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65章

第26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是有私心。
     
      但皇帝的私心更甚,他是跟大将军吵架没吵赢,所以耗着她家大将军——别的男人她不清楚,但林大娘是知道她家男人正事干完了,不着急回家才怪。
     
      他就是不想她,也想女儿和儿子了。比起她来,这两个他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他比她更上心,也比她更爱带他们。
     
      而那些去最北上任的将军们在哪考核不是考核?在燕地不还是一样能经大将军的挑选。
     
      而且林大娘敢说,皇帝多耗她家大将军一天,她家大将军回来就得跟皇帝多对着干一天,他可是个有脾气的人。
     
      到时候君臣俩要是再吵起来,而且是面对面吵,那就好看了,又是一个动不动就要宰人,另一个想着办法气死他,朝臣们就有把戏看了。
     
      本来林大娘也无所谓他们吵,反正君臣俩同一个鼻孔出气的时候早已过了,但是吧,她觉得事情能控制一下就是能控制一下,再说她丈夫回来了,她有了他,他有了她,两个人在一起,她能依靠他,他也能依靠她,相互之间都能歇一歇了。
     
      她确实挺想他的。
     
      “哼。”皇帝还冷哼。
     
      他是君王嘛,有脾气也是应该的,林大娘也不介意放低点身段,遂笑着跟他说:“您就让我家大将军回吧,他现在在最北也没什么用了,现在回来,还能带回一些给民众对最北的信心,此时正是最好的时机,再晚点,百姓们猜忌深了,就是他带着大军回朝,怕也不能足够打消他们的疑虑。”
     
      皇帝听她这么一说,摇了摇头,“朕就不应该见你。”
     
      她太会说服人了,听她嘴里出来的话,总能让你觉得她是有道理的。
     
      “臣妇实诚人,爱说实诚话,皇上您别介意啊。”林大娘给他福了福身,笑着道。
     
      皇帝听着她这“实诚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连咳了好几声,朝她挥手,“出去出去。”
     
      林大娘一看有戏,很识时务地走了。
     
      皇帝现在是越来越不喜欢看到她了,这很好。
     
      她隔三差五就进宫,腿都要跑断了,这种劳碌命的日子,太不适应她这等娇滴滴的美娘子过了。
     
      她就想坐在家里数钱,数烦了,就去学堂数数麻瓜。
     
      ——
     
      四月桃花都开了,大将军总算班师回朝了。
     
      他因着要调回民众对最北的信心,所以是坐在最前面的马上带着军队雄纠纠,气昂昂回来的,林大娘在紫禁城门前跟着皇帝他们迎他,听他一路上不少小娘子们尽往他身上扔香帕子还有桃花串成的花串,嫉妒得牙都倒了。
     
      皇帝一看她脸都绿了,哈哈大笑。
     
      诸大臣见皇帝毫不掩饰看林郎中的热闹,也是好笑不已。
     
      林郎中这也是把皇上也得罪惨了。
     
      林大娘一看皇帝带头看她笑话,脸更绿了。
     
      不过,他们笑话是笑话,倒没人敢出口调侃她。
     
      林郎中这个人,不好惹,这个时候要是敢说让她给大将军添美妾,下场可并不会好。
     
      去年就有人试过了,下场就是大将军找了个机会痛打了他一顿,而接下来的各种事情当中,林郎中会当着众人自行排挤他,并且很认真地跟劝说她不要计较的人道:“就这个事,我心眼很小,我不明着打击报复就是我宽宏大量了,要让我用他,天塌了都不可能。以后谁敢跟我提这事,谁就是我刀林氏的敌人,我兴许不会主动报仇,但我绝对会怨恨讨厌这个人和他有关的人一辈子,也绝不可能与他共事。”
     
