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61章

第261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初九大战捷报归来,冰国人残兵所剩无几,壬朝大军即将得胜,很快就会凯旋而归。
     
      百姓闻言狂喜,这正月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起来,龙狮舞起来,大家都喜气洋洋的。
     
      而皇帝他们是不敢置信有这等的好消息,但军情就是如此,他们那个十岁上战场的天才武将又做到了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了。
     
      他把跟恶魔一样的冰国人打败了。
     
      大臣乐歪了嘴,老武将们嫉妒得嘴都是歪的,见大家都喜,没歪两下,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皇帝在确定捷报属实后,抓紧着在初十上朝后,把兴学令跟开农令下了,这把户部和吏部忙得团团转,还来学堂借人。
     
      宇堂南容把他们轰走了,回头就警告学生们,让他们别骄傲自满,他们离出师还远得很呢。
     
      而林大娘自知道她家大将军没事,她就松了口气了,打算只要她家大将军能回来,只要人是活的,身上有点伤,丑点没事。
     
      反正办那事要是嫌他身体丑,把灯吹黑了不看就是。
     
      就是脸一定要保重,林大娘因此在心里默默跟各路神仙祈祷,跟各路神仙开出了比较上路的供奉,请求他们抽空保佑一下她下半辈子的眼福。
     
      当然了,那根子出不能出事,事关下辈子性福,因此,林大娘跟各路神仙开出了更高的筹码贿赂他们。
     
      初十朝廷上朝,学堂也开课了。
     
      林大娘是十一的课,一上课,见桌子上摆满了各种礼品,她就跟学生说:“贿赂我没用啊,我看着你们也还是觉得你们一个个麻瓜似的,不用多说了,今堂第一堂课,考试。”
     
      说着她就让她从刀氏学堂今年考得最好的小孩儿去给他们发卷。
     
      今年的最高奖励是没法让大家摸一把大将军了,但前三名,可以依次来跟她上一次课。
     
      小孩儿对此很高兴,他们家里的长辈子就更高兴了,这件替换奖励大家皆大欢喜——林大娘觉得要是她家大将军知道他的地位很快就被她剥夺了去,也不知道回来了会不会跟她赌气来着。
     
      小孩儿文武双全,性情最是爽朗大方不过,这时候却有点害羞,但在大婶婶鼓励的眼神之下,还是大着步子,红着脸给人发卷子去了。
     
      有人一见先生居然带书童了,正要调侃这书童两句,但还没开口,那先生就笑意吟吟地看过来了,此人背后一寒,缩回了脑袋,屁都不敢放一个。
     
      等拿到卷子,一看题目,这下眉头都皱起了,拿起笔就在白纸上演算了起来。
     
      “是出去玩啊,还是陪大婶婶监考啊?”小孩儿放完卷,神采飞扬地回了,林大娘笑着问他。
     
      刀府的这个小孩儿叫刀振兴,是刀氏一个族老的孙子,父亲还在战场跟着他们大叔叔打仗呢,这时听大婶婶笑着问他,他喜悦地道:“想和大婶婶一起监考。”
     
      “那今天振兴哥哥就是小监察了啊,来,大婶婶给你拿把椅子……”林大娘就叫门外的护卫去给他搬椅子过来。
     
      这时候,正在门外等振兴哥哥一起去玩的小将军见他不出来了,便也进来了,林大娘让人把东西拿了出去,腾出了桌子,让他坐着拿笔练字,她则和小振兴开始监考了起来。
     
      偶尔她也吓唬学生的时候,也让小振兴搭把手,可把这小孩子激动得,从头到尾那脸都是红的,走路都是双手双脚,过足了一把监察小先生的瘾。
     
      差不到第二堂课,林大娘就让护卫把两个小孩子领了去教舍,她则开始当场改起已经做完了交给她的卷子来。
     
      第一个做完的还没得意上,就被她挑出的错处打击得要去撞墙了。
     
      林大娘嘲讽完他,见他还不撞墙,夸他道:“我以后也不担心你出去了混不上饭吃了,就你这脸皮这厚度,你上官就是拿刀砍都砍不进去吧?我很看好你,早日把上官气死了,腾出地方来了,你也好上位,不错,是个好人才!”
     
      “还有没有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聪明人的啊?”林大娘这改完第一个,就打算拿第二个下手了。
     
      可惜,她嘴太毒了,有了第一个试水惨遭屠杀,没第二个人胆敢送上来供她消谴。
     
      林大娘这上午的课上一完,把卷子等让护卫送回府去,又让人把小振兴送回家去,她则带着小将军去工部蹭饭吃去了。
     
      自从知道工部能造出霹雳弹,她就时不时来工部给大家施加一下压力,工部尚书孙兴见着她都怕了。
     
      他都不知道家长什么样了,他过年都只是回去吃了个饭,就又回工部了。
     
      见她又来了,刚从宫里回来的孙兴转头就想回宫里去,他宁肯跟皇上呆一块,也不想跟林郎中见面。
     
      但林大娘是着人通报了一声,但同时,也放下了手中的小将军。
     
      给娘亲跑腿跑得贼溜的小将军不一会就找着孙大人了,一见到孙大人他就扑过来抱了孙大人的腿,嘴里则大喊:“娘,娘,我逮着孙伯伯了!”
     
