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67章

第26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太子说是娶太子妃也不是,只是终于把太子妃的人选定了下来,要下聘订亲了。
     
      这太子妃的人选,跟之前说的是王阁老家的孙女也差不多,人是王阁老家的孙女,但现在订下来的人却不是之前传的那个原人了。
     
      现在的这个太子妃,是王阁老嫡次子,也就是二子家的嫡女,这小娘子在全家族她那一辈当中排第五,是王五娘子。
     
      这次传的长房那位,好像是太子没看上,太子看上的这一位,是太子指名道姓要订的。
     
      林大娘听后觉得这肯定有个说法,果然没一会,就有消息传到她耳边,说太子跟王五娘子一见钟情,二见生情,三见倾心,一个非君不嫁,一个非卿不娶,听起来可美了。
     
      但这边大将军也是从皇帝那走一趟,就弄明白了王阁老的二子王选,那王五娘子之父,接替了上任枢密院主掌刑通之位,成了新一任枢密使,大壬最大情报机构的第一情报头子。
     
      枢密院还身负监察边境以及朝廷各处驻军之职,官位品级与刀大将军相等,这人选已由皇帝跟他的那几个心腹商量好定下来了,就等着这一次的春闱殿试过后,与新科状元等一起宣布。
     
      王选也就是这次与冰国大战当中,负责给皇帝递消息的那个人,他在此次大战当中的表现令皇帝相当的满意。
     
      林大娘这一听,也是笑了。
     
      太子果然好眼光。
     
      王阁老长子是个脾气不错的中年书生,说也是御前郎中,但都是给他父亲王阁老打下手,个人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但枢密院主掌就不一样了,在朝廷里,王选都跟他老子王阁老能平起平坐了。
     
      “这家人没打起来吧?”大将军一回来跟她通报好最新情况,林大娘就问。
     
      这之前传的嫡长孙女,那可是传到了位的,就差下聘了,这临门一脚换了人,这长房不得把鼻子气歪啊?
     
      “哼。”刀藏锋哼笑了一声。
     
      林大娘也没追问,这等事,就是闹起来,也是关起门来闹的事,不可能往外扬。
     
      “王选的事,现在知道的人不多吧?”
     
      “不多,从皇上嘴里撬出来的……”
     
      “你没逼疯他吧?”
     
      刀藏锋笑着看她。
     
      听说他不在的这段时日,她也差点把皇帝逼疯了?
     
      林大娘一看他那眼神,就知道他在笑话她,不由白了他一眼,“知道我们两个人都不讨喜,你就收敛点吧,你好歹给咱们留一线与他周旋啊。”
     
      说到此,她道,“太子最近倒挺老实的,学业上也没问题,课都来上,人也用功……”
     
      “你信他?”刀藏锋看着她,问她。
     
      林大娘摇头,“不信,他是皇上的亲儿子,一直带在身边培养的太子。”
     
      她想了想道:“他现在,也越来越像皇上了,很沉得住气,你说……”
     
      她沉吟了一下才问:“你说皇上现在是怎么想的?”
     
      “不知道……”刀藏锋干脆摇头,搂过她的头,让她靠过来靠在他的肩上,随即他在她脸上亲了一记,把长腿伸出搁在了矮墩上,改搂着她的腰懒懒道:“但肯定跟以前不一样了。”
     
      而林大娘确实是一万个不信太子。
     
      因为孟德,也就是她的罗九哥哥在大战初起那段时间因为投奔了太子门下,私下托了可靠的人很直接地跟她说,如果在军机殿里碰到他了,不要跟他有任何的故意接触,两个人还是当没怎么见过的陌生人来的好。
     
      她罗九哥也这么做了,林大娘便也跟着做了,所以虽然这段时间两人见面的次数颇多,但两个人说的话,一个巴掌都数得出来。
     
      “太子最好是什么狐狸尾巴也别露出来……”刀藏锋搂着夫人,靠着椅背,闭着眼睛道:“但可能吗?”
     
      “他选了王选的女儿,是不是有一点显了?”林大娘琢磨着道。
     
      刀藏锋点了点头,“所以皇上也没那么高兴。”
     
      太子这次虽然没怎么显,但还是露出了一点苗头让人看见了。
     
      这也能说明,按他跟他们夫妻俩的恩怨和他本身的性情来看,太子要是上位了,可能他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宰了他这个大将军,和他的夫人林氏。
     
      宰了他们夫妻俩,皇帝活着做成的事,就要大打折扣了。
     
      他娘子,现在可是有弟子的人,那些人被她教过,以后会那么心甘情愿辅佐太子吗?
     
      这天下书生有很多不是认她先生为师,就是她那些师兄弟们亲手教过的弟子,再加上江南上万受大师和林府培养出来的孤儿学子,这人的嘴舌会放过太子吗?
     
      而太子当了皇帝,会因为这些因素忌讳着不动他们夫妇俩,甚至忍耐着让他们活到能他能对他们动手的那天吗?
     
