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42章

第24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皇帝把林大娘喊过去说话不是没原因的,因为他想知道的事情,宇堂南容解释的他根本听不明白,问多了,这位老狂儒就吹胡子瞪眼睛,逼急了他,他就嚷嚷着要回江南。
     
      所以一找来林大娘,哪还能让他说话,皇帝见他说话心里就急,干脆使眼色让他内阁的几个心腹把他压到一边,围着他问话,给这老狂儒找事做,他则把他这些日子没明白的事情逐一问了起来。
     
      林大娘回答了两条,口水都干了,看皇帝叫人给她添茶,她垂死挣扎了一句:“浓茶,双倍,不,四倍……”
     
      皇帝看她。
     
      “臣妇家中昨晚出事,守了一夜。”她解释。
     
      皇帝朝内侍点点头。
     
      喝了浓茶,林大娘的精神总算好了点。
     
      说来她跟皇帝当了有实无名的师徒一段日子了,现况比刚开始的时候好多了,经过一段时间,她也算是对皇帝有几斤墨水有了个底,遂针对他个人的条件,刚详讲的就详讲,刚略的就略,这省了不少时间,她脾气也好了点。
     
      皇帝被她因材施教,一个上午过去,问了宇堂好几天的事情一下子就都明白了过来。
     
      这天中午林大娘没回府,在军营里办差的刀藏锋得了消息,进了宫。
     
      他人看得太牢了,防他跟防贼一样,皇帝尽管也理解,但烦他烦得不行,君臣俩没说两句,就又吵了起来。
     
      林大娘趁机打了个盹。
     
      皇帝跟大将军吵完,顺便就大将军抛出来的事情说了说,回头一看,大将军夫人坐在椅子上把头掩在袖子后,就这么睡着了。
     
      皇帝发觉后,看着面前找话说的刀藏锋心中也是五味杂陈。
     
      这两夫妻,感情未免好了点。
     
      拆了这么多次都没拆开,以后再拆,怕是也难。
     
      皇帝是真心不愿意这两个人一直在一起的,他都想过,哪怕林氏是被刀府休离的,他都能毫无芥蒂让她当他的儿媳妇。
     
      她不喜欢牟桑,那沉盈呢?
     
      她都觉得沉盈聪明。
     
      而沉盈不过是在气势上稍逊刀藏锋两分罢了,但风骨却是在刀藏锋之上,而且,沉盈性子也是个稳得住的,她哪怕爱河东狮吼,想来他也不会介意。
     
      他也很敬佩她的学问。
     
      沉盈不行,他还有几个皇子也不错。
     
      皇帝对林大娘子这个人,自己倒没有强占之心,他从这女子的一举一动之间,看到了过多的警惕,这种女子,全身都是硬骨头,皇帝不敢生这等心思,怕生了,人还没占着,大将军那翻脸不说,她肯定也不会让他好过。
     
      一个人狠不狠,在有心人的眼里,是能看得出来的,皇帝亲手算计过人,杀过人,太懂得一个人骨子要是狠横占齐,上一刻他能当个再好不过的好人,下一刻,他也能让全天下的恶人见了他都怕。
     
      他算是这么个人。
     
      而他眼前的这位女郎中,也是。
     
      他要是敢,她也敢反手就杀了他——逼急了,这个人是会杀人的。
     
      一个能背后湿透,还能笑意吟吟,面色不改,一点难过之色都不会显露出来的女子,是非常可怕的。
     
      而一个能在他眼皮子底下安然打盹的女子,又并不无知,那她的心得强硬得什么地步才敢如此妄为?
     
      之前皇帝还是有点想离间这两夫妻,想着一年不行,那十年,十年会变的事情太多了,到时候她跟大将军要是起了闲隙,她还不能入了他皇家不成?
     