      孙大人生无可恋地拍了拍他的小脑袋,“是逮着了,松开吧,伯伯跑不了了。”
     
      他就应该在宫里多呆一会,哪怕听听黄阁老大人跟他诉苦一月没沐浴,身上都长虱子了的事也好。
     
      “孙大人……”林大娘闻声就过来了,人还没出声,她带着笑的声音就到了,“哎呀,孙大人,您今儿精神看着可真不错!”
     
      孙兴朝她的方向看过去,等林郎中转过走廊的弯,出现在他眼中了,他笑笑:“林大人,您眼睛可真好,穿墙即可视物,您这眼神不上战场,可惜了。”
     
      林大娘跟这些大人们处久了,也早知道这些大人们可没一个是好惹的,那嘴啊,也真没几个不毒的,冷讽热嘲的能力比起她和她先生来,那也是不遑多让。
     
      但她脸皮也厚啊,林大娘听了跟没听到一样,走过来就惊讶地看着儿子:“小将军,你怎么抱着伯伯的腿啊?伯伯又要跑啊?”
     
      “今日没跑。”迈峻见到娘来,松了一大口气,松开了伯伯的腿,抬起小脸就朝伯伯笑。
     
      孙大人看着他那张小脸,哪舍得怪他,摸了摸他的头:“好了,伯伯不跑。”
     
      说着他无可奈何地看着林郎中:“林大人,大家是真的尽力了,你就让他们歇两天吧。”
     
      林大娘是大年初一就跑过来监工了,去年腊月二十九,她从皇帝那要了一笔银子,每人加工一天,就给发二十两补银,因此,两千个人增加到了三千个人,花了三天,就给造出了六百箱霹雳弹出来,这刚送去不久,好不容易盼着她别天天来,可她还是来了,孙兴是真怕了她了。
     
      这银子再多,人也不是铁打的,要休息啊。
     
      这大过年的,好歹让人回家一趟吧?
     
      但林大娘哪顾得了这么多啊,她现在唯一能帮的就是仗着自己在皇帝面前,在各位大人面前有个脸熟,给她家大将军做点后勤工作。
     
      火药缺原料了,她给想办法去皇帝那要,人累了?这是人都会累,但银子有时候能让人多撑几天,所以她又跟皇帝要银子去了。
     
      她这也是没办法,她儿女尚小,可不能没有爹,她多做一点,大将军回来的可能性就会多一点,这霹雳弹现在就是她的救命稻草,她不可能不抱着。
     
      “是,我也知道累着大家了,我觉得歇一天也好……”林大娘笑着点头,又讨好地朝孙兴大人道:“不过,您要的原料皇上也给您了,大家都歇好了吧?”
     
      “你不是没听说,捷报都传来了,我们得胜了?”孙兴都要跺脚了。
     
      “不是说后面还有一批人吗?”林大娘可是有她先生在宫里给她当内线的,他们师徒俩在大将军死活这事上,保持了高度一致让他活的这个意见,遂哪有她不知道的事情,“谁知道这后面还有什么事呢,这有备无患的,您说呢?”
     
      “怕了你了!”孙兴知道是这样,叹了口气,跟她说:“别跟了,我去铸造房给你盯着,少不了你的。”
     
      林大娘一听,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还给孙兴大人行礼,“多谢大人了。”
     
      孙大人一脸的心力交瘁走了。
     
      林大人这个人,现在是比皇上还烦人。
     
      “娘。”
     
      “诶。”林大娘牵了儿子的手。
     
      小将军抬起小脸:“迈峻想去铸造房。”
     
      “不去了,这饭咱们娘俩没赶上,没蹭着,咱们去户部于爷爷那去蹭蹭怎么样?”
     
      “好!”小将军一听,兴高采烈地答应了,“上次有个哥哥还给胖糖吃了,迈峻要去感谢他。”
     
      “你当时没感谢他啊?”林大娘拉着他往户部走。
     
      “感谢了,要再感谢一次,迈峻喜欢这个哥哥。”
     
      “好,那再感谢一次。”
     
      这晌午是大家用饭时候,是最好逮人的时候,要不平时来找不到人不说,打听好人在哪要过去,他们早知道消息就先她一步溜走了,都跟她是母夜叉一样,怕她得很。
     
      其实林大娘每天早上都有照照镜子的,她觉得她美貌不减啊,所以啊,还是让懂得欣赏她的美的大将军回来才好,她家大将军才是她的伯乐,她的良人,最懂得她美得不可方物的那个人了。
     
      户部那边忙,没进宫,正在一块吃饭,听到她来了,桌子上一半的人端着碗就想撤,但有人跑了,有的就被林郎中的护卫拦了回来,倒霉的于大人就是如此。
     
      于翼一看到她,就放下碗举高双手求饶,“林大人,我们是真的没有银子了啊!”
     
      放过他吧,兴学令跟开农令都是要花钱的事啊,他就是国库里装着金山银山,也快被掏空了啊,她可别再要了。
     
      林大娘一听,立马笑靥如花,“于大人,瞧您说的,我又不是来银子的,我岂是那等见钱眼开的人?我就是来问问,听说西北那边送了不少羊过来,已经进了库了?给前线的士兵们送点呗,你看他们……”
     
      于翼不死心地转头看向窗,想着自己从窗口逃出去的可能性有多大。
     
      小将军已经自动自发地坐到了他身边,还拉他:“于爷爷,你坐,别站着,你坐着吃,迈峻陪你一块吃。”
     
      小将军来了户部三四次了,已经有点熟户部了,扯着于爷爷的袖子还扬着小嗓子喊:“哪位大人哥哥得空,给小将军来双筷子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