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45章

第24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大将军,借一步说话。”
     
      刀藏锋往后退了一步,点了下头,率先往皇帝身后的柱后走去。
     
      那边没站人。
     
      “我王府出了内奸,那酒楼里有废后的人。”
     
      刀藏锋皱眉,没跟安王说话,就大步离去了。
     
      与皇帝一同站在高处的心腹大臣们不动声色打量了这两人一眼。
     
      安王回到了他皇兄身边,轻启嘴唇,“皇兄,是废后想让我死,还是?”
     
      不是想让你死,而是想让朕死,但皇帝没再说话了,他看着底下那些已经看到他,朝他已经抬手弯腰行礼,激动万分的臣民,朝他们微笑了起来。
     
      他的事情还没做完。
     
      娘娘想让他死,可能还得再等等。
     
      这厢因为路上人太多,林大娘和安王妃一行人被堵得寸步难行,刀有望赶到的时候,见主子们还只是在半路,不由松了口大气。
     
      紧接着,他们把人带离了原本的路线。
     
      林大娘本奇怪,但有望手上拿的是今早她刚给大将军系上的平安结,便什么话也没说了,带头带着人转移路线。
     
      好在刀藏锋这边有两套法子,一套是放在安王那,一套是放在他自己这边,遂在半个时辰后,林大娘他们来到了林府这边开的大米行的楼上。
     
      掌柜的已经先一步得到消息,在等着他们了,很快把他们送上了楼。
     
      等宜三娘知道是王府出了内奸时,当下脸就冷了下来。
     
      宜母是再知道女儿是个外柔内刚不过的,见她脸绑得紧紧的,就担心了起来,握着她的手道;“你要放宽心,安王会处置的。”
     
      王府与宫里之事,宜三娘不好跟母亲解释,便朝她点点头,又朝她道:“你去看着小六她们。”
     
      宜母道好,走前拉了林大娘的手,“大娘子,你三姐姐又生气了,你哄她两句。”
     
      林大娘笑了起来,“知道了,伯娘。”
     
      等她一走,带着孩子们在一边玩耍的师娘又引着孩子们到了另一个房间去看底下热闹的景象去了,这厢已经出现在了他们面前的乌骨朝大娘子点头,示意他会看着,等他们一撤,林大娘这才坐到了椅子上,跟有望道:“王爷和大将军那边如何?”
     
      “回夫人,不知道,我得大将军的信就赶过来了。”
     
      “嗯。”林大娘转头,问宜三娘,“三姐姐,你如何看?”
     
      “且看吧,既然是皇上提的醒,那就是他跟废后的意思是不一样的……”宜三娘暂时也猜不出,她现在惦记的是王府出内奸之事。
     
      废后竟然在她的卧榻之侧安钉子,宜三娘一想起来就怒不可遏,愤怒得想杀了她!
     
      一个皇后害了她的儿女不算,又再来一个盯着他们怎么过日子?一想起儿女们可能因此有凶险,她就后怕不已。
     
      这皇宫吃了她的三个儿子还不够吗!
     
      林大娘此时见她三姐姐那放在腿上的手颤抖不已,她朝刀有望看去:“去派人跟大将军说一声,就说我们没事了。”
     
      “是。”
     
      刀有望一走,林大娘朝小丫她们点点头,等小丫带着两边的管事娘子和丫鬟退下后,她握住了她三姐姐的手。
     
      这一握,宜三娘心里的泪悄然无声地掉了出来,她道:“小娘子,三姐姐还是想走,我得走,带着大宝他们走,姐姐不能再失去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了。”
     
      “我知道。”林大娘拿起帕子给她仔仔细细地擦着眼泪,“到时候,我带着迈峻他们为你们送行。”
     
      “嗯。”宜三娘别过头,把眼泪强忍了下去。
     
      自入安王府,她就没过一天不用担心的日子,皇帝对安王的宠爱就是把双刃剑,他把他们抬得有多高,高空中就有多大的风朝他们袭来。
     
      而她已经受够了。
     
      ——
     
      这厢国宴一进顺利地进行,礼部尚书手上有钱,铺开的皇家风范就是让大臣也啧啧称奇,因此六部当中总是垫底的礼部尚书风光了一把,被几部大人轮着敬了几杯酒。
     
      而民间来的那坐末尾的商人们看到皇家那威武大气,又精致华美的宫殿,一个个也是端正坐着,眼睛却是不停地往前看,想多看几眼,把钱看回来一点。
     
      好在,皇帝也没让他们的钱白花,美妙华丽的歌舞过后,那些坐在前面的大人们竟然走过来与他们说话了。
     
      大人们这么赏脸,这般看重他们给他们抬面子,这把花了大钱进来的大富商们喜得朝他们连连作揖里,这嘴巴也是跟开了运河似的,宽得不行。
     
      这下心里,也是信服皇帝的开商令,这天掉的馅饼,看来是馅饼,不是饭悠他们。
     
      两方人马相对,几杯薄酒过后,这些富商们也答应了由户部领头的几位大人让他们做的事,答应他们一回去,就马上完全他们这些商人之间的交易,把货送过去。
     
      “虽说各位之间路途遥远,但众位也无需担心,皇上已经下令,但凡你们走商之事,当地官兵会极力护各位安全,我朝大将军也会派出几路人马,在各位所在地方的官道巡逻,替各位斩除隐患,你们尽管安心行商就是……”
     
