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46章

第24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皇帝朝弟弟笑笑,“回吧,啊,回吧。”
     
      安王三步一回头走了,皇帝看着他的背影,脸上的笑一点一滴地褪去了,直到安王消失在了黑夜的尽头,满头的星光都照应不出他的背影,他脸上最后的一点笑也没了。
     
      “走吧,跟朕去看看娘娘。”皇帝开了口。
     
      张顺德低着头,老泪流了出来,“是。”
     
      冷宫的门开了,张顺德提了灯进去,看着徒弟们把灯点亮,等端庄在八仙桌首位的废后出现在灯光里头,他朝她弯了弯腰,朝门边走去,“皇上。”
     
      “嗯。”皇帝走了进来,脸上又有了点他平时挂在脸上应对臣子的笑容,他朝废后看去,“娘娘还没睡?”
     
      废后眨了眨眼,她看了他一眼,仅一眼,她就有点挪不开她的眼睛了。
     
      因此,她不禁失笑了起来,叫了他一声,“皇上。”
     
      皇帝点点头,在她对面坐下了,他身穿龙袍,戴着冠冕一天了,此时也是有点累,他把冠晚摘下,放到桌子上,探手去抡了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水。
     
      张顺德这时已退到了门边,他走了出去,从外面把门关上了,余下一室灯火,与曾经相扶相持的帝后两人。
     
      皇帝喝了口茶水,茶水有点凉了,但茶是好茶,这时喝一杯,倒也清神明目得很。
     
      娘娘入了冷宫,他心想着回头等到了好时机,总会把她提出来,冷宫就冷宫吧,吃的穿的,再差也不会让她差到哪去。
     
      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他的心思。
     
      不过如今看来,知不知道也无亲紧要了,他们俩之间,这辈子可能再也见不着了。
     
      “娘娘,朕今日来,是来给您送别的。”
     
      “噗嗤……”废后“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她抬起笑倒的头,看着皇帝,“看来,您都知道了。”
     
      “是啊。”皇帝给她也拿了个杯子,给她倒了杯水,放到了她面前,“喝口,润润嗓子。”
     
      废后看着那杯水,又看了看他,略扬了下眉,“下毒了?”
     
      皇帝没说话。
     
      “你想让我死?”废后没再笑了,“皇上,这就是您给我所说的,生死相随,一生相伴?”
     
      说着,她垂眼看着那杯水,“我倒是可以去死,就是皇上也要成全了我才好,您是一国之君,不要把誓言当成儿戏。”
     
      皇帝便把她面前那杯水拿了回来,喝了半口,放在了桌上,接道:“去死谷路远,很快就要到冬天了,朕等会让张顺德给你拿几张毛毯,毛披也拿两件,你还有什么想要的没有?”
     
      废后当场就僵住了。
     
      “太子和十三儿你就不用担心了,朕会照顾他们的。朕知道你能把太子洗脱,但没他找你,你也不会铤而走险要杀朕,对朕,你是恨,但没人替你把那股气提上来,他也不至于非要朕死不可……”
     
      “呵,呵……”废后一听,她咬着牙笑了两声,咬牙切齿地道:“你想得美,宣义,你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傻乎乎只围着你转,一心为你好的皇后?我现在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扒你的皮!从你让德妃住进盘龙殿那天开始,我就恨不得你去死!”
     
      她的面孔狰狞了起来,咬着牙半个身子探过桌子,死死地盯着他,一字一句地道,“你怎么还不去死!”
     
      他死了,她就用不着这么难受了,天天跟活在炼狱一般痛苦!
     
      “那时朕,身体不太好……”皇帝说着,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看着嘶吼着让他闭嘴的皇后,便如她所言闭了嘴。
     
      “闭嘴,不要说这些没用的借口!”
     
      是没用,所以没必要说了。
     
      皇帝便说起了有用的来,“太子你不要担心,我会再好好带他走一段的,不过以后如何,要看他自己了,朕能帮他的,就是把朕会的,都教给他……”
     
      废后还要说话,皇帝这时却伸出手来,握住了她放在桌上冰凉的手……
     
      那已别让久的体温让废后颤抖了起来,一时之间竟全身瑟瑟发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天凉了,这里还是冷了。”皇帝握着她冰冷的手,心中也是一颤,紧了紧她的手,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去死谷路上更冷,你就忍忍吧,啊。”
     
      “你,你……”你闭嘴,废后的眼泪疯狂地流了出来,但泣不成声,泣不成调,她低下头,不想让皇帝看到她尊严丧尽的脸。
     
      她是他的妻啊,是他的皇后啊,他怎么能这么对她。
     
      她心悦他啊,一辈子都在爱他,爱了他那么久,直到现在……
     
      “唉,别哭了。”皇帝见她哭得那么惨,便起身走到了她身边,抱住了她,同时,卸下了她手上刚触及的刀。
     
      他把她的刀子夺走,抛到了门边。
     
      张顺德站在大门边,听着那刀戈落地的声音,忍不住哆嗦了一声。
     
      门内,皇帝抱着瘦弱的废后,拍了拍她的背,“娘娘,你会的,都是朕教你的。”
     