      言下之意就是她不会主动报仇,但要是犯到她手上,那就是找死了。
     
      但她现在就差没有明着进内阁参政了,事实上,皇帝与内部还有两相六部之间的很多决策,她都有插手,并且,她还握有很多让人眼馋的权力。
     
      为着以后,没有人想得罪她,他们是真心不愿意得罪这个敢明着跟所有人说她不介意当小人的女郎中。
     
      这厢大将军满身的香味到了紫禁城门前,一眼抬头就看到了他脸绿,朝他假笑的小娘子,腰杆挺得直直,威风凛凛的彪骑大将军顿时背后一寒,腰杆挺得更直了,连皇帝都没看一眼,眼睛眼巴巴地看着他家小娘子没放。
     
      林大娘看他那可怜的小眼神,更是冷笑了起来。
     
      好家伙,她在后面为他累死累活,他是风风光光回来了,可是,他可是带着一身香气回来的,是想找死不成?
     
      “将军……”副将洪通他们见大将军眼巴巴看着主母不放,轻咳了一声,提示他:“可以下地了。”
     
      到了,可以下地跟皇帝述职领赏了。
     
      刀藏锋翻身下马,眼睛还在看着她,不得已要朝皇帝说话了,这才把眼睛挪到了皇帝脸上。
     
      这时,皇帝正笑意吟吟地满脸看热闹的脸色看着他,刀大将军一看,脸就冷了。
     
      皇帝见他一看到他就脸就冷了,更是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大将军不高兴啊?不高兴好啊,大将军不高兴了,他就高兴了啊!
     
      皇帝心情因此很不错,大将军一说完话,他就笑容可拘地跟大将军说:“大将军果然是我朝天将下凡,出征必胜,大将军啊,你果乃朕大壬福将啊,你是朕的福将,更是朕天下百姓的福将……”
     
      说罢,召人来城墙,朗声道:“大将军上来与朕与诸将士同饮得胜酒罢!”
     
      大将军快步上了城墙,跟飞一样地上来了,一上来就往他家娘子身边走,他家娘子位置站得偏,就在角落里,离皇帝远远的,他往那边走,皇帝在正中央就笑着挤兑他,给他捅刀子:“大将军,这边,你是路上朝你掷花帕的美人脸看多了,眼神岔了吧?”
     
      大将军正看着他家小娘子呢,发现他家小娘子一听,美目微瞪,朝他凶狠地瞪了过来,一脸的绝不会给他好果子吃,大将军当下心里一沉,回过头,用比他家小娘子更凶狠的脸朝皇帝看去。
     
      皇帝一看,还笑吟吟地朝他招手,“对,就是这边,朕在这边呢,快过来喝酒,酒都上了。”
     
      刀藏锋阴郁地收回眼,又朝他家小娘子看去。
     
      林大娘本来还要凶他,但此时他头上还包着纱布,本来这伤口远着看还不打眼,但一近看,她只瞅一眼,心里就发疼起来了。
     
      那纱布看着是新的,但她也算是略懂一点医术,看着那纱布包着的他颊骨的那伤处透着黄,知道他伤得重,这下哪顾得上凶他,也顾不上旁边有人看她,她从城墙角落的阴影当中踏出了一步,碰了碰他的伤口,问他:“疼吗?”
     
      刀大将军当下就点头,“疼。”
     
      “诶……”林大娘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卖乖,但心口确实揪疼得很,“你快去跟皇上把那水酒喝了,咱们赶紧回家去。”
     
      “嗯。”刀藏锋点点头,把腰间的两把宝剑,一把传家宝剑一把尚书宝剑都给了她,“你帮我拿着,我跟皇上喝得胜酒去。”
     
