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62章

第26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于翼哭笑不得,他是万分喜爱这个小将军的,不得已坐下,着人拿了筷子,又叫了户部的人回来,给林大娘单独搬了张椅子放在旁边让她坐。
     
      这人都被逮着了,于翼也没办法,他要是不给,这个林大人可是会拿这事说到皇上面前去的,她可是什么都不怕。而皇上都会被她说得好像自己小肚鸡肠似的,大将军在前面卖命,他却在后面抠抠索索的一样,一见到她也是想躲,躲不掉那就只能给,但求能打发了她,可别让她逮着空子说话了,她那嘴,真真是不饶人。
     
      皇上尚且如此,于翼更无可奈何。
     
      不过,他还是跟她道:“这是西北送过来,放我们这边的冰窖,回头皇上大寿,是要送到宫里当贺礼进贡的的,不是不给你,而是这已经上了册,没法给啊。”
     
      林大娘也不是不懂规矩的人,“那就没给户部送点啊?”
     
      “送了,那点哪够前线士兵吃啊?”于翼给小将军夹了块肉放到米饭上,跟她说:“就那五百来斤,历年的规矩就是几部的大人们分分,就没了。”
     
      “那挪给我用一下,我用钱买。”
     
      “大人,”户部侍郎东来顺这时轻咳了一声,他是从东北回京帮着尚书弄兴学令和开农令的,东北那边交给了别的人,他对林大娘这个小娘子那是很有几分敬佩的,这时他道:“要不,咱们今年就不分了,您看行吗?”
     
      于翼叹了口气,“行吧。”
     
      他看向林大娘,“这事我来说吧,这关节,大家也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会介意的。”
     
      林大娘点点头,也道:“嗯,我也不怕大家说我,我等会还要进宫,把给皇上的那些也讨来。”
     
      于翼这下真真是哭笑不得了,“你也不怕人参你!”
     
      “怕什么?”林大娘见桌子上坐回来的大人们都把好吃的让到儿子面前,让儿子夹,她笑着瞧他看去,见他嘴里甜甜地一口一个哥哥,一口一个叔叔地叫着他们,她也笑了,跟于大人道:“等我家大将军得胜归来了,我倒要看看,我有了撑腰的,谁敢参我!”
     
      于翼摇头失笑,这人横得!
     
      难怪连皇上都怕她。
     
      说起来,确实也没人参她,就是有敢参的参了也没用,人家夫妻功绩在这,连皇上都得轻拿轻放,谁真能说她啊?
     
      论起真来,她这也不是全为的自己。
     
      大将军得胜了,那就是大壬安全了。
     
      “你啊,”不过如此,真心把她当后辈疼爱的于翼还是多说了一句:“在宫里还是要多注意一点,不是所有大人都吃你这一套。”
     
      林大娘点头,“多谢于大人。”
     
      她知道的,只是这等时候,她不强硬,很多事就会慢上很多。这在战场这种生死系于一线的地方,一口吃的,一件像样的兵器,都是能救命的,早一天到,也许就能多保障几分安全,为此,她就是知道会被招人说,她也无所谓。
     
      反正等大将军回来了,她就扮柔弱,扮可怜呗,谁说她,她回头就阴谁,反正她现在也不是那个深藏于内宅的妇人了,她现在坐镇国学堂,偶尔还被请去太学府讲一两节课,她现在是有弟子的人,也是有嘴舌的人了,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即便是太子,现在在她面前也得装恭敬,该给她的脸面,一分不少都要给她。
     
      “于爷爷,你辛苦了,你别说话了,饭都凉了……”小将军这时候也从自己碗里挑了一块最好的肉放到他碗里,“于爷爷这个给你吃,是东来伯伯给我夹的!”
     
      东来伯伯听着笑了,别过了底下郎中往肉碗夹菜的手,又夹了一块最好的肉放他碗中:“迈峻也要吃饱啊,啊?”
     
      “谢谢东来伯伯!迈峻吃多多的!”小将军一口把肉塞进了嘴里,鼓着腮帮子快活地吃了起来。
     
      “于大人,您快吃。”林大娘也真是带儿子来蹭饭的,儿子吃,她不吃,坐一会就带小将军走了。
     
      “诶,好,等会啊,你近傍晚的那个时候进宫,就当是去迎你先生,那个时候人少。”于翼提醒她。
     
      林大娘笑着点头,又朝工部的侍郎大人和郎中大人们笑了一下。
     
      在坐的有人放下筷子朝她拱了拱手,当是回礼。
     
      林郎中虽是女子,但学问颇深,为人大方和善,品行端方,虽说也有点私心,但也是光明坦荡不怕人知晓,而且也从不扭捏,跟她相处,倒有几分面对同僚对手之感,不会想起她只是一介女子来。
     
      再说了,大家也都知道,国学堂还会办下去。按皇上的意思,是还有下一批人要进国学堂,这国学堂虽说是宇堂大师一手创办,但大家也心知肚明她也是那个主事的,想要自家子弟进去进学,还是与这位大人打好交道的好。
     
      这头得大家喜爱的小将军吃饱了,临走前还跟在场的伯伯叔叔们讨了一个馒头,被母亲牵下凳子后,他把馒头给了她:“你先垫垫,到家了给你吃好吃的。”
     
      他知道他们是来讨债的,他是小孩儿,大家喜爱他,就会对他好一点,娘就不能随便吃别人的粮晌了。
     
      林大娘笑着接过,朝他道:“吃了大人们的好吃的,小将军要不要谢谢他们?”
     
      “要的。”小将军这时候转过身,整了整衣袖,拍了拍袖子,两手左上右下相叠,一揖到底,用还带着几分奶气的小嗓子恭敬道:“多谢各位大人哥哥,呃,还有爷爷伯伯叔叔,给迈峻好饭吃,回头待迈峻得空了,迈峻也摆两桌回请诸位好大人,帅大人!”
     