      你有的,也都朕给的。
     
      但皇帝没跟她说这些,他知道他心里曾经的娘娘,在这位娘娘打算发动她在宫里宫外最后的死士要置他于死地的时候,他就知道,他要的那个娘娘,已经没了。
     
      但没了,她也还是他的妻,他儿子的母亲,他曾经放在心上想对她好一点,两个人到最后还能死在一块,同入一棺的心上人,这是事实不假。
     
      所以,他把一切事都担了下来,留下了她的命,再给太子一个机会,不让刀家反噬他们,让安王妃彻底把他的弟弟带离他的身边。
     
      这一切的一切,从今以后,只有他一个人受了。
     
      再也不会有人与他一同走着,在他承受不了的时候,替他一起扛一扛。
     
      比起娘娘失去他的痛苦,他失去她的痛苦不会比她少。
     
      但皇帝从来不是个会跟枕边人说这些话的人,他轻抚着废后的背,跟她说:“还有什么是朕能为你做的,你尽管说,朕能做的,就会为您的。”
     
      “您还是杀了我吧。”最后的刀刃都被他夺去了,废后奄奄一息地躺在他的怀里,汲取着他身上她最后的温暖。
     
      皇帝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他道:“朕不会杀你,你也别死,牟桑要是成器,他会接你回来的。”
     
      “他能吗?”废后大笑了起来,“他能吗?皇上,您竟然这么疼爱他,为什么不把龙位现在就让给他?”
     
      她抬起头来吃吃地笑了,“你最在乎的只是你自己,你怎么可能管他死活,你话说那么好听,骗了我一辈子,还要骗我?”
     
      皇帝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笑了一下。
     
      她说骗,那就是骗罢。
     
      “等会,我会叫他和十三儿过来,你们告个别……”皇帝说到这,沉默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跟她说:“见了就好好告个别,不要跟他们说朕的不是,朕还想多活几年,你说了,只是让他们活不下去而已。”
     
      他再疼爱他们,也不可能在明知他们恨着他的情况下,还栽培他们,重用他们,把他们当成优秀的儿子来培养,来用……
     
      “哈哈……”皇后大笑,“你听听你说的是什么鬼话。”
     
      一口说会照顾他们,一会他们会活下不去皮。
     
      他说的疯话有多疯,他自己知道吗?
     
      “皇后,别孩子气了……”皇帝抱紧着连坐都坐不稳的皇后,把她抱在怀里,疲惫地道:“好好跟他们说说,如果非要恨,也要教他们一定要在朕没死前,装得连朕都不知道,知道吗?别让朕看出一点破绽来,也别让朝臣们看出一点端倪来,还有,不用教唆他们杀朕了,朕是怎么上的宝座你是知道的,你说,有了你之前的擅自行事,朕现在还敢放任你们吗?”
     
      废后闭起了眼,她实在不想听他说这些没用的话了,她累了,真的不想再听了,她知道,他还怪她呢,她把心捧在手上放到他面前,他还怪她不聪明,不为他着想呢。
     
      这个男人,这个天下至尊,她是真爱不起了。
     
      “我现在只想知道,是谁出卖了我……”她闭着眼淡淡道,她这一次用的是她隐了十多年的棋子,这几颗棋,没几个人知道。
     
      “肖。”
     
      “肖嬷嬷?”
     
      “嗯。”
     
      “呵。”废后哑笑了一声,撑着他的腿,从他怀里坐了起来,看着她深爱了一辈子的男人的脸,“为何?”
     
      “韦达宏说,他答应人把送她送出宫,说与一个鳏夫,再给她抱个儿子养,她就把所有的事都说出来了。”皇帝看着她淡道。
     
      “哈哈……”废后这一次,抬头彻底疯笑了起来,笑得两颊边人是眼泪而不自知,“肖嬷嬷……”
     
      那说个娘娘老奴会陪你一块死的肖嬷嬷,居然是她。
     
      她这一辈子活得真是糊涂啊,本来要把这老虔婆弄死的,放了她一条生路,结果,她回头却把她卖了。
     
      她这辈子,尽是毁在了心慈手软上,当年的怅州林氏,如今的肖虔婆,都因她一念之间放了,结果她们反过来,就把她吃了。
     
      废后笑得不能自抑,皇帝站了起来,而废后放在他腿上的手,空了。
     
      她看向了他。
     
      “朕让太子他们兄弟过来。”皇帝心想这就算是告别了吧,再见她一次,他也不会再想她了。
     
      他曾经的皇后,确实已经没了。
     
      “呵……”废后看着他冷笑了一声,她疲惫万分地垂着头,问着假惺惺的他:“您累不累啊?”
     
      到这时候了还要装得对她情深义重的,他累不累啊?
     
      皇帝朝她笑了一声,这一次,他转身走到了门边,捡起了地上的刀,打开了门。
     
      “皇上……”当他跨出门的时候,废后见他竟然真的要走,失声叫了起来。
     
      但皇帝这一次没在她身上停留了,他跨出了门,离开了她。
     
      “皇上……”废后在他身后大叫了起来,前去追他。
     
      但追了两步,无力的她“砰”地一下摔在了地上,她着急了起来,生怕他真的就这样走了,她伸出手想挽留他,“皇上,皇上!皇上……”
     
      皇上,我要的一直都是您啊!您不要走,不要……不要抛弃我……
     
      废后倒在地上,这一刻,她无比清醒地知道他永远都不会再回头看她一眼,她痛苦地抽泣了起来,喃喃地叫着他的名字:“义宣,义宣……”
     
      义宣,童儿爱您啊!爱了您一辈子啊。
     
      您回头啊,求求您,求求您再回头看我一眼……
     
      废后哭泣着,可是,直到她的脸,她的泪和她触及的地一样冰冷的时候,她想要他回来的人没有回来。
     
      他这一去,就再没有回头过,而她再也没看见过他。
     
      当晚,太子与十三皇子进冷宫走后,废后以一根木钗叉进喉咙,自毙于西宫侧殿冷宫中,享年四十三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