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53章

第25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再去上课,林大娘这一进学堂,看麻瓜们攸地一下就起身,叫先生好,她就笑了起来:“哎呀,我没听错,都懂事了?”
     
      这学生们最小的也有十岁了,这在壬朝,教的好的,十岁就懂很多事了,这里头的没一个人听不出她话里的调侃来,有脸皮薄的,还知羞耻,这下连脸带耳,都爆红了起来。
     
      不过,这也与他们对这位女夫子的改观有关。
     
      现在他们对她是又敬又怕,甚至是怕甚过于敬。
     
      他们私下一交流,不知道她到底知道他们背着她说了多少难听的话,这下是真怕她跟他们算帐。
     
      他们是绝对不想跟王兴芝一样被请走。
     
      没看太子和皇子们,每一次比他们还早来上课?如果他们要是被送回家了,他们可怕家中长辈会因此把他们打死。
     
      而且,他们确实是想跟她学习她前天跟他们所说的种种学问,光她那潇洒如行云流水的画画笔法,更是让他们在看了之后,茶不思饭不想。
     
      大师的手法太神了,手看着没怎么动,但什么都画出来了,那手法太神乎其神,他们连想都不敢想,但这位女先生的手法看着有章法,有心思的已经着书童回家请大人备礼,想携礼私下跟女先生请教了。
     
      他们其实想学的很多,敬她,怕她,自然就恭敬多了。
     
      但女夫子也实在不是个好惹的,一进门,就把他们讽得满脸通红。
     
      林大娘见他们乖了,还挺高兴的。
     
      她用了小半堂时间讲她接下来的三个月里要讲的内容说了一遍,说完,就开始正式讲课。
     
      但一堂课下来,到了中间休息一柱香的时间,她就开始没表情了,一脸生无可恋地看了学生们一眼,在老师弟走到她身边时,她问了他一句:“你们这两天是怎么把这群石头脑袋教下来的?”
     
      留下来给她摸好底才能走的老师弟无奈地说了一句:“已是我朝最聪明的一些了,现在就是去乡试,也都能进榜。”
     
      这里头,其实都有举人了,他们在位置上听着女先生满脸的失望跟元夫子说着话,哪敢活动,坐在那连手都不敢动。
     
      林大娘回头看着这一群蠢麻瓜,“我当初教皇上的时候,我就提了一嘴,他就明白了。现在我是教了你们半个时辰,你们一个能算对的人都没有,哦,对了,太子,九皇子,还有那十三皇子,你们明白,好得很,你们教教他们,等会我来的时候我再抽考,要是不行,这次周考答不对的,不用想了,我会请你们家人抬八抬大轿来抬你们回去。”
     
      她说着就出去了。
     
      老师弟跟在她身边,安慰她:“也没那么差,小师姐,说起来,这些人比跟我了十来年的徒弟还要强上一些。”
     
      就是师父和她教的东西太深了,即便是他是先生带出来的,要是做不擅长的科目,他都吃力,何况是这些根本没怎么学过的学生们。
     
      是没那么差,但也没那么好,他们其实是学过算术的,但她一把这些算术变到实际运用当中,他们这一个个麻瓜就成死麻瓜了,脑袋跟石头做的一样。
     
      当然她也是看出问题来了,这些人脑袋里就没那个算术运行概念,想让他们把这些东西装进脑袋里用起来,他们必须要非常努力把这些概念装进脑袋里去才行,“吓吓他们。”
     
      吓一吓,看能不能快点。
     
      “大将军。”林大娘看到丈夫从后门来迎她了,跟着他去了先生们休息的教舍大堂,这时宇堂南容也一脸的生无可恋看着铺满了大桌的卷子,见到女弟子来,他指指他的位置,他就走开了。
     
      林大娘走过去一看,一看先生要教的工术,学生们上交的图五花八门,都画是跟花一样漂亮……
     
      她赞叹道:“这图画得太漂亮了,要是现在能派他们去挖河修坝就好了。”
     
      去了就不用回来了,死在松塌的堤土下,他们漂亮得跟仕女图一样的图纸下,想来他们也能够含笑九泉了。
     
      她旁边跟先生一块教工术的老师弟没忍住,噗地一声,喷笑了出口。
     
      今日也有工部的大人被皇帝派来听课,正紧紧跟在大师身边蹭学问听,林郎中一来,他也是没挪开,等着她说话,现在一听她张嘴,知道其中门道的他也是好笑,开口道:“林大人,他们这是还没出师。”
     
      “工术之前不是也有教吗?”他们科考要学的也包括了这些啊。
     
      “那都是些花架子,真懂的,都是要上了位当了官真遇上事了才懂,下官当年进了工部,跟带我的大人学了十来年,现在都不敢说都学会了,您瞧,我这不又来偷师了么?”他自嘲道。
     
      今日来的这位大人是以前去江南治过水的,是工部里头水部的郎中,为人谦逊好学,颇得宇堂南容喜欢,所以皇帝就派他来偷师了。
     
      朝廷里能当郎中的,都是各有所长,水部这一位大人确实是本事不小,他所擅长的本领绝不在先生之下,但他还是谦逊好学,林大娘这种只擅长某方面精密计算的人,但别的地方都远远逊于他的人都被他请教过问题,她听了他的话,点了点头道:“何谓偷师?江大人有问题,只管来学堂就是,我有问题,也会请教大人的,而且大人也知道,我们时不时还得请您过来给他们讲课。”
     
