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41章

第241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连着几日林大娘都在跟师兄弟们商量出卷的事,大考定在十月一日,也就一个多月要考了,这时间还是挺紧的,他们得抓紧商量把章程赶紧定下来。
     
      小将军却不懂这些,只知道以前还带他玩的娘不带他玩了,不高兴得很,林大娘一见小胖子还有情绪了,把他拎着身边,让他跟着她在智慧的海洋里畅游了起来。
     
      小将军头两天还挺新鲜的,没几天,他就不来了,害怕地跟他祖祖说:“胖都听不明白,胖不要去。”
     
      “那不要你娘了?”
     
      小将军想也不想地点头:“不要了。”
     
      林大娘回头一听,儿子为了不听课连娘都不要,冷笑着狠狠收拾了他一顿,足把小将军收拾得一见她就扭头,不愿意理她,生了她几天的气。
     
      不过他也是个没出息的,过了两天,他娘拿着一碟说是专为他做的小点心稍稍哄了他一下,他就又马上投奔了他娘的怀抱,并对她说:“你给胖天天吃好点心,胖就天天欢喜你,中意你,叫你娘。”
     
      娘不如糖,林大娘听着,差点又揍他一顿。
     
      不过,好在儿女都是好带的人,又有乌骨和师娘帮她带着,也就帮她省了不少时间做事。
     
      大将军这天晚上回来,提着两手的东西,还跟林大娘说:“皇上把我的俸禄还给我了……”
     
      林大娘看看他,又看向他手中提的两个小箱子。
     
      “还赏了我一点钱,祝我永远钻在钱眼里出不来……”大将军跟她道:“我说了好,他就让我带着赏钱滚回来了。”
     
      林大娘咽口水,指挥丫鬟把箱子往桌上搬,拉着他赶紧坐下,还给他捏肩,“藏锋哥哥,皇上中邪了?”
     
      “不是,”大将军佯装淡定地回道:“他说让我好好说话,以后说话别阳阴怪气的,别听得他后背发凉,水都咽下不。”
     
      这些钱是买他好好说话的。
     
      他总算把他的俸禄讨回来了。
     
      “噗!”林大娘喷笑出口,这次连口水都笑得喷出来了。
     
      刀藏锋没忍住,也笑了起来。
     
      小丫看着鼠蛇一窝的夫妻俩,也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好好的姑爷,被他们大娘子教坏了!
     
      ——
     
      这厢,二爷府那边来请闵遥,同时又给林大娘送来了消息,藏琥要娶江南娘子的事黄了,三爷帮他们相好的人家,不同意这么快就成亲,需三媒六聘都齐,说他们家是正经人家,订亲成亲之事不能那么草率,需京城刀府这边去人,去他们家说媒下聘,这婚事才能订。
     
      这本来也是对方有理,但二爷府要的是急娶,要不,也不会找低户人家了。
     
      而这要是按对方的要求来,京城离益州比怅州还远,这一来一回的光把亲事定下来,就得小半年去了,二夫人哪等得了这么久。
     
      而让二夫人最终失望这门亲事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对方人家出的要求,他们希望刀府至少要提携三到五位的家中子弟,另还希望家中子弟进京赶考,能借宿刀府。
     
      婚事还没定,要求就提了这么多,三爷那边也是没有为他们找的人家说什么好话,只道先前好好的,万般称好,千般称是,但一等他确定了他们家,就差下聘让人送人进京成亲了,他们家就提出了这些个要求。
     
      三爷夫妇在信中为自己的失眼道歉,另也道,万般精心挑选,自以为德行家世都不错的人家反脸就是这副样子,他们也不敢瞎作媒了,还求兄嫂谅解。
     
      二夫人失望不已,气急忧虑之下,又是不行了,二爷府便飞快来人请闵大夫。
     
      闵遥去了,林大娘坐在家中听了没走的另一个二爷府的管事娘子给她说的这些事,也是轻叹了口气。
     
      这件事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便对管事娘子道:“跟你们夫人说,明日我就过去看她,还有,跟她说,好事多磨,让她别急,也许这事情磨一磨,藏琥真正的好姻缘就来了呢。”
     
      这安慰话着实中听,管事娘子感激地朝她一福身,“借夫人吉言,想来如此!”
     
      二爷家的人走后,林大娘跟小丫说:“这事,咱们还是帮着掌掌眼吧,你就帮我操操心,看着点,看京城哪家有合适的没有。”
     
      她就不是喜欢插手别人婚嫁之人,但她跟二夫人也算是好好相聚了一场,她都到这步了,还是能多帮的就多帮点吧。
     
      “好。”小丫点点头,也没拒绝。
     
      他们家大娘子老爱说自己没什么恻隐之心,但别人真有难处了,她看见了看不过眼,哪怕知道帮了可能还会沾一身灰,但还是会帮的。
     
      当天入夜闵遥没回来,二爷府那边来人传话说情况危急得很,当夜林大娘就带着儿女,和大将军上了轿子,往二爷府奔去。
     
      二爷府在内皇城靠外皇城边一点的地方,皇城太大,刀府轿子过去也需小半个时辰,等他们过去,二夫人还在急救,藏忻藏琥一脸失神地守在门外,见到他们来,勉强叫了他们一声。
     
      小将军是坐在父亲的马上来的,他听说喜欢他的二婶婆生了很大的病,很可怜,爹娘要带着花花和他去看他们,他一路上就严肃不已,等到了二叔公家,见两个小叔叔来回走动,急得满身大汗,他不由上前握住了最急的藏琥叔叔。
     
      “琥叔,”小将军拉着他的手,等叔叔低下头看他了,他板着小脸认真地道:“不要着急,婶婆没事的,我们家的祖先爷会保佑她的呢,我们刀家人,都有神功护体的!婶婆也是!”
     
