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64章

第26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皇帝天天阴着脸,宇堂南容都不想进宫了,宫里的人来三请四请,他都不愿意动弹。
     
      林大娘默默地给皇帝算了一笔帐,含蓄地算了一下秋收后,年底他能收到的钱——多收几年,够几十万大军的安家费了。
     
      而最北守住了,没几年,也能把这笔钱挣到手了。
     
      这么划算的买卖,天底下,也就皇帝一个人做得成了。
     
      林大娘这时候不敢去挑战皇帝的神经,拿着小花,逼着她先生用他的笔迹和口气把数字指出来,还用他的口气痛骂了一下皇帝的目光短浅,小小地报了一下皇帝骂她男人的仇。
     
      她因此心满意足,慷慨地把小花接下来的一个月抚养权交给了师祖爷夫妇俩,师祖爷因此抄起家里的扫把,满府追着抽她,大骂她是孽徒,要把她开除师门。
     
      林大娘跟他跑了两圈,见他老当益壮,身手不减当年,也就放心了,不过一大把年纪还被先生抽了后背几记,自觉自尊心也受到了一点小小的伤害,当晚跟家里的女将军大诉起苦水来,她跟梓儿妹妹说,由衷地希望她赶紧醒过来好起来,帮在这个家没有地位,没要尊严可言嫂嫂用拳头把地位和尊严夺回来。
     
      师娘带着小花还在她这呢,听女弟子说老伴的不好,笑着轻拍了下她的头,“不要老气你先生。”
     
      林大娘让师娘看她后背,“师娘,你看看,你看看,我都伤成什么样了!”
     
      师娘看她还想跟她告状,抱着小花走了。
     
      刀府的花被她娘卖了,临走前,还跟娘挥小手,甜甜地跟娘说:“娘亲,明儿见。”
     
      娘亲给她抛飞眼,“宝贝儿,明天见。”
     
      小花害羞地笑着,把小脑袋搁在师祖娘的肩膀上看着母亲,直到看不见母亲了,这才紧抱着师祖娘闭上眼,困倦地打了个哈欠睡着了。
     
      宇堂南容把孽徒出主意的奏折一献上去,基于他在皇帝面前也是那个嘴就没好过的人,皇帝阴着脸看完了,又找来心腹大臣算了算,脸色这才好了点,又逮着宇堂南容把这算法教熟了他,这才给最北拔银拔物。
     
      这一拔,林大娘就开始数手指盼着大将军的归程了。
     
      这些事情一办妥,她的大将军就可以回来跟她相亲相爱了!
     
      没过几天,她收到了大将军打仗以来给她的第一封信,这是第一封信啊,这信上没跟她说什么好听的想她念她的话,而是跟她要闵遥,林大娘看完信气得手都发抖,跟睡着不醒的睡美人梓儿妹妹哭诉她大哥的没良心,翻来覆去狠狠痛斥了一下男人的薄情寡义。
     
      一跟小妹妹告完状,她就去找闵遥了,商量着他走后,梓儿的治疗要怎么进行。
     
      最北那边现在有点危险,出现了疫情,大将军需要闵遥赶紧过去帮他确定疫情的大小险恶。
     
      之前因为梓儿的事,林大娘一直没让闵遥去最北,这一次,只能放她闵遥哥去了,在疫情这一块,她这位兄长是很有经验与见地的,并且,他是真正的医者,天生热爱解决各种因病带来的问题,他爱钻研这个,所以才成了半仙最满意的弟子,并且送到了她身边来。
     
      果然一听说能去最北能去亲眼见见冰国人的尸首是什么样子,闵遥就高兴不已,他之前只听过没见过,就心痒痒得不行,很想知道那种血虫是个什么样的,现在能去了,他对林大娘说:“这个你遥嫂子就知道了,她会照顾好梓儿娘子的,您就别担心了。”
     
      遂他收拾收拾,带着两个刀府旧将,就高高兴兴地去最北了,那走的速度,快得跟要抛弃家里的黄脸婆,跟美寡妇私奔似的,人走了都能闻到他兴奋得直摇尾巴的气味。
     
      林大娘因此又跟梓儿娘子激烈地批评了一下男人的不着调与狼心狗肺,许是见不得嫂子老一个人唱独脚戏,梓儿醒了过来,抓着嫂子的手,朝她笑:“等……回……了,帮……你,打!”
     
      等他们回来了,梓儿帮你揍他们!
     
      林大娘顿时都傻眼了,一会,她又是哭又是笑的,低下头还“叭”地一声,狠狠地亲了小娘子一口,“好,你醒了就好!嫂子等你帮我揍人!”
     
      这一夜的刀梓儿在她嫂子无穷无尽的碎碎念当中醒了过来,宇堂南容他们都过来了,看着这醒过来能笑着咽两碗粥,如铁一般的铁娘子,也是感慨不已。
     
      这位小娘子,真是远远看着,都能看到她眼里闪烁着的光。
     
      没几天,盘哥儿一个人先回来了,他看到了朝他笑着叫他哥儿的凶婆娘,这个从来不知道哭的爷们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他跪在坐在椅上的她面前,趴在她膝盖上呜呜地哭,直说她快把他吓死了。
     
      他哭得太伤心了,劫后余生一般,刀梓儿不断笑着摸他的头,眼泪自行流出来而不自知。
     
      丫鬟们在旁边看着也不断抹眼泪,心里难受又庆幸。
     
      但不管如何,梓儿娘子和姑爷又在一起了。
     
      ——
     
      人逢喜事精神爽,林大娘连着在学堂上给了学生好几天好脸色看,也不嘲讽他们了,夸起他们来那个叫真心实意,可惜她在众人心目当中的印象早定格了,这夸他们听着也像在骂,并且因为琢磨不出她“真心实意地夸”话间的意思,还颇为忐忑不安,在下学堂后还请教先生,说有什么不对的让她指出来,学生一定改!
     
