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44章

第24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家里大将军为她出趟门紧张不已,林大娘觉得这有点过于紧张了,但也没拦着。
     
      自家男人如此这般在乎自个儿安危,偷笑都来不及,还拦?那脑壳绝对有问题!
     
      林大娘脑袋暂时还好使得很,遂还给大将军加餐,并鼓励他全身心都放到她身上来,并道:“这样你就能发现我更多的美了。”
     
      她是在用膳的时候说的,这话一出,饶是怀桂这等但凡姐姐说的都对的人,听得也是差点被嘴里的菜哽住喉咙。
     
      姑爷那边,盘哥儿更是一口把嘴里的饭都喷了出来,他面前好几盘菜都是他的口水和嘴里喷出来的米饭……
     
      见嫂子瞪他,他立马低下了头扒饭吃,不敢看凶神恶煞的嫂子。
     
      宇堂坐在首位,都不想说话了,一脸的嫌弃。
     
      乌骨则呵呵怪笑了两声。
     
      林大娘见大家都不赏她的脸,笑了一声,“没事,我美我家大将军知道就行,是不是,大将军?”
     
      大将军也正在低着头夹菜吃,听到问话,抬头朝她面不改色点头:“是如此,娘子。”
     
      林大娘立马心花怒放地笑了起来,小将军在旁边看着,摇头不已,“傻娘子。”
     
      爹爹一句好话,就把她哄得团团转,摸不清东南西北。
     
      这一准备,九月八日这天就来了。
     
      这天一早,师娘就抱着花过来了,她亲手给小将军和花穿衣裳,她最近挑了最好的黑金,给两个小徒孙做了两套衬衣,里头还衬了一层极柔软的白蚕丝织成的内衬,小孩儿穿着极舒服。
     
      布少,就给两个小徒孙做了。
     
      林大娘看师娘把儿女都穿了宝贵的护身宝衣,不要脸地跟小将军说:“迈峻借娘穿穿?”
     
      迈峻看看自己的身上的衣裳,再看看她,摇头拒绝,“你太胖了。”
     
      林大娘顿时不想带他出门了。
     
      他们这头准备着,就等安王那边过来。
     
      安王府住在皇城最里头,到刀府有一点距离。
     
      今天能在外面逛一天,林大娘着实是很兴奋的,这京里的变化是跟她有关系的,说是她一手促成的也不为过,今天能去看看因她而起改变,她甚至从昨夜开始就期盼今天的到来了,这种激动,这种滋味,绝非言语可形容。
     
      至于她家大丈夫担心的问题,说实话,她并不担心。
     
      如果今天真有人动手脚,那也是件再好不过的事情,这个日子是敌人最容易被反噬的时候。
     
      因为在全京城都在欢庆,而宫里大办国宴招待国家人才有功之人、民间善人、招待来使,甚至皇帝会登上紫禁城们,接见百姓的大好日子,如果有人在外头想要她的命,那真真是再好不过的引蛇出洞的大好时机。
     
      遂这也是她觉得大将军的郑重其事其实也挺好的原因,她还没活够呢,当然需要很多人的保护了。
     
      ——
     
      而这厢宫里,废后李氏画完皇帝身姿的最后一笔,她搁下了笔,手触向他的脸。
     
      她听说德妃把他照顾得很好。
     
      而德妃时常歇在盘龙殿。
     
      听说以前还只是时不时,现在是住下来了。
     
      而她的凤宫空无一人,她想,皇帝莫不是以为凤宫没人,她就会觉得他还对她情深义重吧?
     
      他的盘龙殿,她一辈子加起来,都没德妃这几个月睡得多吧?
     
      如果这是他所说的对她的情深义重,念念不忘,她还真是担不起他的这份情深,这份义重,这份念念与不忘了。
     
      皇后摸着皇帝的脸,悠悠地想着她为皇帝忙碌的一生。
     
      她也不后悔,毕竟,那些深夜相伴过的日子,每一个她到现在都能再想起来,伴着她在冷宫的每一个日日夜夜。
     
      想着想着,这冷宫也没什么不好住的。
     
      这冷宫的日子,她还算过得不错。
     
      但她现在真是恨不得他死了,想来只有他死了,他才会永远属于她一个人,而她呢,最后能为太子,能为她两个儿子所做的事,也只有这一点了。
     
      至于刀家,当着国宴行刺皇帝的人就是刀家,他们家也就断子绝孙了。
     
      皇后想着,摸着皇帝的脸,淡笑了起来。
     
      他最忌讳刀家了,也最痛快刀家不过了,看她对他有多好,在他临死之前,还把让他不得不妥协,憋屈着忍让着,让其活下来的心中刺、骨中钉拔了。
     
      皇后摸着他的脸,围着他走了两步,在他的身边与他并排站立着。
     
      他是皇,而她是后。
     
      他说多谢娘娘,多谢你能陪我走这一程……
     
      皇后偏头,朝他微笑,“不用谢,皇上,妾身愿意。”
     
      说着,她抬起了头,看着冷宫的大门,慢慢地往前走去,走到了窗口。
     
      她看着窗外,慢慢地转过了头,用耳听着外面震天响的礼炮声。
     
      太子说,今日德妃陪他出席国宴,招待天下臣民,招待外国来使……
     
      德妃啊德妃!
     