      帅大们人笑着抚须的抚须,摸脸的摸脸,等这母子俩走了,众人也是哄堂大笑。
     
      这小活宝将军,也就他爹和他娘那样的人物教得出了。
     
      林大娘这厢到了傍晚进宫接她先生,把给皇帝的羊肉也要到手了,皇帝看着师徒要走,头都没抬,朝他们挥挥手,一脸不想多看他们。
     
      等他们走了,他偷偷地看旁边的张顺德,确定人走了,他这才敢抬头,跟张顺德吐气说:“大将军还是赶紧回来吧。”
     
      管着她别随便进宫跟他打秋风,他这都快囤不住什么好东西了。
     
      ——
     
      林大娘要上课,还要不断奔走,家里的梓儿就交给师娘了。
     
      师娘这个人,看着极静极雅,但是她每天都会带着丫鬟们小娘子擦身,换上用安神药水煮出来的里衣,会给她小心地按摩手脚,让睡着的梓儿娘子每天都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
     
      林大娘每天回来就跟小娘子说说话,还说起了藏芒,说他这次也去最北了,他在大艾边疆得到的消息晚,赶过来又花了大半个月,初一才到京城,还来家里跟她请了安。
     
      “你二哥他都长高了,高高壮壮的,有点像你大哥,人看着比以前沉稳多了,就是还没成亲,不过我看带他的士兵都还挺像样的,家里人说他身手很不错,有你大哥一半的功力,想来这些年,都去练功去了。唉,我还当他不喜欢我,不想回家呢。”
     
      “你们娘我也不知道你大哥送到哪去了,一直没见着,我倒是不想再见她,嫂子也不怕你笑话,我还挺怕她回来的。”
     
      “你小弟弟吧,听你大哥说都娶亲了,跟咱们家要了一次银子,说要出海,你大哥派人送过去了,回来的人说,他挺好的,还有了孩子。”
     
      林大娘每天回来就跟她说说这些事,又让小将军和小花儿每天也跟她说说话。
     
      半个月下来,刀梓儿恢复得很不错,至少脸上是有血色了,而且每天手指都会动一动,因此闵遥大松了一口气,觉得这样下去,人迟早早晚会有醒来的一天。
     
      林大娘因此也就真放心了,她是最怕梓儿醒不过来的那个人,这个可怜的小娘子,跟盘哥儿情投意合的,夫妻俩成亲才多久,家里都没有为他们的婚事好好庆贺过,要是就这么走了,他们夫妻俩人是真受不住。
     
      而盘哥儿是因为她才留在京城,才会去想以后,才会为了她拼博,没了她,那个野汉子都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厢等到正月过去,冰国人被赶出最北的消息终于传到了燕地。
     
      这时,上上下下这才终于彻底放心。
     
      这时候,最北的伤亡人数,和冰国人的残忍已经传到了燕地百姓的耳朵里,这些消息传来得晚了,但也还是让百姓们后怕不已,因此也更是憎恨冰国人的凶残没人性,谈起冰国人,他们也是恨不得拿火烧了他们。
     
      而大将军他们得胜,大军并没有及时归来,他们需要重建军屯镇,以及,厚葬因此牺牲的各路军将。
     
      此间,皇帝也跟大将军书信当中大吵了一架,皇帝要攻进冰国,要把冰国拿到手里,而大将军则根本不同意,皇帝骂他是他回家想疯了;大将军骂皇帝是想当天下主宰想疯了,连病土都敢要。
     
      末了,还是乌骨从冰国背回了一些东西,扔到了皇帝面前,皇帝才闭了嘴。
     
      乌骨的灭族之祸,与冰国人的死亡有相似之处,就是他们的居住之地里,只要有活水的地方,都会游着细不可察的细色游丝,而这种游丝一旦进了嘴,流进了肚子里,就会长成红色的长蛇,吞噬着寄的血,最终,寄主的血被它吸光,而从不会停止吸血的血蛇则会在寄主身体里爆体而亡,两人同死。
     
      现在冰国,与他的故乡死亡之地一样,已是不能活人的地方了。
     
      “你是怎么……”皇帝听完乌骨的解释,看着他。
     
      ××  
     
      乌骨指着自己的鬼脸,“我是活下来了,是因为我的阿妈掏出了我肚子里的寄血虫,吃进了她的肚子里,两个虫子在她的肚子里打了起来,把她的整个人炸得只剩一片血花了,我阿爹则刚把我送出了我的族地,就死在了我的面前,不久,就化成了一滩血。不过,比起冰国这的个,我们族里的那个虫子厉害多了,至少他们还能留个尸体腐烂再害人,我们连根骨头都留不下。不过,皇上,您要不要去我族里看看?”
     
      保证你有去无回。
     
      皇帝瞪他,指着门,“你走。”
     
      他都不敢说这位爷滚。
     
      乌骨没走,说:“那药和人?”
     
      “朕明天就下旨,成吗?”
     
      乌骨点点头,走了。
     
      又一个讨债的走了,皇帝看着眼前那条被冰冻住了朝还像活的睁着双眼的血蛇,浑身一激灵,叫着内侍:“大德子,小闵子,快把这鬼东西给朕拿走。”
     
      太吓人了,乌骨说这是他从冰国国师肚子里掏出来的,一想他是怎么掏出来的,皇帝就不寒而栗。
     
      也就那根老骨头不怕死,这玩意都敢扔到他面前来让他看。
     
      张顺德此生最怕蛇,这时候腿都是软的,闭着眼睛就推他大侄子过去解决,他这老东西这次是没办法给皇上办差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