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52章

第25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皇帝看着刀府这天真烂漫的小将军,不禁摸了摸他的头。
     
      小将军还小的时候,他就见过他几次。他很喜爱这个生气勃勃的小家伙,再见他,竟跟他对他小时候的感觉差不离,就觉得这小孩就应该是这般无拘无束,神气十足的模样。
     
      “叫皇爷爷吧,”皇帝脸色柔和了下来,大将军这一两年把他的孩子们护得太紧了,他好几次提出要见小将军,都被拒绝了,上次见他也没好好说话,这次便跟他说:“小将军就这般叫朕吧。”
     
      小将军偏了偏脑袋看他。
     
      “你不伤心了吧?”他说。
     
      “不伤心了。”皇帝哑然失笑。
     
      小将军便点点头,“皇爷爷好。”
     
      他其实被林大娘教得很好,尤其打招呼这一块很自来熟,说罢就过去摸了两下皇帝,还拉着皇帝的手握了握,跟他说:“娘嘴坏坏,不要理她。”
     
      林大娘差点翻白眼。
     
      皇帝却笑了起来,点头道:“好。”
     
      “还不过来!”林大娘一等人走她面前,就捏他的胖脸蛋,故作凶恶地道:“说谁呢?”
     
      小将军太开心了,朝她说:“说美娘子呢。”
     
      林大娘哭笑不得,把他往他爹那边推,“得了,你跟你爹是一伙的,两个人呆着去。”
     
      “诶!”小将军应得响亮,自动自发地爬上了父亲的腿,还朝乌骨伸手,“祖祖,胖好棒的!”
     
      祖祖和盘哥儿说的,他都记着了,做到了呢。
     
      祖祖嗯了一声,看了看袋中的肉干,“给你挑块最大的。”
     
      小胖子便笑眯了眼,“嗯!”
     
      祖祖好好。
     
      这厢林大娘跟皇帝接着先前的话说:“这些事情,不是几朝几夕就能完成的。”
     
      皇帝点了下头,“你说的事是真的?南海富商那件事。”
     
      林大娘点了点头,“如何不真,臣妇想出来教书,也是受的此触动。”
     
      很多话她都是没法跟皇帝说的,甚至跟她深爱的大将军都没法提起。
     
      她无法说出来,也不能说,只是跟皇帝道:“不管如何,臣妇觉得与其被别人抢,不如自己努努力,强壮下自己,不说去抢别人,至少站别人面前,让人不自觉地低头安静地当个怂物好。”
     
      这怎么说话的?皇帝听得不断摇头。
     
      宇堂却是跟他女弟子谈得最深的那一个人,他知道她的顾虑,这时他跟皇帝说:“先把国家富强起来吧,有了钱,再有了人才,你想做的每一件事,才能成行,你先前做得很好,我们国家其实也多了不少人,光你这么爱杀臣子都没杀光,还是有些人的。”
     
      皇帝觉得他也还是不是开口的好。
     
      他就奇了怪了,这一家人,怎么就没一个嘴上会饶人的?
     
      这时,林大娘也是感慨,跟皇帝说:“跟您说句话,您千万别当我是拍马屁。”
     
      “说吧。”皇帝已经做好了再不中听,也不宰她的准备了。
     
      “也就您了,至少,也就您是皇上,我家大将军才敢放我出来做点事情……”千言万语怎么说都觉得矫情,林大娘也讨厌皇帝惯了,说两句好话全身都不对劲,尽量长话短说:“您能容忍得下臣妇,还有我那个脾气比您还大的先生,这种大胸怀,注定在您手中,大壬才会国富民强,繁荣昌盛,呃,呃……”
     
      林大娘转头,看着她家大将军,“大将军,我怎么就不想接着说了呢?”
     
      太像拍马屁了。
     
      “那不说了。”刀大将军替娘子做了这个主。
     
      皇帝本听着动容不已,这情绪刚刚就位,就听她不想说了……
     
      “还是再说一句,多谢您,皇上,多谢您没真宰了我家大将军的头,谢谢您了啊。”林大娘又说了一句。
     
      “不用谢,”皇帝冷冷地道,“我现在还是想宰了他的头。”
     
      他身后的皇子们这下没忍住,都笑了起来,张顺德也是忍笑忍得肩膀都在发抖,只有在父亲腿上啃着肉干不明所以的小将军抬起头来,茫然地看着这些好爱笑的哥哥们。
     
      看了一眼,他觉得也好好笑,一定要赶一赶这个笑场,也跟着哈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林大娘一听他的大笑声,就如魔音穿耳:“好了,赶紧回家吃饭了。”
     
      ——
     
      林大娘也就是两天上一个上午的课,她还没那个为了国家死而后已的牺牲精神。
     
      她家大将军为了她走上这个位置,不知道私下为她做了多少,并且,让她去当女先生,外面说他的闲言碎语,并不比说她的少。
     
      她知道他根本没当回事,他只要下定了决定做的事,根本不理会那些多余的东西,论起性格里的果决与坚韧,他绝对要比她坚定万倍。
     
      但是,一个家庭只有一个人的付出是绝对不可能维持下去的,尤其现在她的丈夫把家看得如此重,也是因为这个家里有她,有一个绝对把他放在心上的她,他才什么都不想,提着刀,义无反顾地往前走着,为她披荆斩棘,为他们的家和他们的以后殚精竭虑从不后退。
     