      林大娘拿过他手里的剑,朝他笑着点了点头。
     
      刀藏锋看着她的笑脸,看了两眼,这才转身,快步朝皇帝走去。
     
      众人一看,两人从怂夫怨妇顷刻变成了心心相印,都有点茫然,不知道哪步错了,两人从要吵架变成了眉目传情。
     
      这两夫妻,还真是让人不好懂。
     
      ——
     
      大将军班师归朝,他们挑的上午回的朝,皇上用酒和圣旨赏赐犒劳过大军后,这次,由副将带着大军出城归营,十万大军训练有序地从京城大门口进来,又大步踏着从门口走了出去。
     
      京城里围满了看他们的人,这时候已经是中午,各位百姓从早上的扔花扔帕子改成了扔馒头和腊肉果子等,砸得士兵们满头包,个个脸板得更没表情了,吓死个人。
     
      而这厢,皇帝让大将军跟诸大臣回了军机殿,林大娘这厢也回府去了,她能在城墙上蹭一角站着,于这朝代来说,已是很大的突破了。
     
      以前,作为女官能站在这个地方的,就只有刀府出过的女将军了。
     
      她这边也朝她先生递了话,让他尽早把徒婿带回来,说实话,人真回来了,狂喜过后,她现在就剩忧心了。
     
      也不知道他伤得重不重。
     
      这两兄妹,也真是没一个人身上有块好肉。
     
      她一回家,还不能站起的刀梓儿就问嫂子:“大哥怎么样?”
     
      林大娘朝她道,“带着一身路上的小娘子扔给他的小香帕,好得不得了。”
     
      刀梓儿“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盘哥儿背她:“好了,等到嫂子回来了,话也问完了,我背你出去走走,看看园里的花。”
     
      刀梓儿点头,爬上他的背抱着他的脖子跟嫂子笑着道:“盘哥儿说要带我出去在外边走走,饭食我们也带了,晚上才回来跟大哥一起吃团圆饭。”
     
      林大娘看着眼羡不已,酸溜溜地道:“你大哥从没背我出去看过花。”
     
      刀梓儿哈哈大笑了起来,盘哥儿也是笑得一脸的自豪:“那是,我可比大哥强。”
     
      “快走,少说两句……”刀梓儿笑着催他,“回头大哥收拾你,我可帮不了你了。”
     
      盘哥儿一听,赶紧走。
     
      刀梓儿则回头跟嫂子道:“嫂嫂,可是大哥把所有的花都搬你眼前了,让你不用出去就能看到了呢。”
     
      林大娘一听,怔住了,这厢梓儿也走了,她站在原地笑了起来。
     
      可不是,家里园子里的花,大多都是他搜寻回来的。
     
      他一个大男人,也不爱这些东西,在家里的时候去的地方最多的就是练武场,那园子,也只有陪她去走一走的时候,才会进去。
     
      可他就是不爱,还是为她搜罗了众多的花,现在开满了满园,在春风中灿烂地盛开着。
     
      如果这都不是他对她的爱,那什么才是呢?
     
      ××  
     
      林大娘回来一会后,被义祖和师祖娘带去偷偷看爹爹回朝的小将军和小花也都回来了。
     
      因为他们是看了大军出城才回来的,这时候回来得晚了一点。
     
      一回来,小将军小脸就痴痴呆呆的,一看到他娘,就说:“爹爹好帅的!”
     
      小痴汉一回忆起来他爹爹坐在大马上,率领着大军进城的样子,偏着小脑袋一脸的痴相,口水都要掉出来了。
     
      小花也是兴奋得小脸蛋红通通的,她从师祖娘的怀里挣扎着下了地,在大堂里和父母的内卧走了一通,没有找到爹爹,她失望至极,紧紧扶着小腰上的小剑走到娘亲身边,抬起小美脸,朝娘亲问:“亲亲娘,爹爹呢?”
     
      林大娘一看小女儿那失望的小脸蛋,马上把她抱了起来,哄着爹爹的小迷妹:“就回来了,等晚上吃饭的时候就能看到他了,雅水刚刚是不是看到爹爹了?”
     
      小花一听,往日极爱害羞的小娘子举起了两只小手,在空中兴奋地给娘亲比划:“爹爹,大马上,好高好高……”
     
      好高好高,好帅好帅。
     
      像哥哥说的,帅极了,帅到天上去了,天下第一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