      到时候,他的儿子们也多长大成人了,而大将军,则会老……
     
      但现在,皇帝却突然不想亲自出手了。
     
      他有点怕他多余的动作,反而让这两夫妻抱得更紧,感情更深刻,还不如顺其自然,让世事推着这两夫妻自己变去。
     
      他就不信,在滔天的富贵之下,他们身边到处都是迷眼之人,这两个人就能一直这么好。
     
      皇帝心思暗沉,这脑内的神思闪过,嘴上却没忘还跟大将军说话,并且,声音还压低了点:“你啊,这也护太紧了啊,朕又不会吃了她,她想歇息,还能不给她……”
     
      “皇上,这是宫内。”刀藏锋抬起眼,看着皇帝:“我们家里有孩子等着她回,您是有事她不得不遵命,下次如若不急,您还是按时放她回吧。”
     
      他顿了顿,接着又道:“她先是母,后是妇,然后才是臣,皇上也不想她一个为人母的夫人,连家都不顾吧?没她持家,臣又有何心思在外为您卖力?臣为您尽心尽力,您总不能什么都不给臣吧?”
     
      皇帝看着他没说话。
     
      刀藏锋看着他,也没说话。
     
      只要皇帝还是皇帝,他就不会减弱他对军队的影响。
     
      他也许没本事对付得了皇帝,但他还有一点让皇帝的天下支离破碎的本事的。
     
      所以,别把他惹急了。
     
      皇帝突然笑了起来,他看着大将军,知着轻言调侃道:“前两年有一次说你打了她,是假的吧?”
     
      这么宝贝,如何舍得?
     
      刀藏锋没回话。
     
      皇帝也知道他不会答,便感慨道:“你们两夫妻啊,是一个比一个贼,一个比一个精,朕算是怕了你们了。”
     
      是真有点怕了,事情开了个头,他就是想收也是收不回了,只能先任由这两夫妻,有持无恐了。
     
      君臣俩在这暗枪暗箭地相斗,那头林大娘是真睡了,她也是一见她家大将军,就会全然安心下来。
     
      这种感觉,就跟她一两岁时,被她胖爹抱在怀里,被他全然保护和爱护的安全感是完全一样的。
     
      她是被他轻摇了一下摇醒的,一醒来,她就恢复神智了,抬眼就看人,见到是他,便笑了起来。
     
      刀藏锋摇摇头,他尽管是想让她歇一会,但是,这种事,有一不能再有二。
     
      “下次不能了。”他严肃道。
     
      该说她的还是要说。
     
      林大娘连连点头,让他扶了她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小声跟他解释:“费太多脑子了。”
     
      刚才跟皇帝说的,涉及的范围太广,她自己都得当场演练才敢作答。
     
      “下次按时回家。”刀藏锋也没多说她。
     
      “嗯。”
     
      “皇上赏了你吃的,抬过来了,你去吃两口接着说,说完我送你回家。”
     
      林大娘点头,这时见御书房没皇帝,也没臣子和内侍,只有几个宫女站在四角,也是松了口气,忙去了膳桌那边吃东西。
     
      但宫里的吃食还是不合她胃口,吃了两口,她放下了筷子,摇了摇头,“算了,回家吃去,我再去整理下,等会好说。”
     
      刀藏锋看了看桌上的精致的小菜和点心,做是做的极好看,但味道可能就不如家中的了。
     
      “嗯,去吧。”
     
      “你过来,帮我。”不懂也帮她点他能帮的事,可以给她找找书,分分类。
     
      “我们先生呢?”她又问。
     
      “去太学府讲学去了。”
     
      林大娘知道了,太学府,也就是国子监的祭酒堵她先生好多回了,非要让他过去给太学府的学子们讲讲课。
     
      没想今天去了。
     
      隔着近百里的空气,林大娘隔空给学子们送上同情:“学弟们,节哀吧,你们会发现你们能听懂的,都是说你们……嗯,脑子有点笨的那些话。”
     
      大将军摇摇头,“先节自己的哀,过来,坐下。”
     
      林大娘一屁股坐在堆满了书的八张八仙桌拼起来的长桌前,这一次,为自己哀鸣了起来:“我到底是给自己找了什么事做啊!”
     