      知道她其实挺好打交道的,只要是诚心请教她问题,她只要是知道的,知无不言,工部的这位大人对她也是颇为尊重,当下拱手朝她揖了半礼,“江某随时听候大师差谴。”
     
      林大娘朝他笑了笑,回头看着卷子没说话。
     
      其实先生和她,还有皇帝,他们都是心知肚明他们为何要办这个大学堂。
     
      朝廷其实有人才,但好的太少了,最好的都是子承父业,家学渊博从小培养起来有实干经历的那些,但这样的人太少了,真没几个青出于蓝胜于蓝的,能继承衣钵就不错,这还是家里有底子的,家里没底子,是通过老师与书本考上来的呢?
     
      工部最好的郎中,进举及第上位,再聪明的,还得进了工部跟着老大人学个好几年才能真正学有所成,而能真正解决问题的,一个工部,不到十个人。
     
      不到十个人,要解决全天下所有的水患问题。
     
      缺人,还是太缺人了。
     
      林大娘回头,朝她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发脾气的先生说:“先生,按我们的方法来吧。”
     
      “嗯。”宇堂南容应了一声,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这群蠢货!学的都什么东西!纸上谈兵都没他们来得荒唐!”
     
      林大娘再回去上第二堂课,上完之后,她跟他们微笑着说:“下节课,你们要是还这般跟不上,我决定,还是提前送你们回家好了。”
     
      说完她就跟着她家大将军走了。
     
      留下满堂绝望的学生们看看门,再看向太子他们,然后,在太子他们没走之前,他们一哄而上,把人围住了。
     
      太子懂啊,九皇子懂啊,还有好几个皇子都懂,他们太可爱了,他们从来没觉得这些本来需要他们讨好的皇子们有这以可爱过。
     
      现在讨好皇子们已经不是他们最想干的事了,他们现在只求不被送回去。
     
      而且,那种被女郎中看不起的滋味太难受了。
     
      这厢林大娘上了一个月课,各部来旁听听课的大人们越来越多的,国学堂本来能容纳一百人的大学堂被皇帝大手一挥,搬到了能容纳两百余人的大学堂。
     
      用林大娘的话来说,六部的大人简直就是轮流来进修来的。
     
      但在看过这些大们是真心来进修的后,她还是会在中午多腾出两柱香的时辰,跟这些大人们聊聊天。
     
      她所学的知识,按她估计,是至少要比大壬进步一千年左右,这一千年文明的跨度和思想太大了,她有时候未必有他们知道的多,但她提出的一些解决问题的角度,确实能给这些已经有固定思维的郎中们一些启发。
     
      做学问的,无论古今都有一个通病,就是做到一定程度就会有一个迟滞点,跨过去了的都能成绝世英雄,跨不过去,这一辈子也就到了顶点了。
     
      但林大娘所知道的高度高他们太多了,这个高度是怎么来的,林大娘不知道,她只是知道有这么个结果而已,但她可以提供她知道的这个高度的点给他们,相当于是给了他们一个灵感,一个结果,让他们就此寻迹去解决。
     
      这时候,擅于与人谈话打交道的林大娘性格里的优势就突显出来了,真跟她打过交道,朝廷里的大臣们对这个真有学问的女郎中是真的尊重了起来,也因此,对刀大将军都越发的和善了起来。
     
      和善得跟他不是武官似的。
     
      刀大将军见他们突然跟他变了个脸似的,也受着了。
     
      没见他时不时忍着他们拖他娘子的堂,他们家都没吃过什么正经午膳了!
     
      而师娘这边,是非常欣悦他们的女弟子在学堂里的表现,这时,她也开始教起小徒孙来。
     
      几个月过去,到这年腊月,刀府的小花到这时已经一岁多了,她性情安静至极,喜欢看着别人,喜欢聆听,喜欢甜甜地笑,并且,已经开始认字了,当天教她的字,第二天她就能认出来。
     
      这一年到冬天,学堂里的学生们已经进入了佳境,他们从意识到接受能力,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而他们自己对这种进步是不满足的,并且非常希望先生能教他们更多。
     
      他们的思绪被打开后,每天都有无数的问题要问先生们,这时候的他们甚至已经跟得上宇堂南容的脚步了,而这时候的他们,也让宇堂南容觉得他们达到了尚可当一当他外门弟子的标准。
     
      而京城这时候,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燕地京都往外扩充了百里地,京城人满为患,多出来的众多人流让皇帝不得不围着燕都往外扩城,但也因此,国库反而更充盈了起来。
     
      而这一切欣欣向荣的景象当中,最北突起战火,冰国再举大军侵入大壬,他们五十万浩浩大军,在入夜后突袭大壬最北边境的军屯县,杀光了驻地的五万官兵,以及军属,当地百姓共二十万人等……
     
      军屯镇后面的最北州提督已带兵十万前去抵抗侵敌,而这头的皇帝收到战报,怒不可遏地砸碎了手边的杯子。
     
      而这时的刀府刀大将军已经得到了消息,他驻守在最北的旧将刀长容,以及他的一家人,已为国捐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