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56章

第25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这一天都没回去,在宫里忙了一天。
     
      她所处的壬朝这个时代,其实已经有火药了,炸药也被工部制造了出来,就是威力小了些,平时凑合着也能用,但用在军事上,不可控性就大了,于是他们这用的也少,至少她从她家大将军那打听的,就是大家现在怕火药这个东西,胜过于想用它。
     
      于是她拉着工部的尚书和郎中们聚一块,把她竭尽全力回忆起来的制造精细火药的细节都说了出来给他们听,让他们去制造霹雳炮,震天雷等爆炸性比较强的远距离攻击性武器,还提出了火药箭,火炮等以燃烧性能为主的武器,说完,她道:“我能想到的都在此了,大人们自己想想,能不能弄出这些东西出来,就看你们了。”
     
      工部的大人们个个一张死鱼脸看着她,她说的他们都不怎么听得明白尚且不说,现在她还敢说,就看你们了,这莫不是跟他们开玩笑吧?
     
      工部的人拉着她还要逼问,但林大娘这半桶水实在是挤不出多余的来了,急了就跟他们差点拍桌子,“我要是都知道,我能上天当神仙去了!该说我的都挤出来说给你们听了,再逼也没有多的了!”
     
      工部的大人们这才放过她。
     
      傍晚林大娘就着冷茶吃了点东西,把她能想到的,能及时给她家男人补给上打冰国人的法子都想出来了,在奄奄一息要倒下之前,宇堂南容来了。
     
      刀二爷府里的刀二夫人去了。
     
      先生替了她,林大娘去了二爷府,在那呆了一夜,靠着墙壁对着二夫人的棺木静静地闭了一夜的眼睛。
     
      第二日她在府里帮着藏忻媳妇她们见了一下亲戚们,亲戚们知道战事起了,二爷府的男人们除了二爷,都领命去打仗去了,她们家的也如是,都差不多,现在二爷府要办丧事,她们只要身上没事的,都过来帮忙了。
     
      这等时候,他们刀氏一族的人就应该比平时要走得更近一点,更勤一点才好。
     
      有着她们,林大娘这才在近中午的时候得已回了府,简单换了身素衣就往学堂赶。
     
      她没落下她的课。
     
      这一下午的课说完,她要走的时候,有学生突然开口,说:“先生,您的丈夫彪骑大将军已经前去最北作战了吗?”
     
      本已侧身的林大娘正过身,看着那个开口的学生。
     
      那是个很俊的小少年,是现在刑部尚书的儿子,是左家的另一个后代。
     
      左家在学堂里占了三个位置,每一个学生,包括之前林大娘开学礼上讽刺过的学生,都是这课堂上反应最快,学得最多最全面,也最细致的人。
     
      左家家风正直硬朗,那天被林大娘讽刺过的学生休沐回去,隔两天回来,连走路都是扶着墙的,连板凳都坐不下去。
     
      他在外对她的污言秽语被左家的大家主左老爷子知道了,这个一手养出了大理寺寺卿和刑部尚书的左老爷,差点把他这孙子打死。
     
      林大娘不管别人说这是不是左老爷子做给她看的,她都喜欢左家这家风,该训的时候训,不服气的时候,他们就是家中再小的小儿,也能提起板砖来砸刀府的门,她没见过左老爷了,但她喜欢在左老爷子带领下的左家的风骨。
     
      这时候,她听左家最正直的孩子问她,她也微笑着看向他:“是的。”
     
      “听说您昨日一天呆在宫中?”
     
      林大娘笑了起来,“小子,消息还蛮灵通的嘛。”
     
      她笑着看向坐在最前面的太子他们,“怎么,你们当的耳报神?”
     
      太子笑着朝她拱了下手,沉盈则是站了起来,朝她半弯了下腰,这才坐下道:“我和六皇兄,十二,十三弟他们早上出来上课的时候,有大人说还想请您回去一趟,就在路上被大师拦了,他们说道了起来,我们这才知道您昨日出在宫中为父皇献策,一来学堂,就跟师兄弟们聊了几句,提及了此事。”
     
      林大娘看他一开口说出来,学堂的学子们看着她的眼光又有些不同了,比平时更多了些敬仰。
     
      想来都是佩服她这等时候都能进宫献策,跟内阁阁老的地位无疑了。
     
      但这不是她想要的。
     
      她放下了手中的备课本,走回了原位,坐在了置于他们前面的椅子上,开始说了起来:“我尽我最大的努力,给皇上和各部大人说了一些我觉得我能帮得上的忙,我做到了,你们呢?”
     
