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66章

第26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傍晚大将军就回来了,他一回来,小将军就围着他哇哇大叫,小花紧紧抱着她爹爹的头,给她爹爹的伤口吹气,要把痛痛吹走。
     
      三人腻歪了好一阵,嫉妒得林大娘脸都是歪的,她这才把大将军从两个小的手中夺了回来,把他赶到了澡房。
     
      刀藏锋又是满身的新伤,有一刀是从他的脖子划到心口的重伤,现眼下连线都没拆。他身上有好几处都是如此,只有脚丝毫好一点,林大娘只能拿热水让他泡脚,用挤干的布给他擦身。
     
      他回来之前是肯定洗过澡了,并且洗得极为不讲究,怕是只是拿冷水冲了一道,伤口红肿都发炎了。
     
      林大娘知道他怕她嫌他臭,所以收拾了一下才回。
     
      她给他上药的时候手上忍不住重了点,见他也不喊疼,闭着眼硬忍着,真是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忍不住骂他:“你傻的呀?”
     
      刀藏锋见她总算愿意开口跟他说话了,睁眼看她。
     
      林大娘被他有点红的眼睛那么一看,心都颤了两下,拦了他的眼,没好气地说:“别看我。”
     
      她忍了忍,还是忍不住说:“你多臭我都见过,非得洗了回来?你要洗就算了,不知道好好洗?”
     
      “麻烦。”刀大将军解释。
     
      也没时间。
     
      忙着赶路去了,快近燕地的时候经过燕河,就进去洗了一把。
     
      “你看你,伤口都发炎了!”
     
      “没事。”
     
      林大娘差点翻白眼,这手上不自禁也重了一点,见他又闭眼忍了,她也是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不说他了。
     
      他除了忍着还能怎样,别人能怕疼能喊疼,他是不能的,从小到大都这么过来了,你让他说个疼字,用刀架子他脖子上他可能都说不出,也就只有跟她认软的时候才会说了。
     
      “药水烫不烫?”她口气好了点。
     
      “烫。”
     
      “脚疼不疼?”
     
      “疼。”刀藏锋一见她口气好了,精神一振,抬头就看着她不放。
     
      林大娘忍不住低头啵了他一口,不过还是说他了:“身上别老是伤,你不疼,我还疼呢。”
     
      刀藏锋轻轻地不断点头,点了好几下才说:“知道。”
     
      说罢,他顿了下,又道:“对不起。”
     
      林大娘听着这句对不起鼻子都发酸,忍不住又亲了他一口,刀大将军见有机可趁,立马把一直想干的事干了,把她压在了榻上亲了起来,顾上不她拳打脚踢骂她,就地把人办了。
     
      事情一办完,林大娘气不打一处来,哪还有什么贤妻的样子,如果不是被折腾得没什么力气,她发誓要把他肝都捶出来。
     
      男人果然是用下面那根子活着的,命都只剩半条了,死都惦记着那破事。
     
      林大娘差点被气昏厥。
     
      刀大将军本来还想再来一次,见她脸色实在不好,瞪着他跟他是无恶不作的大坏蛋一样,他默默地去了池子边,舀了一钵的冷水,浇在了他翘起的大兄弟上,还看了它几眼,跟它摇了摇头。
     
      小娘子真生气了。
     
      今儿是不行了,改天吧。
     
      大娘子在旁看着,真真是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气昏过去喽。
     
      他们这澡洗得也够久的,一出去,林大娘努力板着脸,偷偷窜进了她旁边置衣间里,召唤着见着她了的知春给她换衣裳。
     
      知春见她肩膀上还有牙齿印,也是摇头,“姑爷不是身上有伤吗?”
     
      林大娘毫不犹豫地翻了个白眼,“伤不死他!”
     
      那是个病人吗?那就是条恶狼。
     
      她算是白心疼他了。
     
      林大娘这一去又换了身新衣裳进来,宇堂南容见她玉面粉颊进来,也是一个白眼翻得找不着眼珠,还伸手去拦小花的眼。
     
      林大娘见着直跺了两脚,瞪了他一眼,这才过来。
     
      林府姑爷这时候穿着一身崭身的黑金坐在他的主位上,正拿着碗在吃用鲜奶蒸出来的奶羹,见到她进来,拿勺的手都慢了,眼睛追着穿着一身粉蓝色衣裙的她不放。
     
      林大娘都不想看他了,在他身边坐下,见大家都没正式拿筷,都在等她,便轻咳了一声,“人到齐了,吃饭吧。”
     
      她儿子不懂事,这时候坐在义祖身边的他偏着小脑袋,迷惑地问他娘:“娘,你咋个又换花衣裳了?”
     
      说罢,还不忘夸她:“这个花衣裳也好看。”
     
      林大娘哭笑不得,差点一巴掌扇过去,“吃你的吧,就你眼神好。”
     
      这时候盘哥儿实在忍不住,低下头,吃吃地笑了起来。
     
      刀梓儿也是捏拳抵嘴,把嘴边的那抹笑意强忍了下来。
     
      乌骨则“啧”了一声,摇了摇头。
     
      师娘也是眼带笑意地看了她一眼。
     
      林大娘这等厚脸皮也是被他们弄得闹了个大红脸,嗔道:“还吃不吃饭了?赶紧吃呗。”
     
      林府姑爷这时候抬起了筷子,头一个给他家小娘子的话捧场,哪想,筷子刚伸出去就被人截住了,随即,他就听当家夫人凶神恶煞地跟他说:“还想吃?没你的份!你就喝西北风去吧!”
     