      所以,她要是为了那些她已经尽了力的事情,去牺牲他们两个人一直用心才维持下来的家,那于她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要是如此,从一开始,她就不会冒头。
     
      但她的名声到底是传出去了。
     
      那一天她先生和她的话,在第二日朝上,就被皇帝用他的话简言说道了出来。
     
      皇帝的朝廷,大多数都是皇帝最忠心不二的臣子,尤其大臣们,这些大臣们在早年的时候被皇帝看中,逐步提携到了现在的位置,没有人比他们更懂得皇帝的志向,而且,这些人骨子里也是有着几分血性的,之前谷子甘非说库里没粮不能打仗的时候,是他们站在了皇帝这边,支持着边疆大战了十余年,这才得了这几年大壬的太平,并且再次扩充了大壬的疆土。
     
      现在,说海的那边有的国家已经很强,并且可能会打到他们这边来掠夺肆虐他们,这种说法他们光听听就不能忍,觉得屈辱无比。
     
      所以皇帝一说必须要比他们强,国家必须强大,也要把船造好了,好打到人家国家去,把地方收了看看是不是比他们大壬强,这话一出,大臣们虽然理智上觉得这事说着容易,做起来难,但听着太热血沸腾,他们也确实好想看看对方是何德何能造的船胆敢比他们好,遂都还挺同意皇帝的说法的,回头办事,也确实是比平时要更多用了两分心。
     
      林大娘这边等大将军回来听他若无其事地说完皇帝的话,接着听大将军郑重其事地跟她说了不少大人围着他,求他把儿孙们塞进了的事,他说他都拒绝了,她在府里千成别乱答应人家,也别轻易见人。
     
      这件事对刀大将军来说,是再重要不过了,他已经让她去上半天课了,学生再一多,她要是每天都去,他这日子就过不下去了。
     
      他不可能答应的。
     
      他这郑重其事的,林大娘却一直在咽口水,什么?打到别人的国家去,只是为的看看别人家何德何能胆敢造出比他们大壬更好的船来?
     
      这逻辑对吗?
     
      看大将军说的时候觉得再对不过,再自然不过的神情,林大娘也没法把这话问出来。
     
      这厢,刀藏锋见她眨眼睛不说话,样子极美,脸色就柔和了下来,“不是凶你,是这些人太多了,你收不过来,不要理会他们就好,家中你也别待客了,拒不了的,就让梓儿去。”
     
      梓儿会有办法让她们来了第一次,不想来第二次的。
     
      不敢说自己想的根本不是这件事的林大娘干笑不已,连连点头,随即失笑不已。
     
      好了,这般说话,这很像现在视自己为强国的大壬的风格,也很像皇帝个人的风格。
     
      不服气,也是一种进步的动力。
     
      “笑什么?”大将军见她笑个不停,看着她不动。
     
      林大娘凑近去,“我又被你迷倒啦。”
     
      她亲了他一下,“迷得脑瓜子又不管用了。”
     
      大将军努力板着脸,“不要老这样。”
     
      他说话的时候,不要老走神,这样很不好。
     
      他尽管说得很是正直严肃,但红了一点的耳朵还是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林大娘瞥到,憋着笑又亲了他一下,“好的,下次不了。”
     
      大将军被她憋笑的样子笑得恼火得很,恼羞成怒,拉着她就往内卧走。
     
      林大娘没忍住,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门外带着丫鬟们做事的小丫连连摇头,“又逗姑爷玩了。”
     
      这大娘子,哪天不逗姑爷两句,她就全身都不舒坦。
     
      ——
     
      要来刀府见林大娘的各府夫人们确实有点多,但林大娘还是让梓儿小娘子抽空帮着她处理去了。
     
      梓儿其实也很忙,但这事也只能梓儿帮她的忙了。
     
      这人她是不能见的,求了一个,后面就是无数个,这口不能松。
     
      这天王阁老家那边也来了人,没见到她,人走了,但礼物留下了。
     
      王阁老这个人林大娘是见过的,还说过几次话,两个其实相处得还很不错。她对王阁老颇有好感,那是一个有学问的大学士,水平绝非一般人所能有,但他孙子跟他差的不是一般的远,而是差太远了。
     
      而且,王阁老家跟太子走得太近了,也绑得太紧了,先不说王兴芝本身是太子的伴读,现在还听说,太子妃要出自王家。
     
      这样的一个王家,是注定跟刀府要各走各路的。
     
      刀藏锋回来听说王府把重礼留下了,对她道:“我明下午亲自送过去。”
     
      林大娘听着,问他:“那你明天上午还要送我去上课啊?”
     
      “要去。”刀藏锋点头。
     
      “你要是忙,忙你的就好,咱们家骨爷会送我去的。”
     
      “我要去听课。”刀藏锋看着她,淡道了一句。
     
      林大娘听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最近太忙了,课也讲得太多了,于是就不跟他讲了,他闹着要跟她说话,她不是堵耳朵,就是一脸的心力交瘁看着他。
     
      他这两天都不问她了,她还以为他习惯了。
     
      敢情没有,在这等着她呢。
     
      “好,好,听课。”林大娘笑着说了,又去拉他的手,“对不起嘛。”
     
      刀藏锋嘴角也略略扬了起来,点头道:“你累,我知道,不烦你了,以后我就课堂上听你讲。”
     
      林大娘看着他,她这嘴啊,乐得是怎么合都合不上,都快笑歪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