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58章

第258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最北州的情况也落到了国学堂的先生们耳里,因宫里来人把情况说了,宇堂大师也已经被宫里的人请走了。
     
      林大娘当时下完课就要走,但在快要下课的时候,老师弟走了她到门边,把情况说给了她听,林大娘听后沉默了一下,回了学堂里,把最北的情况简言说给了学生们听了。
     
      满堂学子震惊愤怒至极,前面的太子和皇子们有几个甚至站了起来。
     
      林大娘没多说,她点了工科几个好的学生,有两个甚至是工部的人家中的孩子,是从小就被家里精心培养出来的好苗子,她跟他们道:“你们几个现在随郑夫子去工部报到,就说是我给他们找的支援,你们过去后无论是打下手,还是出谋划策,都要敢做,敢说,先生平时是怎么教你们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的,你们去了就怎么做,不要怕,出了问题,先生帮你们兜着,去吧。”
     
      这几个被点名的学生站了起来,朝先生鞠躬,快步跟着郑先生去了。
     
      有一个年纪小的学生,甚至掉起了泪。
     
      “先生,为什么我们不行?”课堂上,还有不服气的站了起来。
     
      林大娘看向他,“有用得着你们的地方,现在,回去复习你们的功课。”
     
      她匆忙出了门,回了教舍,一见她来,这群先生们也是愤怒又难受,问林大娘现在前线战况如何,林大娘苦笑摇头,“我没收到消息。”
     
      如若如她所想,冰国人是在全国人死了大半绝望之下挥刀北下,那么,在他们奸杀虏掠还茹血的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还有人性?
     
      他们可能只想杀光壬朝人,给他们自己的人腾地方。
     
      而且,林大娘非常明白,这些人的心理肯定已经不正常了。如果说他们国家确实因为不知情的原因大面积的人都死亡后,这些冰国人看到活得好好的壬朝人,肯定有仇恨的心理,他们会觉得凭什么我的家人都死了,我们国家的人活得那么惨,你们却活得好好的,该死!
     
      这种,他们只会越杀越疯狂。
     
      他们绝不能过密云她家大将军那道线。
     
      她家大将军要是都挡不住这群疯子,大壬就完了。
     
      “我也在等消息,师兄们,”林大娘坐了下来,跟他们说:“我们老跟学生们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现在我们暂时把教书的事放一下,轮到我们该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戚师兄。”
     
      “诶。”被她叫到的从太学堂那边新被宇堂抢过来的夫子应了她一声。
     
      “老三师弟。”
     
      “诶。”宇堂南容外门弟子排行第三的老师弟应了她一声。
     
      “老七和老九……”
     
      两个师弟朝她看来。
     
      “你们是我们学堂当中对火药之事颇有研究的人,我问你们,这下面的问题,你们有没有办法解决……”林大娘问起了工部的大人们现在问及的事情。
     
      这几个先生一听,细细思索,很快给她说起了他们认为的答案。
     
      林大娘听了几句后,把这个师兄弟又打包,给工部送去了。
     
      她还给户部尚书写了封信,让他想办法,调动九门和顺天府的人,无论是从官方,还是从民间,都把原材料都备得多多的送到工部去,并且,给工部安排手脚利落的人手。
     
      她写完信,赶回家里,这才吃上口热饭。
     
      师娘这时候也忙起来了,她现在在家里帮着解决先生带回来的一些让她帮忙的事情,花儿便交给了小将军,小将军带妹妹带得非常好,晚上妹妹要睡觉了,在师祖娘和母亲商讨事情的时候,他就把妹妹绑在自己的身上,他哄着她睡。
     
      他对妹妹可好了,都不让小丫姨她们帮忙。
     
      小花不比他,有点认人,她是从小在师祖娘和母亲的怀里长大的,她有些认他们。丫丫姨她们她也认,但不见着师祖娘和母亲,她就睡不着,遂迈峻就着妹妹在师祖娘和母亲之间走动,把妹妹哄睡了。
     
      他也乖巧,知道母亲和师祖娘忙得很,让丫丫姨帮他洗好小手小脚,就爬到妹妹身边躺好,陪妹妹一块睡。
     
      孩子认人,林大娘就让丫鬟们把她房间的榻搬了出来让他们在一边睡,她现在从白天到晚上就没有什么时间陪他们,让他们睡在一边,她偶尔抬头能看两眼,姑且是当陪了他们吧。
     
      好在孩子是真的乖巧,早间小花醒来,她也知道师祖娘和母亲忙,就越过哥哥,悄悄地下了床,去了母亲的房间里,踮起脚尖拿了梳子。
     
      知春进门招呼他们的时候,发现她不见了,急得轻叫了起来,见家里两个主子还在那说话,她赶紧往内卧跑去,恰好碰到了拿梳子梳着头发出来的小花。
     
      小花见到她,乖巧地叫了她一声,“春春姨。”
     
      “哎呀,小祖宗,你怎么跑这来了?”知春知道她醒得早,跟大人一样,大人什么时候醒,她就什么醒,一进来就是要照顾她的,谁知道没找到小娘子,真是差点魂都失了。
     
      “梳发发,”小花把梳子伸给她看,小声地道:“花花自己梳。”
     
      她还伸出了小手,梳了一下,梳给了春春姨看。
     
      知春哭笑不得,“春春姨帮你梳好不好?”
     