      于翼这一翻话出来,把朝廷对他们的支持说得那个叫无怨无悔,但他这也是当着众人说出来的,这是要算数的,能成巨富的商人们个个心里都有本自己的帐,听到这话,这心里有了点谱,确实也是敢多投入一点上路了。
     
      他们经商的最怕是货没到地方,半路不是被劫就是被损,像他们这样的人家,一趟大货下来哪怕仅是损害三成,这一趟就是白走了。
     
      现在,朝廷是不仅开放官道让他们上路,沿路还有壬朝彪骑大将军的人马巡逻,如此,他们就是把货物的价格降低一些下来他们也愿意,因为如此一算,节省的路费和人力能与降下来的利润持平,而且,有了安全的道路,他们可以多带点货上路,再多走几趟,这比以前只挣不赔。
     
      商人个个看着对朝廷里的大臣们卑躬屈膝的,那都是他们的保护色,只有当确定朝廷让他们的这桩买卖当中,他们确实是有利润可图,这才松了口。
     
      而朝廷的大臣们这些日子与这些商人们打了交道,发现这些人的聪明才智和心思那可真是不在他们之下,他们哪怕说一句话,这些商人们就能把他们琢磨得透透的,这下也是明白民间高人真是不在少数。
     
      这也让这些绝大多数出身世家的高官们也是背后一紧,这些人太聪明了,他们之所以是商户,绝不是因为他们不聪明,而是他们没有家世,没有书可读,从小没有名师教养,如若有的话……
     
      如若有的话,那现在他们可能的位置可能得反过来了。
     
      因此,这些大臣们回了家,也更是令子弟谨言慎行,规范自身,刻苦读书了,也因此,宇堂南容的那个五十个名额的大学堂这段时间更是让他们争得头破血流。
     
      这时臣民们相聚一堂,其乐融融,等下面的人来报,说商人们都答应一回去就马上动的消息,皇帝也是笑了起来,点头道:“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国宴的时间在下午,有一个半时辰的时间之久,国宴后就是皇帝带着大臣上内皇城紫禁城的城门,接受百姓拜见。
     
      皇帝一出现,把整个内皇城的宫门前堵了的百姓大声呼叫了起来,他们大行叩拜之礼,大叫着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后面还站了近五里地的百姓,听到前面的人的呼唤,都一一如波浪起伏般跪了下来,也朝皇帝叩拜了起来。
     
      数千近万人的声音,渐渐地同调了起来。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人同声,响彻天际。
     
      有人甚至哭了起来。
     
      站在皇帝身后的大臣们有好多人也都哭了,内阁的几个老臣更是泪湿满襟。
     
      皇帝则站在城墙中间,看着乌泱泱连绵不断朝他叩拜喊着吾皇万岁的子民们,他那颗心一片酸疼。
     
      一时之间,他竟无法动弹,也无法言语。
     
      这就是他的江山,他的子民。
     
      他的,都是他的,这是他皇祖父,父皇与他三代皇帝,三代才创立的盛世盛景……
     
      而这,让他如何割舍?如何放下?
     
      这时,皇子们看着底下虔诚地哭喊着给他们父皇大行叩拜之礼的子民们,无不动容,这下人,即便是小得还不懂野心为何物的皇子,看着下面的百姓们,他也想,我也想当父皇。
     
      他也想站在父皇帝那里受万民叩拜。
     
      他也想当皇帝。
     
      ——
     
      皇帝退后,那响彻天际的吾皇万岁万万岁还是没有退,百姓们被官兵安排着原路回家,都好像能听到天上还有他们喊的话,一个个都抬头往天上看。
     
      这夜的老天也来为皇帝,为大壬盛景贺喜来了,满天的星光星烁,灿烂无比。
     
      皇帝回宫的路上也是不断抬头往天上看,安王陪着他走了很远,他皇兄说,让他陪他走一会。
     
      这一走,就快走到冷宫那边了。
     
      在快到冷宫前,皇帝突然停了下来,他抬下头,看向了安王。
     
      他朝弟弟道:“小安,皇兄还舍不得死,还想再走一段,看看我们大壬在我的手下,能走到哪一步……”
     
      安王鼻酸,“皇兄,我也想,我也想看看这天下,能在你手上走到哪步。”
     
      这也不枉他当初弑母一场。
     
      “嗯。”皇帝拍了拍他的肩,“好了,到这就好了,皇兄进去了结件心事,你回去吧,跟你王妃替朕道声歉,就说朕对不起她,让她在我们家受苦了。”
     
      安王哽咽出声,“您就别管她了,行不行,皇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