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47章

第24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废后死于冷宫的事,没有传出去。
     
      但刀府还是从安王府那边隔日就得到了消息。
     
      林大娘听了其实是松了口气的——没有人会喜欢一个老盯着自己,想让自己死的人。
     
      废后给她的感觉,就是太执着了,三姐姐曾跟她说,皇后的心里,满心满眼只有皇帝一个人……
     
      重感情是件好事,但重到满心满眼里只有一个人,别人都是蝼蚁的话,她这么对别人,也就别怪别人也这么对她了。
     
      而且皇后那个位置,从来不是能感情用事的位置。
     
      就是皇帝,为了平衡他的江山,他哪怕再想杀了大将军,他也得忍着——林大娘与她家大将军一样同样深信,皇上戏言说恨不得斩了他的头,其中,三分戏言,七分绝对是真心。
     
      但他还是得忍着。
     
      而她身为大将军的夫人,她也从来不敢感情用事,该忍的时候忍,该装孙子的时候装孙子,该大方的时候,数万里的田,说给就给了。
     
      位置越高,越怕后果无法收拾,遂才束手束脚,谁能真敢任性妄为,以为自己唯我独尊?
     
      但皇后就是敢。
     
      敢到所有人都忌讳她,包括她的枕边人。
     
      丽怡的性格其实是有很像她这姨母,所以林大娘也在想,除去自己本身性格条件的因素,环境跟遇上的人,绝对是一个人能不能好好活着的重要原因。
     
      这天林大娘跟师娘说起这些来,师娘也点头,与她道:“各人因缘各人结,个人断,她这一生无论怎么过的,这也是她的缘法,她既然去了,你就她是飘走的浮云,看一眼,就随她去罢。”
     
      林大娘笑着回:“就怕太子呢。”
     
      太子可还在着。
     
      “他啊,”师娘微微一笑,“聪明的话,至少能太平几年,你让姑爷往回收一点,他的锋芒收收了,多往军营走走,那才是好的。”
     
      林大娘连连点头称是,“回头我就跟他说去。”
     
      ——
     
      国宴一过,来京赴会的商人们就匆匆赶回原地本家了,他们已经在户部尚书于翼的主持下朝相互之间下了所需货物的订金,现在接下来就是要回家把货物备齐,最好是在过年前把货物给人送过去。
     
      这中间时间其实挺紧的,路途远的,就是家里有足够的存货,回去马上把货物备好了送过去,也只能赶到年前送达。
     
      刀藏锋这边因为接了皇上给他下的剿匪的任务,就又带着刀家军升官发财起来了。
     
      他把他营里的校尉们派了出去,有功者,由他向皇帝拿功请令,去地方驻定为官。
     
      这些人带兵出征前,他跟他的将士例行说了番话。
     
      “不要贪财,皇上那个人喜欢钱,把清匪得来的钱都装回来,嗯,就是显眼的那些都给我拿回来,我给你们送到皇帝案头去。”算是给皇帝的买官钱。
     
      他前面站着的两排校尉好想笑,但不敢当着他的面笑出来,于是一个个低着头,把头埋在胸前,小媳妇一样。
     
      “不显眼的,知道吧?”刀藏锋敲了敲桌子。
     
      众人纷纷点头。
     
      “不要让人看到了。”刀藏锋淡淡道。
     
      “将军放心。”最前面的那个鼓起勇气,代兄弟们说了一句。
     
      “行。”刀藏锋也没多说别的了。
     
      他看着最近拿了不少钱,但给军营留三年的粮晌,再给离营的老将们发点以后的过日子钱,再贴补点刀家的那些离营数年过不下去的老将们,他到手的七十万两银,就剩不到一半了。
     
      他给他的兵将们找出路,就是不想他们以后重复他们的前辈们的老路,手上的钱花光了,就过不下去了。
     
      他们手上是沾过很多血的人,退后到民间生活本就艰难,再为银钱费心,也是没几个能活得长久。
     
      他祖父和父亲那一辈谴散回去的老将们,大半数的人和他们的后代都过得不如何,这一年来刀府相求的人不少,他们是刀家的老将,而刀藏锋是带将的将军,不可能这些他要叫一声长辈的人求到面前来,他还能熟视无睹。
     
      他是武将,自己没有就算了,有还不给,这是说不过去的。
     
      但这一给,几十两几十两地加在一块,数目也不在少数。
     
      他娘子那里,还没钱的时候她说她会给他攒够足够的储备金,让他不用担心,但刀藏锋却一直在想从他这里开始,他得给他的每一个跟过他,为他出生入死过的人找一条路出来,而他也做到了,他从皇帝那里用他的出死入死,为他的将士们博了一个前程。
     
      他的将士有籍无籍都可从吏部那拿到文书,去地方任职,不过,想有好一点的位置,例如当当一州的总捕头,,就得像随他从大艾打仗得了功劳的那些死将一样,得有实在的功劳。
     
      这一次,他不出马,他希望他们不会让他失望。
     
      刀藏锋是从小就从战场中长大的,他们的将战们与他是手下,更是战友,也是会照顾他的叔伯,他对这些人的感情是很不一样的,自他回京把刀府撑起后,他有了余力,就开始照顾起他们,现在,这些人年纪老的有了更好的前程走了,跟他差不多年龄的还在,而他们现在要是再往前走一步,就得有功了,他得助他们一臂之力。
     
