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43章

第24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礼部尚书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但是,一张帖子就能出到二十万,他还是吃惊不已。
     
      去年江南大水,皇帝让他祭天,户部给了他一万两银,还跟他说,省着点花,别大手大脚的,陛下不高兴。
     
      好,为了陛下高兴,他省着点花,板着脸对采办人员施压,让他们一个子给他掰作两个花。
     
      这下好了,这些商户人家想进个国宴,就跟皇上一道用顿膳而已,位置还是排在最后面的,隔老远了,皇上的真龙颜都未必瞧得见,他们能花二十万两来买一个座位坐两个时辰。
     
      官不如商,官不如商啊!
     
      他们怎么就能这么有钱!
     
      之前谷子甘当尚书的时候,不是说国家没钱打仗吗?怎么就过了两年不打仗的日子,这些当百姓的,就比国家还有钱了?
     
      礼部尚书出自京城有名的书香世家,从小知书达理,也不缺吃喝,也是勋贵人家出身,但现在还是对这些商户人家的大手笔大吃了一惊。
     
      虽然知道事情不能算得如此简单,但他只要写十张出去,那就是转眼就得了二百万两银了,这放在之前,他想都不敢想,他也根本就不知道民间能有这么富。
     
      他把这事说到皇上面前,皇上也是说了,给!谁出的钱最高就给谁,朕不怕被人多看两眼。
     
      礼部尚书也道我要是能被人看两眼就有这么多钱,我也不怕。
     
      遂他回头把二百万的帖子写了出来,先前拿了五张帖子去的大将军又来找他了。
     
      礼部尚书一看到他,就往后面看。
     
      他的这个屋子有个后门,可以逃。
     
      “别看了,看什么看。”大将军最太忙,脾气也不好,以前他只会在朝上跟文官们说几句话,现在他跟文官们打交道打得多了,不得不多说几句。
     
      但他这嘴一张,跟他在朝上与文官们说话没两样,文官就是以文为主,打不过他,但一听他说话,还是想撸起袖子恁死他!
     
      但打不过啊,打不过就躲呗。
     
      躲不掉,那没法子,等着大将军搓揉他们吧。
     
      他横得连皇上都跟斗,谁拿他有办法。
     
      “大将军,您怎么来了?”礼部尚书堂堂一仪表堂堂的中年美男子,平时仪态是再优雅矜贵不过了,这时也不得不把下意识就跨出了椅子的腿收了回来,无奈地问着他。
     
      “在写请帖?”大将军已经走过来了。
     
      礼部尚书心想着明儿就要把门口的那几个跟死人一样没用的侍卫撵走,脸上则干笑了一声,“是,这不,名单刚出来,最后几个了。”
     
      “正好,我也没白跑,再给我写几张。”说着大将军就从袖中拿出一张纸,看都没看,潇洒地递了过来。
     
      礼部尚书苦着脸接过,展开一看,又是三张。
     
      “大将军,您都拿走五张了,还要啊?”
     
      “之前的是给我妻弟涨脸,这三个,我自己接的,呐,这是你的。”大将军抽出一叠银票放到了他面前。
     
      尚书一看,十张一万两的银票。
     
      “拿着吧,别嫌少。”
     
      不嫌少,就是太多了,他怕皇帝斩脑袋。
     
      “这,这……”
     
      “不要啊?”刀藏锋拉了把椅子过来,坐他侧面,“那我去找皇上写?”
     
      嗯,这个主意不错。
     
      皇上写的还可以更贵的一点,一张别说二十五万两了,一张三十万两应该也有那么两三个人要得起。
     
      最西边那两户出自当地大族之家的大户可是有钱得很啊,以前他打黄金国的时候,这两家没少跟在他屁股后面捡漏,现在出手这么大手,肯定是又发现哪藏着金山了。
     
      不过刀藏锋懒得揭穿他们,根本不想跟皇帝提起支字片语,就当这两家是靠林木和山珍药材起家的就行。
     
      有他们在西边走动,西边那个穷地方还能靠着他们带动一点,要是把这两大家给掐死了,用小娘子的话说,别想着还有人想冒尖尖了。
     
      “您还找皇上啊?”尚书一听,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了。
     
      “您不写,我还不找他去?”大将军挑眉,“写不写?”
     
      礼部尚书瞪他,末了,把银子统统拿过来放到手边拍了拍,自暴自弃地道:“反正皇上要是要斩我脑袋,我第一个就把你供出来,你也别想仗着横就能讨着好。”
     
      “你就写吧。”大将军抬头看着他拿笔,“你知道皇上现在最怕什么?最怕我没什么把柄在他手上,你知道我跟你最怕什么?”
     
      “斩头!”尚书提笔写名,愤慨地道。
     
      “最怕没钱。”大将军当没听见,依旧说他的:“我们下面一堆老少都张着嘴,嗷嗷待哺,你们家老夫人,夫人,女儿还有美妾最近没少买吧?”
     
      尚书不想跟他说话。
     
      “我比你更惨,我还有刀家军要养,我娘子的嫁妆也被皇上贪了,皇上动不起就罚我俸禄,我能不想点办法吗?”
     
      “皇上上次都赏了你百两金子,百两啊,我们都没有!”尚书忍不住想朝他扔笔头,泼他一脸墨水了,“你还想如何?你天天跟他顶嘴还有赏,我天天跟在他后面为他跑断腿,他还叫我省着点花,啊,怎么省着点花啊?你说祭祀之事怎么省?要给老天爷上只全猪,我能还给上只猪腿不成?”
     