      或者说,他有没有那个能力真能对他们动得了手。
     
      他要是敢动手,皇帝也应该明白,他们夫妻俩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纸老虎,到时候这江山免不了还是一团乱。
     
      刀藏锋不知道皇帝到底是怎么想的,但很显然,皇帝非常清楚他必须弄明白这个事情,要不然他好好的托起来的江山,就要折在他这个儿子的手里了。
     
      当然,刀藏锋也不会真的相信,皇帝会放过他们夫妻俩,如果能有办法妥善地解决了他们夫妻俩,皇帝也会在死之前就除掉他们的。
     
      所以,他小娘子打骨子里就压根不信皇帝,比他还更不信皇帝一点,这是对的。
     
      皇帝只要觉得于他的江山,于他的祖宗们的江山有益的事,哪怕是让他手刃安王,他也会边流着泪,边毫不犹豫割了安王的脖子的。
     
      这头林大娘还在琢磨太子的事,琢磨了一通,她点头道:“反正看着办吧。”
     
      太子再沉得住气,他也不可能不动手脚。
     
      这手脚一动,怎么可能不露出马脚,露出破绽来。
     
      这不,这就露出来了。
     
      王家搭上太子这条船,也不知道王家是怎么想的,是想着把宝压到他身上,帮着他成事?
     
      不过,太子把王家揽到手里,哪怕露出了那么点意思来,但这举棋确实下得挺不错的,先不说王选那个重要位置,以及皇帝现在对他的赏识,就说王阁老这个人,可是个与人为善的好人啊,哪怕她把他最为看重的孙子王兴芝给赶出了国学堂的大门,他在朝廷以及皇帝面前可没说过她一句不好,并且,见着她了,对她还尊重有加。
     
      他人缘太好了,朝廷里讨厌他的太少了,即便是林大娘现在对局势心知肚明,都很难讨厌这个老阁老。
     
      他做人太成功了。
     
      太子把他们家揽上船,可能也是这么想的,哪怕会在他父皇那露出点什么来,但有了王家这么大个能帮他助他的香饽饽,那点若有若无的露馅相形之下便也能接受得了了。
     
      “对了,”林大娘突然想起一事:“这订亲是太子这边提出来的,还是王家?”
     
      “嗯?”
     
      “如果是太子提出来的,只是先订亲,那就是按他母亲那边还要守两年的规矩走,但要是王家自己提出来的……”那意思就不一样了,那就是说,王家还想在此一段时间里,看看太子的走向。
     
      “这事我差人去查。”刀藏锋一听,就知道这事得查一下,查明王家现在的态度。
     
      “王家啊,”林大娘说着摇了摇头,“要是真站太子那边了,还是挺棘手的。”
     
      别说皇帝头疼,就是他们两口子其实也有得头疼了。
     
      “也没事,王家孙辈们,可没老的成器……”刀藏锋轻抚了下她的背,“你也见过了,家里富贵太久了,眼里看到的就那点东西。”
     
      林大娘点了点头,心下也有别的思量。
     
      她倒没她家大将军那般觉得王家小辈们没用,这小孩儿是最轻视不得的,他们年轻,他们的心性脾气都是在最年轻气盛的时候,绝对能闹腾,往往一个没看住,他们就能搞出大事来。
     
      像她现在就觉得如果太子是择二房而弃长房的话,她就不信王府两房之间不打起来——这种事,大人尚且忍得住,不得不忍,小孩儿们可没那么忍得住了。
     
      “反正也不急,再看看。”林大娘选择暂时静观其变,她倒是真沉得住气,现在太子就是想让她死,也没办法,除非他能先弄死他父皇。
     
      皇帝是不可能允许她在他的国家变革最重要的阶段死掉的。
     
      “嗯,再看看,你不要担心了,我会派人盯着。”
     
      自信的男人最迷人,林大娘便抬起头,赏了他一个吻。
     
      ——
     
      隔日,林大娘去学堂给学生们上课,一上完要走的时候,有学生问他,知不知道太子要娶美娇娘的事。
     
      林大娘完全没打算在学堂里讲这些事,她跟太子是有私怨,但她是先生,站学堂里教书才是她的正职,搞争斗的事,大可出了学堂再弄,她是要对她教的所有学生负责的。
     
      但这学生说完,太子就朝她拱了拱手,一脸惭愧地别过了脸。
     
      林大娘一看,太子这是惭愧之前还跟他们刀府求娶过他们家女将军,现在移情别恋心有所属的意思?
     
      林大娘便笑了起来,朝太子道了几句恭喜的话就走了,没搭茬。
     
      她道完喜走后,太子便笑了笑,学堂也有太子党的人,也知道太子之前有意过刀府的那位女将军,这时候不免赞叹他们先生的胸襟:“先生好气量。”
     
      太子一听,笑容不着痕迹地淡了点,但只一下,这笑容又深了起来。
     
      沉盈在旁边瞥到,当没看见,低头整理袖子。
     
      他心想,太子都订亲了,他也该择门亲事成亲了。
     
      省得他这皇兄,拿他作文章,把他跟刀府闹得僵立,老死不相往来。
     
      沉盈这日回去见了他母妃,就说了他的意思。
     
      德妃早把他的人选定好了,听他一说便道:“太子是兄,他的亲事订了,你的亲事就可以跟着来了。”
     
      沉盈点头,“早订早好,母妃可以把风声传出去了。”
     
      德妃看他,微有点不解。
     
      “我怕皇兄,拿我跟先生作文章,我对先生自来恭敬有礼,也曾帮先生做过一两桩事,给她在宫里找过几次书,我做过的这些事皇兄私下着人都问得极细。”沉盈笑了一下,“我就是无此意,但要是有人把我的恭敬当别有用心,这话要是落进了大将军的耳里,大将军就是想助我,他都要断了那个意思了。您知道的,大将军那个人,最不喜有人亵渎先生。”
     
      德妃当下就站了起来。
     
      “母妃。”
     
      “他啊……”德妃也知道自己失态了,失笑着摇了摇头,又款款坐下,道:“还是像了他母亲的。”
     
      那手法,总是往阴私里走,被他们沾上,就跟被水蛭盯住了一样,黏腻又恶心。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