      “是,是!”藏琥抱起了他,把头埋在了小侄的肩膀上,深吸了口气,差点哭出来了,“我们家的祖先爷会保佑她的,会保佑我娘的。”
     
      “嗯!”
     
      林大娘这时也是心急如焚,抱着小花在门口来回走动不停。
     
      “娘。”
     
      里头一点声响也没有,林大娘也是生怕人就这么走了,这心一直吊在嗓子眼当中,额头上也冒出来了汗来,这时,她怀里的雅水突然叫了她一声。
     
      林大娘低头看她,以为她饿了。
     
      他们没用晚膳就过来了。
     
      “娘,擦汗。”雅水这时却拿起了她的小帕子,放到了她的头上。
     
      林大娘鼻一酸,差点掉出来泪。
     
      “诶,小花儿,谢谢你,你帮娘擦擦?”
     
      小花小小地笑了一下,给母亲擦起了脸来。
     
      刀藏锋这厢探过了瘫坐在椅子上不能动的二叔,走了过来,单手揽住了母女俩,低头碰了一下她的发:“别急,你先稳稳神。”
     
      要是真走了,她得帮着藏忻媳妇把丧事办起来。
     
      现在二叔家二叔怕是不行了,藏忻媳妇没经过什么大场面,治丧之事得她带着点才行。
     
      “唉。”只能如此,林大娘由他带着,坐到了椅子上。
     
      好在到了半夜,二夫人怕是不甘心就这么死了,真撑了过来。
     
      闵遥一从房间出来,也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全身都是汗。
     
      知道二夫人喘过气又活过来了,刀二爷当场彻底虚脱,昏了过去。
     
      二爷家的人一边去看二夫人,一边去照顾他,又忙作了一团。
     
      这厢,闵遥在单独与大娘子和姑爷相坐的时候,他轻声跟他们言道:“这次是用那害人的东西把气吊过来的,二夫人这口气,真的是最后一口气了。那东西这次她用了,下次哪怕就是含一口,她就是再不想死也是活不了了,姑爷,大娘子,其后二夫人再难受也只能忍着了,学生这次是把所有办法都用尽了,后面的事,真真是一点法子也没有了。”
     
      林大娘苦笑,点头道:“知道了,我会跟他们说的。”
     
      二夫人醒来,离寅时也不远了,林大娘去探她,她神智还不太清醒,林大娘也没多说话,找来藏忻媳妇和管事娘子,说了几句话,就和大将军带着儿女回去了。
     
      她一夜未睡,回到家连腿都是软的,她这头还能坐在家里歇一会,大将军换上朝服,被她塞了两包肉饼到袖子里,就上朝去了。
     
      这头她刚回来,乌骨就把小将军抱去他那边睡了,师娘也过来了,帮她带小花,不过她没把人带走,而是留在了他们住处帮着带。
     
      有她在,林大娘也安心,迅速洗了个澡出来,在小丫帮她绞头发的时候,连吃了两大碗面条。
     
      她昨晚就要了点东西喂了胖儿子跟小花儿吃,他们夫妻俩哪有什么胃口填肚子。
     
      小丫看她一口气吃了两碗,连汤都没放过,便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与她道:“头发一干,你就好好去睡会。”
     
      林大娘轻摇了下首:“哪能,今儿辰时要进宫见皇帝。”
     
      昨日大内总管请自上的门,说他有事请教,让她今日随她先生进宫见他,大内总管来传的话,皇帝这么给脸,她能不去吗?
     
      “小丫姐姐,给我拿两颗清凉糖来醒醒神……”林大娘想含一颗提提神。
     
      小丫低着头去了。
     
      这时候一直抱着睡着的花儿坐在一边没说话的师娘开了口,她道:“今儿有什么事,你先生说话你就不要插嘴了,就让他跟皇帝说去。”
     
      林大娘点头:“师娘,知道了。”
     
      “离辰时还早,去睡一会。”
     
      “睡不着。”心里事太多了,还要想今儿应付皇帝的事,哪睡得着。
     
      “来,靠师娘肩上眯一会。”
     
      林大娘笑了起来,立马走到她身边,挨着她坐下了,枕在了她的肩上。
     
      师娘身上有很好闻,让人安心的味道,只一会儿,她焦躁不已的心就安静了下来。
     
      “师娘。”她闭着眼笑着叫了她这可敬的师娘一声。
     
      “嗯?”
     
      “你以前怎么老不见我啊?”她好几次都特别想见,都到了门口了,都被先生挡了回来。
     
      “你小时候那会啊?”
     
      “是。”
     
      “你先生说你太皮了,不让我见。”
     
      “不是吧,先生只会说我丑。”她哪皮了?
     
      “也说了。”
     
      “哼,我就知道!”
     
      师娘笑了起来,温声道:“那时候师娘也忙,你先生忙着教你们,风情图就得我一个人画了,一天到晚,就想着怎么把画……”
     
      她说到这,低下头,看着睡着了的女弟子,温柔似水的眼睛里一片爱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