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63章

第26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乌骨回来,最高兴的莫过于小将军了,他祖祖要洗澡,他把自己也扒光了跳进热水里,非要陪着他祖祖一块洗。
     
      乌骨宠他,任他在身上作威作福,爬到他头上坐着也不管。
     
      林大娘在外头听着水声大作,叉着腰想骂这爷孙俩别浪费大冷天好不容易烧出来的热水,想想,又骂不出口,自个儿笑着走了。
     
      人回来了不走了,宝贝都来不及,哪舍得骂。
     
      乌骨带回了大将军无碍的消息,林大娘这心里别提有多舒服了,等回头梓儿也醒了,大将军和盘哥儿也回来了,一家人就又聚齐了。
     
      林大娘一想,又欢天喜地了起来,叫府里人把家里收拾了一通,把很多旧东西换了新的,花了一大笔银子,末了看到花费时,她揪着胸口叹了口气:“这让自己高兴一下,可太花银子!”
     
      小丫和林福忍笑不已。
     
      不过,他们大娘子也是个会持家的,没少挣钱,也没少从皇帝那拿赏——往往别人要是得了大赏了,他们家没有,他们大娘子就会去皇帝那走一走,问问是不是落了他们家的。
     
      皇帝现在也是不喜欢见林大娘了,林大娘一看,也不稀罕他那点赏钱,不愿意就不愿意呗,弄得跟她好想见他似的。
     
      不过,战打完了,她是没什么要进宫的了,就是大将军回来,该他们家的少了,她还是要往宫里走一走的。
     
      这大将军不好意思开的口,她好意思啊。
     
      她要习惯了,再多要一次也无碍的嘛。
     
      皇帝尚不知要被这对眼里只有钱的夫妻扒皮,这头他叫了太医院的太医,带着石灰药草前去最北支援。
     
      太医院不想去的人还挺多的,这事还闹了起来,被皇帝宰了两个人的头才消停起来,末了还是从民间用重金和进太医院的诱惑,请了几十个大夫,进入了以密云县以北的地方,收拾后局。
     
      林大娘一听现在连百姓都说进了那边,闻口空气都会死,传闻以讹传讹都没人去了,她那个心思就活络了起来了。
     
      她从乌骨那知道那种虫只会长在阴寒的长年冰雪不化没有光照的地方,但最北州一年四季当中,还是有夏天的,没有冰国那么冷,所以,最北州完全没有那种血虫生存的条件。
     
      说起来,这个水的问题,林大娘也知道,壬朝,包括周边国家,跟她以前所知道的古代人一样,水是从来不烧着喝的,除非有条件的人家要喝茶才会用柴火把水烧开。
     
      烧开水是要费柴火的,这在古代这种大多数人都在省着过日子的时代,这柴火他们能省就省了。
     
      她刚到这时代时,他们林府有钱,但也常常喝的是生井水,那井水确实挺甜的,林大娘也喝过,但在她的习惯影响下,林府后来喝的都是烧过的开水。
     
      她到了刀府,就把她的这些个习惯都带了过来。
     
      其实生存条件就在这,很多东西真是没法去讲究。为喝个水住城里的要多费钱买柴禾花时间烧,乡村里要多花劳动力和时间去捡柴,所以你要去跟人说喝生水对身体不好,大家也没喝出毛病来,这么多人都喝生水也没几个人死过,你说了,人也不会听你的,只会当你富贵人家的娘子没事找事,尽添麻烦。
     
      这道理没法说,林大娘活了小半辈子,也就影响了她周围的几家人跟她一块有这个水要开过的才喝的习惯。
     
      这个事情,林大娘是没法改变所有人,但人知道的多了,怕的就少了,知道最北开始绝对会没人去,所以她也是艺高胆大,开始找林福和小丫,北管事的商量这去最北抢地盘的事了。
     
      林府在江南占据的地方大了,东北看样子她是收不回了,但最北现在没人去,她愿意去啊……
     
      而且,她也不仅仅是给自己刨福利,也是给她的这些个为她卖命的打算以后了。
     
      留在东北帮官府的东管事跟大丫夫妇,她也打算叫回来。
     
      这天早上,林福他们早早就来了,小丫也还着知春这几个大丫鬟都到了,林大娘就开始跟他们说起了去最北的事情。
     
      现在最北的人口非常少,皇帝免不了要找人过去住的,而那些无主的东西,肯定也会落到官府手里。
     
      林大娘让大家把家里的银子都准备着去买房买地,最北离燕地近啊,最北要住军爷啊,军爷有军属啊,他们要吃要喝当然少不了要买粮食了,而且,有了打头的人,过两年,人肯定会多起来,这店铺一买就算自己不开也准有人开,然后她还给他们每个人拿了点,跟他们说:“这是大娘子先借你们的,等回头手松了,加点利息还给我,你们大娘子的后半生,就靠给你们放贷唯生了。”
     
      北掌柜的和林福这些老人无可奈何地看着她,知春她们是憋不住有点想笑,只好低头躲了。
     
      “该到你们给自己置产的时候了,别嫌最北不好,它离燕地太近了,路上一好,大半个月就能有个来回,等燕地来往的商贩走卒多了,东西多了,你们拉到那边去卖,多多少少都是有挣的,不要等人多的时候去跟人抢,那时候价格就抬上来了,不值当。”
     
      “没人嫌,就是我们不是都忙?”小丫是最最无奈的那个,“哪有这闲心?”
     