      “我就夹夹,不吃。”刀大将军缩回了筷子,示弱地,求饶地轻声跟她讲。
     
      众人这下没忍住,皆哄堂大笑了起来,笑得林大娘这粉脸通红,一晚上都没消退过。
     
      ——
     
      大将军这一回来,头几天还是进宫去军营,处理他手下将士之事,等把他手下人的事办妥了,他这才在家中好好地睡了几天。
     
      林大娘颇有点遗憾这次来帮他忙的藏芒没有回府,跟皇帝述完职,他就回大艾去了。
     
      倒是刀梓儿想得开,这天早上陪嫂子在窗台边修剪花草的时候见嫂子说她二哥也不回来住两天才走,言语间颇有些遗憾,便跟嫂子说:“二哥心里也有最亲的和不太亲的人,如我心中,也有最亲和不亲的,他觉得要为着亲的,远着不亲的,那是正常之事。”
     
      林大娘没料她会这样说,怔了怔,看向了她。
     
      刀梓儿很坦然地回视着她,“嫂子,其实我去见过我娘。”
     
      林大娘停了手中修剪花草的剪刀,看着她。
     
      “我是想去看看她……”刀梓儿笑了笑,跟她嫂子说:“结果,她跟我说,恨当初没有在娘胎就把我捂死了,生了我这么个怪物,女子不像女子,女儿不像女儿,一点用都没有。”
     
      刀梓儿没跟她嫂子说的是,她娘还问她能不能当个好女儿,替她把那个姓林的娼妇杀了,给他们报仇。
     
      她说不能,她娘就歇斯底理地让她去说,说她没用,说恨不得没有早早把她弄死,让她丢了他们的人。
     
      她母亲当时把她身边的能砸的东西都砸在了她的身上,刀梓儿在沙场上几经生死,很久没哭过了,但那天,她被她母亲砸出了眼泪。
     
      刀梓儿一直不敢回家,就是因为她心里非常清楚明白,当初憎恨她离家从军的母亲不会欢迎她回来,只会当离经叛道的女儿是个大大的耻辱,她回来,迎接她的不会是母亲的温暖怀抱,而是母亲的指责与辱骂。
     
      所以,她跟她的母亲不亲,她亲近的,是给了她一条她想走的路走的大哥,还有后来给了她一个家的嫂子。
     
      她亲近他们,所以跟他们在一起。
     
      而二哥不,母亲对他一直不错,他受了她的好,所以他选择了站在她那边,那也不错,没什么好说的。
     
      对此,刀梓儿也并不遗憾她二哥不回刀府,她甚至连见一见他的意思都没有。
     
      道不同,不相为谋;路不同,见不如不见。
     
      “嗯……”这厢,林大娘放下了剪刀,抱了抱坐在椅子上不能动的小妹妹,她眼睛有点酸疼,她眨了眨眼才说:“可是在嫂嫂这里,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最勇敢,也最特立独行的奇女子。”
     
      刀梓儿笑了起来,拍了拍因心疼她都掉泪了,还要假装没哭的嫂子的背,她把头搁在她长嫂的肩上,闭着眼笑着道:“我知道。”
     
      我知道,你欢喜我。
     
      所以我才留了下来。
     
      ——
     
      大将军回京不到半个月,愿意去最北的人就多了,比林大娘以为的还要多一点,看起来,壬朝百姓对壬朝大军的信任比她预估的强太多了。
     
      遂林大娘赶紧把她的秘密武器林福大管家派去了最北抢地盘,有他跟北掌柜的联手,她才放心。
     
      至于家里派过去的那些家将们,过去当当打手,镇镇场子就行了,生意的事真不比打仗,这打仗是火大了冲过去杀就行,这生意你要是火大了冲过去打人一顿,那生意就别谈了。
     
      朝廷里文官最恼火武官的就是这点,一吵起架来,动不动就是有本事你跟老子打一架啊,根本不知道这天下的事绝对不是靠打架就能解决的,简直了,跟这些武官就是没得聊,有辱斯文!
     
      林福见姑爷回来了,也放心了,并且,他们丢了东北,必须得从最北捞回来,所以,有野心的林福管家收拾收拾,嘱咐嘱咐,带着手下一干人等,还从外面林府的人里挑出了最精明能干的十几个伙计带着,准备去最北大干一起。
     
      林大娘见他冲劲十足,又给他多塞了些银子,让他下手不要手软,要知道过了这村就没那店了!
     
      她对壬朝未来几年有前景实在是太看好了!
     
      这厢五月,江南的新船又进京了,他们拉了很多新鲜好看又便宜的东西进了京,遇上了塞北拉出来的第一批皮毛,没见过世面的塞北人因为京城皮毛的定价颇高,靠皮毛卖出一笔横财到了手,又遇见了便宜得超乎他们想象的江南的布匹碗筷还有筐篓等物,直当是捡便宜了,一天就买够了东西打算连夜就偷偷地走了,生怕这傻子京城人和江南人回过神来说买卖错了,要跟他们把东西要回来。
     
      这事被逮着他们偷偷出城门的守卫们传了出来,京城的百姓们都笑惨了。
     
      而这厢五月,皇宫里也传来了好消息,太子终于要娶太子妃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