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55章

第25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愿赌服输。”乌骨塞着吃的,面不改色地道。
     
      “哦。”跟祖祖猜拳猜输了的小将军见没有了谈判的可能性,沮丧地低下了小脑袋,凶狠地撕咬起了肉饼来,化起悲愤为食量来了。
     
      林大娘低头亲了亲他,转身又去收拾行李去了。
     
      她家大将军就这么急匆匆地去了,什么也没带,也得给他收拾点东西捎过去。
     
      乌骨很快提着两个大包袱背上就去了。
     
      他到达朝廷大军的时候,刀藏锋已经点好将,即将带着十万铁骑,快马往密云县赶。
     
      军情紧张,他们只能早到,绝不能晚到片刻。
     
      刀梓儿已经带着她的探子先一步去了,扔下了盘哥儿紧紧跟着先前踩他脚的大哥不放,生怕这些没什么怕的杀将们把他也给扔了,不带他。
     
      妻兄身边围着一群将军,没他的容身之地,他只能跟着刀家军一步都不敢松。
     
      乌骨见到刀藏锋,把他的包袱扔给他,跟他说:“小娘子让我告诉你,不用担心家里,一切有她,他们娘仨会在家里安心等着你归,她说,一切有你,一切也有她。”
     
      刀藏锋接过包袱,在他的话后点点头,看着他。
     
      乌骨朝他抬了抬下巴,“那,老骨头先行一步。”
     
      刀藏锋朝他拱手,“有劳义父。”
     
      乌骨哼着笑了一声,一个大鹏展翅,跳上了树,很快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这头刀藏锋已经点好将,安排好了后面的四十万大军相继赶路的行程和带领的将令,这厢乌骨一走,他就上了马,带着十万铁骑朝密云县狂奔而去。
     
      这头宫里,安王及时进宫,皇帝让他领了准备粮草之职。
     
      这打仗本来是粮草先行,但冰国突袭,哪有他们押送粮草的时间,只能现在就开始押送库房里现有的,并且,紧调后续的紧跟着而上。
     
      安王二话不说就点头,“臣弟这就去。”
     
      这头被皇帝召见的刀藏忻兄弟也进宫来了,皇帝直接跟他们道:“你们刀家人有家主出兵,兄弟就会跟着前去助阵的家风,这次你们就不用请命了,朕有要事交给你们,这次第一批和第二批的粮草,让你们兄弟负责,可能办到?”
     
      刀藏忻兄弟当下就半跪而下,“小臣领命。”
     
      皇帝点点头,“刀藏忻,朕现在就封你为保安将军,你现在就拿兵部和户部尚书令,前去户部押送第一批粮划,即刻接旨,即刻起程,速速跟上彪骑大将军刀藏锋率领的大军。”
     
      “是,保安将军刀藏忻接旨!”刀藏忻双手往上一拱,坚决,沉稳地喝声道。
     
      这时,刀安川已经把尚书令写好,盖好大章给了他,“切莫有任何拖延!”
     
      “是,大人。”
     
      “去吧。”
     
      这时,众要务大臣都在军机殿,刀安川这头给了他兵部的尚书令,户部那边已经办好了他那边的,给了刀藏忻。
     
      于翼给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拍了下他的肩,“辛苦了,将军。”
     
      刀藏忻点了下头,末了朝皇帝一垂头,转身快步朝户部粮库跑去。
     
      他在如大火一般的宫殿宫坪中飞奔而去,就如在黑夜当中展翅的飞鹏一样威武雄壮,杀气腾腾,势不可挡。
     
      内阁的阁老们看着也吁了一口长气。
     
      冰国人再强,他们壬朝男儿也丝毫不弱。
     
      他们现在怕就怕,冰国这一群绝望雄兵,因为退无可退,宁可战死,也不会再退回他们的冰国,如若是那气势,那就太可怕了。
     
      打仗最重要的关键就在于气势,现在他们只希望他们大壬的杀神,能把他们的气势杀下来。
     
      但不管杀神如何强悍,这群人都非常明白,这将是一场恶仗!
     
      军机殿的灯直到天明也没熄,这一头的刀府里,林大娘正在清点家中留下的战将们。
     
      她今天上午没课,是明天下午的课去了,这给了她点时间,处理家里的事。
     
      家里的战将其实就是老兵,年轻的那十来个,她之前让乌骨带着把他们带去给大将军了。
     
      她在战后,也没什么大事,家里还有的是经验的老将,他的年轻精兵们放在家里也是浪费了。
     
      老将们清点一翻,也是为的要给他们重新排岗。
     
      刀小衣来府里给夫人送信时,就见夫人拿着笔在揉眼睛,见到她来,朝她笑,“赶紧过来。”
     
      刀小衣小跑了过来。
     
      “怎么来了?”这孩子不知道怎么地跟二夫人结了缘,之前天天给二夫人跑腿,从闵遥那拿药给她送去,跑了两个月,二夫人竟然跟她要了这孩子,说要给藏琥当媳妇,林大娘听了都惊讶,但是要了去当媳妇的,不是妾,更不是那种低下的侍妾,她便问过了小衣,小孩儿说可以去给二夫人当媳妇儿,这八抬大轿抬过去,家里摆了几桌酒,这婚事就算是办过了,一切从简,说是找算命先生算过了,这样不大喜也不大悲的,这样能让二夫人多活几天。
     
      小衣有点恋她,有点把她长姐一样看的意思,嫁出去没一个月,回来看过她几次了,林大娘看她一早就来了,怕她有事,忙让她进来了,一等她坐了过来就又问她:“有事啊?”
     