      “你们为何不行?”林大娘跟他们就他们现的水平开始分析他们的情况,“你们三个月前,还被我当着你们同窗的面,骂你们是蠢货,连石头都不如的麻瓜,但现在你们问的问题,已经到达了连我先生都觉得可以一教的地步,你们别觉得这句话没什么了不起的,我跟我先生学了十年,十年后他都在骂我是孺子不可教也的蠢货,笨蛋,说如果不是还不了我爹聘他当先生的钱,他非要逐我出门不可……”
     
      她说到此,学生当中有人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林大娘目光也柔和地看着这些其实没让她失望的学生们,他们身上或多或少是有一些毛病,但现在这些毛病其实得到了改善,而另一方面,他们杰出的能力也突显了出来,不用多久,只要三四年,这些人就能把他们这些先生们教他们的东西都学到手……
     
      这将是一股多么大的力量!
     
      他们是大壬的将来,大壬的以后。
     
      “但现在,你看看你们,无论我们说什么,你们都能跟得上,还能就别的思路来解决我们提出来的问题……”林大娘给他们开辟了另一条思路,在带领这群孩子走向他们擅长的方向的路上,她也非常愿意提供给他们很多的思路,“你们看,连我先生都说你们不愧是这个天下最聪明的孩子……”
     
      “先生,先生,对不起,大师说了吗?”没听过大师夸的可怜小学生,坐在最前面的全学堂最小的小神童小声地开了口。
     
      “说了,好了,不着急,回头我让他夸你。”这个小神童是她先生的小迷弟,被她先生迷得神魂颠倒,天天眼里只有先生,嘴里说话也是大师这,大师那的,他就坐在林大娘面前,林大娘凑过身,还拍了拍他的小脑袋。
     
      小神童是以虚报的十岁年龄进学的,实际上连虚岁算在内,他也才八岁,他家里人怕他年纪太小了学堂不收他,他祖爷内阁的一个阁老大学7士愣是大着胆子给他涨了两岁让他来考试,还被选上了,这个记忆力跟领悟力超群的小天才在学堂也非常得宇堂大师看重,现在,他都成为了他祖父大学士逢人必说的骄傲了。
     
      林大娘也把这小天才当小师弟看,见说完他还害羞地笑了,也是哑然失笑。
     
      她接道:“正好,太子他们也跟你们同一个学堂,你们何不如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在听到前线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时候,共同商量一下对策?哪怕帮不上,我们自己也去想一想能解决的办法,众人拾柴火焰高,也许,你们能用比一般人聪明的脑袋,比一般人杰出的学问,为国尽力,为己添功呢?”
     
      说到此,她想说的也差不多说完了,她站了起来,看着他们说了最后一段话:“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你们过着这个天下人当中最好的日子,得到了最好的先生的精心教育,皇上的看重,甚至你们的以后现在就已经注定了要比起一般人要来得宽广宏亮,比起匹夫,你们身上负有更大的责任,我希望,我先生与我一干师兄姐弟们,与大学士和各部大人们精心教养的学生,为这个国家和百姓尽的心,担得起这个国家和百姓对你们的好。你们一定要记住,有他们,有这个国家,才有你们,才有你们的以后。”
     
      她说完就走,留下了她沉默的学生们。
     
      但走到门口,她身后突然有学生道:“学生已闻先生家中昨夜有挚亲过誓,先生是赶着来为我们上课的,多谢先生今日还能来我们上课,先生节哀。”
     
      “先生,节哀。”全学堂的学生们站起,朝她的背影拱手。
     
      林大娘回过头,朝他们点头:“多谢。”
     
      她转过头,快步出了学堂,连教舍也没去,就跟着今日护送她来的刀家老将们往前走。
     
      她给府里的人重新排了岗,但老将们一致觉得大将军不在,他们身体反应能力也不如以前,她所说的两个护卫是不成行的,遂往日跟着她的两个人,现在变成了四个,还不包括两名暗卫。
     
      林大娘一听他们这么说,想了一下就接受了下来。
     
      他们家现在的另一个一家之主在外头打可能这辈子最凶险的仗,而她这个一家之主,最好是一点事也别出的好,慎重点也是应该的。
     
      林大娘的轿子是护卫们来抬的,他们比平时走得快多了,她在轿中穿过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回到了府里,这心也在繁杂的人群声当中平静了许多。
     
      燕地的百姓们已经知道出事了,但他们还在正常地,热闹地生活。
     
      百姓尚且如此,他们这些人又有什么资格慌乱。
     
      林大娘一进府,师娘已经收拾好小花,带了小将军,就等着她一回来吃点东西,就去二爷府了。
     
      林大娘这一天忙得就没吃过东西,也没胃口吃,小丫亲手给她煮了她爱吃的家乡的细面,她一口气就连吃了三大碗。
     
      小将军在旁边看着他娘,看了一会,他眼睛都湿润了,回头跟师祖娘说:“娘好可怜,爹爹不在,她就可怜了。”
     
      林大娘听着笑了,但莫名地,眼泪却流了下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