      小花想了一下,“好。”
     
      等梳好头发,梳好了小辫,小花就提着她的小篮子,拿小杯子去给她娘他们倒热水喝。
     
      冬天多喝热水,暖暖的。
     
      这时候小将军才醒过来,一醒过来,也是赤脚就往下跑,问提着小篮子的妹妹:“妹妹,你又做家事了?”
     
      花花点头:“倒热水,哥哥喝不喝?”
     
      “喝,你等等我啊,我去洗个脸。”小将军向朝他招呼的丫鬟跑着去了。
     
      林大娘这时候已经被他们的动静闹得朝他们看过来了,她微笑着朝小女儿看去,还朝她眨了眨眼。
     
      小花害羞地笑了,双手提着她的专用小篮子,朝姨姨们要热水去了。
     
      ——
     
      学堂正常上课,但国学堂先生们的授课就着战事,开始就自己的所长,跟学生说起了他们所长能在战事当中起的作用。
     
      粮草,铁器这些对战争的作用,甚至连挖河修坝之事,他们也可以把他们引申到怎么尽快地找到土质适当的地方,挖出战壕,最快建立挡墙抵敌的事上来。
     
      这么一教,这些本身就具备一定才能的学子们很快跟上了他们先生们的脚步,甚至就此跟先生展开了讨教与讨论。
     
      学堂气氛非常好,尤其等到彪骑大将军的捷报传来,他们大败冰国人,此次大战,大将军领着众人大杀了敌人十万,逼得敌人退回了最北州府,此消息大振人心,林大娘一来上课,学生们就此问她大将军的消息问个不停。
     
      不过,当林大娘听完跟他们说,他们要是多问一句,她就会请人客气地把他们送回去后,这群人就歇了。
     
      而彪骑大将军大战得胜传来的消息,有好有坏,好的,都说给百姓听了,坏的,就得自己担着了。
     
      此次大战,冰国人是死了不少,但壬朝将士牺牲的也非常惨烈,竟有十万人有余,冰国人都跟疯了似的,就是一枪入了他们喉,他们的刀也要挥出来杀两个,这些疯兵以一敌十,壬朝大军以非常惨烈的代价才把他们逼退三县,逼进了最北州的州府察尔城。
     
      而十万铁骑的战马,也死伤大半。
     
      此次大战的伤亡让满朝文武心底发寒,而传来的本是牛高马大如白熊的冰国人眼红如火,脸如朱沙,力气比之前的更是大了不少,这些人形如恶魔的军情一传回来,他们心下更是惊骇不已。
     
      而彪骑大将军那边快马一进密云,他一边驻军,一边往前撤了三县的人马,直到冰国人冲过最北,到达最北下面的夷云州的时候,路过无人,冲到密云与壬朝这位大将对战,那势不可挡的杀气才被杀回了一点。
     
      但因此,他们更疯狂了起来。
     
      紧接着,密云更是传来了军情,无人性的冰国人把他们壬朝的孩子用油火点燃,朝攻墙的壬朝大军扔了下来。
     
      皇帝接到军报,把这事瞒了下来,他都不敢把这些消息让百姓知道了,怕乱人心。
     
      “这场大战,只能赢,不能输。”皇帝这天半夜跟内阁的大臣和六部在场的人说,“哪怕朕哪天突然就累死了,你们也要顶住了,不能放这群魔鬼进我们大壬的国土,一定要把他们杀光,一个都不能留。”
     
      工部那边因此发了狠,真在几天之内把霹雳弹造了出来——此事也与盘哥儿的一位相交好友有功,他本是江湖当中一个造火药卖的游商的儿子,懂霹雳弹之事,盘哥儿在京办的镖局就是托他在帮着打理,他来刀府想问盘哥儿之事,没想,听到刀府的小将军嘟嘟囔囔说要给爹爹造霹雳弹打敌人的话,跟刀府一说话,他就上工部帮忙去了。
     
      霹雳弹造出了,但必须马上造出很多送到前线去,因此,九门腾出了一半的人手去工部给人帮忙去了。
     
      百姓们一听朝廷现在缺人用,民间就干脆自己成立了保丁队,自己巡逻,守卫他们自己的地方。
     
      过了几天,彪骑大将军送回了几个冰国将领用冰冻住了的脑袋回了燕地,当皇帝大臣们看到形如恶魔的冰国人的头,许多人吓得当场就呕吐了起来。
     
      大将军在军情里说,他已经知道探知道这些人的体内长了如小蛇一样大的虫子,就如他们南夷的巫盅一样专吸人血,他们寄宿在人体里,如若吃不够喂不饱它们的血,他们就会反噬宿主,最后与宿主同亡。
     
      大将军还说,从他活捉冰国人审讯出来的消息,冰国人说他们的国师说是他们本国发生了大地震之后,水源坏了,他们必须要举国离开这个地方才有生路,这就是他们举国上下密谋攻占大壬的原因。
     
      大将军又说这些人只能都杀了,一个都不能留。这些人,是喝了本国人供养给他们的血,才挥刀北下的,这些冰国人的任务是只能进,不能退,他们的气势太猛了,个个都无比凶残,他说,他兴许会战死沙场,希望皇上召回他麾下旧日几个旧将,做好接替他的准备。
     
      他在信中写上了能接替他大将虎印的旧将名字。
     
      信末,他又道,为国而战,守护我大壬百姓疆土乃我等从军之人的本份,但如若刀某等人命断沙场,念在刀某与刀某的将士为国为民为君皆已尽力的份上,望天下人善待我等妻儿家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