      看一个个麻瓜把她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刀夫人顿时恼羞成怒,翻脸不认人,劈头盖脸地骂了人一顿,骂完,她舒坦了,被她骂的学生也没有不安了,踏实了。
     
      先生果然还是先生!
     
      林大娘一见,牙都痒了想咬人,回了教舍就跟同门师兄弟们挖心掏肺地说:“我难道不是一个特别温柔可亲,善解人意的好先生吗?”
     
      师兄弟们当她是在对空气练习说话蒙人呢,没人搭茬。
     
      林大娘一瞅,就灰溜溜地走了。
     
      她虽然不太要脸,但还是有几分先见之明的,而且大家同为教学先生,都长着眼睛呢,硬让师兄弟们睁眼说瞎话指鹿为马也不太好。
     
      教书先生里有戚家的人,就是林大娘母亲娘家的戚家那一系的,当初戚家眼睛不对路,跟着人为难过刀府和林家,但他现在进了国学堂,俸禄当中的银子多了,发的东西也是多了,比在太学府那边当个小小的说课学士要好太多了。他知道他能被大师请进国学堂是经过了林大娘的点头的,自他进来,这位女郎中其实对他也颇有些照顾,他对这位他应该叫表姑的女郎中很有几分说不出来的感激,这时见她一个人失意地走了,还有些不安,跟旁边的同堂先生讷讷地道:“林大人这是怎么了?”
     
      “大师怎么了,她就怎么了……”另一个也出自太学府的青年先生安慰他,“没事的,呆久了你就习惯了。”
     
      戚先生“哦”了一声,打算下次见到林表姑,一定要告诉她,她是个好先生,至于温柔可亲,善解人意……
     
      这个就算了,他听过她骂人,在旁边听那么一会,他都替学生羞愧得想找地洞钻,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于国于民都是罪人,活着岂止是浪费米粮,而且还糟蹋空气。
     
      这头林大娘没在师兄弟们那寻到赞同,颇为垂头丧气一会,但快要到家里时,见到了来报喜的藏忻藏琥两弟媳,她又高兴了起来。
     
      送走二夫人没多久,刀小衣也发现有了身子,这消息到二月底战事一平,刀小衣才让家里人把消息送到了最北,这天她们俩妯娌都收到了两兄弟要回来的信了,就一起过来给林大娘报喜来了。
     
      林大娘一听说两兄弟要回来了,也是舒了口长气。
     
      二爷那个人,怕是不想活了,拼着一股气在兵部做事,这些日子就没怎么歇过,兄弟俩要是不回来管管他,二爷也熬不住多久了。
     
      同时,林大娘心里也有股隐忧,她怕二爷这段时间的表现,其实是在为这两兄弟铺路,现在这路他铺得差不多了,这两兄弟一回来,他把事情一交待,那股气散了,怕人会出事。
     
      所以一见着这两个弟媳妇上门来,她跟她们含蓄地说了这担心,让她们人一回来,就跟藏忻藏琥说两句,让他们心里有个数。
     
      “你们现在身上有孕,孙儿孙女都没出来,大弟媳,你家的小娘子也还小,需要祖父疼爱着,二婶在世时,就是想的你们两个人都要儿女成群才好,你们让藏忻他们拿这个去劝,兴许能劝动一二,你们啊,也别怕二爷,他就是忙,长得严肃,你们不好亲近,就让小孩儿亲近,他在着,有他帮扶着,藏忻藏琥以后的路才能走得更通顺,你们一定要想明白了。”
     
      藏忻媳妇听了点头,她已经想到这点了,大堂嫂说出来了,她就更好拿这个跟藏忻说了,“嫂子,我心里有数了。”
     
      小衣不太懂这些,但她是真心把二爷当父亲看待的,少了个中种种顾忌,反而比人更敢说话一些,这时候朝夫人就道:“我会跟藏琥哥说的,也会跟爹说的。”
     
      林大娘笑了起来,这两妯娌之间小衣身份是低了点,但两人倒也相配,小衣不是没心眼,但她不计较,也不在乎别人在乎的那些,她没有跟人的攀比之心,她就在乎跟藏琥在一起生儿育女有个家,再孝敬接纳她的长辈就好,她经历的多了,比人更懂得珍惜所拥有的,这样的性情,和藏琥还挺适合的。
     
      就她来看,藏琥能娶到个这样的小娘子,其实是他的福气。
     
      两弟媳来报完喜,林大娘就开始想她家那位没良心的什么时候回来的事了,结果盼了又盼,盼到三月底,也没等来确定的消息,因为皇帝让她家大将军把最北的驻军全部安排妥当才能回。
     
      皇帝现在开始从江南和西南西北要调到最北的将领还没到最北,必须他们到了最北,让大将军过了眼这事才算定下来。
     
      最北的那边的疫情开始有点严重,传到燕地和外地,都传得邪乎其邪根本不能活人了,但现在情况其实好多了,也没用,百姓们只信那些坏的消息,好的都不太信。
     
      现在皇帝想让迁人过去入住,给出了种种利诱,都没人愿意了。
     
      林大娘一听这样要是彻底没人过去,那地方都要废了,光她的人过去也不够,赶紧又跟皇帝献策,让皇帝把要撤回来的大军撤回给大家看一下,看到活人回来了,大家心里就安了。
     
      皇帝听着就斜着眼看她:“你这是想让你家大将军赶紧回来是吧?”
     
      林大娘一听,干笑不已,道:“哪啊,我这是为了您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