      德妃!
     
      本宫以前失策没弄死你,但今天也会让你不得好死!
     
      皇后深吸了口气,抬起头,把所有声音咽在了嘴里,无声地大笑了起来。
     
      宣义,今天,你将永远回到我的身边,永远,永远!
     
      ——
     
      这厢德妃送了皇帝到宫门前,微笑着与他道:“皇上,妾身就不去了。”
     
      说着,她抚了抚他胸前龙袍上的一点细微皱褶,与他道:“小酒怡情,大酒伤身,您能保重身体,才是与民同乐,百姓们知道了您为他们保重身体,想来也是高兴的。”
     
      皇帝失笑,与她颔了下首:“朕知道了,不过,真不去啊?”
     
      皇帝的身体是她盯着调理过来的,德妃对他也算是尽心尽力了,他虽不能封她为后,但带着她受百臣参拜,万民叩拜,这点荣耀,他还是能给她的。
     
      “不去了。”德妃也没说什么,仅笑着道:“妾身在宫里煮好解酒汤,等您归宫。”
     
      见她真是不愿意去,皇帝也没再说了,抬眼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了。
     
      等欲要上龙辇的时候,他转过身,对张顺德漫不经心地道:“那边怎么样了?”
     
      张顺德低下头,苦笑了一声,“动了。”
     
      皇后是真的动了。
     
      那一位,是真的恨朕恨不得朕死了啊……
     
      皇帝转过身,站住往冷宫那边看了一会。
     
      过了一会,他转过了身,大步上了龙辇,一句话都没有再问张顺德。
     
      但张顺德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忍不住闭上了眼,那句“起驾”被他叫得又长又凄凉,这声音荡漾在皇宫的墙壁上,显得格外的苍桑,苍凉。
     
      皇后娘娘啊……
     
      张顺德在跟上去之前,往后看了看。
     
      娘娘,这世上不是只有爱恨这两感情啊,您就不能再等等吗?
     
      皇上早晚会死在您的前面的啊,他想要的一直都是让您比他活得更长,您就真的一点也不知情吗?
     
      张顺德心里问着那边的皇后,但问罢,他也知道,娘娘知不知道,已经没什么用了。
     
      如果今儿真的出了事,她跟皇上的缘分,也是彻底要断了,今日之后,两人也再无相见之日了。
     
      ——
     
      离开国宴还有一段时辰,京城当中已是热闹非凡,到处都是舞龙耍狮的人,林大娘他们一乔装进城,看到到处都是人,这是走几步不是跟别人的前胸问好,就是跟别人的后背道安,只有上辈子经过这等一不小心就人贴人的光景的林大娘着实吓了一大跳。
     
      不用死跟着她一步都不放的小丫说什么,她就赶紧道:“我上高轿,我上!”
     
      宜三娘坐在高轿上闻言笑了起来。
     
      这小娘子,非要说什么沾沾别人的喜气,占点别人身上的福气,非要自个儿在地上走,这下好了,还没出内皇城的门两步呢,她就一脸惊吓地退了回来。
     
      小丫这时候也忍不住白了她一眼,“您当这是家里,随着您想如何就如何呢?”
     
      林大娘这下顾不上跟她说话了,上了坐着小将军的轿子,抱着他,心有余悸地道:“你知道有这么多人,怎么不叫娘跟你一块坐啊?”
     
      小将军吃着手上的麻花,吃得喷喷香无辜地看着她。
     
      他说了呀,可娘不听。
     
      她说她要沾地气。
     
      “你就不知道提醒娘两句啊?”大将军不在,林大娘就开始数落起他的儿子来了。
     
      “娘。”
     
      林大娘看他。
     
      “你这就接完地气了?”
     
      “你信不信我打你!”
     
      小将军咯咯笑了起来:“傻娘。”
     
      这厢打前的刀府和安王府的护卫们见主子们的轿子没出来,又退回到了门口,张眼四周望着……
     
      林大娘看他们警惕不已的神情,也决定不给他们和暗处那些保护他们的人没事找事做了,她还是老老实实地到处看一看,再进入安王府在城中的酒楼,在上面坐着数人头看算了。
     
      尤其还带着老人小孩,还是老实点为好。
     
      这时,京中的不少人都已经往今日开放的紫禁城门那边涌了,他们打算在皇上出现在城门前之前,把好位置,而有些人甚至在今早城门一开,允许他们进的时候就搬了板凳过去占位了。
     
      这时京城的一大半人,都是外地闻讯赶来的,这早超出了所住的当地人的数量,现在人人都出了门,不人挤人才怪了。
     
      这高轿过去,因为人太多,一段路就走了半个时辰了。
     
      而这时,站在皇帝的身边的安王,看着底下等着拜见他们的那群满身喜气洋洋的臣民们,突然听他皇兄了叫了他一声,“小安啊。”
     
      安王朝他笑着看去。
     
      “你附耳过来。”
     
      安王疑惑地凑近了他。
     
      “你酒楼里出了奸细,是废后以前养在宫外的死士,你让你王妃他们就别过去了。”皇帝在他耳边轻轻道。
     
      安王猛地抬起脸,看向他,见他皇兄点头,他随即飞快往刀大将军那边看去。
     
      他现在身边的人没有大将军身边的人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