。”
     
      遂安王他们就在太阳还没落山之前就被赶出了刀府。
     
      安王还觉得大将军怪贴心的,为人比以前大方多了,还借人帮他抄书,给他省了好多的时间。
     
      宜三娘在马上车听着安王夸大将军的话,别过头,硬把笑意忍住了。
     
      ——
     
      王家没几天就出了大的风波,外面都听说了王家为争一夫姐妹之间争得脸红面赤的事来了。
     
      这事都传到了外面,于王家这等家世的门府就是丑事了。
     
      于是这事从此之后就没什么动静了,但林大娘听说就这几天里,王阁老的嫡长孙女已经进了东宫了。
     
      她听了佩服不已。
     
      那是嫡长孙女啊,现在进去了,连贵妾侧妃都算不上,只能算侍妾,要等太子妃进门了才能抬位。
     
      可再一听说,这是王家那位嫡长孙女闹死闹活求来的,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日她进宫,不巧在御书房里见到王阁老,见王阁老的神色比之前她见的更憔悴了,她也是有那么一点同情他了。
     
      一个家族的落败,其实很容易,出几个不成器的后代就把这事搞定了。
     
      这头皇帝叫林大娘进宫,是为的水利灌溉之事,工部要开始修渠了,水部的郎中希望林郎中能参与进来,给他们一些意见。
     
      林大娘一听是她擅长的这件事,就马上答应了。
     
      要说起水利的事来,水部也有几位非常厉害的大人,她还能跟他们偷点师,这个光为学习也不能推辞。
     
      皇帝看她一口气就答应了,一点假惺惺的作态都没有,也没讨赏,还挺奇怪的,问她:“林大人还有什么想说的没有?”
     
      林大娘一看皇帝还等着她扒皮呢,哭笑不得,但也是本性爱扒皮使然,皇帝一提醒,她就记起来了,讨好地跟皇帝卖了个乖:“我家大将军经常在家中教我,皇上说什么,都要用心听,要帮皇上分忧……”
     
      皇帝听了,摸茶杯的手都顿了,手缩了回来,感觉恶心得连水都喝不下了。
     
      “大将军是这样说的吗?”皇帝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道:“林大人,莫不是听反了吧?”
     
      这不是教她分忧,教的都是怎么加把力,夫妻联手,好把他活活气死吧?
     
      林大娘那是眼都没眨一下就说瞎话:“没听反,皇上,就是您刚听到的那个意思,我家大将军说您英明神武,德配天地,是盖世之主,我们得……”
     
      “得得得,”皇帝听不下去了,嘴边的笑都要挂不住了,“别说了,朕等会还要用膳。”
     
      他怕再多听两句,饭都吃不下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