      “空都是挤出来的,你忙,你托北掌柜的帮你办,等皇帝一声令下,需要人过去了,你们家就派个代表,我看我们大宝就很好,他是长子已经有担当了,有北掌柜的带着也安心,你也让他去见见世面,我这边也会叫几个家将跟着你们去的……”林大娘说着叹了口气,“我也是为这些家将们的以后着想,想给他们置点产,这以后刀家将士要是实在不想去远地就职,那去最北也行……”
     
      “咳!”北掌柜的这时候轻咳了一声,“皇上能答应吗?”
     
      按他们大娘子这说法,她都要把最北变成后花园了。
     
      林大娘也琢磨过这事,她这手脚一铺开,有点把最北占为己有的嫌疑,但是,她也想过了,“先不说我们能占多大地方了。那一点在最北而言,也不过是一小片而已。他也没有答不答应这一说法,他肯定管不过来这种小事,开农令一出,最晚秋天,我们国家就会每天都变得不一样了……”
     
      种子这些都是她想办法和怀桂号召江南的商人们帮皇帝弄的,她再清楚不过今年大壬的收成了,和走商们带给大壬的狂潮。
     
      最北的变化,无非是先前去抢占的人捡了个大便宜。
     
      但这便宜,也不好捡,首先得不怕死,后得有拿得出手的钱,现在除了她这个不怕死还有钱的,真没几个人会去。
     
      没看太医院的那些,为了躲避职责,都装病和告老还乡了,大家都怕死得很,别说还拿钱去买地买房子,支持皇帝的迁人了。
     
      但她对前景的看好,是北掌柜他们无法理解的,但有点好,他们都信她,她是他们的大娘子,他们的东家,只要她一声令下了,他们就会跟着她走,所以林大娘看他们意见那么多,不是怕这,就是怕那的,干脆就独裁了一把,拍桌子道:“反正都听我的,这钱你们拿着回去,好好算一算,要怎么用最少的钱买最好的地段才能够回本,以及还我利息,听到了没有?”
     
      大家拿她没办法,所以也就拿着这钱了。
     
      就是小丫拿过钱,问了一句:“那利息是怎么算的啊?”
     
      林大娘眨眨眼,“看着给呗,怎么着,也得给你们挣的一半吧?”
     
      小丫瞪她。
     
      林大娘笑了起来,道:“二分利,就这个数。别的,挣了算你们的,亏了也算你们的。”
     
      大家摇着头走了。
     
      林福送北掌柜的,跟北掌柜的说:“您老镖局就别去了,就这个事多费费心,大娘子不是说玩笑话,您老也知道,咱们林府就是这样一块地一块地地买过来的,现在大娘子是刀府的大夫人,刀府置不了地,咱们就帮她多置点,好过没个营生。她在还好,没有她过不好的家,但是谁知道咱们小主子以后呢,这偌大的一家子,总得多攒点才安心,您说呢?”
     
      北掌柜的点头,“她倒是没这般想着让我们帮着她置,她那边我看她有法子,是想着让家里的家将们自己办,我看她的意思,也是想着我们这边给她辛苦了这么多年的人,也给我们子孙后代留个好去处。”
     
      “您明白就好。”林福也是松了口气。
     
      北掌柜的不像他,他是被大娘子带进刀府当管家的,天天能见得着大娘子,又是从小看着大娘子长大的,对大娘子这辈子是生不出二心来,就怕在外一年到头见不了大娘子的北掌柜对大娘子有什么误解。
     
      北掌柜的命虽说也是老爷救过来的,又对他委以重任,但老爷都过逝这么久了,林福还是有点担心大娘子看重的这个老人心不在她这边。
     
      “我现在就想着姑爷赶紧回来才好,大娘子风头太劲了,我怕有个什么事,她一妇道人家,顶不了整块天。”
     
      “快回了,”林福叹了口气,“我也盼着姑爷回,大娘子天天忙得脚不沾地的,姑爷回了,她才敢歇下,现在一家子都搁她肩上让她担着,她哪敢歇啊。”
     
      “是啊。”北掌柜的也叹了口气。
     
      他倒是把大娘子的话进耳朵里了,就是听进耳朵里了,也就希望姑爷回来,要是皇上那有个什么心思,姑爷也能顶着,把事周全了,谁也说不到他们头上来,那才是稳妥的法子。
     
      没几天,林大娘听说大军归不了,要一半的人留守下来,命令是皇帝下的,但不知为何,皇帝又跟大将军在信里吵起来了。
     
      大将军又开口跟皇帝要钱来了,他给他的将士们要安家费,还有抚恤金,那算下来,就是天大的一笔银子。
     
      林大娘听着那笔天文数字也是瑟瑟发抖,好几天不敢进宫,去碍皇帝的眼。
     
      并且,她连户部都不敢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早上好。
     
      抢钱夫妻这次是联手跟皇帝抢钱了,皇帝真心觉得皇帝这职位他不想当了,他只想痛快地手撕抢钱夫妻一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