      刀小衣点头:“娘让我来请你,爹进宫去了,家里的人进宫去了找不见爹,大哥和藏琥哥也找不着,娘让我过来问问你,有没有什么法子让爹回一趟,她实在好想见一见他。”
     
      她低着头,快把自己的裙子都扯烂了,“娘说她要走了,要,要,要去那,地下了……”
     
      说着,她的眼泪掉到了裙面上,浸湿了她进了二爷府,她婆婆亲手一针一线给她做的新袄裙。
     
      她婆婆说她从小没娘,身上也没件娘给做的衣裳,她就给她做一件,她才穿上几天,天天都舍不得脱,她娘就要没了。
     
      林大娘一听,脑袋当下一阵晕眩,她撑着桌面站了起来:“宫里忙,找不到人是正常,我进宫去找找。”
     
      “嗯。”
     
      “你回去守着,我这就进宫。”
     
      “嗯,夫人,谢谢您!”
     
      林大娘穿好进宫的衣裳,刀小衣目送她进了轿,一把抹干脸上的泪,抬起了小脸,也没上轿,飞上了屋檐,快步往府中走去。
     
      她得守着他们娘,她答应藏琥哥了的。
     
      林大娘进宫,无人拦她,皇帝一听她来,就让她进了军机殿,没想到她是来请二爷回家一趟的。
     
      “二叔,你回,二婶等着你。”不能二婶一辈子都在为着二叔在着想,为着他连死都不敢死,却连死的时候,身边都没有他。
     
      刀安川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但真来了,他绝没想到是这等时候,他怆惶地朝皇帝看去。
     
      皇帝朝他挥手,“去吧。”
     
      “二叔,你去吧,没事,我在这替你的班。”林大娘朝二爷一点头。
     
      刀二爷老泪纵横,朝她一拱手,快步出了军机殿。
     
      他一走,军机殿就又忙了起来。
     
      军机殿的大臣们其实这段时间跟林大娘熟了,他们并不避讳她,论起忠国,估计全天下也没几个人比他们师徒俩更对这个国家忠心的人了,他们所做所为,为的都是这个国家的将来,以后。这时候防她,也是太不把这段时间他们师徒的努力放在眼里,再说了,在前线决定他们生死存亡的人是她的丈夫,她只可能一有办法,就会帮他们。
     
      这时候他们也顾不上她一介女子身份了,军情紧急,他们还有他们的事要做。
     
      而林大娘并不是对所有事情都能了如指掌的人,她听了一会,见听不明白也根本不可能对战情有什么帮助,她一不是打仗的将军,二不懂什么叫做真正的战争,她就是平时要干掉对手了,都要想好几遍人该不该死,她从骨子里就不具有杀伐决断的品质,而在这等他们不杀敌人,敌人就会拿她丈夫的兵,她丈夫的头颅祭刀的时候,她任何一句废话都是在给人添麻烦,她就干脆拿了一些白纸,和笔砚,坐在一角,想她从她个人角度出发,她能帮上的忙。
     
      他们林家有极好的刀创药,这个比军用品还要好一点,怀桂在九月来京后就在京里开了一个善仁堂,善仁堂为着过年,进了一批货,现在货应该是到了,这个可以扣下,留给军将们用。
     
      对,这个可以用。
     
      林大娘写起这个,就开始写信。
     
      她就带了小丫进来,小丫在她身边,估计她还用得到,不能让小丫去送,她叫了张顺德过来。
     
      忙得团团转的张顺德听她招呼,硬是逮了个空挤了过来,“刀夫人,您有何吩咐?”
     
      林大娘见他眼睛下的眼泡肿得半天高,喉咙都沙哑了,扯开暗袋给他掏了一把清凉糖:“我上课常吃,你没事含一颗。”
     
      说着她把信给了张顺德,“给皇上过下目,没事的话,找你的人给我府里的大管家林福送去,他会拿货过来,你们着人送过去。”
     
      “哎呀……”刚含上糖的张顺德一接过,急了,直跺脚:“您怎么不早点给啊,这粮草都起程了。”
     
      说着都没理林大娘,拿着信纸就往皇上着急地跑去了,“皇上,皇上……”
     
      林大娘也没在意,坐下接着想她能做的。
     
      小丫本来被军机展的雄伟庄严震惊得不敢乱看,不敢乱说话,这时候她也缓过一点气来了,也是眼睛敢小心地四处瞄一瞄了,这时候她见内侍奉上热茶上来了就躬身不敢乱看退下去了,也没人去拿,也没人看她,大家都聚在皇上那边跟他说话,她见没人注意,逮着机会就挪到了放茶水点心的那边,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倒了杯热茶,又走到柱子后背过身自己喝了两口,见茶还可口,缓了缓见身上也没事,忙端着热茶过来了。
     
      “娘子,茶,是热的,您喝一口。”
     
      “诶。”
     
      林大娘接过放到一边,刚想拉过旁边的一张凳子过来让小丫也跟着她坐一起想办法,但被小丫拦住了,小丫低下头,凑她耳边道:“这是宫里。”
     
      不是家里,还是要注意点。
     
      林大娘点了点头,跟她说:“有什么是姑爷能用得上的,你帮我想啊。”
     
      小丫点头:“知道了。”
     
      不比他们家大娘子,头一次进宫的小丫这时候被军机殿那雄厚肃杀的气息惊得还惊魂未定,除了护主的本能,平时的能耐也就没剩多少了,脑袋更是一片空白,就想着护好她的大娘子,然后赶紧回去才好。
     
      作者有话要说:  小丫想:娘啊,这果然不是普通人呆的地方,我能不能带我家大娘子先回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