      她本来就有钱有男人了,换句话说,她已经是人生赢家了,是有多想不开,才给自己挖了一个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填满的坑!
     
      坑死她了!
     
      “开始吧。”自作孽不可活,大将军冷漠地把她面前的书挪开,给她挪出了一片天地来。
     
      林大娘叹了口气,拍了下自己的脸,“让你作!”
     
      不过,有了准备,皇帝再来,林大娘就把他要问的问题整理了出来,很快就把皇帝要问的事情都答完了。
     
      两夫妻准备回府的时候,皇帝问她:“林郎中,下个月的国宴,你会不会随大将军一道来?还是说,要朕这边跟你说一声,给你也下个帖子?”
     
      “回皇上,臣妇到时候若是有时间想去的话,会跟我家大将军一道去。”跟大将军,就是以夫人的身份同去,以皇帝这边的就是以官职去了。
     
      林大娘觉得她这么没出息的,一辈子最想当的是东北最大的地主婆的人,现在在地主婆当不了了,那只能退而次之,当一个天底下最俊的男人的夫人也不错。
     
      至于皇帝所说的以林郎中的身份出席,这种看起来跟男人平起平起的事情看起来是挺可口的,但她拒绝这个诱惑。
     
      她从来都不是争强好胜的人,尤其这强是争了,但会有几个男人会因此高看她一眼,那就不好说了。更实际的是,历来枪打的都出头鸟,箭射中的都是张开的孔雀屏,风险太高了,她好怕怕。
     
      她这样又孬又怂,贪性怕死的人,还是好好的当好她家大将军楚楚可怜,手不能提,肩不能挑,说句重话就能掉眼泪的好夫人吧。
     
      皇帝见她拒了,又笑了起来。
     
      看吧,这么个女子,这么一对夫妻,要是真让他们连手相携下去,他怕他身后的下一个皇帝,真拿这夫妻没什么法子。
     
      牟桑就不用说了,现在出了点小事,又急又气的,根本不行。
     
      不过,他倒是想看看他这位太子想对这对夫妻做什么,他先前还想拦着,现在突然不想拦了。
     
      ××  
     
      八月一过,一进九月,天气就凉爽了下来。
     
      此时京中天天人声鼎沸,京中突然聚焦了南来北往的不少好东西,价美物廉,很多东西一上摊,就被人一通抢了去。
     
      京城周郊挑担子的卖货郎也多了起来。
     
      这厢九月秋收已过,大家家中都有点富余,都愿意买点不值两个钱的小东西,给家中添点物具也好,还是买来让孩子高兴也好,钱不多,都还下得了这个手。
     
      这还只是周郊。
     
      京城内不说住在皇城内的富贵人家,单是住在外城的普通百姓,也都是手上有点小祖产,靠房租都能养活一家人,手上也是宽的,现在见以往的好东西现在一半钱就能买到了,这是不管用不用得着,都是买买买。
     
      太便宜了,必须买!不买就是吃亏!
     
      更不用说那些携钱进京的流动人口促进的交易量了,他们一来一走,风一传出去,更是带动了后面的另一批人的到来。
     
      遂光一个京城和四周,就把来京见皇帝的各大富商带进京来的货物都吃下了。
     
      富商们惊讶不已,有手快的,就已经往京城这边调货了,跟同来的各地商人谈起生意来,嘴里也不把得那么严了,愿意再让点利。
     
      不止是他们,顺天府那边把八月收的税钱跟皇帝一通报,他们顺天府一个月收了去年一年的税钱,这把皇帝这等泰山崩于前都懒得变色的人都惊得嘴巴好一会都没合上。
     
      是一个月,就抵上了去年全年的税额数。
     
      而这厢,商人们为能进国宴与皇帝一道用膳,一张请帖,有人出价出到了二十万……
     
      礼部的尚书握着笔写帖子的手都是抖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