      新的人手也需要跟他们出去练一练,要是年底有仗打,这些新将就得跟着他上战场。
     
      现在刀家军也已经换了一半的人了,他平时训练对他们严苛狠厉,是因为他不能因为他一时的松懈,让他们在战场上送了他们的命,他们必须要比很多人强很多,他们才能在战场上活下来。
     
      就如当年的他一样。
     
      他把该说的都说了,便道:“去吧,回头拿功来见我。”
     
      “是,将军。”众人喝道,齐齐按刀弯腰,战意满满地去了。
     
      一直站在他身后未语的师爷等他们去了,跟他们大将军嘀咕,“他们已经捞了不少钱了,您还让他们拿,您也不怕翅膀硬了飞了啊?”
     
      “你的意思是,你拿的少了?”刀藏锋看他。
     
      小师爷干笑。
     
      “打算飞?”大将军又问。
     
      小师爷摸着头傻笑,“大将军,那啥,我外头还有事,我先走一步,您忙。”
     
      ——
     
      这商人们一走,京城的热闹丝毫不减,尤其十月的大师的“国考”在际,还有不少地方得了消息的人,也带着家里的聪明儿子要来考了,京城涌入了一大波这些考生以及带他们来的长辈还有下人,京城的客栈人满为患,民间的宅子都被这些人租了下来,来得晚的,都没个好地方住了。
     
      能得到消息,还能马上赶进京来的人有几个是兜里少钱的?再没钱的,也是全家凑凑能把人送过来,这个关键时刻,也是不少那几个子的。
     
      所以十月的大考还有几天,顺天府把九月的税额跟皇帝说了一声,这九月比八月还要多三成,皇帝听了都感觉有点麻木了。
     
      这厢不仅民间狂热,即使是各大臣家里也是紧张不已,皇帝内部的几个老臣最近这几天都不来了,纷纷告假,害得皇帝有事跟他们商量都找不到人。
     
      找到人家里去,人还不愿意来,说求皇上您让我休沐几天,回头老臣一定日夜不分为君分忧,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臣子们都这样说了,皇帝也不能不通人情。
     
      他自己也挺想知道这次的卷子出得怎么样了,也忍不住问了一下宇堂大师,可大师着实也不是个好脾气,一听他问,就冷冷地跟他说:“想知道啊?自己出啊。”
     
      皇帝再次觉得他跟这对师徒天生犯冲,合不来。
     
      而刀府这边,林大娘刚把弟弟送走,就要跟师兄弟确定这一次大考的最终考卷了,虽说这卷子在刀府出安全不已,但是,抵不住现在能科考的刀氏族人想知道卷子是怎么出的,这些人家个个都派出了家里脑袋最灵活的人来刀府打听消息,族老们都来了个遍,林大娘防他们防得心都累了,末了把大将军派了出去镇压他们,才把族人们挡在了门外。
     
      为免外面的人说不公正,她干脆大手一挥,让户部腾出一间大屋,让师兄弟们去户部定卷,再由皇帝那边派人监察,再由皇帝本人从每科二十个的题目当中选出一个大题五个小题,依次选出三十个大小题来封卷。
     
      她临时这一手,算是把刀府从各种置疑声中摘了出来,一摘出来,她也是一身的泠汗。
     
      她太忙了,完全顾不上外面的人是怎么个说法了。
     
      这人果然是不能大意,大意失荆州啊。
     
      皇帝那边也是临危受命要选题目,这些题目他看着选的时候,一眼看下来,发现大多都是些简单的问题,所问的问题也很全面,不禁满意不已,除了几个大题皇子们可能有点问题,小题肯定是个个会的。
     
      遂一选完,他就赏了宇堂南容这些出卷的外门弟子不少雅物。
     
      但开卷一考,只一天的考试,考出来的小孩们还没出来,就有平民家中的学生在考堂上抹着眼泪哭了起来,等再见到家中父母,这些被父母寄于厚望的小学生们连哭都不敢哭了,羞愧不已。
     
      而皇宫里皇帝问起皇子们做卷的感觉,这些去考了的皇子们也都低头不语。
     
      ××  
     
      第二天,由皇帝主持批卷,这卷子一开一批,三十个大小题,能做对十个者都廖廖,被皇帝请来批卷的阁老们看着越批越糟糕的卷子,与皇帝坐得最近的老阁老提着胆子,跟皇帝轻言道:“皇上,这些题是不是难了些?”
     
      “难什么难?”皇帝一脸青黑地看着桌上已经批过了的卷子,“朕亲自选的,能难到哪去?这来的都是什么人,就让他们算一下有主顾买了商户五个铜板的东西,给了商户一两银,商户找了半两银要再找的时候,主顾又买了三个铜板的东西,问商户还要找主顾多少银钱,这个怎么答的?”
     
      皇帝看着卷子,一字一句地说:“不用找了,本公子赏他了!”
     
      本公子赏他了!
     
      皇帝念着,都气笑了!
     
      他看向了如此作答之人的祖父,户部的于翼尚书大人,讥讽地道:“于大人,您家可真有钱啊!”
     
      这时,不知道自家孙子干了这等的事的于翼反应过来,只差挖个地洞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