      要是这样,皇上不怕雷劈,他都怕。
     
      “您跟皇上说去,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我给您作不了主,”大将军见他愤慨太多,不耐烦听,拍拍他的肩,“赶紧写,本将还要赶着回去吃饭。”
     
      礼部尚书杀了他的心都有了,立马提笔把三个名字都写了把请帖扔给他,“快走,不送。”
     
      大将军无所谓,他本来就跟文官合不来,武官要是跟文官合得来,那才是有鬼了,反正事办成了就好,遂他拿着价值七十五万两的帖子走了。
     
      七十五万两啊,小娘子会数钱数到手软的。
     
      老实说,回头他都想数数,试试有钱是种什么滋味。
     
      他别说打一辈子的仗,就是打十辈子,都得不了这个钱。
     
      说实话,别说皇上和几个大臣惊讶民间这么有钱了,他都惊讶。
     
      他们大壬朝,那可是藏龙卧虎,不只一个怅州林府那么善于乔装的人家那么简单,现在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也真是不怕挨宰,比起他家小娘子的勇气不遑多让。
     
      他一走,礼部尚书看了看桌上的银子,轻咳了两声,还是收了起来。
     
      家里那群败家娘们,天天就是变着法跟他要钱,连诗都不跟他一块作了。
     
      ——
     
      这九月八日的国宴没几天就到了,在此之前林大娘想了想,还是没赶打算赶这个热闹。
     
      但她打算和她的三姐姐来一个娘子的约会,乔装带着儿女们出去走一走。
     
      这么热闹的景象,她希望到民间看一看,至于国宴就算了,她平时没少跟皇帝勾心斗角的了,没必要到国宴上去也受这个累。
     
      但这个计划得到了两家当家人的极力反对,就没一个答应的。
     
      但林大娘这晚在大将军吃肉的时候就哭:“我嫁给你这么久,就没一天轻松过,也没出去走动去,不过是……”
     
      “行了。”大将军摸摸她没有泪的脸,打断了她的竭力嘶喊,“我跟安王商量商量。”
     
      林大娘当下就热情地伸出了双手,抱着他的脖子,甜甜一喊“藏锋哥哥”。
     
      这一下,她那脸甜得都能掐出水来了。
     
      藏锋哥哥满脸无奈,但身下却没留情,为了回本,还多要了一次,气得林大娘手着床铺喊:“我告诉你,明天的份,没了!”
     
      大将军吃饱喝足,还是跟安王去商量了这事。
     
      安王已经在王妃那碰了几个冷钉子了。
     
      王妃根本不理会他,岳母娘见王妃不开心,一看到他,眼泪就刷刷地掉,跟他罪大恶极一般,小世子和小郡儿们一听说不能跟母妃和玉姨家的小妹妹小哥哥一块出去玩,看着他不是眼泪汪汪就是扭屁股,气得安王好几晚在他们床外的冷榻上几夜都没睡着。
     
      大将军一来商量,他也是没办法了。
     
      他跟刀藏锋道:“那天我们都要去国宴,太子他们都去,谁也不会错过,但是,我还是怕出事,我嫂子,嗯,废后这个人,一直不简单,就是呆在冷宫废了,忠心她的人还是有那么一两个的,最近太子见了她,我怕她有什么动作。”
     
      刀藏锋担心的也是太子那边会作妖。
     
      宫里之前清扫的太厉害了,皇帝出了手,宫中这时候都找不出几个探子来了,至少他家的都撤回来了,根本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所以这宫里的消息,他一直不知情,只能在外面冷眼观之,猜测。
     
      好在,安王这边还有点消息给他。
     
      “唉,说起来,也不能老防着,怕这怕那的,什么也不干。”安王说到这自嘲了起来,“我把王妃天天关在笼子里不让她出去,她连笑都很少笑了,上次敏郡王妃见到她,还说她像个木雕菩萨似的……”
     
      “你就没宰了那碎嘴皮子?”
     
      安王苦笑摇头,“就让她们姐俩出去高兴高兴吧,我那王妃,还想带我那老岳母出去走一走,趁这机会,一并去了,就是这守卫……”
     
      他看向了刀藏锋。
     
      “我们两家联手布防,这布防由我来订,我明日拿过来,你要是有什么补充的,到时再说。”
     
      “好,现在我们先把双方的人手订下来?”
     
      “好。”
     
      等刀藏锋走后,安王总算有能跟王妃交待的了,马上去找了王妃宣布这个好消息。
     
      宜三娘见他来讨赏,失笑了起来,握住了他的手,跟他道:“我知道你的顾虑,但那天是小妹妹算过了的我们出行最为妥当的日子。那天办国宴,九门跟顺天府的人都出动了守卫京城安全,九门提督和刑部尚书领头坐镇京城,谁敢闹事,哪怕是宫里某些不长眼的人想闹,也翻不出天来……”
     
      说着,她撩了撩眼皮,看着安王:“要是真有那不长眼的,在国庆之日,动我与大将军夫人,那就是活得不耐烦了。这是当着老百姓和皇上天下江山的面,煽皇上的巴掌,不给他面子,这样的人,你说皇上能放过他吗?”
     
      说起来,她倒是想看看,会不会有人糊涂到这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